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入戏太深】3 不旦不存在还急转直下成了恐怖故事

乙女向 BG 鹤婶 ooc

 

 

有时下流行的反穿以及反派元素和部分同人二设

 

 

文笔成谜,放飞自我。


目录

1 成年后的魔法少女实在是太羞耻了吧

2 如少女漫般梦幻的发展是不存在的哦


1

 

“你刚刚说什么了吗?”一条弦羽从厨房探出脑袋,就见鹤丸正好关了玄关的灯脱鞋进来。然后华丽丽得撞上衣帽架。

 

“……你这不是近视,是夜盲症了吧。”

 

鹤丸揉了揉脑袋,然后发现自己居然想不出任何狡辩的话,谁让太刀是夜战不利刀种之一呢。他揉着脑袋在一条弦羽同意后径直去了浴室。

 

“我去换身衣服,白和服脏的地方太显眼了。”说完头顶的灯突开始闪,就像是出了故障,四周的柜子和桌椅也开始剧烈震动起来。鹤丸刚想叫一条弦羽到他身边,就看到一个相框直接冲着脑门砸了过来。

 

他侧身躲过,然后头上的灯泡突然就炸了,四下顿时一片漆黑。所有声音都不见了,在这种突兀的静谧中,通往庭院的障子被看不见的力量拉开。月华倾泻而入,随之出现得还有细碎的声响。

 

啪嗒,啪嗒。

 

是赤脚在地面走过的声音,鹤丸眯起眼,就见有一个个漆黑得脚印随着这个声音一步步从檐廊进入大厅之中。

 

厨房那边传来了声音,继而一惨白的脸从黑暗中朝他飘来。一条弦羽打开了手机的LED灯,她照向屋顶,说了声奇怪就去转而去打开走廊的灯。

 

而鹤丸的眼神已经冷了下来,他收回太刀,默不作声得跟在一条弦羽的身后。

 

有些东西普通人类无法看到,但是他却能看到,例如现在地面上那些脚印。

 

看来他的劝诫没有用,那个东西还是进来了。至于是什么东西,那个说法可多了,有的称之为妖怪,有的称之为亡灵,或者统称为——鬼。

 

的确部分老屋会比较容易招惹这些东西,但他昨天来这里的时候这里的气还很澄净。也就是说这些东西是今夜才来的。他不动声色得打量着眼前的人类,实在想不出这种没有灵力的普通人为何会被这些东西盯上。

 

如果一条弦羽知道鹤丸在想什么,她一定会义正言辞得指着他鼻子说:“明显是在遇见你后才变成这样,所以问题不应该出在你身上么大兄弟!”但很可惜,她并不知道,所以她只是提醒道:“朋友,你可以去洗澡了。洗完我洗。”

 

于是鹤丸也被自己的白羽织给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得就去开灯。

 

一条弦羽反手给他关上:“就着外面路灯洗啦。要节约每一分钱。”

 

鹤丸愣了一下:“可我要处理下伤口。”

 

一条弦羽沉默了一会:“洗完出来我帮你弄。”

 

“那麻烦你在门口帮我守着,我怕我看不清在里面摔死。”鹤丸一边说一边关上门,然后取下池田春日给他的御守,挂在了门把手上,然后敲了敲门,“在不在外面,可别丢下我自己跑了。”

 

门外很快就传来一条弦羽炸毛的回应:“这是我家,我能跑到哪里去!我们先说好,你既然是使刀的摔跤前就把握好重心啊,别扭了腰断了腿什么的!我进去的话会很尴尬的。”

 

“知道啦。”

 

鹤丸听着听着就笑了,在确定一条弦羽在御守的作用范围内后才开始洗澡,顺便还打开了窗,散一下满屋子的垃圾箱味。他暂时没有将这件事说出来的打算,毕竟还没有确定那个东西的目的是什么。

 

2

 

一条弦羽自然不会在浴室门口傻等,急救箱早在鹤丸去拍蚊子的时候就拿出来了。她现在要做的是去换灯泡,不然满脑子都是付丧神的出浴图,这样的画面对她来说实在太刺激了点。

 

她搬来梯子,虽然奇怪庭院的门怎么开了,但正好可以借月光修灯泡,所以完全没有去管。对于屋子先前的喧嚣她也毫不在意,她又不是没走过夜路,要是有妖魔鬼怪的话,早就来了。不过杂七杂八的驱邪咒语她倒是在追番和玩游戏的时候背了不少。

 

一条弦羽换好灯泡还在惋惜,她背得那么认真,结果一句都没用过,sad。

 

就在她下梯子的时候,突然觉得四周的温度降了下来,明明仲夏的夜里,她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且这梯子也没有很高才对,她为什么爬了半天都没碰到地上。

 

她想了想干脆不爬了,于是又回到了灯泡那边,坐在梯子上决定成为高塔的公主,还掏出手机准备做长期抗战。

 

鬼如果会说话,那一定是这样的:你这个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你再走下去点我就能弄死你了。

 

其实这真的不能怪一条弦羽,首先她是一个普通人看不到这些神神怪怪,就算是那只鬼此刻正趴在她的肩膀准备掐她脖子,她也只会觉得自己得了肩周炎。其次就是她家里现在有一位正在洗澡的付丧神,有这么个大佬在,她怎么还会怕这些东西呢。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鬼来得太晚了,对于一个咸鱼死宅来说最可怕的永远都是——没有wi-fi。

 

鬼作为一只鬼,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当下就在那里使劲得掐她脖子。也许一条弦羽自己没有意识到,但她周遭的黑暗已经越来越深沉,就连手机屏幕的光都越发黯淡下来。

 

她觉得有什么东西蒙上了自己双眼,想要将她拖往无梦的睡眠中。她坐在梯子上的身体开始倾斜,但依旧紧紧握住手机。就在她即将一头栽下之际,门铃突然响了。清脆的声音听在一条弦羽的耳中仿佛惊雷劈下,立刻就清醒过来。

 

而等她意识清明后,周围的黑暗也如潮水般退去。她急匆匆跑去开门,就见外面空无一人,视线往下。台阶上放了一个西瓜,冰镇的,又大又圆,跟今晚的月亮似的。

 

谁这么大晚上跑过来就为了给她送西瓜,刨开后里面会不会蹦出个西瓜太郎。

 

一条弦羽刚碰到西瓜,浴室就传来了一声闷响,紧接着是一连串乒铃乓啷象征着悲剧的音效。

 

看来鹤丸还是摔了……

 

一条弦羽只能赶过去进行场外救援,她走得急,所以并没有看到那个西瓜自动滚了进去,还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把她忘记关的大门也轻轻带上了。

 

鹤丸跌坐在浴缸之中,揉着老腰半天没爬起来,后背的伤口又开始因为这个撞击痛了起来。至于为什么会摔跤……

 

他在清洗完伤口后顺便看了眼镜子,虽然水汽弥漫,但既然是镜子的话那照出来就应该是他自己不是么。但他却在镜子里看到了一团怪异的黑气,就身形来看是跟他很像,但就外形来看就完全跟他是两个物种了。而且那团黑气似乎还穿着奇怪的铠甲,跟进入这家的鬼不是同一个。

 

他刚要靠近就脚底打滑,重新回到了浴缸之中。

 

“进来吧……”他忍痛说道,一条弦羽就在门外了,可是迟迟没有进来。于是他又加了一句,“该遮的都遮好了。”还好他的手边正巧有浴巾。

 

于是一条弦羽进来了,然后把他扶了出去。

 

鹤丸经过镜子时候问她有没有看到奇怪的东西?

 

一条弦羽看了镜子一眼,扶着他腰的手突然往前一绕,帮他把岌岌可危的浴巾给拽回安全线上。

 

“还好你提醒了,不然真的会看到奇怪的东西。”

 

鹤丸僵硬了很久后,崩溃得用手捂住脸。

 

他本以为已经没有比从天而降掉进垃圾桶、洗澡摔跤闪了老腰、身为皇家御物此刻却落魄无助满身狼狈更加丢脸的事了。

 

刃生真是充满惊喜啊。

 

3

 

一条弦羽对于处理伤口还是很在行的,鹤丸看着她将酒精和纱布收回急救箱中,突然说了一句:“学急救还是有用的吧。”

 

一条弦羽手里动作一顿,眼中闪过一道异色:“我连这个都跟你说了?”

 

鹤丸见她面露不悦,于是自觉转移话题:“醉话而已,我听过就忘了。”

 

于是一条弦羽转头去翻膏药:“刀剑能用人类的方法治疗吗?你们那一般怎么处理这种事的?”

 

鹤丸觉得体现自己是付丧神的时刻来临了,于是正色道:“不被砍到。”

 

一条弦羽沉默了片刻,直接把膏药拍在他的腰上,在惨叫声中做出决定:“你以后上午洗澡吧。”

 

“那晚上睡觉前岂不是不能洗澡了?”

 

“可是你晚上洗的话我就得一直在门口接应,你是刀剑女士的话我倒是可以进去帮忙。或者能不能直接洗本体刀代替?”

 

“刀沾水的话可是会生锈的。”

 

于是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既然刀剑本体受的伤会表现在付丧神身上的话,例如太刀掉落时候火花带闪电,所以鹤丸的衣服也变得十分凄凉。那么刀剑生锈的话,付丧神会有什么改变呢。

 

鹤丸还真的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他沉吟许久才说:“如果真的生锈了,那我说不定会变成老头子。”

 

一条弦羽顺着他的思路:“所以锈迹就是老年斑吗?”

 

两人的脑袋里同时浮现出了老年鹤丸颤颤巍巍杵着拐杖上阵杀敌的场景。

 

“宣传语就是,刀剑男士,老当益壮……?”鹤丸说完被自己囧到了,连忙把话题扯开,“刀剑的养护是很重要的,沾了血污和油脂很快就要清洁。不知道你这里有没有不用的丁子油……”

 

“这附近有道场,到时候帮你去问问看吧。”一条弦羽说着就就准备去洗澡,然后看了眼鹤丸浴巾的围法,“你不觉得围在腰这里太长了么?”

 

鹤丸其实也这么觉得的:“但如果围在胸前更加奇怪。”

 

一条弦羽想了下那个画面:“何止奇怪。”还有点变态。

 

当然让气氛变得更加诡异的就是,鹤丸默默跟着她去了浴室门口。面对一条弦羽审视得目光,他尴尬的说:“换我接应你。”只要在御守的范围内,鬼就不会靠近。

 

“可我唯一的浴巾在你腰上。”

 

“……你穿好我再进去。”

 

“那万一我真的命悬一线……”一条弦羽还没说完就被推了进去,门被关上前就听鹤丸在外面自暴自弃得说。

 

“那我给你看回来。”

 

并不是鹤丸不想说这个屋子里有鬼,也不是他怕一条弦羽不相信自己。而是很多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安全的,尤其是一条弦羽这种看不到鬼怪的普通人,只要她完全没有想到周围会有鬼怪,那么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一种最强的咒。也因此,鹤丸不能直接把御守给她。

 

世界就是这样。越是害怕,害怕的那件事就越会发生。

 

例如一条弦羽在洗完后才发现,自己忘记拿衣服了。平时就算是在家果奔也没有任何关系,但是现在门外可是有一个刀剑男士啊。

 

她把门打开一条缝,然后说:“我能麻烦你帮我拿下衣服吗?”

 

“你介意用桌布卷一卷吗?”

 

“介意的。”

 

“……睡衣?”

 

“嗯。”

 

很快一套衣服从门缝里塞了进去。

 

“你是不是觉得2016年的女性都是不穿胖次的。”

 

“……穿好自己出来拿!”

 

 

 

 

 

 

 

西瓜:MMP,不放冰箱我会坏掉的。



每次黑侦查都让我都觉得自己不是粉  这样夜里就可以被我拐跑了【。】





评论(1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