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入戏太深(完结)】12 这次就由我来一步一步朝你全力奔跑

乙女向 BG 鹤婶 ooc


有时下流行的反穿以及反派元素和部分同人二设


文笔成谜,放飞自我。


lofter你的敏感词真的很过分 



目录

1 成年后的魔法少女实在是太羞耻了吧

2 如少女漫般梦幻的发展是不存在的哦

3 不旦不存在还急转直下成了恐怖故事

4 但还好不是很吓人所以直接进入主线

5 就算开了主线也别忘记每天去做日常

6 复活咒文长到自己都记不住可不行啊

7 我当辅助就是因为自己手残但又想赢

8 标题想起来太烦偷偷在浑水里摸个鱼

9 发糖最好的地方果然还是烟火大会吧

10 输出全靠吼是很帅但嗓子会超级痛的

11 偷懒的诀窍就是适时插入一段回忆杀

12 这次就由我来一步一步朝你全力奔跑




微博链接挂了_(:з」∠)_ 肥肠生气

 


 

1

 

我们感慨着星辰的美好,渴望无法触及的辉光。但当我最爱的那颗星辰陨落之时,看着它划过天空的轨迹,我该如何是好。

 

没有任何牺牲是理所当然,看似理所当然的Happy ending也是在无数次的正确选择下才能一步步到达。

 

时间无法回溯,落下的星也无法再回到夜空。生命的消逝其实很快,就像那些燃至尽头的青白色火焰一样。

 

暗堕刀剑说的话只有敌婶能听懂,只是她此时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回应。那一声声或轻或缓的语句就像是那天夜里的大雨,虽然毫无温度却静静为她洗刷着满身赤红。

 

——这种时候该说再见,而不是晚安啊。

 

周围的刀剑男士们身上燃着跟敌婶一样的色泽,等火焰熄灭,那些暗堕的痕迹也全部消失。现在,这些付丧神们该离开了。

 

敌婶的鹤丸将自己的太刀收回鞘中,然后递到池田身前。

 

因为离得太远,一条弦羽无法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只看到池田接过刀,以及仿佛融化在月色中的付丧神们。他们离开前将衣物上的装饰取下摆在敌婶的身边,鹤丸没有离开,而是坐在敌婶身边,对她笑着说些什么,直到身形消失之前都没有移开视线。

 

等一切结束,一条弦羽看到了敌婶的容貌,那是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却又因为失去了生气而显得异常陌生。

 

池田春日将两把鹤丸一把交给她,一把握在自己手中,然后一言不发得去处理现场。倒下的树,地上的大坑,当然还有变成巨大残骸的高速枪。

 

一条弦羽在敌婶身边蹲下,一次又一次的将目光停留在她的嘴角上,希望能够找出一丝如释重负的微笑。

 

等鹤丸走过去的时候,就见一条的脸已经皱成一团,她想要伸手去碰敌婶,但又怕那具身体会因此碎裂一地。

 

“见到自己的死状,也算是一种难得的体验。”一条弦羽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释怀的痕迹,她揉着大腿站起身,正要再看几遍,肩上突然传来了重压。是鹤丸将手臂架了上来,就见付丧神偏过脸去看周遭黑黝黝的树丛。

 

“刚刚有受伤,扶我一下吧。”


一条弦羽伸手环住鹤丸的腰,回想起第一次扶着他的场景,笑得意味深长。鹤丸显然也想起了什么,郑重得要她忘记那段黑历史。

 

“不行,那也是成就现在的我们的重要时刻!”一条弦羽将太刀还给他,跟他一同朝街边走去。跟来时不同,他们的脚边有许多灵活而娇小的身影,那是在池田灵力下暂时变成猫的刀剑男士们。


一条弦羽走得很慢,仔细观察每一只,猜测他们的名字。每当猜对,她都会十分开心。

 

她想要将这些刀、这些走过的路、以及发生过的事都全部记住。无论是好是坏,凶险还是安逸,这些都是她的人生,都会给她带来不同的影响。时间可以成就一把名刀,也可以成就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一路上他们没人说话,只有猫们在身边窜来窜去。


 

敌婶的尸体被池田用灵力烧成一把灰,用衣服裹了好几层变成了一个球托在手里。

 

无论是池田春日还是刀剑男士们,他们都很默契得什么都没提,仿佛死在山脚的不过是个不相识的陌生人。

 

池田春日就跟在他们身后,怀里抱着懒得走路的明石猫,身上又挂满了短刀们,简直像座活动的猫爬架。一条弦羽看到后无比向往的说:“我也会有猫的!”


2

 

池田春日当晚就借宿在一条弦羽的家里,其间他抱着敌婶的骨灰和另一振鹤丸国永出去了一趟,回来后还说这次运气不错,出现的检非违使是熟人,还把骨灰和太刀都让他们帮忙带走了。

 

对于为什么检非可以进审神者的本丸这个问题,池田给她的回答是,那个审神者兼职当检非。

 

一条弦羽对此的感想是:真是个有追求的审神者啊……带着金底枪爹看别人家的孩子爆衣真剑。

 

趁着鹤丸洗澡的功夫,池田春日开始问她今后的打算。

 

“你想来这边的世界吗?”这口吻可谓是和蔼至极。

 

现在可不是视频聊天,一旦面对面加上气氛凝重,那种最终面试的紧张感顿时就来了。好在一条坐得够端正,三明猫适时跳到她腿上,缓解了下她内心不断加厚的预警弹幕。

 

她当然想的,那个世界有鹤丸。

 

池田从她的眼中看到答案后,突然站起身,失去笑容的眼中仿佛在酝酿一场可怕的风暴。

 

“即使知道你会带着他一起走向末路?”

 

一条弦羽在他的影子中不安得动了动身子,但腿上还有一只睡着的猫,让她无法后退。

 

她毫不怀疑池田只用一根小指就能弄死她,可她好歹也经历过死里逃生,就这么被吓到岂不是白受那些罪了。

 

鹤丸已经换上了池田给他带来的内番服,等推门出来正好听到一条弦羽坚定无比的回答。

 

“我不会当审神者的。”

 

鹤丸听后手下力度没控制好,关门声惊动了猫们,在瞬间收到许多鄙视的目光。

 

池田重新坐好,用指尖轻轻敲击杯沿,如此沉默数秒后终于开口,将他对敌婶这件事的猜测说了出来。再说到管理局和溯行军肯定有不正当关系时,一条弦羽用力拍上鹤丸的大腿。

 

“果然有阴谋。”

 

池田不清楚敌婶是哪一年遭遇了高速枪,但在可以肯定管理局并非友军的现在,他们能做的事只有一件,

 

气氛再次凝重起来。鹤丸默不作声得按住一条的手,防止她再次激动。

 

池田春日一巴掌拍在鹤丸的另一条腿上,说出了自己决定:“必须尽快回到本丸,掌握管理局的最新动向。”

 

他看向一条弦羽:“所以鹤丸明天就要跟我回去了。”

 

明明钟摆在晃,夜风在撩拨树叶,四下还有几声喵叫。时间在这个时候却仿佛停止走动,毫无征兆得凝固一切声响。

 

一条弦羽被两双眼睛盯得浑身难受,来不及组织语言就笑着点头:“噢,明天去。”

 

说完便愣住,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重新说:“我是说我明天去送你们,先睡啦,晚安。”

 

她急匆匆朝卧室走去,颇有落荒而逃的味道。被落下的三明眼睛睁开一条缝后又静静闭上。

 

鹤丸拍开池田的手,这些人真是的,不能拍自己大腿吗!痛不痛哦。

 

池田见自家近侍瞪自己,就和周围的毛茸茸们缩在一块抱团取暖,十分无辜得在嘴里念叨:“鹤重色轻审,到外面玩一圈跟我生疏了。”

 

“装,继续装。”鹤丸挑眉,就见池田直接拿巴形变的猫当做枕头,就地而眠。一时间似乎整个屋子都睡了,不,等他收拾好被褥躺下后发现一条弦羽也还醒着。

 

鹤丸闭眼等了一会,再睁开就见一条正趴在床边看他。

 

“戴上手链后,我被鬼吓到了……”

 

两人视线相对,一条弦羽往后缩了下。

 

鹤丸朝她侧过身:“那是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你上来吧,我不想动。”

 

“不行,我腿被你拍疼了。”

 

一条弦羽慢吞吞坐起来:“你碰瓷哦。”

 

“又不是第一次了。”

 

鹤丸对她敞开双臂,然后就听她说:“我就知道你那时在装痛。”

 

其实鹤丸何止装痛,一条在醉酒时说过,她是老师被捅伤后的第一发现人,但却没能把人救回来,为此还特意学了急救。所以他觉得这样的一个人,是不会放任他这个伤患离开的。他一开始就知道结果,只不过在被叫回去的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比想象中的更加高兴,

 

一条弦羽在心里默默腹诽了一阵,然后把脑袋埋进他怀里。

 

“我在那个时候真的以为自己变成了主角,所以把你追回来,假装自己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但相处越久,我就发现,我真的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只是在你身边,我突然就没了真实感,好像真的只要努力一下就可以做成很多事情。”

 

所以她才觉得,如果喜欢上的那个家伙,可以让自己变成更好的人,那就算喜欢了也毫无过错不是么。

 

鹤丸收紧手臂,突然发现人类那些恋人间该做的事,他们一件都没干过。就连亲吻都是在战斗中。他就算经历了足够漫长的岁月,见过了足够多的人,也无法变成人类。他是刀,是在战场上无情刺穿敌人心脏的利刃。能说出最好听的情话就是出阵前的那句“啊,放心的交给我吧”。

 

这次也是这样,他说:“想做什么尽管放手去做吧,我有足够漫长的时间来等你。”



 

3

 

池田春日选在黄昏离开,庭院已经被清理出一片空地,刀剑男士们在踏入上面的圈后就会被送回本丸。

 

鹤丸换上了崭新的出阵服,在拿起本体的那一刻,周身的气势让人忍不住感慨一句:不愧是刀剑。

 

一条弦羽垂下眼,无声叹息。虽然他穿什么都很好看,但还是这身衣服最适合他。

 

池田说不想吃狗粮,于是先一步回本丸,临走前不忘嘱咐通道最多只剩十分钟,关闭了就无法再开,不然会被管理局怀疑。所以如果鹤丸不跟上的话,就会永远被留在这边。

 

鹤丸看了眼时钟,于是笑眯眯的说:“我给你泡杯茶?”

 

一条弦羽想了想:“行吧。”

 

家里是没有茶叶的,鹤丸用茶包给她泡了杯颜色深到不正常的茶。然后两眼放光得盯着她。但她吹了半天都不喝,眼看十分钟就要到了,她终于下定决定喝了一口。

 

果然,这杯茶不是普通的茶。仿佛将辣和苦完美融合到一起变成地狱料理,又仿佛将人生中的种种情感都加了进去,一条弦羽喝完就看到了人生的走马灯。


“难喝死了。”她努力睁大眼保持意识清醒,生怕一眨眼鹤丸就已经离开。

 

鹤丸俯下身,这时第九分钟的秒针开始转圈。他轻轻吻上一条弦羽的双唇,然后说:“你不在的话刃生会缺少很多惊喜。所以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别让我担心。”

 

一条弦羽皱着脸,艰难得把话说完:“我大约能活到八十几,在此之前你可别喜欢上别的小姑娘。我也不会喜欢上别人。”

 

鹤丸逗她:“那以我的刃生来计算的话,你可是会亏本的哦。”


“以后不会喜欢别的刀了,但我的初恋永远是天生牙。”说着她将鹤丸往圈里用力一推,白光闪过,庭院顿时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影子被黄昏无限拉长。

 

随着夏季的结束,最后一声蝉鸣消失,故事似要就此完结。

 

她坐在檐廊下,小口喝着那杯茶,虽然被难喝得眼眶含泪,但不知为什么,她就是停不下来。空中有鸦鸣传来,由远及近。


她抬起头,就见乌鸦漆黑的双眼盯着她,然后口吐ren言:“有人托我来照顾你。你可以叫我乌。”


“乌前辈……?”

 

“闭嘴,我叫伊葛鸦椎。”

 

一条弦羽被乌鸦啄着满屋逃命的时候,突然就觉得,她的故事还远没有结束。

 

池田走前将家里打扫的很干净,找不出任何他们来过的痕迹。

 

四季依旧在变化,并不会因为一个小姑娘而放慢脚步。

 

秋末冬初,庭院萧瑟的景象一如既往,只是回廊上一起乘凉的人和刀不在了。一条弦羽有时候会来看看月亮,仿佛能看到这月亮两百年后也会高高悬在那里,用清冷的光芒将黑夜笼罩。

 

她看着月亮,付丧神也在看。

 

鹤丸回到本丸后拿出了一根粉色的头绳找到乱,让他给自己扎头发,还非要打个蝴蝶结。结束后,对着镜子横照竖照,觉得不像,有哪里不对。

 

他还时不时在门口张望,每次狐之助送来公文,都会兴冲冲给池田春日带过去,没有得到想要的消息后,总是难掩失落成为木桥上一个致郁的背影。


面对池田春日的调侃,他都是一笑带过,然后继续瘫在檐廊上面数星星。

 

这样安分的鹤,成功吓到了本丸的刀剑们。

 

终于有一天,本丸来了位穿黑色浴衣的男人,他将白色信封递给池田,池田看完后笑着交给鹤丸。

 

里面是份管理局的人物档案,还带有新鲜的油墨味。大头照上的人,穿正规黑色西装,涂口红的技术一如既往的差。

 

“谁拍的,把人拍丑了。”这么说着的鹤丸,嘴角越发上翘,然后拉起池田就往本丸外跑。

 

池田不情不愿得跟在后面:“慢点慢点,还不知道人在哪呢。”

 

秋季的天空很高,鱼鳞样的云层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那是只羽毛被养得油光崭亮的乌鸦,它穿过低矮的树枝,掠过波光粼粼的湖面,叼着一根红色的头绳朝鹤丸飞去。

 

 

 

 

 

 

 

 

 

 

 

 

 

 

 

 

 

 

 

 

 

 

尾声

 

 

 

一条弦羽记得那是最后一次跟姬友见面,姬友依旧是个可怕的甘地,就连吃饭也在那边狂戳手机屏幕。

 

“我喜欢上鹤丸国永了。”

 

她说完就见姬友看都不看她,喝着饮料慢吞吞得说:“你跟我说过很多遍了。”姬友说完突然发出低呼,看向屏幕紧张得菜都没送到嘴里。

 

“明天是展出最后一天,我准备去看。”

 

2018年,皇家御物鹤丸国永时隔十年再次对外展出,同时参展的还有同馆的一期一振和一直露面的三日月宗近。作为刀乱的人气角色,日次参观人数居高不下。

 

姬友哦了一声,继续盯屏幕。然后她突然反应过来,怪叫道:“我记得你不玩刀乱的啊。”

 

“我就想见一见这个时代的他。跟他说一句,你在未来可以成为刀剑男士,一点都不会无聊。”

 

她们坐在靠窗的位置,随着夜幕加深,外面的霓虹灯光越发灿烂起来。

 

一条弦羽看上去很疲劳,她单手撑着脑袋就像快要睡去。

 

姬友忍不住问她这几年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一下子瘦了这么多,跟失恋似的。

 

“没什么,只是个有想去的地方。但要去那边,我必须很努力才行。”她跟着乌鸦学习咒,用会自动消失的墨水画符来练速度,她还要去道场学习,要买许多膏药来缓解肌肉酸痛。乌前辈是个很严厉的老师,比驾校教练还可怕,而且啄人超级痛。

 

只是若不工作的话,她在家人看来不过是个沉迷邪教的家伙,会被叨个没完不得安生。所以为了名正言顺得去干这些事,她必须连讨厌的事也全力以赴。

 

鹤丸已经没法再来到她的时代了,那么只有她努力朝鹤丸靠近才行。

 

乌前辈带她找到了一个叫做伊葛苟的人,还告诉她一条家就是因为起名局限性太大,所以在未来并入了伊葛家。

 

在伊葛苟的安排下,她将名字改成了伊葛弦羽,并且被安排去管理局参加了入职考试。她加入的部门跟伊葛苟一样,负责监控各时代出现的溯行军,并将它们的行动反馈给管理局和审神者,相当于技术支持。

 

跟姬友道别后,一条弦羽伸出手臂,很快一只乌鸦就从暗处飞来,停了上去。

 

“明天就要入职了,你要确保真名不被发现。”乌前辈对于名字被人知道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但一条却觉得,他完全是自作孽啊。

 

灵力世家的孩子,真名一般都会被家族藏起来,然后再起一个日常用的伪名。

 

乌前辈的伪名叫伊葛竹弓,但……Emmmm,具体原因相信大家都知道,就不再赘述了。

 

一条弦羽走的是监控部门专用的时空通道,她穿上西装小黑裙,蹬着高跟鞋一路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然后华丽丽得在管理局里迷路了。

 

正当她焦急之际,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要不要我给你带路?”

 

她来不及回头,就被用力抱进怀里,付丧神用自己白色的羽织将她裹起,埋首于她的颈窝。

 

“这次我来带你回家。”

 

一条弦羽被勒得说不出话,只能使劲点头。

 

在通往本丸的时空通道前,她与鹤丸十指相扣,共同迈步。

 

也许世界并不美好,也许前路艰难险阻,但只要还能继续往前走,就得一直一直走下去。

 

鹤丸摸到了一条弦羽掌心的茧,听她抱怨乌前辈的斯巴达教育有多难熬,一时间没忍住,脱口而出:“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对啊,乌前辈太令人……等等!你说什么?!”一条弦羽希望自己听错,不然她立刻找水去洗手。

 

鹤丸将她的手指一根根掰开,然后说:“能陪在你身边,看着你成长,我羡慕他。”继而又将那只手重新扣住。

 

“所以我们分开后的每件事你都要跟我说一遍,一件都不许漏。”

 

一条弦羽这时才发现,鹤丸的头发用红色的发绳扎了起来,小辫子在后面一翘一翘。说起来他怎么不用粉色的那根,超可爱的。

 

鹤丸推开本丸大门,露出后面红枫满院:“因为怎么扎都扎不成你那样,所以我用来做御守了。”

 

说话间两人过了桥,行至院子中,也就是本丸界面中看到的那个地方。湖边有一个无字墓碑,是池田立的。

 

鹤丸说里面埋葬着另一对他们,等到这块碑消失的时候,就说明他们走出了那个未来。

 

一条坏笑着问他:“这算不算改变历史?”

 

“这只能算是漫长历史中的小插曲。”

 

“不是爱情故事吗?”

 

鹤丸牵起她的另一只手:“爱情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此时阳光正好,风正好,天蓝得正好。湖面倒影成对,正正好好。

 

【全文完】




本系列就此完结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番外

【入戏太深】正月番外

评论(55)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