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入戏太深】9 发糖最好的地方果然还是烟火大会吧

乙女向 BG 鹤婶 ooc


有时下流行的反穿以及反派元素和部分同人二设


文笔成谜,放飞自我。


目录

1 成年后的魔法少女实在是太羞耻了吧

2 如少女漫般梦幻的发展是不存在的哦

3 不旦不存在还急转直下成了恐怖故事

4 但还好不是很吓人所以直接进入主线

5 就算开了主线也别忘记每天去做日常

6 复活咒文长到自己都记不住可不行啊

7 我当辅助就是因为自己手残但又想赢

8 标题想起来太烦偷偷在浑水里摸个鱼










1

 

一条弦羽被摇醒后差点又在鹤丸的怀里睡过去,池田春日别无他法,只能大吼一声:“鹤丸同学,去走廊!”

 

鹤丸一步三回头。

 

一条弦羽失去了鹤牌靠枕只能振作精神,屏幕里的就是传说中的审神者了。只是怎么看着年龄那么小?对了,鹤丸说过他是个娃娃脸,好像还挺凶残的。

 

如此一想,她立刻来了个标准无比得正坐,紧张的就像是第一次见丈母娘的小媳妇。

 

“审审,晚上好啊……”真是个无比标准的尴聊开场白啊,一条弦羽扶额。

 

池田春日将目前已知的情况,包括她可能就是敌审得猜想快速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暗暗将一条弦羽的惊讶和无措收入眼底。

 

那位敌审整个行事作风都慎重缜密,就算被突袭也能很快重整局势,反败为胜。所以鹤丸才迫不得已逃到这个年代。反观一条弦羽,虽然鹤丸说过了今晚的英勇事迹,但池田认为,运气的成分更大一些。

 

如果袭击者是池田春日的话,那他们已经手牵手去另一个世界了。

 

一条弦羽低头乖乖听训,接着话题直接说到了鹤丸。

 

因为灵力的关系,鹤丸至多只能在这里待五天了。

 

听闻这个消息的瞬间,一条弦羽的大脑委实空白了一阵子。但她很快就恢复镇定,她说鹤丸受的皮肉伤已经好了,但是刀剑本体却没有,这么一把皇家御物可不能带去修复。

 

池田春日皱起眉头,皮肉伤怎么可能治好,被他的灵力召唤出来的刀,按理来说只能他来修复的。

 

一条弦羽见池田春日沉默,自己便也低头坐着,那模样读作乖巧写作忐忑。

 

良久,屏幕那边突然传来一句:“虽然审神者强开时空通道很麻烦,但定期来给鹤丸送点灵力还是可以的。”

 

池田春日说完就见对面那双难掩失落的眼睛亮了起来,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似的,然后抱着屏幕惊呼:“那你可以过来修刀了?赶紧的啊!”

 

“你冷静,冷静点,胸贴着屏幕了。”

 

池田春日默默往后挪了两下,等屏幕视野恢复后,就见一条弦羽缩成了更小的一团。

 

“我是希望他留下来的,但从没想过要他一直留在这个时代。”她偷偷瞥了一眼鹤丸,低声说,“我喜欢他是因为他是付丧神,是太刀鹤丸国永啊。正因为是刀剑,才能被时间打磨、淬炼,成为独一无二的那把鹤丸国永。他留下来在这边只能当个普通人,会被无聊死的。他不属于这里,不合适的。”

 

池田春日看她眼眶都有点红了,突然愧疚了起来。他其实也就试探一下,谁会定期跑过来吃狗粮啊,有病么。再说,管理局又不是什么相亲组织,还每周六开放特殊服务。

 

他干咳一声,让一条弦羽把鹤丸叫过来,然后开始说今后的战斗方针。

 

池田春日让鹤丸把先前从敌审手上扒下来的手链拿出来,那是一根金色的链子,外表朴实无华,末端还挂了一颗奶白色的菱形宝石。

 

一条弦羽刚想夸敌审审美不错,但看池田跟鹤丸都满脸严肃,就憋了回去。

 

池田春日说话前用手沾了水在屏幕上画了个古怪的字符,说这是偷来的密令,画了这个后管理局就不会监听他们这里了。

 

众所周知管理局因为审神者人数急剧减少问题而放宽了招募的条件和时代,例如池田春日自己就是战乱时期被池田家从战场捡回去的。让他这种其他时代的灵能力者入职有一个好处,就像是从奔腾的河流中捞出一盆水放在管理局这个特殊时空中,这盆水的时间就禁止了。池田春日也是,虽然外表只是个青少年,但实际岁数远比看到的要大。

 

另一种则是毫无灵力的普通人。这里的毫无灵力说的是无法使用灵力。灵力就像是血液存在于任何人的体内。而身躯就像是壳一样的东西,用来隔绝灵力,保护身躯不被邪祟之物盯上。有的人壳开的口大,灵力容易与外界流通,这样的就是灵能力者。有的人壳封得比较紧,所以无法使用灵力。

 

这个手链就是管理局让普通人也能够使用灵力的东西,作用是在壳上用外力开放一个灵力通道。这本来是为了让灵能力者提升DPS的装备,但成效甚微,等同于无。

 

灵力又称之为气,是人体集天地、阴阳五行自然而然汇聚在体内的东西,就像是游戏里的MP值,可以随时间、或者接触古物而缓慢恢复。但灵力同时也是精气,就是HP值,一下子损耗太多人就会死。

 

灵能力者对于灵力的控制是无法传授的,就像吞咽和呼吸一样是一种本能。手链的作用充其量也就是开放了灵力通道,举个例子,普通人无法控制技能的魔耗,戴手链的时间一定要掌控好,不然容易气血两亏直接狗带。

 

简单来说,普通人带上这个就可以成为魔法师。

 

一条弦羽听了蠢蠢欲动,就想去摸那个手链,然后被鹤丸一把拍了回去。

 

“不许用。”

 

付丧神又开始瞪她了。

 

“好嘛……我不碰。”一条弦羽这么说时眼神依旧不住往手链上瞟。鹤丸干脆把手链收回了怀里,不给她看。

 

池田春日说这个手链是危急关头用来救命的,必须戴在右手才行。在查看了鹤丸本体太刀的受损情况后,他说:“鹤丸,你绝对不能再战斗了。不然,你会在心爱的女人面前碎掉哦。”

 

鹤丸耳根发红,他在一旁朝池田无声抗议:你怎么说出来了,我不要面子啊?!

 

然后他摸出了那个安产御守:“我有御守,能撑一下的。”

 

池田春日看着那个御守脸色突然变得很奇怪:“这个不能用作刀剑御守,灵力快散尽了。”

 

鹤丸愣了,他冲到了电脑前面,咬牙切齿得问:“灵力散尽?我以为你最近才买的。如果不是最近才买的,那些远征带回来的小判呢?!”

 

池田春日有些慌,今天守夜的短刀是博多藤四郎。他连忙让鹤丸声音轻点,然后贴近屏幕小声说:“买团子用光了。”

 

鹤丸挺过了枪爹的摧残,此刻却差点被气折:“好你个重色轻刀的家伙,原来是去追女朋友了!”

 

池田春日连忙安抚说近期会派得力帮手过去,让他们稍安勿躁,一切以稳为重。然后让鹤丸留下来,说有话要单独谈一下。

 

一条弦羽正好困了,就自己回房,还顺带把给门关上。

 

于是轮到鹤丸忐忑了:“你跟她单独说了什么?”

 

池田春日将对话一字不漏的复述了一遍,然后说:“我暂时没办法确定她是不是敌婶,如果是,那训练她的人一定很厉害,会是个棘手的家伙。”

 

鹤丸没把这句话听进去,他的思绪飘回了跟一条弦羽初见的那天晚上。

 

她醉醺醺的说看到满月,眼里那纯粹的感情混合着天边的星光,在鹤丸看来也是好看的说不出话来。

 

如果他那时离开的话还来得及。

 

现在么……

 

鹤丸问池田春日:“你在知道喜欢的人是敌方boss后是怎么想的?”

 

池田春日笑得很开心,他说:“你忘了吗,惯用的刀也好,喜欢的女人也好,我都要带在身边。”

 

“你这个隐藏的控制狂。”鹤丸也笑了,然后突然又加了一句,“那么多小判都没了,你到底买了多少团子给人家吃啊。”

 

30分钟到。屏幕跳掉的一瞬间,鹤丸看到了博多藤四郎的真剑必杀。

 

2

 

一条弦羽早上昏昏沉沉的,是被硌醒的。她感觉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被自己压在身下,伸手一摸,立刻清醒了。是鹤丸的本体太刀啊。

 

她把太刀抱在怀里,脑子突然闪过一个可怕想法:池田估算错时间,鹤丸已经变回本体了。

 

说起来刀剑男士是怎么召唤出来的,她不敢拔刀,只能轻轻叫鹤丸的名字,但是太刀一直没有反应。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一只手突然伸到了床上,把她吓得差点掉下去。

 

鹤丸还躺着,证明了下自己还存在后就重新睡了过去。池田春日说御守没用,不如把本体刀给一条弦羽,刀自带的戾气也是可以辟邪的。

 

鹤丸这一觉睡得很沉,梦里他回到了本丸之中。池田春日心情很好,兴致勃勃得在那边写着什么,他凑过去看,就见上面写着几个工整的大字:欢迎见习审神者来本丸实习。

 

鹤丸当时就差点笑醒,池田根本不适合教人。梦里的他清楚地知道池田已经吓跑十几个见习生了,以至于后来都没人敢来。

 

不知道这次的倒霉鬼是谁,看来又有乐子可以看了。本丸大门打开后,就有管理局人员领着一个小姑娘走到池田春日跟前。小姑娘很有礼貌,池田很满意,鹤丸也挺开心。

 

可是鹤丸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小姑娘跟一条弦羽长得一模一样,但又有着什么决定性的不同,具体说不出。总之,这小姑娘肯定不是他认识的一条弦羽。

 

等鹤丸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条弦羽,她似乎一直坐在旁边。两人视线相对后,她立刻偏过脸去,脸颊还泛着可疑的红色。

 

“早……”鹤丸刚想给她一个美好的微笑,就感觉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缩在自己的身上。他低头一看,居然是昨天晚上那只可疑的大白猫!

 

这猫白天看,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毛,睁着一对金色的大眼睛,用一副猫星人惯有的表情看着鹤丸。不屑且蔑视一切。

 

一条弦羽说这是早上在门口遇到的,这猫一直跟着她,于是就带进屋了。她说着把猫抱了起来,于是这猫原本那欠揍的小眼神立刻烟消云散,温顺仿佛另一种生物。

 

“这猫跟你好像啊。”一条弦羽说完就发现怀里的猫和鹤丸好像都愣了一下,然后同时嫌弃无比得看了对方一眼。

 

难道这两认识么……一条满头雾水。然后说到名字,她想了想:“既然跟鹤丸很像,要不就叫大福吧。”

 

鹤丸跟白猫同时掩面,那动作出奇的一致。

 

鹤丸对这个名字保持沉默,他绝对没有期待一条弦羽用逗猫的口吻叫他的名字,绝对没有!

 

白猫一直跟在一条弦羽身边,看书也好,吃饭也好,这猫总喜欢窝在她腿上。唯一的问题就是它从来不叫,一声不吭的。

 

一条弦羽沉迷吸猫不可自拔,连电脑都不碰了,专心致志跟猫玩耍。不是挠挠脑袋,就是捏捏肉球,而白猫还会时不时用尾巴绕上她的手腕,轻轻摩挲。等摸到肚子的时候,鹤丸发誓,那猫的眼中闪过了极其不正常的羞涩之色。

 

这特么真的是一只猫吗!

 

鹤丸丢下看到一半的热血漫就冲过去将猫拎了起来。一刀一猫脸贴脸互相瞪视,白猫缓缓举起爪子,就听鹤丸一声惨叫,脸上多了几道红印。

 

白猫重新窜回一条弦羽怀里,蹭着她的脸蛋撒娇。鹤丸恨得牙痒,但堂堂刀剑男士怎么能跟猫一般见识,要大度……

 

白猫的爪子搭上一条弦羽的肩膀,然后亲了她的嘴巴。

 

去他喵的大度。

 

鹤丸默默卷起衣袖,就算不用刀,他也是可以爆个真剑的。

 

就在鹤丸跟白猫生死相搏、呼风唤雨之际,庭院里突然又多出了一只猫,这只猫直接穿过客厅,十分优雅得走到了一条弦羽的身边,然后伸出一只爪子拍了拍她的腿。

 

一条弦羽低头去看,正好对上两道金色的新月。这只猫的眼睛就像是黎明那将亮未亮的天空,有一种令人心醉的美。

 

“鹤丸你看,这只猫的眼睛里有月亮啊。”一条弦羽说话间这只猫轻轻再次拍了拍她的腿,于是她换了个坐姿,变成了正坐。然后猫就跳上她的腿,慢悠悠缩成一团开始小憩。

 

一条弦羽大概从来没被猫这么亲近过,整个人都要飘花了。至于名字,她说:“这个猫跟你们那的三日月好像啊,要不就叫三明吧。”

 

鹤丸眼角抽了两下:“怎么不叫团子,怎么不叫爷爷,为什么只有鹤丸被叫做大福。”

 

“我喜欢吃大福啊。”一条弦羽怀里一只猫,腿上一只猫,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嗯,轮到鹤丸飘花了。然后他把被叫做三明的猫抱走,在转角出轻声问道:“是三日月吗?”

 

猫点了点头,然后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眼庭院的方向。

 

鹤丸心里突然升腾起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于是他跟一条弦羽一起去了檐廊。就见一只带着十几只小猫的大猫以一种十分严肃的姿势坐在那里。

 

一条弦羽开心得声音都在颤抖:“猫……猫咪庭院?”

 

鹤丸扶额,这个怎么看都是一期一振带着藤四郎们来了,怎么发现的?拜托!里面有几只明显是老虎吧!但池田春日不可能一下子送这么多刀来啊。

 

鹤丸联想到那只来历不明的白猫,决定跟池田好好谈谈。当晚他照例将本体留在一条弦羽怀里,做到电脑前开始召唤自己的审神者。

 

池田春日依旧戴着睡帽,他说,鹤丸你已经是付丧神了,不用修仙的。

 

鹤丸刚想说什么,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凉意。他僵硬得转头,就见庭院里一双双发光的眼睛都在盯着自己。在确定池田只送了三日月过来后,他决定申请更多场外援助。

 

“要不……你把大和守安定也送过来吧。”鹤丸觉得自己每说一句,粟田口大军就离自己更近一些。先不说一期一振,他的好弟弟们可都是夜战爸爸啊!

 

“喵——”身后传来一声猫叫,鹤丸立刻回头,就见那是猫状态的三日月宗近。没想到变成了猫的样子,连说话都是喵喵叫了。于是他想也不想,抄起三日月就冲回了一条弦羽的卧室。

 

池田春日在电脑后冷眼看自己被丢下,习惯性的伸手去摸怀刀。屏幕另一头,一只白色的猫突然跳上桌子,然后盯住电脑,接着伸出爪子一下一下的对某个地方轻轻抓。

 

在弄清这猫指的是哪里后,池田春日立刻清醒过来。黑暗中,那只猫的一只眼睛逐渐变成了血红,就像是暗堕后的刀剑男士。

 

池田春日脸上的笑意完全消失了,他神色冰冷得站起身,直接用灵力唤醒了本丸全刀。

 

“准备下,出阵了!”

 

3

 

一条弦羽觉得自家的猫越来越多了,而且这些猫简直跟成精了似的,不止听得懂人话,还会自己看电视,她发誓,她看到过好几只猫都偷偷二足站立。一只不知为啥带着眼罩的还会拼命阻止她吃泡面。然后白猫很喜欢窝在她的怀里,什么都不干,就静静看着她。

 

金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好看的犯规。

 

被起名叫做三明的那只,只有她正坐的时候才会过来小憩,慵懒得简直就像是个老爷爷。

 

这些猫还不知从哪里滚出来一个巨大的西瓜,一齐冲她卖萌,无声叫她切西瓜。

 

是的,除了三明偶尔会公式化的喵一声之外,其他的猫都很沉默,而且特别乖巧。除了白猫跟鹤丸特别不对盘,一见面就要上演动物世界之战争篇。

 

一条弦羽在给鹤丸找能穿去烟火大会的衣服,三明走到一个藤木箱子那边,然后喵了一声。箱子里面是很眼熟的男士浴衣,漆黑的底色之上有着龟和鹤的纹路,最底层还有一张鬼面。

 

鹤丸很想将这件事也跟池田春日汇报下,但本丸那边也不知怎么了,总是连接不上。他看着那个鞠躬冒汗的狐之助,简直想把它抓出来打一顿。

 

一条弦羽准备穿便衣去的,但是鹤丸表示箱子不是还有一件女式浴衣吗,难得有烟火大会,不会穿的话他可以帮忙。

 

一条弦羽自然是想穿的,就是这件米白色的跟外公的那件明显是情侣装。而且就上面的图案来看,还是老年情侣装。想到要这么穿着去烟火大会,她就老脸一红。

 

在等一条弦羽换衣服的时候,鹤丸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问:“你喝醉时一直念叨的老师,是男的是女的啊。”被他死死拦在门外的白猫也竖起了耳朵。

 

“客厅有合照,是女的啦!”

 

白猫先一步窜了出去,鹤丸跟上,见到相框后,他问:“你老师是不是也玩刀剑乱舞?”

 

一条弦羽嗯了一声,还说老师被捅伤后好像还摸了手机。清点遗物时,血手印后就是本丸界面,但是近侍的位置是空的,全本丸一把刀都不见了。

 

她还说,站在当中的就是老师。

 

鹤丸嗯了一声,他看来是没法知道老师的样子了。因为在付丧神的眼中,那个合照最醒目的就是陆奥守跟和泉守抢镜头的画面,他们身边还有三日月宗近和岩融,短刀们帮着五虎退找老虎,一众刀剑把后面的人遮得严严实实。

 

一条弦羽穿好后颇为忐忑得站在那边,然后鹤丸给她整理了下衣领和袖口,皱着眉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然后恍然大悟,问她要了一支口红。

 

这时候鹤丸已经换上了那身黑色的浴衣,一手固定她的下巴,一手给她涂口红。

 

“你抿一下。”

 

一条弦羽听话得抿了一下,就见他垂眸盯着自己,纤长得睫毛一下一下眨着。带动她的心跳也开始从扑通,变成了扑通扑通扑通。唇上有手轻轻摩擦,大概是要把多余的部分抹掉。

 

猫们围在他们周围十分安静,包括那只白猫都一反常态得乖巧。

 

天色渐晚,日头西斜拉着两人的倒影越来越近。

 

桌上的白猫眯起眼,直接跳上了一条弦羽的肩膀。

 

鹤丸首先反应过来,连忙说:“涂好了,还好池田有扮过巫女。你去镜子那边,我帮你盘头发。”

 

接着在盘头发的时候,白猫直接凑到一条弦羽的面前,用舌头轻轻舔了舔她的嘴角。看着脸色发黑的鹤丸,咧开嘴,赏了他一个极其得意的笑容。

 

一条弦羽看着又打起来的鹤丸跟猫默默摇头,三明跳上她的膝盖,打了个哈欠。

 

等他们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半,鹤丸作为刀乱的人气角色不得不带上那个鬼面,甚至为了伪装还让一条弦羽给他扎了个小辫,非得要打蝴蝶结的,粉色的,就跟第一次一模一样。

 

接着就是一条弦羽看戏的时间了,从鹤丸捞金鱼被甩了一脸水,到颤颤巍巍得钓水球,还试了下射击类的几个游戏,当然是没有打中东西啦。

 

本体刀被布包着由一条弦羽抱怀里,虽然鹤丸遮住了脸,但那头白发依旧很显眼。

 

——那个人,不觉得换身衣服就很像鹤丸了吗?

 

——又是刀乱?偶尔也玩玩别的游戏吧。

 

——ES太肝了!啊……提醒我了,Live的时间。

 

——我还是喜欢切国,切国最帅了!

 

一条弦羽边听边冲鹤丸笑,鹤丸不明白她在笑什么,但也不自觉勾起了嘴角。

 

随着放烟花时间的临近,人渐渐多了起来,鹤丸牵起她的手就往山上走去,说那边人少,不会走丢。听一条抱怨自己才不是小孩,他说:“对付丧神来说,就算你是八九十岁的老婆婆,也还是小姑娘哦。”

 

鹤丸已经摘下了鬼面,在石灯笼的微光下,金色的眼中充满笑意。一条弦羽缓缓停下脚步,她抱紧了手中的太刀,声音轻的几乎要被远处庙会的喧闹盖过。

 

她问:“你喜欢我吗?”

 

鹤丸的心脏成功被问得跳空一拍,就听她继续问:“你抱过我,池田说你喜欢我。我说了我喜欢你,但你还没回答我。你喜欢我吗?”

 

有风吹过,唱着婉转调子吹起了包住太刀的布。

 

鹤丸看向她那双包含期待和不安的眼瞳,忽然勾起嘴角:“哪有你这样抱着刀来问的。”然后收敛笑容,走到她近前,伸手在她的嘴角用力擦了两下。

 

“喜欢的。”鹤丸弯腰凑近她,像是在肯定自己的话,“喜欢的,很喜欢。”

 

烟花在空中爆开,转瞬即逝的绚烂中,是恋人亲吻的剪影。

 

 

 

 

 

 

 

 

 

走歪的剧情是这样的:

 

1.鹤丸看着那只跟自己很像的白猫,立刻冲到电脑前:“池田春日!你是不是在本丸有别的鹤丸国永了!”

 

2.鹤丸给一条涂完口红后说:“来,跟我读。八百标兵奔北坡。”

 

3.鹤丸伸手在一条的嘴角用力擦了两下,一条暴怒:“我的口红可贵了!”

 

4.本来要跟去烟火大会暗中保护的三明喵在半路上因出众的美貌而被围观,然后优雅的躺在那边:“喵(拍吧,拍吧,可以拍照的)”

 

 





拍着猫的小姐姐以及拍着小姐姐的我【猫窜下去了】


评论(2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