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入戏太深】正月番外

鹤婶 乙女向 ooc 同人二设



大家,提前祝你们元旦快乐啊!文中部分情节是因为看了COCO有感而发,当然我笔力有限,无法表现出电影的亿万分之一。



这篇文也是微博cp题目的文章,而且一直欠入戏一个番外,正好一举两得了嘿嘿嘿www








“爸,妈。这是我的男朋友。”

 

一条弦羽在发出这条信息后便将鹤丸穿着现代服装的照片发了过去。静默几秒后,被烫到似的把手机丢了出去。她承认她就是欺负老年人不玩游戏,而且这个鹤丸还不是她家那位,是管理局遇到的好心婶婶借她拍的。谁让她一暴躁就说自己正跟男朋友约会美滋滋呢!话果然不能瞎说啊!

 

她现在已经正式成了管理局的走狗,说起来隶属时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除审神者之外还有些什么呢。

 

有手机端的开发部门,印花贴图部门,处理Bug以及处理无法处理bug的部门的隐藏部门等等等。而一条弦羽,由于管理局后门关得不严,目前正在审神者在线支援部门工作。

 

工作的内容很简单,为遇到危险的审神者们提供精神上的辅助以及战略性建议就行了。最近偶尔也会接到类似于自家嫁刀在远征途中有没有好好吃饭,或者是督促修行中的刀剑男士在手纸上多写点字这样的工作。当然后面那个是管理局的意思,不然三天只用一张纸,下次活动如何骗肝骗头发?

 

为了保护刀婶的隐私,在帮助过程中只能听到语音。一条弦羽准备给这个工作打七分,剩下三分是因为在支援过程中每天都能被一些小情侣闪聋狗耳。

 

“星见大人——!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多亏了支援科的指示。”

 

“请小心脚下,这边刚刚下过雨。抱歉,不自觉就……你还是不习惯被触碰吧。”

 

“光忠的话……没关系。”

 

“两位,支援热线还在通话中哦。”

 

“咳!”

 

“很高兴为您服务,祝您武运昌盛。”某支援人员面无表情得按了挂断按钮。然后很快又接到了新的请求,这次是一位刀剑男士打来的匿名电话。没错,有时候支援中心也会为刀剑男士提供服务,例如远征途中失去了和审神者的联系或者是询问当地土特产,也有的比较直接,就像这位。

 

“如果要给恋人惊喜的话,要送什么才好呢?”

 

一条弦羽敏锐得感知到了狗粮的气味,于是回答道:“建议你去清空她的购物车。”

 

对面沉默了一阵,似乎很挫败的模样:“她不给我看手机。”

 

一条弦羽也沉默了,不过刀剑的心理素质都过硬,于是她问得比较直接:“你是单恋么?”

 

“不是。”

 

“那你趁她不注意偷偷看嘛,审神者和近侍都可以操作手机的。”这里的手机指的是远程指挥作战及管理本丸的管理局专用手机,内置的购物平台自动关联审神者的工资卡。

 

“有密码。”

 

灵力手机要什么密码啊!一条弦羽突然反应过来,她低呼道:“难道你恋人不是审神者?”

 

嘟嘟嘟——

 

对面挂电话了。

 

一条弦羽立刻凑到同事身边,激动地说:“刀剑男士居然跟审神者之外的人谈恋爱了!”

 

同事一边接电话一边抽空白了她一眼,仿佛在说:你不也是。

 

好吧,无法反驳。

 

一条弦羽还准备深入八一八,就被一嗓子给吼了回去:“上班时间,好好工作。指不定就有审神者陷入危机了呢!”

 

这是科室里最闲的返聘人员——秃先生。

 

秃先生人如其名,天天顶着个光头在科里飘来飘去,因为他已经是一个鬼魂了。

 

“秃先生,要正月了,管理局都给审神者放假的。”同样是资深员工的三岛小姐说完,头上就挨了秃先生一记手刀。三岛小姐也是鬼魂,支援科的大部分员工都是死去后返聘的审神者。对此一条弦羽表示不解,人都死了干嘛还要过来工作。

 

“这个死秃子!”三岛小姐在办公室和秃先生展开了亡灵大战。

 

“你懂什么,这是努力工作的证明,和你这种上班摸鱼的家伙不同!”

 

“是吗——秃先生你的脑袋完全是因为你年轻时船刀双肝导致的吧。还拿着本丸的运转资金去给婚舰买戒指。”这次说话的是一条弦羽的塑料姐妹,清水小姐。清水小姐也是鬼魂,但和一条弦羽一样都是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所以相处起来比较和谐。

 

眼看就要上演一场三方混战,前台小妹突然走了进来:“小弦羽,鹤丸来探班了哦。”

 

一条弦羽的耳边还残留着秃先生苍白无力的反驳“我如果没死的话绝对是支援科主任,都是那场……”后面的话她听不进了,因为鹤丸国永熟门熟路得摸进了办公室,正冲着她笑呢。然后注意力被三岛小姐的念力表演吸引。

 

“哇——又开始了啊!”鹤丸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但每次看到鬼魂打架都忍不住为他们打call。

 

为了不被榴弹波及,一条弦羽拉着他去了休息室,笑嘻嘻的问他有啥事呀,是不是池田又传话让她带点团子回去。

 

鹤丸歪头想了想:“本丸那边下雪了,我来看看你这边下雪没。”

 

一条弦羽说自己带伞了,然后说:“今天是晴天,本丸下雪是因为池田想吃寿喜锅。”

 

“那……天冷了,想给你带件外套。”

 

“我在室内有空调。”一条弦羽看着皱紧眉头找出各种借口的鹤丸,眼中笑意渐渐加深,“到底是什么事呀,着急的话我找主任请假。”

 

鹤丸国永在苦思冥想后宣布投降,他坐在沙发上一拍大腿,赌气似的说:“就是想来看你,没什么事。”

 

一条弦羽本来还想继续调侃几句,但一听他说得这么直接,不由老脸一红,乖巧得坐他旁边不敢动了。

 

整个休息室都弥漫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直到秃先生被三岛小姐追的穿墙乱跑,路过休息室时还指着自己的大光头说:“头发在的时候我可是很帅的!短刀们天天找我玩举高高哦!”

 

……

 

时空管理局内有一栋公寓楼专门给在职工作人员提供住宿,一条弦羽去清水小姐住的地方看过,无数魂龛按照生猝时间排列在一起。房间十分整洁明亮,和想象中的阴森截然不同。

 

一条弦羽本来是想祭拜下自己的塑料姐妹的,但清水小姐实在是太直接,除了钱啥都不要。于是她找到了三岛小姐的遗像,照片上的三岛穿着漂亮的和服,就跟每年盂兰盆节时穿的一模一样。三岛搭在肩上的手跟付丧神的手交叠在一起,放在膝上的手还握着一把脇差。

 

一条弦羽又凑近了去看,发现画面上不止有付丧神,还有一位白衣的女鬼姐姐在那边给他们撒花瓣。

 

“三岛小姐以前是干什么的?”

 

“审神者吧,支援科的工作人员,大分部在生前都是审神者。”

 

一条弦羽回本丸后就问池田死后会不会也去支援科。

 

池田春日的娃娃脸上掠过一丝疑惑,然后嫌弃的说:“不去,万一遇到我家刀给我打电话多尴尬。”

 

“真是绝情的男人啊……”路过的乱藤四郎不满得鼓起脸。

 

“没办法的吧,我会忍不住一直监视你们有没有给我丢脸的。”池田说完就赶着他去厨房帮忙,“快去看看光忠准备好了没。”

 

药研一边剥橘子一边慢悠悠从被炉里爬出来:“大将其实是担心我们吧,接到电话后说不定会偷偷擦眼泪呢。”

 

“瞎说什么,别跑!”可惜池田春日已经跑不过极化短刀了,只能恨恨吃起剥好的橘子。桌上放着新年的采购清单,长度差不多跟一条弦羽一样高。据说正月的时候会有几位同僚一起吃饭,然后直接去池田自家的神社参拜,可以免费拿点御守什么的。

 

一条弦羽知道池田是真的很穷,甚至为了谈恋爱,直接买了一座山。所以她下定决定,明天开始好好工作,争取拿个最佳业绩奖给池田的小女朋友买点团子吃吃。

 

……

 

一条弦羽就住在池田本丸的客房里,每天早上照例被鹤丸国永叫醒,然后送她上班,路上还能听到那付丧神跟她抱怨:“你们上班怎么不用涂口红的,去年买的那支会不会过期。”

 

“放心,只要我不死,它就不会过期。”一条弦羽在办公室门口用力抱了下鹤丸,“今天下午就休假啦!我会早点回去的。”

 

“嗯,最近都不用出阵。我可以来接你。”

 

然后他们就在门口腻歪了半天,直到前台小妹幽幽来了一句:“你们这样也是在刺激鬼同事哦。”

 

一条弦羽把发烫的脸埋进围巾赶紧溜去上班,然后就发现今天的支援科格外热闹。一个顶着浓厚黑眼圈的男人直接对秃先生说:“我打了几千次电话,为什么我的bug还没有修复?”

 

秃先生翻了翻记录,一张半透明的鬼脸上垂下无数黑线:“怀仁先生,您的问题不是bug啊。”

 

这位怀仁先生看上去十分崩溃:“那为什么我就是锻不出一期一振呢,战场上也去过无数次了,他就是完全不来!你看啊,我的刀帐,我的出阵记录。”

 

一条弦羽去看了下,发现这个人真的是社畜,无论是出阵记录还是锻刀次数都是肝帝的好几倍。而且他的名字居然还是伊葛怀仁,看在这份难得的情谊上,她决定帮伊葛怀仁仔仔细细跟bug处理中心核实下。最后得出结论:“可能……您跟一期哥,缘分没到吧。”

 

“混蛋管理局,我要炸了它。”

 

怀仁先生十分激动,然后三岛小姐熟练得按下紧急按钮,很快门口就出现了一个手持长枪的女人。伊葛怀仁一见那个女人立刻退到墙角,颤声说:“这个疯女人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审神者吗?”

 

秃先生小声跟他解释:“节假日值班双薪,666小姐兼职警卫。”

 

然后伊葛怀仁就极其不情愿的以一副乖巧的模样被带走了。

 

三岛小姐上班时除了接电话外基本上都是不说话的,今天居然一边吃三色团子一边问一条弦羽:“小同事,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吗?”

 

一条弦羽想了想:“鹤丸国永的本体太刀算不算?那个真的是很漂亮啊,你看那个鞘……”

 

“太长不听。”三岛打断她,继续工作。

 

秃先生磨叽了一会也状似不经意的将话题从灵魂生发剂过渡到了:“弦羽啊,你喜欢什么颜色?”

 

一条弦羽看了眼他嘴角沾着的酱油,眼角抽了抽:“白色。”

 

之后还有同事都打着散步的名号从一条弦羽的屏幕里钻出来:“快速问答,手机和外套喜欢哪个?”

 

“手机吧……”

 

“有喜欢的小动物吗?”

 

“不用帮着铲屎的就行。”

 

最后轮到清水了:“你知道吗……”

 

一条弦羽:“不知道。”

 

“我经常会想,恋人啊什么的,在雪地里写上某某某喜欢某某再画一颗爱心在旁边,这种事情真的是幼稚。但是啊,真的有了一位想要一起做些事的人后,总觉得很多事情都可以理解了。所以啊……你有什么想要跟你家鹤一起做的事吗?”

 

一条弦羽:“清水酱,你桌上的团子还没藏好哦。”

 

联想到之前那个神秘的匿名电话,加上这些同事们的诡异行为,一条弦羽默默飘起了小花花,然后说:“跟他在一起就行啦,偶尔回头或者抬头的时候他就在身边,我觉得这样就足够了。”

 

清水小姐敲了敲自己的灵魂用通讯器:“听到了吗,鹤丸先生。我还帮你录音了哦。”

 

办公室里面上演了一出人鬼大战,看的秃先生光头直摇:“女人的友情啊……”

 

最后一条弦羽气喘吁吁得瘫倒在自己的椅子上:“我死后也想来支援科工作,因为我还想跟本丸的刀们说说话。”

 

“录音还在继续哦。”

 

“好过分……我要跟你翻船。”

 

办公室内逐渐安静下来,一条弦羽的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抽泣,她抬起头正巧看到三岛小姐拭去眼泪的动作。

 

秃先生想要活跃下气氛:“三岛你真是,一大把年纪了还那么爱哭。”

 

三岛小姐面色一黑,立刻说:“秃子,你忌日那天本丸的刀剑都会轮流带上假头套来模仿你,你接到新任审神者电话的时候还不是偷偷按下录音键,我都看到了。”

 

清水小姐带头大笑起来。

 

鬼魂就算是脸红也不明显,秃先生只是在那边摸着他的光头嘟囔道:“清水酱也一直留着去年盂兰盆节收到的巨大饭团吧。”

 

“没办法啊,我舍不得他们只能在死后来支援科啦。”

 

一条弦羽也是这一天才知道,原来这些灵魂形态的同事们都是无法穿过时空通道的,通过的办法就依附在活人的身上,但这样太麻烦,而且大家都来自不同的时空,在无数的世界中要寻找自己的本丸基本是没可能了。只有盂兰盆节时才能顺着自己的魂龛在本丸附近偷偷看两眼。或是寄希望于这个中转站一样的管理局,通过这根摸不到看不清的支援热线在屏幕这头等着他们的电话。

 

三岛小姐看向一条弦羽,黑洞洞的眼中还闪着泪光:“虽然这样说很自私,但知道自己还被他们记着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今天工作就由我来收尾,你的鹤丸国永还在等你吧。”

 

……

 

一条弦羽今天算是提前下班,池田的本丸依旧下着雪。大老远就看到在本丸门口一左一右站着的浦岛虎彻和鹤丸国永,一龟一鹤,这个寓意真是可以。

 

她小跑过去把自己的围巾给鹤丸围了起来,注意到一边写满你偏心哦的目光后急急忙忙脱下手套递了过去。

 

“嘿嘿,那龟吉就先照顾你照顾,我就不打扰你们啦。”浦岛说着将龟吉塞到了手套里,然后迅速窜进屋内。

 

一条弦羽抱着龟吉跟鹤丸一起继续当门神。然后付丧神顶着满头雪靠过来了一点,接着把围巾分了一半给她。

 

“只要不用出阵,我都会陪着你的。”鹤丸国永突然开口,本丸内似乎打起了雪仗,嘻嘻哈哈的声音随风传来。

 

“我也是。会努力找机会迟到早退的——瞎说的,我会认真工作,这样接到池田先生的电话时就能帮上忙了呢!”

 

鹤丸国永伸手敞开自己的羽织,把她罩在下面,说话时神色颇为紧张:“盂兰盆的时候,你要回家的是吧。”

 

一条弦羽想到了自己前些天发给父母的那张照片,也开始结巴起来:“是,是的……也,也要顺便祭拜下外公。”

 

又是一阵沉默,本丸内池田似乎也加入了打雪仗的行列。无法装备远程刀装的太刀们顿时悲鸣连连。

 

一条弦羽趁着嬉闹声最高昂的时候,轻声说:“我说你是男朋友了,那个照片……要一起拍一张吗?”

 

鹤丸国永也在同时说:“需要我跟着一起回去吗?”

 

“什——”一条弦羽刚想抬头就被羽织糊了一脸。

 

鹤丸干咳一声:“你怕鬼。我可以跟池田申请下……”

 

“那我得做好准备呢……总之,先拍个合照之类?”一条弦羽拍了点雪到脸上降温,颤抖着摸出手机,然后不小心点出了先前拍的别人家的鹤丸。

 

“……”鹤丸国永沉默了一阵,然后突然十分胃痛的模样,“是他啊……”

 

一条弦羽还准备忏悔呢,闻言立刻问道:“你们认识吗?”

 

“他的审神者是不是白头发的,小小的?”

 

一条弦羽回忆了下,的确是个小个子,不止头发就连皮肤都很白,偏偏还穿着漆黑的和服:“嗯,我当时被催得不行,没办法只能请他冒充下你。”

 

鹤丸国永点了点头,苦笑道:“出来混总要还的。”见一条弦羽还想追问,立刻打开前置摄像头,跟她一起坐在石阶上,“先拍照。”

 

雪花纷纷扬扬自天际飘落,照片中的付丧神笑得一脸明媚灿烂,一条弦羽措不及防被亲个正着。两人后面,池田春日和一众刀剑扒着门缝往外张望。堀川国广甚至还下意识捂住了和泉守的眼睛。

 

拍完了手机弹出一条消息,是一条的姬友,她发了个滑稽得表情问:“你和你家鹤丸咋样了。”当然姬友问的是游戏的事。

 

一条弦羽捂住脸,姬友你为什么要用隔壁一血的头像啦,还是桃太郎,用了也不会出货的好伐。而且会被误会啊!

 

果然,鹤丸国永研究了下输入法,然后飞速回了一行字。

 

“我们结婚了!”

 

【完】

 

 

 

 

 

之后的事

 

1

 

年夜饭十分热闹,出了池田之外还有三位审神者,其中一个正是今早才见到的伊葛怀仁,这家伙一开始还挺正常,喝醉之后就不对劲了,居然拽着别人家的一期一振不肯撒手。

 

最后一位的也是一条弦羽有印象的,是那个喂她吃狗粮的星见小姐姐。这下,偌大的大广间几乎塞不下这么多刀,最后池田没办法只能换了春景,把场地移到了樱花林中。

 

一条弦羽发现池田这家伙真的跟鹤有缘分,那个白发的小个子审神者和叫666的审神者,她们的近侍都是鹤丸国永。包括一条,如果一条也是审神者的,近侍一定也是鹤丸。

 

之后去了池田家的神社,迎接她们的是一个纸片人,身边跟着的同样是鹤丸国永。

 

“介绍一下,这是我家的妹妹,不是亲生的。这里的恋爱御守很灵……”他顿了一下,然后抱头蹲下,“不过需要的好像只有我。”

 

纸片人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招呼他们进神社,不得不说这么多刀剑男士聚集在一起真的是十分壮观,为了不影响别人撞钟,刀剑们自由组队,最壮观的便是弟弟众多的粟田口家族,伊葛怀仁被池田扛着,看到那几位一期一振简直想要暗堕。

 

最后一声正好轮到审神者组合,一条弦羽被池田推到了第一位,她一边用力将敲重锤向后拉,然后跟着身后的审神者一起喊好了新年的第一句话:“今年也,请你们多多指教!”

 

 

 

2

 

回本丸的路上,白色的审神者、池田和星见小姐姐都要去神山一趟。一条弦羽从666口中得知,原来秃先生很久前就死了,那时管理局被检非袭击,为了确保每名审神者都能够顺利到达撤退点,一直在支援科坚守到最后一刻,跟当时同样留下的同事们一起殉职,那一天正好是正月,秃先生死前,刀剑们还在本丸做好了荞麦面等他回去。所以每年到了那时候秃先生看到人偷懒都会特别激动。

 

他们又说到了秃先生的名字,姓氏已经不知道了,名字好像是甘地。

 

第二天早上一条弦羽难得自力更生得从被窝爬了起来,路上遇到了去看日出的三日月宗近和山伏国广。等她一路风尘仆仆赶到支援科,就见秃先生带着灵魂通讯器,手中拿着地图在那边指挥审神者和刀剑汇合。

 

一条弦羽轻手轻脚得坐回座位,清水就在她隔壁,作为一个称职得塑料姐妹,给她递了包咖啡粉过来。很快一条就接到了电话,通讯器里传来了刀剑男士的声音。

 

“每年盂兰盆节的时候,我都感觉到有人在本丸外面走动。灵力十分微弱,但我觉得那是我的审神者。我想麻烦支援科帮我找到她,她穿着……”

 

一条弦羽听着描述,咖啡都不泡了,赶紧叫来三岛小姐。由于活人用的通讯器和鬼魂不同,所以她直接开了外放。

 

付丧神正好说道:“如果找到她的话,我希望她下次能进入本丸,来见见我。”

 

三岛小姐从喉咙中发出一声呜咽,低低应了一声。

 

对面的声音停了一瞬,然后轻轻说道:“请告诉她,我们都很想念她。我爱……她。”

 

这个停顿十分奇怪,然后一条弦羽发现,哎呀,忘记打开变音器了。

 

 

 

 

 

3

 

一条弦羽的外公今天正好准去看看逝去的同僚们,手机显示收到了来自外孙女的短信,打开一看:外公,您研究的灵魂生发剂进度如何了?

 

乌鸦停在他肩上:“她是不是知道了甘地的事?”

 

“是的吧。”穿着黑色和服的男人笑盈盈看向高处的魂龛。上面的照片是一个帅气的男人,虽然年轻但发际线似乎已经暴露了他的未来。他露出了八颗牙齿,冲着镜头哈哈大笑,由于照片装不下全部刀剑男士,所以他怀里背上都是刀剑的本体。

 

“甘地年轻时是挺帅的。”

 

乌鸦不屑得哼了一声:“我是人的时候更帅呢。”

 

 

 

 

 

 


评论(16)

热度(73)

  1. 拖延症晚期喝完清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