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一期婶】loadstar

乙女向 OOC 魔幻paro 同人二设


人鱼一期一振X甜点师婶









人鱼为什么在礁石上日复一日的歌唱呢,他们唱歌的时候是在看什么呢。

 

他们会不会是在寻找沉入海底的故乡,寻找守护着故乡、只在珊瑚塔顶端闪耀的那颗loadstar?

 

……

 

“把天上的云,用魔法变成奶油。”

 

“什么,想吃草莓味的?那么,就和傍晚的天空混在一起。”

 

“等变成漂亮的粉色之后,再撒上星星来做装饰。”

 

“DoSiDoMi ReMiSoMi FaFaMiFaSo♪”

 

“就着夜晚的月亮,将美梦一饮而下。”

 

不成调的歌声在海岸边响起,有个矮小的身影从靛蓝色背景中走出。这是镇上的甜点师,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女孩子。她时而转圈时而跃起,在沙滩上留下一连串脚印。

 

随着她的歌声,逐渐有光从海上朝她身边聚集,星星点点,像是漂浮在大气中的宝石碎片。甜点师用巨大的糖纸将这些奇妙的粉末包裹成一个个巴掌大小的盒子,再用绳子绑好。粉末带着盒子往天上飘,就像是一堆发光的气球。

 

黄昏即将过去,月亮早已在西边的天空等候多时,等那个胖胖的火球一落进海里,就迫不及待得向整个大地展示自己此刻纤细优雅的身姿。

 

甜点师今夜收获颇丰,她唱着的歌也变成了提拉米苏。她心情愉悦,看着美丽的新月,多走了会给她的人生带来重大转折的那几十步。

 

那是一个静静沉眠在礁石中的小海湾,临近海面的地方有一小块沙滩。白天可以捡到许多好看的贝壳,这里是甜点师为数不多的几个秘密中的一个。

 

不过今天这里已经来了一位客人,客人靠在海边的礁石之旁,一动不动。

 

甜点师脱掉鞋子,蹑手蹑脚得走到客人身边。在粉末的光芒下可以看到,客人有一张漂亮的睡颜,他枕着海浪,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配合弧度柔和的唇线,就像陷于美梦之中。

 

被浪花打湿的发贴在脸颊上,有水珠勾勒出背部美好的线条后一路滑落腰际,在那里覆盖着一些鱼鳞。客人腰部以下竟然是一条鱼尾。

 

真是让人好奇啊,甜点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人鱼和普通的鱼摸起来会有什么不同吗?就在她颤颤巍巍得伸出手时,人鱼皱起眉头,继而睁开了眼。那是一双清澈的金瞳,让她想到热香饼最后浇上的蜂蜜。

 

月亮逐渐升高,要涨潮了。

 

一人一鱼相对无言,四周只有渐高的海浪声。

 

这可是人鱼,就算在甜点师老家那个住满精灵的森林也见不到的迷之生物。所以她一时间看得入迷,不小心让调皮的海浪得逞,想要拽着她一起回归大海深处。

 

甜点师在慌乱中松开了线,她连忙去抓却只抢救回一个,她眼睁睁看着盒子们飘去海中,沮丧得想哭。四周已经都是海水,她除了怀里那个发光的盒子外,身边只有那条人鱼了。

 

哦不,人鱼也潜入海中不知所踪。月光下,有一溜暗蓝色的光芒朝甜点师靠近,那是她飞走的盒子中的一个。然后人鱼破水而出,抱着那个盒子子指了指自己,又转头看向那些随海浪来回晃动的其他盒子。人鱼可以帮助她捞回其他盒子,但要其中一个盒子作为报酬。

 

甜点师明白了他的意思,连忙点头。

 

等人鱼捞回所有能捞的盒子后,甜点师高兴得跟人鱼道谢,滔滔不绝的说这些粉末的各种用途。但人鱼连个嗯都没有说,只是抱着那个发出蓝光的盒子静静靠在礁石边上。

 

甜点师抱起膝盖坐在礁石上,然后唱起了自己的食谱。从甜甜圈到曲奇饼,又尝到了枫糖浆和水果派。人鱼从第一个音节开始就沉入海中,过了会又忍无可忍得窜出来,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可是好无聊……我不会游泳,要在这里呆一整夜呢。你又完全不理我。”

 

人鱼注视着她良久,终是发出了一声轻叹。他们就是如此神奇的生物,能让一个普通的叹息变得悠扬婉转。

 

“请你不要唱了,你这么唱下去,会饿的。”这是人鱼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甜点师想起了人鱼在海中诱惑人类然后吞噬他们灵魂的传说。她瑟瑟发抖。

 

“我一点也不好吃。”

 

……

 

海水最终还是漫过了甜点师屁股下那块小小的立足点,她作为一个旱鸭子像八爪鱼似的在人鱼身上挂了一晚上,最终在人鱼充满无奈的安眠曲中哭着睡去。

 

那之后甜点师和人鱼的关系突然就熟络了起来,当然是甜点师单方面这么觉得的。甜点师每天都会去找人鱼,她为了不让人鱼把自己吃掉,每次都会带上很多自己做的甜点。

 

人鱼每天都在海湾,他说自己在那里养伤。

 

甜点师今天去的时候人鱼正坐在礁石上唱歌,那是十分清澈的,仿佛能将所所过之处的空气都变得清爽起来的声音。海浪撞上礁石碎成晶莹的水花,阳光下,他鱼尾上的鳞片就像是精细切割的宝石一样的闪闪发亮。

 

在人鱼的歌声中,甜点师仿佛看到了一座蔚蓝之城,巨大的珊瑚塔上闪耀着北极星的星光,那是海洋的颜色,就像人鱼要走的那个盒子。

 

“早上好,人鱼先生。”

 

“早上好,魔女小姐。”

 

甜点师气鼓鼓的纠正:“是魔法少女!”

 

人鱼坐在礁石上,轻轻动了动尾巴:“有什么区别吗?”

 

“魔女会被抓去烧死,但是魔法少女就不会!所以要叫魔法少女,不,甜点师!”

 

“人鱼会被抓去吃掉,但是一期一振不会,所以请你也用名字叫我吧。”

 

甜点师看着人鱼闪亮的尾鳍,费解得皱起眉头:“那叫了名字,你的尾巴就会变成脚吗?”

 

“不会。”

 

那叫名字的意义在哪里啦!

 

眼看着甜点师的脸又鼓了起来,人鱼沉思片刻,说:“我担心你一不小心说漏嘴。”

 

“我也担心你会说漏嘴啊!”

 

“但……谁会问一条鱼有没有见过想当甜点师的魔法少女呢?”

 

甜点师很快回答了这个问题:“来自远东之国的想吃鲷鱼烧的客人啊。”

 

人鱼听后用一种不可思议得表情看着她,然后笑了起来。

 

人鱼的声音,就算不用刻意,也可以让人沉醉其中。甜点师很快也跟着笑起来,开心极了就又有想要哼小曲的冲动,随着第一个音符从口中窜出,人鱼直接在空中划出弧线,沉入水中。

 

甜点师知道自己是个音痴,唱起歌来惨绝人寰,但人鱼不说,她就装傻。

 

……

 

某一天,人鱼说起了自己的故乡,巨大的珊瑚塔闪耀着一颗蔚蓝色的星辰,他们称之为loadstar。这颗星十分特别,守护着人鱼的故乡不会发现,并且只有在故乡的范围内才会被看到。

 

人鱼们一直生活在那里,直到天上落下了一颗巨大的陨石。那一天,整片大海都烧了起来,人鱼们在逃出来后就迷失在了大海中。至今他们也没能找到回去的路。

 

“所以你的尾巴就是那个时候受伤的吗?”

 

人鱼的尾巴很漂亮,但是在另一边有几道漆黑的焦痕。

 

“不是的。”人鱼回答的时候,似笑非笑得看着甜点师。

 

自古以来,人鱼就有着各种传说,最著名的就是吃了人鱼肉就可以获得永恒的生命。

 

“这是被人类追捕的时候弄伤的。”

 

说起来很巧,那时候人鱼从魔法师们的包围网下逃进深海。他在海流中飘荡了很久,终于被带到这个海湾附近。精疲力竭的人鱼很想就此沉入大海,在最后的梦中回到故乡。但有难以形容的歌声穿透水面唤醒了他作为一条人鱼的尊严——那种旋律根本不能称之为歌。

 

于是他在冰冷的海水中睁开眼,透过沉沉黑色,有光芒从海上朝着歌声的源头流淌而去,就像是装满钻石碎片的银河。接着有什么亮了起来。

 

人鱼用尽最后一丝力量朝海面游去,映在他眼中的是一颗蔚蓝色的星辰,像极了珊瑚塔上的loadstar。

 

之后?他就发现了这块隐秘的海湾和立志成为甜点师的魔……法少女。人鱼在被甜点师发现之前一直在海湾养伤,每每听到令鱼崩溃的歌就会往沙滩上放一个好看的贝壳来治愈下自己。然后这些贝壳都被过来散步的甜点师捡走了。

 

人鱼心情复杂得看着甜点师用来装饰小篮子的漂亮贝壳,说起来他放这个贝壳的时候是听到了哪一首食谱呢。

 

甜点师觉得人鱼沉默不语是因为乡愁,于是挥舞着手臂,高声给他鼓气:“不要难过嘛!海洋虽然浩瀚无边,但只要不要放弃的话,总有一天会会找到的。”

 

可能是那天的光线特别好,海风吹动人鱼的头发,折射着天光的水珠从上面滚落,海天一色中人鱼的目光渐渐柔软下来,好听的声音婉转如歌。

 

“是啊,终有一天……”

 

甜点师再接再厉,将自己小篮子上的漂亮贝壳给人鱼看:“这个贝壳很漂亮吧,有点粉,正好是我唱草莓派的时候捡到的。”

 

人鱼嘴唇的弧度僵硬了一瞬。

 

“所以这个贝壳就叫草莓派。来,打个招呼吧。你好。”

 

人鱼:“……”

 

再美的光影效果都拯救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尴聊。

 

“……不好笑吗?”

 

于是人鱼对绞尽脑汁也没能激活任何搞笑天赋的甜点师干笑了几声:“哈哈……很好笑。”

 

空气一度十分安静。

 

甜点师记得人鱼厌恶谎言,因为他们对音律的熟悉足以听出谎言和真话间那些细微的差距。除非他们自愿,不然再熟练的撒谎者都无法欺骗他们。那人鱼本身也是出色的说谎家吗?

 

现在看来答案应该是——No。

 

“真是想象不出人鱼先生吃掉人类的灵魂模样。”

 

人鱼的笑容渐渐消失:“因为本来就不会啊。” 

 

人类到底是要把一条海产品吹得有多神?

 

……

 

人鱼愁还是愁的,尾巴上的伤不好,他就无法重回大海。不然会被路过的海怪当做可口零食,啊呜一口骨头都不剩。毕竟,人鱼肉真的很好吃。虽然人鱼们完全不引以为荣。

 

甜点师依旧每天都来,频率与日俱增,经常一待就是一整天。

 

人鱼表露了他的担忧:“你的店没关系吗?”

 

“没关系,有一个学徒在。”甜点师的声音就和落入海面的太阳一起沉了下去,“反正没人会来买。”

 

人鱼为了不让她继续哼歌,将自己脑袋里那些陈年旧货全部都搜刮出来,串成一个个历史课本般的长篇故事,然后趁甜点师睡着之际赶紧去海里洗洗耳朵。

 

当然有时候人鱼自己也会在海浪声中睡着,甜点师见他有时会被尾巴上的伤口疼醒,就自告奋勇准备给他做些治疗伤口的点心。

 

面对来自魔法少女发自内心的善意,人鱼不禁感慨耳朵和嘴巴果然是相通的,一个遭祸害了另一个也别想得瑟。

 

甜点师心脏上某个用玻璃做的部分被人鱼那慷慨赴死的表情击碎了。

 

“你有在想一些十分失礼的话吧?”她探身到人鱼面前,死死盯住那对蜜色的眼睛。

 

人鱼觉得自己无辜极了,说没有人去吃的可是她自己。他只是发挥想象外加润色。

 

甜点师说她是来自湖中森林的魔女,人鱼一听到森林的名字就知道了她的身份。

 

那个湖泊是月亮升起时在地面投下的影子,在湖水的最中央有一个兔子形状的森林。这片森林中生活着各种妖精和只存在于幻想中的生物,而魔女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他们和平共处,阻止他们出去吓着外面的人类。

 

人鱼皱起眉头,所以魔女跑出来真的没关系吗?

 

“没问题,反正我只是十几个兄弟姐妹中的一个罢了。”甜点师说着在脚下的礁石上画了个圈。

 

听起来魔女的工作高尚又伟大,但甜点师说,魔女其实只是给这些奇珍异兽准备各种吃的,她的家族一直都是负责甜点部分的,投食对象是妖精和小仙女们。换言之,她是珍兽们的便宜厨子、圆耳朵饲养员。

 

甜点师会在白昼与黑夜交替时歌唱,引来大气中的魔力,也就是那些发光的粉末,然后做成各种食物给他们吃。但粉末的数量跟歌喉的美妙与否有着密切联系,所以甜点师在每年的业绩评分中稳居最末,谁与争锋。

 

做菜为什么要用喉咙,玛德智障。

 

面对同事们奇异的目光,甜点师准备去人类世界证明自己的厨艺没有问题,只是食材太少才显得业绩差。

 

月影很大,湖泊也很大,还是诸多水脉的源头。但她这个旱鸭子再被先天条件折磨了大半人生后终于运气守恒,湖水在一个新月突然消失了。

 

甜点师深吸一口气:“魔女做的东西人类根本吃不出味道,不是因为难吃。”

 

人鱼看着她那忍住不哭的模样突然开口:“能让我尝尝吗?”

 

甜点师做的东西其实就是换了一种形态和味道的魔力,所以人类吃不出味道。但是依靠这些魔力生存的生物,例如人鱼尝起来就和人类吃的甜点是一个味道。

 

“好吃吗?”甜点师紧张兮兮得不敢动。

 

“好吃。”人鱼笑着点头。

 

“那为什么只吃一个……”

 

“会蛀牙的。”人鱼说完就看着甜点师条件反射得捂住单边脸颊。看来深受其苦。

 

人鱼失笑:“你没问过精灵他们吗?”

 

“他们都选择打包带走,平时也不愿来找我玩。”

 

“……你平时都在干些什么呢?”

 

“练歌……”

 

人鱼好像知道了什么。

 

“人生要是能够重来就好了。”甜点师叹出了今天的第十七口气。

 

人鱼晃了晃尾巴,觉得疼痛减轻了不少,于是又吃了一块小饼干。他突然想起来,甜点师从来没说过自己的名字。

 

“那是个很奇怪的名字……尤其是听了你故乡的事,我更加说不口了!”甜点师慌张得拿了一块小饼干吃,还没嚼就听人鱼已经自己猜了起来。

 

“和故乡有关的话……珊瑚塔?”

 

甜点师被呛到。

 

“北极虾?”

 

甜点师觉得人鱼能叫一期一振真是海神保佑。

 

“帝王蟹?”

 

人鱼摆出一副认真沉思得模样,恍然大悟:“海星?”

 

这次甜点师没有漏掉他眼底狡黠的笑意,知道他在逗自己笑后主动投降。她的名字就像是每个懒得取名的父母一样,是魔女婆婆用占卜占出来的。以星为名,她叫loadstar,就和人鱼一直在寻找的那颗同名。

 

人鱼听后没有什么反应,依旧挂着浅浅的微笑,一脸平静。

 

甜点师在跟人鱼道别后听到风中轻轻传来一句。

 

“这个名字很适合你。”

 

于是甜点师再没能忍住,她说:“如果我也是人鱼的话,一定会和人鱼先生一起寻找loadstar的。”

 

对上甜点师真挚的目光,人鱼一个没坐稳,从礁石上掉到了海里。他捂着发烫的脸,觉得今天的海水怎么看怎么顺眼。

 

甜点师再回自己南瓜屋的路上一直在想人鱼跟她说的那些话。人鱼的传说给人鱼带来了很多麻烦,尤其是那颗loadstar,不光是人鱼,人类中也有在寻找人鱼故乡的家伙们,只是人鱼就和海洋中的所有生命一样,都被海神保护着。

 

但甜点师不同,她在离开了湖中森林后,便失去了能够保护她的力量。魔女婆婆能够占卜出来的东西,人类的法师也一样可以。

 

甜点师做出来的东西明明味道,为什么会还有学徒?

 

南瓜屋里,小个子的学徒无论何时都带着压住头发的帽子,他见甜点师回来了立刻放下手中搅拌的奶油,笑嘻嘻凑过去问今天晚上吃什么甜点?

 

甜点师问学徒:“你不是坏人吧?”

 

学徒舔掉指尖沾上的奶油,绿色的眼瞳在壁炉火光的映照下忽闪忽闪,就像是夏夜的萤火。

 

“我是会帮你把坏人都赶走的好孩子哦——”

 

……

 

之后甜点师每天都带甜点过来,人鱼尾巴上的伤已经痊愈了,他躺在珊瑚丛中静静看着透过海面的阳光。

 

今天甜点师没有来。

 

他想了想,从海里捡了一个好看的贝壳放到沙滩上。

 

甜点师好像很久都没来了,人鱼想着想着哼的歌就成了脱胎换骨版的食谱。

 

好像也没有很久,也就两三天吧。

 

人鱼枕着海浪,没了折磨耳朵的歌声,他却久违得失眠了。他从海里拿出了亮着蔚蓝色光芒的盒子,在微光中百无聊赖得把玩着今天发现的珍珠。

 

海里的鱼群都在说,一场久违得暴风雨就要来了,他再不离开怕是会被耽误很久。就算是人鱼,也无法与海洋浩大的力量相抗衡。

 

人鱼在轰鸣的雷声中执着得守着身边蔚蓝色的光芒,距离暴风最强的时候还有些时间,他的尾巴已经恢复了,所以还可以再等一会。

 

……

 

甜点师每天夜里都吹海风泡海水终于卧病在床,足不出户的日子里她时常对着家里那些漂亮的贝壳发呆,一看就是一整天。

 

在她好得差不多的那一天。学徒说有穿着铠甲的人来到了镇子上,一直在打听人鱼的事。甜点师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学徒却显得比她还焦急,他说那些人正在往这里走,还带着法师。然后他走到窗户边,迎着海风,脸上的表情逐渐平静下来。

 

“老板,家里的甜点还有剩不少吧?”

 

甜点师被戳中痛楚,委屈巴巴得说:“嗯,因为没人来吃嘛。”

 

学徒打开通往大海的那道木门,屋外空中浓云翻滚,雷声阵阵。

 

“走吧,快去找那条鱼。”学徒的声音差点被狂风淹没,他后背抵着厚重的门板,大声催促甜点师。

 

“人鱼……?等下,你怎么会知道?”甜点师被搞得一头雾水,但南瓜屋的大门已经被敲响了。

 

“赶快跑!我帮你挡住那些人。”学徒恨不得手再长一点把她丢出去。

 

甜点师迈出大门,刚想问学徒用什么阻止,就见他一直带着的帽子被风吹落,银发下,从来都被遮得严严实实的耳朵露了出来。

 

甜点师不再犹豫,带上她最喜欢的粉色贝壳冲进了瓢泼大雨之中。

 

学徒拾起帽子重新戴正,对那些不请自来的客人们说:“就让我来看看,你们算是哪块小饼干吧。”

 

今夜没有月亮,空中没有一丝光亮,只有雷电划破天空的瞬间才能勉强看清方向。甜点师浑身湿透,半天都没能找到人鱼在的海湾。正当她绝望之际,有微弱的光芒在黑暗中亮起,那光是蔚蓝色的,被雨打得摇摇欲坠。

 

甜点师朝那里跑了过去,一贯调皮的海水在此刻成了猛兽,张牙舞爪得拦住她的去路。

 

好在人鱼听到动静立刻游了过来,但他们都同时沉默了,盒子的微光忽明忽暗,眼看就要散了。

 

“有人来抓你了,你快跑吧。”甜点师冻得说话都带着颤音。

 

人鱼注视着甜点师:“那你为什么在哭呢?”

 

“因为我想跟人鱼先生在一起。”

 

人鱼从海中起身,凑到甜点师身前:“我也想跟你在一起。”

 

“如果能变成人鱼的话……”甜点师明白,就算是风平浪静的时候,让一条人鱼带着个不会水人类在海里到处跑也是件不可能的事。

 

人鱼沉默了很久才说道:“人鱼的确可以让人类获得永久的生命,但代价是那个人类会在海中重生成为人鱼,并且失去人类的记忆。”

 

“是马上吗?”

 

“不,要过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会在哪里重生。”

 

“那人鱼先生会不会找不到我?”

 

人鱼握住她的手,说出了她说过的话:“海洋虽然浩瀚无边,但只要不要放弃的话,总有一天会会找到的。”

 

甜点师深吸一口气:“那人鱼先生一定要找我啊。”

 

海浪声中,人鱼神情严肃认真。

 

“嗯,一定会的。因为你拿走了我的贝壳。”

 

“哈?”

 

“不要怕,loadstar会指引我找到你,就像指引我遇到你一样。”

 

人鱼伸手将甜点师拉入海中,然后吻上她的双唇。看来甜点师今天吃的是草莓挞。与此同时完成使命的盒子终于完全被水泡烂,里面的粉末刷的一下就被风吹散。

 

海水中甜点师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起来,最后化作泡沫消失。人鱼从水中找到那个粉色的贝壳,正琢磨着如何突破那些早就将海湾包围起来的船队。

 

但很快,这些船就被汇聚到一起的暴风吹翻。人鱼浮出海面,正巧听见人类法师惊惧的叫喊声。

 

“为什么风的妖精会一下子聚集起来,快准备更多的魔水晶!”

 

“妖精说魔水晶不好吃!”

 

“什么?”

 

“他们要吃草莓蛋、糕……”

 

“哈——?!”

 

人鱼目瞪口呆,狂风中他似乎听到了少年恶作剧般的轻笑:“快走吧,我们的厨子还在海里等你呢。”

 

原来如此。

 

人鱼潜入水中,暴风雨已经平息,阳光透过船只的残骸照射在海底,像极了一个粗大的箭头。

 

看吧,他一定会找到他的甜点师的。

 

 

 

 

 

 

 

【En

 

 

 

 

 

 

 

 

1

湖之主收到了一封信,那是海里的妖精寄来的。上面提到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

 

海里的妖精一直都是听人鱼的歌长大的,虽然听着听着就会入迷飞到奇怪的地方,但至少是一种享受啊。但是那边新来的一条人鱼总是喜欢唱食谱,把他们都唱饿了不说,还使他们的耳朵也遭到了毒害。

 

信的末尾,海洋的妖精们提到了湖中森林那个唱歌巨难听但很会做甜点的魔女是不是生病了,为什么不能快递她的点心了。

 

湖之主将信收好,看向身边巨大的水晶球,上面是一则古老到就连人鱼也不知道的预言。成功变成人鱼的人类,他们的眼中会倒映出loadstar的模样,会带着人鱼回到故乡。

 

 

2

在距离湖中森林很远很远的海洋之上,学徒漂浮在空中看着海中新来那条人鱼。她长得和甜点师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眼中好像寄宿着一颗蔚蓝色的星辰。

 

学徒听着甜点师那毫无长进的食谱歌,捂住耳朵飞远了。他想,真希望那条鱼在教会厨子接吻之前能先教教她怎么唱歌,这种歌简直是人鱼之耻。

 

 

3

学徒在甜点师第一次带回贝壳的时候就在内心默默说道:厨子啊厨子,贝壳是人鱼用来求婚的,尤其是这种特别漂亮的。

 

【End】

 

 



也许可能大概会成为一个系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期的这篇会先写完 

想吃草莓味的鲷鱼烧




评论(17)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