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有缘·下】犹如故人归(2)

鹤婶乙女向  OOC


文笔喂狗游戏背景 

目录

上篇

与君初相识(1)

与君初相识(2)

与君初相识(3)

下篇

犹如故人归(1)




没有小笼包 懒得弄镇楼了 原谅我吧【瘫】




1

 

鹤丸国永心情复杂得看着鹤见用金刀装将自己的本体从店里买下。

 

这姑娘似乎看出了他有求于人,并且很自信得列出了在他面前消失的一百种方法,以此做威胁。而且若他不交出刀装,恐怕一身铠甲就会被扒掉。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带着刀装……”鹤丸国永郁闷得跟在她身后。

 

“刀装是什么东西?虽然我不知道付丧神要过多久才能长大,但如果你都长那么大了还没点积蓄,那你做神就太失败了。”

 

你考虑过穷神的感受吗,池田小姐。

 

鹤丸国永看她将太刀一层层裹好,再小心翼翼得抱怀里,就问她为什么要挑这把。

 

池田鹤见似笑非笑得看着他,然后冲他招招手。

 

鹤丸国永一步一顿,自从听了眼前这姑娘对伊葛昴的暴行后,他对那只又白又细的手就有点心理阴影。

 

鹤见比审神者要高一些,但依旧要仰视鹤丸国永。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开头的几个字说得极轻,非得让人把腰弯下一点点,耳朵凑近才行。

 

然后么。

 

“哇——!”

 

饶是鹤丸国永做足了心理准备,还是被吓得一缩脖子。他吓人多年,终于也被人用同样的音调同样的方式给吓了回来。这让本丸的刀剑知道了,一定会欣慰得立刻进入樱吹雪状态。

 

“哈哈哈,我干嘛要夸你给你听。你这爱好真奇怪。”池田鹤见嘲笑完毕,立刻就走。

 

鹤丸国永揉着耳朵跟上,可能是没穿羽织的关系,他觉得世界有点冷。

 

池田鹤见可能是路上无聊,同行的又是个付丧神,所以把自己此行目的当故事讲了出来。

 

鹤见的母亲死时,腹中胎儿还未出世。但从那之后,却时常有人听到荒野中传来抓挠之声,那声音从地下传来,日夜不停。等村里人不胜其扰赶去查看时才发现坟墓已被从里挖开。

 

因为这坟埋得简陋,他们都以为是里面的人没死透,自己爬出来的。直到有人见了棺盖内侧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抓痕,深得不像人力能为。

 

再看尸体,依旧是安祥的模样,只是那高高鼓起的肚子已经扁了下去,孩子不知所踪。

 

据说在一个夜晚,有一身披白布的女子将女婴留在了其父的门口后化鹤飞走。而那父亲第二天一早见了孩子立刻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变卖田地后请了阴阳师把孩子带走。

 

鹤见是人类,但却满头白发,连眸色都比正常人要淡,加上棺中产子的事实,立刻传言四起。有人说她母亲在死前跟鬼物做了交易,所以她才生成这个模样。也有说她早已不是人类,被鬼怪偷换了。但对付鬼怪的咒术对她并不管用,她本身也不是妖异,加之她无家可归,也就暂且让她扫扫地,打打杂。

 

她不能去人多的地方,别人看了她会害怕。也不能去妖怪多的地方,她那时候太小,会被吃掉。天天哪里都不能去,活得那叫一个憋屈。

 

“能够使用灵力之后,他们更怕我了。”

 

人生在世,遇到坎坷实在是太正常不过。大多数人包括当时鹤见都会觉得只要努力一下,再加把劲,去到下一个地方后一切就会变好。

 

为什么童话故事大多都是美好的,因为现实已经很悲催需要甜甜精神食粮来调济一下。但不是每个人的现实都能变成童话故事,那些个被众口传唱的幸福主角是因为成功了才有被人知道的资格,其背后还不知躺着多少无名士的尸体。

 

“以为走下去就会变好,但若本身就在地狱之中,走到哪里不都是一样吗。”

 

但不走下去,会更惨。

 

灵力再高也好,从来没人让她封印过妖异。只要还顶着这头白发不闭上这双眼,终究会给人当成异类。她就是不服啊,倒底要怎样才能让那些人彻底闭嘴。

 

是不是封印几个大妖异就能证明她是人,不是什么鬼也不是什么妖。

 

所以听说这附近有妖异做乱后她就一路赶过来,拿路上的妖怪练了下手后发现不过如此。这让她对自己的灵力更有自信。

 

她从没讨厌过自己,没讨厌过灵力,甚至照镜子时还觉得自己美美的,与众不同。因此,她的执着也要来得更加深沉。

 

鹤丸国永直到她说完才开口:“你有没有想过,事无绝对,战斗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鹤见在他人眼里的确像是个求人认可的孩子,但也像是无法再上战场的刀,明明锋利依旧,杀气不减,却只能躺在玻璃盒子里供人观赏。只是刀知道战场的凶险,知道杀戮的可怕,刀去过战场,而鹤见没有。

 

刀只要锋利的话,刀就是刀,当了付丧神也依旧是刀。池田鹤见不一样,她周围都是人类,所以她也想当人,也必须如此。

 

哪怕她本身就是人。

 

池田鹤见选择性无视了这句话,她避开付丧神锐利的视线:“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选了这把刀吗?”

 

鹤丸国永原地坐着,一动不动。他可不会上同样的当。

 

鹤见显然也没有用老套路吓刀的准备,她看着太刀,神色难得柔和:“我是从棺材里出生的,所以找的刀没当过陪葬品也可以,无非是多费点灵力的事。”

 

鹤丸国永抬眼看她,做好了迎接各种奇怪答案的准备。但她只是说:“我人美心善,觉得吧,睡觉还是要睡在安静点的地方才好。”

 

所以鹤丸国永醒后就在神社之中,回想起梅雨时节那开了满院的紫阳花,他突然有点想叫醒这时候的自己,然后对这个灵力高强却偏偏败给人言,过不了自己这关的小姑娘说些安慰的话,虽然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然后池田鹤见的下半句话成功堵住了付丧神的感慨。

 

“我成功后就把你供到神社,让你睡到天荒地老。若不幸被你言中,我封印失败,那就拉你给我当陪葬。哈哈哈,开玩笑的,若我失败了估计连个全尸都不会有的,你说不定也会跟着玩蛋。但我看你好好地,所以我更加自信了。”

 

鹤丸国永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他刚想说什么来着,是不是要叫醒自己然后摸黑跑路?!

 

池田鹤见忽然安静下来,她坐到鹤丸国永跟前,拿出了一个金刀装在手中把玩:“那你又是为什么回到这个时代。”

 

鹤丸国永正愁怎么在不改变历史的情况下跟她解释,她却先行把刀装递了过来。

 

“不说也没关系,我对小时候的你比较感兴趣。安静的小孩子真是可爱啊。”

 

鹤丸国永觉得自己大概见到了传说中的正太控,如果鹤见喜欢小正太,那性格受鹤见影响的审神者亲近短刀会不会也是因为……

 

事态的发展有点微妙了。

 

“因为他们跟我说话就要抬头,欺负起来也很方便。”

 

警报解除,他的审神者才不是这样的!

 

事实证明跟鹤见相处是需要极大包容力和一颗强大的心脏的。那姑娘才吃个饭回来,手里就多了只黑猫。

 

鹤丸国永对黑猫的印象已经跟伊葛昴划上等号,一刀一猫四目相对间似有火花凭空冒出。

 

刀剑男士没了本体还能打死溯行军吗,这猫是纯良小正太版的伊葛昴还是暗黑Boss版的,在这打起来会不会改变历史……

 

诸多想法在鹤丸国永脑内滚过,那猫却只是喵了一声。

 

喵什么?没见过付丧神?还是说有溯行军要来了?

 

鹤丸国永进入一级备战状态。但四下一片和谐。

 

也许……可能……是普通的流浪猫?没想到鹤见还挺有爱心。

 

池田鹤见是有爱心,不过仅对自己开放。她直接把猫拿去当枕头了,那猫对着鹤丸国永又喵了一声,眼神显然已经死了。

 

鹤丸国永懂了,这是求救信号啊!

 

“别过来!猫通灵,你是刀戾气重,别靠太近,吓着它就不好了。”鹤见边说边动了动脑袋,给自己找个更舒服的角度,全然不顾那毛球绝望的哀嚎,“还是先洗一下吧,别弄脏我头发。”

 

鹤丸国永走到窗边坐下开始思考刃生。今天的月亮又大又圆,光华皎皎却照不亮付丧神致郁的内心。为什么呢,他越发想念审神者了。

 

想着想着身后突然传来鹤见刻意压低的声音,她捏住黑猫的肉球在榻榻米上轻刮:“我的故事还没讲完呢,那棺材板的背后被抓出了一个恨字。然后我那父亲日夜都听着耳边传来指甲抓挠木板的声音,于是躲到柜子里,然后再也出不来了。据说他到现在还在里面挠门呢。”

 

鹤丸国永给了她一个休想吓我的眼神,然后到自己房间铺床睡觉。给付丧神讲鬼故事,亏她想得出来。

 

睡着睡着,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了某种声音,就像是有人用爪子在挠墙。

 

被吵了一夜的鹤丸国永突然佩服起了鹤见,为了吓人她也是蛮拼,居然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方法。然而等到第二天他顶着黑眼圈见到精神奕奕的鹤见时候突然傻眼了。

 

这挠了一晚上怎么还能这么活蹦乱跳?是他老了还是时代变了。

 

喵。

 

黑猫窝在鹤见的怀里舔着爪子,一抬眼正好和鹤丸国永对上眼。就见这猫眯起了眼,小爪子往前挠了一下空气。

 

鹤丸国永手一抖差点把杯子摔地上。

 

这黑猫果然是伊葛昴吧!婶子,你在哪。有人欺负你家刀啊!

 

你们说……如果鹤丸国永知道他家审神者正在尽全力欺负伊葛昴的话,心里会不会好受一些呢。

 

2

 

审神者从伊葛昴身上摸出家纹的时候,伊葛昴的衣服已经有些凌乱了。她戴上兜帽将样貌掩去,顺带也遮住那头醒目的白发。

 

鹤见的记忆到伊葛昴晕厥为止就断开了,不过断开也没关系。虽然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总之狠狠欺负眼前这个小孩就行。

 

审神者一路把他扛到城中,找了家跟鹤见记忆中相似的宿屋。刚进房间就觉得伊葛昴要醒了,于是立刻把他给丢到了榻榻米上以完善鹤见那大恶人的形象。

 

可怜伊葛昴一睁眼就看到审神者居高临下得看着他,半张脸隐在阴影之中,神色晦暗难辨。他被扛了一路浑身酸痛,又见自己衣衫凌乱,这个脑洞一开顿时停不下来了。

 

审神者见他脸上一会红一会白,正觉得自己做得太过火,准备去安慰下。才靠近,伊葛昴就手脚并用得退去墙角,拽着衣领满脸羞愤。

 

“你别过来,休想趁我灵力耗尽的时候对我做出……禽兽之举!”

 

审神者这才明白,自己似乎将鹤见的形象给捏歪了,也就是传说中的OOC了。只是这个歪得方向实在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你装柔弱被我所救,而后又对我百般折磨,还占尽了我的便宜。士可杀不可辱,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伊葛家蒙羞!”说完就见审神者朝他走了过来,还抬起了手。他被欺负怕了,当即就闭眼等虐。只是意料中的触感没有出现,反倒是有双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这样。”

 

审神者也不知道如何把鹤见的形象给歪回来,就是单纯的觉得既然欺负多了,那就善待回来。顺便也好把伊葛昴那神奇的脑洞给赌上。

 

“你的意思是你控制不住自己对我的邪念吗!”伊葛昴拍开那只手,死命得往墙角缩。

 

审神者也不理他,只是转身铺床:“我就付了一间房的钱,你一会变回猫吧。”

 

伊葛昴好不容易平静下的脑洞又开始飞速运转:“你还说不是故意的,我又不缺钱为什么只要一间。孤男寡女,你分明就居心叵测!”

 

“我要买刀。”审神者说得十分理所当然,鹤见也要买的。

 

伊葛昴默默看了眼她腰间的太刀。深深觉得,这个人怎么老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他不说话,审神者也不再折腾他,只是在屋内布下结界,抽出太刀开始做例行养护。刃身上泛出的冷色在落入那对琥珀色的眼中后,似也敛去了戾气,只剩一片潋潋光华。

 

伊葛昴见到审神者后,说不在意那头白发是不可能的。他也想过这个白毛是不是什么新品种的妖异,但自己身上所带法器偏偏毫无动静。但她凭空出现在荒废的村落中,还带着他进城买刀……可疑的很。

 

伊葛昴冒着被继续折磨的危险,开口问道:“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审神者手中的动作停了一下,是啊,该如何解释呢。她思索了一会决定如实回答:“收集刀剑的。”

 

然后还说这个工作很看血统,最好在确定自己肝肾功能健康,毛发茂密后再正式入职。至于心里承受能力,干得久了会慢慢练出来的。

 

说到最后伊葛昴看她的眼神已经变了,他觉得这个姑娘虽然眼光很棒,但是脑袋真不灵光,连个像样的谎话都扯不出。

 

审神者睡觉习惯点着灯,伊葛昴打不过她只能默许这个行为。那小子等变成猫后才后知后觉得发现一个问题:凭什么自己的钱就这么顺理成章得成了她的啊!

 

他越想越气,气到挠墙。审神者被他吵醒后实在是懒得起身揍人,就默默丢出了小判,然后小纸人飞速画符准备将伊葛昴的声音隔绝起来。

 

伊葛昴一看这个式神就发现审神者这术虽然不完整,但这绝对就是伊葛家的秘传,只此一家,他当即就出言质问:“你怎么会我伊葛家的术,是谁泄露出去的?!”

 

审神者自然是根据鹤见的记忆来学会的,于是她继续实话实说:“你自己在梦里教的。”

 

说完小判准备完毕,四周一切噪音都被隔绝。审神者不顾伊葛昴在那大喊大叫,以一个猫的样子手舞足蹈。自顾自两眼一闭,安详睡去。

 

伊葛昴灵力尚未恢复,只能继续蹲回去挠墙。一边挠一边说:“谁允许你梦到我的!居然都梦到我了,你绝对喜欢我。一定喜欢我!可恶,还在那狡辩!”

 

于是在同一家宿屋,两只来自不同年代的黑猫在这个美好的夜晚一起挠墙。虽然目的不同,但都不约而同得伤害了某位无辜的付丧神。

 

比起辗转反侧、彻夜难眠、险些崩溃的鹤丸国永,那位让他担心许久的审神者倒是睡得十分安稳。

 

也许是因为到了鹤见所生活的年代,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愈发鲜明了起来。

 

当年的池田鹤见趁伊葛昴晕厥就摸了人家的钱包去买刀,导致剩下的钱不够只能住一间房。伊葛昴醒后的反应就如审神者所见那样脑洞大开,非觉得鹤见一定是对自己芳心暗许,筹谋已久。

 

鹤见懒得跟他一般见识,当即就说:“我最喜欢欺负小孩,其次就是灵能力者。恰巧你两样都占了而已。”

 

正常人的脑回路都应该觉得自己倒了血霉顺带默默诅咒池田鹤见,但是伊葛昴不一样,这话给他听到立刻就成了命中注定,是赤裸裸的深情告白。

 

就见他红着脸手脚并用得退到墙角,抱着膝盖缩成一团,在阴影中偷偷观察池田鹤见。并慢慢觉得这个女人虽然心狠手黑,但看在她眼光出众的份上就原谅她对自己那些猥亵加调戏的行为吧。相信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如果她坚持喜欢自己,那总有会一天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是伊葛鹤见这个名字不太符合伊葛家传统的起名方式。

 

就在伊葛昴莫名其妙把自己给攻略了之后,抬眼就看到鹤见以指当笔在那勾勾画画,所写之物他十分熟悉,都是封印妖异用的咒。写完之后她又开始结印,顺序姿势倒是没错,但明显手生,像是才学不久。

 

“你练这个干嘛?”伊葛昴小心翼翼靠了过去,见鹤见没动手赶人才小心翼翼挨着她坐好,保持着乖巧的模样,直到听到答案。

 

“哈哈哈哈嗝——!”

 

伊葛昴笑到不能自己,甚至没看到鹤见缓缓举起的拳头,他说:“你这个明显只是有样学样,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也跟我一样碰上了你。我敢保证,你根本连你念得画得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肯定知道咯。”想到这里池田鹤见也不生气了,拳头变成手掌轻轻搭上伊葛昴的肩。

 

伊葛昴猝不及防被肩上的爪子牢牢制住,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了。今晚他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祸从口出,等将脑中的知识全盘奉上,他觉得自己仿佛被掏空。

 

池田鹤见在天亮后就离开,今天就是她准备去收拾那只妖异的日子。只不过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她回过头看向那个匆忙跟上自己的小男孩,本欲开口赶人,但嘴巴才动就见伊葛昴红了眼眶,一副新婚莞尔就被抛弃在家的小媳妇模样,那眼神委屈得几乎……

 

几乎让池田鹤见以为自己对他做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然后拔那啥无情。至于么,不就是逼他当了一晚上的活体教科书,至于一副被辱清白的模样吗!

 

她是不会觉得愧疚的啊!

 

“那个妖异很厉害,伊葛家很多人都因此而死,你别去了。”小孩想要靠近又怕被揍,进退两难得站在原地浑身散发着一股名叫可怜的怨气。

 

伊葛昴其实自己也知道,池田鹤见若是被他一劝就乖乖放弃,那就真成神展开了。果然,她根本没有考虑过放弃这条路。

 

“世人都说我是鬼物,今次我偏要封了这妖异,看他们还能说出些什么屁话。”

 

“你意气用事,迟早害人害己。”他看鹤见临时恶补知识就能猜到结局。

 

“若我能早些遇到你,可能还有挽回的余地。现在我三观已定,执念已生,说什么都晚了。”池田鹤见说完似乎还想加几句狠话,但在对上伊葛昴的眼神后终究还是咽了下去。

 

等她转身离开,就听伊葛昴在身后幽幽说道:“你这女人,简直无药可救。”

 

伊葛昴就这样跟了一路,甩不掉也赶不走,两人就差在路上大打出手。

 

两人互相瞪视,池田鹤见呵呵一笑:“你已经跟了我一路,怎么,要娶我啊。”

 

伊葛昴气势顿时矮了半截,从脸一路红到脖子根:“想得美,我是去给你收尸。”

 

“呸。”池田鹤见不再理他,自顾自往目的地赶。昨天用伊葛昴教他的办法算出了妖异可能会出现的几个地点,她要赶在其他人出手之前先一步封印成功。

 

越是靠近目的地,伊葛昴的阻拦行为就越是频繁,口吻也不如一开始坚定固执。

 

最后一次他将鹤见拦下,然后说:“你要钱的话我有钱,你要名的话……你,你可以随我的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他支支吾吾说不下去了。

 

“你是不是喜欢我?”池田鹤见本来只是想要开个玩笑,没想到伊葛昴却突然炸毛了。

 

“谁、谁喜欢你了!只是你救过我,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而已。要我喜欢你除非……除非我脑子有病!”伊葛昴说完就见池田鹤见已经绕开他朝前走去,两人擦肩,有白发轻轻从他脸颊拂过,似在做无言告别。

 

池田鹤见可以说是蓄谋已久,也可以说是接近那妖异的最佳人选。她从棺木中出生,气息中混着彼世的土味,再加上太刀,一定可以顺利接近妖异而不被发现。

 

一切都如她所料那样顺利,只是这妖异居然是由人类的恶念集结而成,驱不了毁不掉,并且在即将封印成功之际居然直接自尽,抛弃身躯变成了更加可怕的恶鬼。事出突然,池田鹤见迫不得已之下只能将它封到自己体内,用灵力强行压制。

 

战斗中她为求自保用太刀为自己挡下一击,刀刃没事,就是弄伤了刀拵,好在她之前为了不让妖异的浊气影响到沉睡中的付丧神,特意在刀上设下保护。

 

这伤本该由她亲自修复以示感激,但她已经没有多余灵力。只能将刀剑带去神社,她特意选了一个僻静的。然后跟满脸不悦得伊葛昴直夸自己。

 

“你看我多善良,等这里的紫阳花开了一定特别漂亮。那付丧神醒来后没事还能来看看花溜溜鸟,美滋滋。可惜他不会记得睡着期间的事,想想还真是有些寂寞呢。”

 

伊葛昴翻了个白眼:“那你接下来又要去哪?”

 

“我要老家结婚。”鹤见忍不住逗他。

 

“你……你都对我!你怎么能!”小孩又炸毛了,他用眼神无声控诉鹤见的恶行,然后就变成黑猫,显然被气跑了。那猫跑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加了一句。

 

“随便你,你开心就好!”

 

池田鹤见伸手将他拎了回来,阴测测得勾起嘴角:“不行,我要你也开心。”

 

黑猫瞪大了眼刚想挠她,就听鹤见继续说了下去。因为恶鬼现在在她的体内,所以几个家族要聚在一起商量个对策,也好避免恶鬼再度出世。

 

“你真讨厌。”发现自己被耍了的黑猫甩开鹤见的手,别过脑袋不去看她。

 

“得了吧,你明明超喜欢我的。”池田鹤见笑眯眯得把猫举起来。

 

黑猫蹬着四条小短腿恨声说:“不喜欢,才不喜欢你。”

 

“知道了,跟我一起去见那些家伙吧。”至此为止,池田鹤见的伊葛语已经满级。

 

3

 

审神者突然坐了起来,这让在一边挠墙的黑猫竖起尾巴,战战兢兢地停了下来。

 

此时入夜已深,窗外明月高悬,屋内微亮的光线中有什么细小的东西在逐渐汇聚。

 

审神者披上羽织捞起太刀退到窗边,她睡前在周围布下的结界有了反应。也就是说boss版的伊葛昴或是溯行军已在周围出现。

 

审神者低声叮嘱黑猫:“除非我出事了,不然你不要出手。”谁知道溯行军会不会将这个年代的伊葛昴也作为消灭对象,而且战斗这种事本就需要留点后手。

 

黑猫高度领会审神者的意图,他不知道溯行军的存在,只觉得四周有股奇奇怪怪的气息,像是亡魂的气息也像是不甘的怨念。他从未见过这样奇怪的东西。

 

很快,一个人影从扭曲的黑暗中出现,至此两个年代的伊葛昴算是正式碰面了。

 

黑猫对眼前那个就算满脸黑色裂痕也难掩清隽容貌的家伙有着迷之熟悉感,一方面觉得这个小哥哥长得不错被毁容真是太可惜了,一方面又觉得那张脸怎么这么眼熟,不毁容一定可以风靡万千少女。

 

只是这位小哥哥来者不善,刚出现也不寒暄几句就抽出怀刀朝审神者刺了过去。

 

审神者早有防备,拔刀出鞘,矮身迎上。

 

随着短兵相接的声响不断传出,两人在小小一间屋子之中挥开满室寒光。

 

审神者胜在身形娇小,即便在狭窄的室内也可进退自如。伊葛昴则是凭借短刀的小巧灵活,加之他本身实力不俗,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幻影,刀剑砍上就像穿过一层烟雾,毫无阻碍。

 

审神者无法给他造成伤害,但是他却能给审神者造成伤害。眼看着审神者被迫转攻为守,渐露败势。他便乘胜追击,寒芒在暗色中飞速划出一道轨迹。

 

审神者被逼到角落无处可躲,她将太刀朝黑猫的方向丢去,直接伸手握住短刀。利刃划破皮肤,先是冰冷再是血液涌出的温热继而变成尖锐的疼痛。

 

但同时她也知道了眼前这位伊葛昴的真实身份。他根本不是溯行军的暗堕审神者,也不是什么被溯行军气息感染的灵能力者。

 

“以身作刃,你……”审神者说话间只觉得眼皮越发沉重起来,一时间就连掌中的痛觉都被麻痹。在意识消失前,她突然很想说一句。

 

你有毒。

 

黑猫见审神者倒下立刻变回人类,握住太刀就冲了过去。他其实不太会使刀,他用的一直都是桧扇。好在对面的小哥哥见了他似乎有所忌惮,也不进攻只是在那站着。

 

Boss版的伊葛昴内心是十分崩溃的,他没想到百年前的自己居然是这么不争气的家伙,都被狠狠虐待欺负了到头来居然还要保护人家,典型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简直令刃发指。

 

“你让开。”Boss开口了。他声音沙哑,在夜里分外渗人。

 

小白花伊葛昴自然不理会,在他眼里眼前这个小哥哥浑身上下从内而外都散发着一股坏人的气息,怎么看怎么可疑,长得再顺眼也可疑。

 

“她打过你,骂过你,你不用帮她。”Boss开始给曾经的自己洗脑。

 

可是小白花三观正、意志坚,眼神单纯得让人无地自容。

 

“她把我一路带到宿屋,不然我恐怕还在荒郊野外。虽然她表达爱意的方法不太对劲,但出发点是……可以接受的。”

 

Boss版伊葛昴听到这话从自己的嘴里说出简直想要自毁双耳,他好像对以前的自己有了更深的了解。

 

小白花还在那滔滔不绝得给审神者洗白:“虽然她抢了我的钱买刀,但终究没有把我丢下。总之,我不会让你伤害她的。”

 

Boss昴现在感受大概就是别人拿着自己写的小说在广场上大声朗读——羞耻到想要自爆。但他也抓住了重点,审神者要去买刀,也就是说审神者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模仿当年的鹤见。

 

想到这里他突然松了一口气,既然双方都准备将错就错,那他今晚大可不必多此一举。如此想着Boss昂最后看了一眼自己后就离开了。那一眼可谓是相当复杂,羞耻、难堪、同情炖成了一锅,还掺杂着对自己本质的绝望。

 

小白花版伊葛昴在原地守了好久,在确定危险人物已离开后才放下了刀,伸手探了探审神者的鼻息。见她还活着顿时松了口气,然后红着脸戳了戳她的脸。

 

“喂,你醒醒。”

 

审神者皱了皱眉,翻了个身继续睡。

 

伊葛昴:“……”看来他只能先帮着包扎下伤口了。

 

还好是手,要是别的地方就不好办了。如此想着,伊葛昴又差点去挠墙了。

 

多亏了Boss昴在刀上涂的药,审神者在梦里见到了池田鹤见的结局。虽然鹤见的记忆有很多断层,但这个故事终于迎来了尾声。

 

池田鹤见的体内封印着恶鬼,她依旧是那个别人看着不顺眼但也没人敢对她出手的存在。只是她终究还是没等得偿所愿,怕她的人更加怕她,而不那么怕她的人也因恶鬼的关系而对她产生了惧意。

 

现在的鹤见到底是鹤见还是恶鬼呢。

 

在面对这样的疑问时,池田鹤见突然放声大笑,直到喘不过气了才停下。她说:“既然如此,那你们就趁着恶鬼被我封印的这段时间,把它给袚除掉。”

 

是啊,怎么走下去都没用的。只要还活在地狱里,无论怎么走四周的风景也都是一样的。

 

不对,她并没有活在地狱里。她在别人眼里就是从地狱跑出来的鬼,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得想要把她赶回去。

 

之前没人打得过她,但现在不一样了。她的灵力都要用来封印恶鬼,或者说被那只恶鬼给吞噬得所剩无几,根本无法恢复。

 

她这只鬼终于失去了铁棒,离回地狱的日子也不远了吧。

 

鹤见自己是没有办法将恶鬼驱除出去的,只能依靠别人。她必须尽快恢复灵力才行,连一只黑猫都敢蹲到自己头上打盹的日子真是不好受。

 

几位大佬认为,恶鬼既然是邪念,那就无法袚除,只能封印。但恶鬼已经去了鹤见的体内,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鹤见假死一次。让鹤见穿上寿衣,躺进棺木,让她“死”去,让那些邪念也随之死去。

 

而池田神社就是让鹤见同意实施这个方法的报酬,为防止封印出现意外让恶鬼逃出,在墓地之外设立了由近万座鸟居组成的迷宫。在进入的那一面,鸟居之上什么都没有,但在出去的那一面上却刻画了退治鬼怪的符咒。但为了防止其他妖异误入从而扰乱结界,鸟居本身就被设下了咒,一切妖异进入之后就形同进入了没有尽头的迷宫,到死为止都只能在里面彷徨。

 

等一切都准备完毕,已经过了近两年的时间。池田鹤见跟着神官们走进了鸟居之中,她临走前还不忘冲着伊葛昴挑衅一笑。

 

“你那式神其实是一只被驯服得猫妖吧,你已经不能说是单纯的人类了。虽然刻意隐藏,但你变成猫的时候依旧会有一股妖异的气息。这里对于你来说很危险,你还是别跟进来的好。”

 

伊葛昴说的依旧是那句重复了两年多的话:“鹤见,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等你进去后,我就真的无能为力了。”

 

池田鹤见听后两眼一弯:“还说你不喜欢我?”

 

伊葛昴在大庭广众下涨红了脸,咬牙切齿得望了回去:“不喜欢,才不要喜欢你。”

 

“知道了,我会早些回来的。”池田鹤见扬长而去。

 

之后就跟审神者被附身时感受到的一样,池田鹤见在棺板被盖上的那一刻后悔了。想象着死亡跟真实面对死亡的感受终究是不同的,人这种生物,趋利避害,对于生死有这本能的恐惧。鹤见也是如此。她从棺材里出生,现在又要死在棺材里。

 

神官们说会在天亮后将她放出来,但是她等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天亮。在发现被欺骗之后,内心的憎恨让恶鬼有了可乘之机,恶鬼的邪念侵蚀了她的灵魂,让她成了地缚灵而无法成佛。永永远远、日日夜夜得等待着再也不会到来的黎明。

 

憎恨,悔恨,绝望,恐惧。

 

她用手挠着棺木。

 

“为什么……天,还没有亮。”

 

可笑她到最后连地狱都回不去。


下一章

犹如故人归(3)

评论(1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