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有缘·下】犹如故人归(1)

鹤婶乙女向  OOC


文笔喂狗游戏背景 

目录

与君初相识(1)

与君初相识(2)

与君初相识(3)


我写的时候短刀还是爸爸,就算是被削弱了他们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夜战爸爸哼!




1

 

把自己埋在羽织中当鸵鸟的审神者自然不知道身后那把太刀的心思,只是周身在被付丧神的气息包围时,她突然想起了鹤见说过的话。

 

——最好是上过战场,带有戾气,但又不能太重。还要是能够掩盖住活人身上气息,也就是所谓的坟土的气息。这样的刀还真是不好找呢。

 

笑面青江说的不错,亲身接触是很重要的,小判就算跟鹤丸国永离得太近哪怕被揣在怀中捧在手心都不比她亲自感受来得直接。

 

先前在战场,敌军当前,她没有余力来注意这一点,但现在她突然惊觉,这样的刀,在自己的身边不就有一把吗。

 

伊葛昴,神山家,羯罗,这三者之间似乎能够以池田鹤见为中心连接出一条通往真相的道路。

 

审神者刚想开口告诉鹤丸国永这件事,就觉得鸟居后传来了十分熟悉的气息,竹影摇曳间似乎有什么漆黑的影子正在逐渐成型。

 

溯行军。

 

这三个字刚在她的脑中浮现,鸟居之后就传来了清脆的铃音,这一次所有刀包括审神者都听到了。

 

一只黑猫从阴影之中慢慢走出,然后伸出了爪子将铃铛取下。

 

审神者还没来得及细想溯行军到这里来的目的,伊葛昴就代替黑猫出现在原地,与他一同出现的还有数量可观的溯行军。

 

好在入夜已深,神社之中已无其他人员。

 

伊葛昴显然已经突破了鸟居的结界,不然也不可能从里面走出。

 

“太好了,不是鬼怪之类的。”秋田藤四郎拔出本体,与小夜左文字一同将审神者护在身后。战斗中的短刀一改孩童的脾性,手持利刃神色冷峻。

 

就像是鹤丸国永所说的那样,刀剑终究是要出阵,是属于战场的。而也只有战场方能体现出他们极致的美。简约的刀身,没有任何弧度是多余的,狭长而锋利的刀刃会在月色之下散发出森然冷意。

 

擅长夜战的短刀们首先刺穿了两具敌太,他们身手矫捷行动迅速,不等那暗红的血花溅到自己的身上便已去向下一位敌刀身前。

 

笑面青江紧随其后,脇差也是夜战有利刀种。耳边刚刚传来那惑人的低语,再低头就对上了那双异色的眼,继而颈中没入一道冰凉,流出的温暖在刃身上勾勒出冰冷的葬仪之花。

 

鹤丸国永的战斗只能说双方都势均力敌,同为太刀在茫茫夜色中都占不了上风。不……一身白衣的鹤,作为靶子来说还是很称职的。

 

铳炮的声音刚刚上膛,就听闻阵阵马蹄声自神社大门传来,继而羽箭破空如雨坠下,将敌方刀装打得一个不剩。

 

在发现黑猫的瞬间小判就对刀剑男士下达了出阵的指令。

 

“久等了,一期一振,参上。”为首的一期一振从马上跃下,吩咐弟弟们摆好阵型后开始向审神者汇报。由于马匹有限,他们分三队到达,将跑得最快的马都留给了短脇。

 

“剩下的大太刀和枪、薙会由鲶尾带来。”话音刚落神社附近的是灯笼都亮了,四下顿时灯火通明,在红枫的渲染下竟是有种如火如荼的样子。

 

今剑在点亮石灯笼时感受到了身后传来的杀意,于是立刻吹熄火苗,四下立刻重归黑暗。就见一抹转瞬即逝的冷色划开,那个小巧的身影已然踩上石灯笼的顶部,他重新点亮灯盏,火光在眼底深处跃动。

 

“和尚说过。和我玩耍的话,会引火上身呢。”话音落下,敌军化作黑气消散。

 

短脇在夜战中是不败的爸爸,唯一忌惮的便是敌军的高速枪。伊葛昴在外圈抱手观望,溯行军从他身后不断涌出,他看着审神者突然露出了挑衅的微笑,继而转身朝鸟居之后走去。

 

就见他似刻意放缓了脚步,简直是别有用心。

 

审神者就算看出他居心叵测,就算她无法确定伊葛昴的目的也不会放任外人随意进出墓地。更何况鸟居之后是封印着恶鬼的地方,池田鹤见都要拼死才能封印住的东西,若是放出来必定会迎来巨大的灾厄。

 

在刀剑男士们的掩护下,审神者已经接近鸟居,伊葛昴就在前方走着,竹叶在风中簌簌作响,带出片片虚实难辨的暗影。

 

等到竹林尽头视野豁然开朗,那是建立在巨大池塘之上、数之不尽的鸟居,一座接着一座连成了一排排交错复杂的甬道。脚边的池水清澈无比,放眼望去几乎要与满天星河融为一体。

 

原来这才是最终的结界,外围的鸟居虽有纸垂划定范围,却只是一个小小的过道。

 

眼看着伊葛昴一只脚已经跨入池中,审神者望着即将泛白的天空做出了决定。

 

她将小判收入怀中,继而追了过去。

 

一期一振说日战队伍就在神社门口待命,等天一亮就会冲进来跟他们汇合,管理局那边也由狐之助去通报,增员很快就会到达。

 

池田鹤见,这个强行在自己人生中占上绝对地位的亡灵。审神者在逃避了十八年后的今天,终于在伊葛昴这个契机下要和她来场灵魂交流了吗?

 

“在管理局的增员到来之前,你们要守住这里。我去追伊葛昴。”审神者对一期一振如此说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便抬脚迈进了池子中。

 

脚下踩着的不是水,虽然有泛出涟漪,但反倒是像是平滑的地面。

 

审神者也是第一次进入这里,脚下的水波就像是她此刻的心情,担忧和好奇并存。

 

她身后有谁跟了上来,是鹤丸国永,他快步走到审神者身侧:“敌人是溯行军,你至少得带上刀剑男士啊。”

 

这个结界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恶鬼逃出封印,所以这些鸟居构成的通道本身就是巨大的迷宫,里面的道路错综复杂,审神者不敢保证能够顺利回来。

 

只是她来不及阻止了。

 

鸟居在他们进入后陡然发生了改变,原本的红色开始逐渐破碎,被吸到了一个巨大的风口之中,脚下也开始扭曲起来,随着一阵巨大的震动,审神者跟鹤丸国永包括最先进入的伊葛昴都消失在了黎明的光线之中。

 

澄净的湖水映照着渐蓝的天,只有上面那些还未消散的涟漪在无声证明:之前的确是有人在里面的。

 

2

 

被强行打开的时空通道极不稳定,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将周围的一切都疯狂吸入。

 

鹤丸国永起先将审神者护在身侧,但眼看震动越来越强烈,于是把自己的本体刀塞到了审神者的怀中,让她在危难时至少有武器自保。

 

面对这样的举动,审神者心头一暖,抱紧了怀中的太刀。

 

她不知道这个通道会通向何方,但既然是与鹤见有关,那恐怕就是桃山时代的末期,恶鬼出世的那几年。于是她跟鹤丸国永说:我会在池田神社的位置等你。

 

但风声太大,鹤丸国永只能看着她的嘴一张一合,没有任何声音。

 

随着最后一次震动,整个通道就像是被摔在地上的水杯,喀拉一声开裂了。里面的三个人直接坠向不同的方位,被那些扭曲的风洞吞噬。

 

审神者想到了伊葛昴坚定迈出的步伐,突然觉得他本来的目的恐怕就是这个。带着跟鹤见有所关联的人和刀打开时空通道,然后通过这份联系将他们准确得送到自己要去的时空。

 

——若我能早些遇到你,可能还有挽回的余地。现在我三观已定,执念已生,说什么都晚了。

 

这句话被伊葛昴记住了,并且用极强的行动力执行了。他成了溯行军,开始一次次得改变历史,又一次次得被刀剑男士阻止。只是他若真的要早些遇到鹤见改变她的性格,进而改变她的结局,为什么要选在鹤见封印恶鬼的年代呢。

 

就在审神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她被时空通道丢了出去。事出突然屁股着地,没有做任何缓冲,疼得她呲牙咧嘴。

 

但等睁开眼后,她觉得自己屁股不疼,换头疼了。

 

这个荒村赫然就是池田鹤见初遇伊葛昴的地方,她现在一抬头就见不远处有个身着黑色狩衣的少年正在对战妖异。毫无疑问,这就是十四岁时还是朵娇花却偏偏被鹤见摧残成反派Boss的幼时伊葛昴。

 

但鹤见呢?

 

本该出现的池田鹤见呢!

 

审神者在等了十几秒后都不见有人来,再看伊葛昴那边显然已经支撑不住。联想他还说什么要实验新招数,还嫌弃鹤见去帮忙,分明就是小孩的逞强啊!

 

审神者眼看着伊葛昴就要被妖异吞吃入腹,为了保护历史毅然迈开双腿跑了过去。一米五左右的身高腿自然不会长,非但不长,着急的时候还容易出事。

 

这不,眼看着她就要掏出咒符拯救伊葛昴,却偏偏在临门一脚时踩到石头失了重心。她猛得朝前一扑,正好抱住了伊葛昴不怎么粗壮的大腿。

 

伊葛昴正卯足了劲准备拼死一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抱吓得险些吐血。他本以为这个荒村已经没有人住,没想到还有一个活口。

 

“不要怕,我不会让你死的!”身后有人和身后没人的心理活动是截然不同的,更何况伊葛昴此时还是个三观正、意志坚,相信世上好人多的小白花。他在和谐与真善美的支持下居然凭借自己的力量制服住妖异,自力更生得改变了被鹤见嘲讽的命运。

 

审神者此时完全没有被救的喜悦,历史已经被改变了一小点,不能让错误继续下去。池田鹤见之后做了什么来着,哦,把伊葛昴吊树上是吧。

 

而沉浸在当了一回英雄的小孩完全不知道抱上自己大腿的受害者在想什么,正握着封印了妖异的道具喜不自禁。

 

然后受害者站了起来,对他诚恳得说了一句:“对不起,请你原谅我。我也是被迫的。”

 

伊葛昴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审神者打伊葛昴那简直是单方面的欺负,不止是欺负,等她把元气大伤得伊葛昴挂上那棵歪脖子树后,欺负就上升成了欺辱。

 

伊葛昴很委屈,很无辜,很心痛。受害者你怎么就被迫了,谁逼着你把救命恩人吊树上了,有你这么被迫的吗,说谎也要走点心啊。

 

只是这两位不知道,在远处目睹了全程的Boss版伊葛昴更加委屈,也更加心塞,他伊葛昴到底造的什么孽才要被这两个女人变着法的欺负虐待啊。

 

这位大boss回忆了下之后要发生的事,面色纠结得选择了非礼勿视,迈着沉痛的步伐离开了现场。

 

审神者模仿着鹤见的样子把伊葛昴放下来,跟鹤见一样朝着都城的方向走,再抓起那只黑猫……伸手对黑猫。

 

好吧,这种操作是不存在的。池田鹤见当初是不知道黑猫是伊葛昴才对其上下其手,现在审神者既然知道了,那么抱怀里就已是极限,不对,她还可以捏捏肉球。

 

但黑猫迟迟不肯变回人,她只能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变回去,再不变我就要揉你肚子了。”虽然她这么说着,但不得不承认,这只猫的手感真的很软乎。

 

怀中黑猫一个激灵立刻窜出在不远处变回伊葛昴,就见那小少年满脸通红得看着审神者,用一副你果然对我有所企图得悲壮神情说道:“你是不是早就对我图谋不轨了,你明明知道我是猫,你还抱我……摸,摸……”他说不下去了。

 

审神者毕竟没有池田鹤见那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她听着也很不好意思,脸颊有些泛红,但这在伊葛昴眼里简直就是无声的默认。

 

“你果然喜欢我!”面对伊葛昴强大的脑补,审神者觉得是时候走一波鹤见版剧情了。

 

她伸手掐住伊葛昴的脸,正准备当对方的爸爸给他一拳时,伊葛昴居然自己晕倒在地。看来是先前和妖异拼得太过,灵力体力全都耗尽,加之被审神者那么欺负几下,直接就不行了。

 

审神者将太刀收好,她身上披着鹤丸国永的羽织,上面似还留有付丧神的气息。在这个时代,白发依旧是个异类,只是她可以扛着伊葛昴沾伊葛家的光混入城中,鹤丸国永却不知会如何。

 

由于她是强行被伊葛昴带回过去,并没有走管理局的时空通道,也没带那只神奇的狐之助,所以她现在失去了和时空管理局联系的手段。只能等自家的刀剑将这件事上报给管理局好做出救援,毕竟事关历史,管理局应该不会置之不理。

 

在审神者不得不扮演池田鹤见将历史继续下去的时候,鹤丸国永又会遇到什么呢。

 

事实上,鹤丸国永遇到了池田鹤见。

 

一柄太刀跨越了时代将本不该再有所交集的命运重新连接起来,

 

3

 

鹤丸国永比较幸运,他掉在了一个无人的小巷子里。他揉着屁股环顾四周,作为一个平安时代就出生的老刀,他自然认得这是哪里。看着周围令人怀念的建筑,他微不可闻得叹出一口气。

 

他的审神者不知会被丢到哪里,希望她没有摔痛,也不要被人欺负才好。

 

巷子外面就是街道,和煦的阳光洒落在付丧神俊逸的脸上,引来一阵惊呼。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一个姑娘用麻布兜头盖上撞回了巷子里。

 

那影子一边哭着大喊:“爷爷我终于找到了你了,我们回家收菜。”一边把他往没人的地方拽。

 

鹤丸国永一言不发得跟着,在那一瞬间,他清楚得看到姑娘的头巾下露出了几缕雪白的发。和审神者一样,但却不是审神者。

 

等确定周围没人了,那姑娘才扯下麻布奇怪得看着他:“顶着一头白发在街上乱跑,长得还那么漂亮,你这付丧神是故意出来吓人的吗?”

 

见他不答,姑娘又说:“麻布送你,下次记得把脑袋遮住。”说完扭头就走。

 

鹤丸国永慢悠悠跟在她身后,见她回头瞪自己了,就问道:“你叫什么?”

 

姑娘呵呵他一脸:“我还没傻到要把名字告诉非人之物。”

 

“那我猜对的话,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怎样?”

 

姑娘狐疑得打量着他,见他神色笃定胸有成竹,便莞尔一笑:“我姓池田,我啊不喜欢跳坑,所以不要你猜。”

 

鹤丸国永也不失望,除非这个时代的少年白有很多,不然眼前这个八成就是鹤见了。既然伊葛昴跟她有关系,那么只要跟着她就能找到一些线索,说不定还能顺利和审神者汇合。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姑娘开始赶人。

 

鹤丸国永信口胡诌:“因为缘分。”

 

姑娘送他白眼,自顾自在前面走,视他为空气。鹤丸国永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充当伊葛昴的角色,但想到那倒霉孩子的遭遇,他又觉得自己还是幸运的。

 

姑娘大概是看在同为白发人的份上没有再出口赶他,只是在街上的店铺之中兜兜转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鹤丸国永又要跟紧了她不被甩掉,又要时刻注意四周有没有溯行军的气息,等走完一条街,他仿佛又沧桑了几十岁。

 

终于那姑娘停了下来,两眼放光得盯着某样东西。鹤丸国永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随即愣怔当场。那是一把太刀,长78.63cm,打造于平安时代。刀栫以银和金为主,上面有金链做装饰。

 

那是他自己啊!

 

鹤丸国永长长逸出一口气,强自按耐住将那刀从刀架上取下的冲动。他觉得有些事似乎可以对上号了,在自己那些有名或是无名的持有者中,一定就有眼前的姑娘……也就是池田鹤见。

 

只不过原以为池田鹤见跟审神者长得会很像,但现在看来审神者被选作降灵的对象完全是……嗯,人品开裂自带非酋属性。

 

但也不能说不像吧,池田鹤见看着太刀时那闪闪发光的眼神和审神者看着自己时还是有几分相似的。只是前者让他觉得自己会被吃干抹净,而后者却是温柔小心,让他也不由心生柔软。

 

姑娘突然笑了,这笑声让鹤丸国永心里发毛。然后他对上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池田鹤见的瞳色比审神者还要淡上不少,但明明颜色这么淡,却让人完全看不到底。

 

“你还是小时候可爱些。”鹤见突然冒出一句。

 

鹤丸国永旋即反应过来,她是在说这个时代的自己,有灵力的人看到付丧神并不奇怪,他自己也看得到那个孩童般的自己在太刀旁沉睡的模样。

 

前主死后他再次在人世间流转,一次次的易主让他觉得无聊至极,身为刀剑却无法上到战场,这简直令刃发指。

 

等漫长的梦境结束,再次醒来时他已身在神社之中。那时候正好是七月,紫阳花开了满院,蓝色白色在氤氲的水汽中融成一片,这这美好的景色中,他度过了一段相当宁静的日子。

 

“我这算是对你一见钟情吗?”池田鹤见看着太刀喃喃自语,全然无视身旁那位被她这突然告白搞得满脸无措的付丧神。

 

不过池田鹤见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不会不会,你长大了不可爱。”

 

鹤丸国永:“……”他还在这站着呢。

 

池田鹤见既然找到了符合自己心意的刀,自然是要买下的,只是她没那么多钱。但她在愁苦了五秒不到后立刻又眉开眼笑。她看着鹤丸国永:“你说的没错,我们的确有缘的。”






审神者被大阪城气成蛇精病后的疗养方法↓


婶子:清光你看那颗星像不像毛利


清光:婶婶你醒醒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