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入戏太深】5 就算开了主线也别忘记每天去做日常

乙女向 BG 鹤婶 ooc


有时下流行的反穿以及反派元素和部分同人二设


文笔成谜,放飞自我。


目录

1 成年后的魔法少女实在是太羞耻了吧

2 如少女漫般梦幻的发展是不存在的哦

3 不旦不存在还急转直下成了恐怖故事

4 但还好不是很吓人所以直接进入主线



1

 

鹤丸做了个梦,梦到自己成为近侍的第二天,池田春日带他去了趟管理局。管理局共有十八层,每一层进去都是截然不同的巨大空间。甚至有几层还可以看到天空,他粗略瞥了几眼,像是一个充满紫色雾气的废弃村庄。

 

池田春日带鹤丸去了办公室,对面一个黑眼圈浓重的男人递了个手链过来,说是新开发的道具,让池田试用一下。池田这个人除了战斗的时候基本都笑眯眯的,而且还是一张娃娃脸,所以判断他生气的依据就是手没有去掏怀刀。

 

池田当时生气了,因为黑眼圈叫他老爷子。

 

鹤丸当时问了池田手链是什么,池田说是新人培训计划的相关的东西,目前只是试验品不打算对外公开。说话间迎面走来一个人,不,确切的说是一个亡魂,他头戴天冠,身着黑色浴衣,上面的图案是龟跟鹤。

 

鹤丸对这个亡魂的是有印象的,因为他的黑眼圈就算在死人中也是十分醒目。

 

池田春日当时好像跟他说这也是那个新人培训计划的一部分,但更多就不肯透露了。

 

管理局的接引人员将那亡魂带进电梯,鹤丸临走前回头往那边看了眼,电梯停着的楼层好像是4楼。跟一条弦羽梦里去的一模一样。

 

接着梦的内容变了。

 

池田代替巫女去跳神乐,鹤丸趁他小憩时候给他胸口塞了两个大苹果。池田的手搭上刀柄,而鹤丸自己,在慌不择路中掉进了自己三个月前挖的坑里。

 

不过最可怕的还在后面,那就是池田也跳了下来。嘴里咬牙切齿得叫着他的名字。

 

“鹤、丸、国、永——!”

 

鹤丸被吓醒了,不过这次叫他的是一条弦羽。

 

历史总是不断重演的,一条弦羽一直在想那个梦,她觉得那件和服特别眼熟,但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所以她又忘记拿衣服了。

 

鹤丸的扶额动作做到一半,突然想起了卧室的电脑。于是说:“那你一会让我用下电脑。”

 

有了电脑,他就可以登录这个年代的审神者网站,也就是传说中的DMM。说不定他就能找到和池田春日联系的办法,顺便也好汇报下溯行军出现的事。

 

一条弦羽输密码的时候他很自觉地移开了视线,接着他发现自己完全登不上DMM,无论怎么刷新那个页面显示的都是一片空白。

 

一条弦羽看了眼网址,露出了高度领会的笑容:“R18页游还是小黄片?”

 

鹤丸嘴角抽了一下:“我在找联系管理局的方法。”

 

“这个管理局是干嘛的?”

 

于是鹤丸一边刷新页面一边跟她科普了刀剑男士的工作。

 

“每个本丸都有鹤丸国永?可真品就被皇家收藏在馆里啊。”

 

鹤丸对此的解释是这样的,时空管理局叫时空不叫时间是有原因的,在同一个时间点内存在着无数个相同的时空,通俗得来说就像是有无数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线,里面的人和物也许都一模一样,但却会因为多一个糯米团子或者少一块腌萝卜而导出不同的走向。

 

审神者的就任场所就是这无数个相同又互不干涉的独立时空中的一个,管理局会事先去各个时空中收集刀剑,再将刀剑投放至某位审神者对应的时代。所以每一把刀都是真的,被破坏了就是破坏了,就算是重新获得的也不会是当初的那一把。

 

管理局除了记录现有刀剑数目外,也会定期去寻获新刀。至于审神者能否顺利召唤,那就不是管理局的事了。同时审神者也可以在各个年代中寻获到刀剑,然后带回本丸。

 

本丸就是审神者和刀剑男士生活的地方。审神者可以是任何时代的任何生命,一般来说只有有灵力的人才能成为审神者,但最近管理局那边因为战力不足而研发出了让普通人也能成为审神者的东西。不过他也只是听池田春日这么提过一回,具体是什么他也不清楚。

 

“那为什么你在离开了审神者灵力范围还能保持付丧神的样子?”

 

关于这个么……

 

鹤丸掏出了池田春日丢给他的御守。正当他好好欣赏这个来之不易的御守时,上面那些扭曲得鬼画符立刻就刺痛了他的眼。

 

一条弦羽见他面色不善,便也凑过去看。鹤丸料她看不懂,所以也没遮。

 

“安产御守?”一条弦羽语调诡异的读了一遍。

 

鹤丸立刻攥紧不给再看,他惊讶极了:“你看得懂?”

 

“最近有玩类似的游戏,觉得有趣就查了一下。正好家里有书。”一条弦羽说着从床底下摸出她外公的笔记本,里面密密麻麻记录得都是这样的文字。有符有咒。

 

鹤丸看了眼发现基本都是袚除不详,家宅平安这样的,还有不少是设立结界的。回想初次见到这栋老房时,周遭那澄净的气以及那鬼初时只是在屋外徘徊的情景。

 

看来这位外公说不定对这种玄学的事颇有研究呢。

 

鹤丸想了半天觉得只有这个可能。至于为什么这屋原本的好风水弱化了……大概因为他这把刀带有的杀伐之气冲散了这里的布局吧。

 

鹤丸又说管理局和刀剑男士都是保护历史的,他们的敌人是溯行军和检非违使,前者改变历史,后者守护历史,但检非违使认为进入那个时代的刀剑男士也是违背历史的,所以见到他们也会拔刀相向。

 

一条弦羽皱起眉头:“你有没有想过,管理局从别的时空把刀剑带走,在某种意义上他们也在改变历史,检非违使要揍你们,会不会也是因为知道你们是不属于这个时空的刀?”

 

2

 

作为刀剑男士,鹤丸虽然在本丸习惯了跟人类一起生活,但跟人类女性一起生活绝对是第一次。尤其是一条弦羽嘴里说着养生宅却三餐都吃泡面的人类女性。当然这些都可以接受,毕竟在这个人生地不熟得年代中不用风餐露宿,还能洗澡已经很棒棒了。

 

鹤丸一边敲着鼠标刷新,一边用余光去看躺在床上玩手机的一条弦羽。五分钟后终于忍无可忍得说:“你能不能穿下bra?”

 

一条穿的睡衣也是甚平,不露点,但一看就知道没穿bra啊!虽然他是刀剑男士,但里面也有男士两个字好吗,作为一位女性在他面前穿成这样心也太大了点吧。

 

一条弦羽点着手机头也不抬:“原来200年后的女性依旧没能摆脱bra的魔爪吗,这种东西折磨得不止是我们的身体,还有我们的灵魂。”

 

“说人话。”

 

“在家里穿什么bra,灵魂不需要束缚!”

 

鹤丸扶额:“我倒觉得你正需要点束缚。”

 

“你们刀不用的时候不也会放在木栫里吗,刀都需要透透气,身体自然也要。”

 

鹤丸被反驳得无法回击,他继续死命得点鼠标。一下又一下,节奏带得他差点无聊到睡着,然后一条弦羽突然开口叫了他的名字。

 

“鹤丸国永,太刀,长78.63cm,打造于平安时代。”

 

鹤丸一愣,就见一条弦羽拿着一本日本刀剑在那边翻啊翻。他的本体刀就靠在电脑台旁边,一条弦羽却坐在地上对着资料端详他这付丧神,那两道探究的视线看得他浑身不适,仿佛身上穿的是假衣服。

 

“闲的话,就帮我点两下。”鹤丸让出鼠标。

 

一条弦羽顺手一戳,于是DMM的主页出现了。

 

鹤丸目瞪口呆,搞了半天是他的问题吗?!这个网页歧视刀剑男士啊!不过想想也对,刀剑男士是当不了审神者的。

 

一条弦羽刷完就不继续点了,这个所谓的时空管理局一看就不像是好人,她就这么稀里糊涂入职的话岂不是石乐志。到时候一切阴谋浮出水面,她连哭都没地。

 

鹤丸也不继续卖安利,只要主页出来就行,他可以自己点。但是就在他的手碰到鼠标的一刹那,那个页面又回到了美好的白色。之后他们又试了几个组合技,一条弦羽按着鹤丸的手刷,黑屏。鹤丸按着一条弦羽的手刷,灰屏。鹤丸模仿着一条弦羽的样子刷,这下厉害了,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分数:3分。

 

3分是什么,满分是多少!?这是嫌弃吧,绝对是嘲讽吧。

 

一条弦羽给他想了个办法:“你就不停地刷,既然这网页能检测到你的身份并阻止你进入。那么在某个时空的2016年,有一个孤苦伶仃悲痛欲绝的付丧神在疯狂刷新网页的事情肯定会被那个管理局检测到。到时候不就会有人来迎接你了么。”

 

鹤丸觉得这个办法在理论上还是站得住脚的。

 

“那万一他们没检测到呢?”

 

“呃……那你就不停的刷新,一直刷,刷他个几千几万次。滴水穿石愚公移山夸父逐日,相信他们一定会发现你的!”大概。

 

鹤丸挑眉看她:“你那三个典故,后两个好像都没成功吧?”

 

“第一个就算成功也是长期作业。”一条弦羽说话时眼睛一直盯着屏幕,然后说,“那个……我是不是眼花了,这个屏幕好像样子不太一样了。”

 

3

 

屏幕就像是失去信号的电视机一样,上面充满了雪片。这雪花屏还时不时扭曲两下,扭曲的瞬间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人影。

 

一条弦羽窜到鹤丸的身后,小声嘀咕:“你别是把贞子给刷出来了,她要是爬出来肯定得摸着你大腿。”

 

鹤丸不担心大腿,他盯着那个人影看了半天,终于在眼瞎前分辨出那是谁了。

 

池田春日啊池田春日,总算是找到这里了。

 

也不知雪花屏的状态持续了多久,里面终于传出了断断续续得几句话,

 

“他……来……离开……杀。”

 

可能信号实在是太差,雪花屏跳了两下后就又回到了白屏状态。

 

一条弦羽不知道那边的杀和这边的是不是同一个意思。她被屏幕弄的眼睛疼,于是按着鹤丸的手刷了下屏幕,黑屏。

 

她觉得这句话有两种意思,第一种是有敌人要追杀过来,让鹤丸离开,不要波及无辜群众。第二种是让鹤丸原地待命,池田春日自己过来解决追兵。

 

这句话无论怎么补全代表的意思好像都不太妙。

 

一条弦羽将自己的想法跟鹤丸说了,鹤丸表示赞同,然后说:“那我们保持原样吗?”

 

我们这两个词用的很好,从侧面表达了他们的室友关系会继续下去。

 

但一个人住和两个人住是完全不同的,尤其是鹤丸似乎有什么没有跟她说清。虽然她一直没有提及,但每次两人距离超过某个范围鹤丸就会突然挪一下位置,朝她靠近一些。她暗自数了下,差不多十步左右。

 

鹤丸继续刷新屏幕,想要把池田春日再刷出来。就听在鼠标得按键声中,一条弦羽说:“既然我们的关系要持续下去,那么有些事还是交代清楚比较好,这样才能彼此配合,遇事也不会惊慌。例如刚才的那条讯息,是不是跟我昨天的噩梦有关系。”

 

一定是有关系的,不然怎么会对一个梦问得如此详细,还突然之间询问姓名。难不成要给她卜卦算命么。

 

鹤丸点鼠标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突然觉得一条弦羽这句话十分耳熟。然后他想起来了,这跟他在手合前说的那句很像——依彼此喜欢的步调出击才能产生成效吧?

 

他重新审视着眼前的人类小姑娘,可能是一条弦羽在家躺尸的样子给了他太深刻的印象,鹤丸完全没有想到居然能从她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事实上她已经凭一己之力从鬼的手中逃出两次了。一次是换灯泡时,一次是被魇住后的九字。虽然梦里有神秘人帮忙,但她的确有那么一瞬间脱离了鬼的控制。

 

一条弦羽说的不错,鹤丸自己也知道,他作为刀剑男士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待下去,他总有一天会回到本丸。那时,就算他想也没办法继续为一条弦羽保家镇宅了。

 

于是他将昨天夜里潜进来的鬼和溯行军的事跟一条弦羽说了,并且说她梦到的可能是时空管理局,至于为什么她会梦到管理局这个问题,鹤丸也不清楚。所以只能将她的名字告诉池田春日,仔细排查下原因。之后又说到梦里的那个神秘人,鹤丸说神秘人可能也和管理局有关系,但也不排除那件浴衣是流行款,大家都喜欢穿。

 

一条弦羽沉吟许久:“我就说管理局一定图谋不轨,都有检非违使来保护历史了,为什么还要聘用审神者和刀剑男士。让两个保护历史的互相残杀是要干嘛,怕你们太闲么。”

 

鹤丸对此保持中立,事实上每次都是检非主动开火,他们那是正当防卫。

 

之后他们商量了几个迎击的方法,做好了十足的准备。然而却只是迎来了一段十分平静的日子,鬼没有再来,检非也没有再来。难得的西瓜也被彻底遗忘在角落里散发怨气。

 

鹤丸摇着扇子瘫在屋内喊热,抱怨一条弦羽不开空调,虐待老刀。

 

一条弦羽在她的扇子上写了个“凉”字:“又没让你当空巢老人,别不开心了。”

 

鹤丸盯着扇子上的字,觉得这就跟一条弦羽玩电脑带个什么防辐射眼睛一样,纯属心理作用。而且还说得自己很关爱老人似的,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完全是因为宅。有哪个爱心人士会天天给老人做泡面吃的,别以为打个鸡蛋就当是翻花头,他不吃这套。

 

“好了好了,服了你了。”一条弦羽给游戏按下暂停,让鹤丸坐正。

 

鹤丸不情不愿得坐直了:“又要给我摸骨算命么?”然后就觉得有手从自己的头皮上划过,轻轻拢着。

 

他愣了下,一边的镜子里,他看到一条弦羽嘴里咬着一根发绳跪在自己身后,以指做梳,神色专注,眼中还带着三分笑。黄昏的光线在屋内铺开,落地钟的钟摆配合着蝉鸣,一声又一声。那么自然,一派安然。

 

也就是这么一瞬间,他恍惚间觉得,时间仿佛一下子过了好久,又觉得一切都像是刚刚开始。

 

一条弦羽用的是一根粉色的发绳,她包含恶意选的,末了还扎了个蝴蝶结。然后她就盯着鹤丸,在那边感慨:“白色跟什么都很配啊,明天要不要试别的颜色?”

 

鹤丸回过神来,笑弯了眼:“那来个红的吧。”

 

封魔时刻,果然不止是说说的。看着眼前的付丧神,一条弦羽觉得自己心脏像是被蛊惑了一般跳得飞快。鹤丸国永的历史她不久前才查过,经历如此复杂多变的家伙还能笑得这么好看简直是犯规吧。感觉自己再看下去真的要玩蛋。

 

可她刚要起身就被鹤丸按了回去,他说:“你头发乱了,我帮你理一下。”

 

屋外的风铃被吹动,叮叮咚咚响个不停。有人无声穿过庭院遥遥望向屋内,那人一身黑色的浴衣穿得随意,上面的图案是代表长寿的龟和鹤。

 

人影站在檐廊之下,对着风铃做了噤声的动作。

 

“嘘,我马上就走。”

 

此时暮色四合,偶有鸦鸣传来。

 

原本唱得正欢的风铃声戛然而止,鹤丸似有所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就见一只乌鸦正好从低空掠过,扑棱着翅膀越过围墙不见了踪影。

 

 

 

第六章被屏蔽请婶婶们移步微博↓

点我点我我是外链



送西瓜的神秘人:吃我大西瓜啦





评论(8)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