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物似主人形】1 你好

乙女向 ooc 一期婶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


精简、轻松、唯一的雷点大概就是这篇的女主角是个无铭刀的付丧神吧【望天】但我依旧执得让她叫审神者


因为我根本找不到比审神者更适合当主角的名字(理直气壮)






0

 

这本该是个美好的夜晚。

 

她觉得有冰凉的风混合着泥土的气息在脸上胡乱拍打,她吹掉粘在脸上的落叶面膜,于深山老林中跳了起来。

 

“喵的,果然被结界弹出来了——!”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她苦了一天了,现在连觉都不能好好睡。这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了!

 

喂,检非吗?她要维权!

 

1

 

她的意识在一片黑暗中几经沉浮,无数记忆碎片从眼前飞逝而过。没错,这就是老套而又狗血的失忆梗,但她觉得这也可以接受,因为她偶尔能看到小哥哥洗澡的背影。那是室内温泉一样的地方,氤氲缭绕中,水珠顺着男人好看的腰线蜿蜒流下,男人的背影很好看,就是身上有几道皮肉翻卷的伤口。只可惜周围水汽太浓,她只能依稀看到男人有一头水蓝色的发,以及头上挂着的炸弹倒计时一样的数字:12:50:49。

 

她觉得自己大概是个鬼吧,还是一个不能自由走动、被困在玻璃盒子里的鬼。她多数时间都会陷入休眠一样的状态,睁着眼却没有任何意识。有时候也能透过眼前脏兮兮的玻璃板看到从身边急急掠过的野草和丛林,到了特定的季节还会有白色的不知名小花顺着溪流欢快流下。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等她再次从休眠状态中清醒后,就发现眼前的玻璃板不见了,她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个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鬼树林。她起先觉得身体很重,而且有东西在空落落的胸腔里唱着雄壮的歌。砰砰砰,这声音将某种看不见的东西运输到全身,支撑着她从枯叶中爬起身来。

 

一只长得像狐狸,但脸上画着十几道杆的神秘生物蹲在她面前,见她醒来后居然口吐人言:“付丧神大人,您醒来了吗?”

 

她听到付丧神这个词时,突然醒悟过来,她在透过枝叶间隙的晨光中打量着自己。和人类一样的手,软软的还暖暖的。

 

“我是付丧神?”她趴到小狐狸跟前,跟它脸对脸,“我不是个鬼?”

 

小狐狸冲她歪了歪脖子,然后说:“付丧神大人,您这样太容易走光了。”

 

她这才惊觉,原来自己穿的是小裙子。

 

由于她对自己是什么刀种,有什么历史,能干些什么都一概不知,所以小狐狸给她科普了一下。

 

器物经过九十九年就能成为付丧神,而她的本体就是一把经过了九十九年的短刀。这把短刀还有一个十分不怎么地的名字——审神者切。

 

狐之助说最近大阪城掉率感人,有审神者因为挖不到毛利藤四郎而走火入魔,居然想要准备直接把毛利从别的时空带回家。

 

“所以我切了那个审神者?”

 

狐之助连忙夸她聪明。那个偷刀的审运气忒差,逃跑时候不小心被绊倒,然后被半成品的刀在重力加速度下直接把审神者的脑袋敲出一个大洞。审神者衣服背后写着审神者,所以这个半成品还没被铸成利刃就获得了一个名字——审神者切。

 

只是这把刀毕竟是改变历史的产物,于是管理局把不等它被铸造完毕就迅速清理现场并且消去了相关人士的相关记忆。可谁能想到,在沾了审神者蕴含灵力的鲜血后,这把半成品居然有了付丧神,也就是本文的女主角。政府发现后就决定给她注入灵力,让她显现。

 

女主角对自己如此简单粗暴的起名方式十分不满:“我能重新起一个名么?”

 

“不能。”狐狸沉默了一阵,继而眼中闪起了狡黠的光,“或者您可以考虑将切去掉,变成审神者。”

 

2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而刃生的……

 

审神者切,以下省略为审神者。在审神者看来,她刃生最大的不如意就在于无法给自己起名字。

 

虽然狐之助再三表示这真的是个帅气的名字,但她依旧将给自己起名的人在心里翻来覆去揍了个遍。

 

狐之助现在要将她送去一个叫本丸的地方,并且说那个本丸比较特殊,因为他们的审神者失踪了,所以刀剑都处于灵力衰竭状态,这样的本丸是敌军袭击的首要目标。所谓的敌军就是历史改变主义者,也被称为溯行军,是刀剑男士们的敌人。

 

“我是女的。”审神者虽然不记得自己的过去,但对于自己的性别显然有着鲜明的认知。

 

狐之助一路上被她念叨个没完,听闻这句只能点头敷衍:“是是是。您说的都。但溯行军无论对男女还是公母来说都是敌人。”

 

“……我好不容易能自由行动了,能不能不去打架?”审神者愁眉苦脸得蹲在路边,她已经检查过自己的本体短刀了。一个字,惨。

 

刀身的线条还算流畅,刀鞘的做工也十分考究,唯独最最重要的刀刃,钝得连草也切不断不说,上面就像被烟熏过似的这里黑一块那里灰一块,简直惨不忍睹。像她这样金装其外的刀不适合出阵,只适合在家里当个摆设。

 

狐之助看出了她退缩的意图,便开始用条件引诱:“您不需要打架,您只需要把管理局的强灵力补充装置带进那座本丸就行。”

 

“我没有这种东西呀!”审神者膛目,她现在好比出厂状态,除了一身还算得体的小衣服外是两袖空空,一贫如洗。

 

“您之前一直是无法自由行动的意识状态吧。您是再被管理局注入大量灵力之后才得以显现,现在这个强灵力补充装置就在您的刀鞘上。”

 

审神者好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只有刀鞘格外华丽了。

 

“同时,刀鞘也是您的衣服。请不要胡乱丢弃。”

 

嘁——狡猾的狐狸。审神者扁扁嘴,把拔出一半的本体塞了回去。

 

“您以后就能自由行动了,这样难道不开心吗?”

 

比起被关在玻璃盒子里的确是畅快不少,但畅快有什么用,她以后还能偷看漂亮小哥哥洗澡吗?!差评!

 

“您还可以吃东西啊,可以吃火锅哦。蒸汽腾腾,牛肉在里面被煮的咕嘟咕嘟的。”

 

审神者擦了下自己的口水:“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吧。”

 

狐之助看了眼她仿佛冒着绿光的双眼:果然,吃货最好骗了。

 

3

 

一路上小狐狸给她说了些关于刀剑男士的事,她紧张的捂住了胸口:“我能不能不爆真剑?”

 

“放心,您身边只要有刀剑男士爆了真剑,就没有人会注意您了。绝对。”

 

她放心了,但这种输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审神者内心苦闷得独自走在去本丸的山路上。周围已经入冬,山间的空气澄净又足够冷冽,她的衣服单薄,整个人抖得就跟颗小枯草似的。

 

狐之助就送她到山脚,小狐狸对本丸内的现状回答得含糊其辞。支支吾吾说了半天都是那边的本丸不接受任何新任审神者,就连他这个公务员都闭门不见。又嘱咐审神者别忘了wi-fi密码,去本丸后记得要一床被子,要定期养护本体等等等。

 

审神者被它老妈子一样的关怀震惊到了:“那你陪我去不就好了?!”

 

“不行啊,他们看到我会生气的。”小狐狸说完就窜回草丛,一溜烟就没影了。

 

审神者来到本丸大门前,一边祈祷今天的门番是个好说话的,一边忐忑不安得敲了敲门。

 

门很快就被打开了,那是一位橘色长发的美丽少……她想起了刀剑男士都是男士的话,决定无视对方漂亮的小裙子和头上的蝴蝶结。审神者在冰冷的寒风中扯出一个大大得微笑:“早啊兄弟,我是新来的,我叫审……”

 

“抱歉,我们不需要新的审神者。”对方的声音就和脸上的笑容一样甜丝丝的,但关起门来却毫不留情。

 

也许是付丧神的身份给了审神者新的自信,她居然直接伸手去挡门板。其结果就是划破冬日长空的两声惊呼。

 

“真是难缠呐……”对方立刻松开手,然后一脸惊疑得看向她脑袋旁边。

 

审神者痛到窒息,同时觉得自己的视线仿佛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她偏头一看,那是一块黄色的糊状物,上面还写了轻伤两个字。狐之助跟她普及过,刀剑受伤后脑袋旁边会出现一个提示损伤程度的气泡,看来就是这个了。

 

就在她跟橘发小少年相对无言之际,又出现了另一位刀剑男士。那是穿着军装的,拥有水蓝色头发的付丧神。

 

审神者不抬头还好,一抬头视线就移不开了。

 

是他啊,本尊出现了,偷看人家洗澡多年,终于被查水表了啊啊!!

 

她一时间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真的摆脱了那个玻璃盒子。但应该不是做梦吧,因为她的梦里这个人他……

 

审神者想到了自己看到的景象——拥有美好肌肉线条的背影,随着他动作而朝下滚落的水滴,微微湿润而贴着脸颊的碎发,以及静谧空间中他沉稳的呼吸声。

 

她觉得有温热的液体从鼻子里流了出来,滴答落在胸前。

 

审神者觉得手上的痛已经不重要了,眼前的两位都是她未来的战友,第一印象很重要,万一他们以为她是个hentai而不敢爆衣真剑可怎么办。先前的橘发少年看她的眼神已经不太对了啊……

 

“您没事吧……?”男人朝她靠近,蜜色的眼瞳中充满了关切和疑虑。

 

不不不,你别靠过来!

 

可惜她虽然在内心如此叫嚣,却还是控制不住脑海中那些美好的画面,眼看着脑袋边的轻伤逐渐变成了橘黄色的中伤,为了避免失血而亡,她立刻争分夺秒,开始了超快速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新来的付丧神。”

 

“那您……为什么在流鼻血?”

 

审神者颤抖着举起手:“手,受伤了嘛……”

 

粟田口家的两位面面相觑:手受伤了还会流鼻血的……?

 




顺便一提,我的初梦,与其说是爆肝填坑。更倾向于挖坑w



为什么写一期婶????





【物似主人形】1 你好

评论(1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