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物似主人型】2 再见

乙女向 ooc 一期婶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


精简、轻松、唯一的雷点大概就是这篇的女主角是个无铭刀的付丧神吧【望天】但我依旧执得让她叫审神者


因为我根本找不到比审神者更适合当主角的名字(理直气壮)


【物似主人形】1 你好



1

 

审神者最终还是被放进了门,扶她进去的橘发小少年叫做乱藤四郎,是吉光家的短刀。而那个在前方默默领路的男人叫做一期一振。一期指时间,一振是数量。他是刀匠粟田口吉光一生中唯一的太刀,也是藤四郎们的哥哥。

 

看看人家的名字,什么叫做王霸之气,什么叫做一生的杰作。但凡愿意翻翻词典认真起名的都不会给刀起审神者切这个名字。还好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失踪了,不然她根本活不到报上名字的那一刻。

 

她边走边打量这个本丸,灵力枯竭带来的不止是刀剑男士的虚弱,就连四周的草木也无精打采得拉耸着脑袋,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不过,比西北风更加冰凉的是她的心。

 

就在她前脚刚刚踏进本丸领土的那一刻,脑袋里突然传来了类似于通讯器拨号音一样的声音,为什么要用类似于形容呢,因为那个嘟嘟嘟的声音完全是狐之助模仿出来的。

 

小狐狸也不知道在她刀鞘里装了什么高科技,居然可以直接跟她进行灵魂交流。

 

“恭喜您顺利入职……啊不对,是顺利潜入本丸。”

 

等等,狐之助,你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东西说漏嘴了。

 

“接下来您要做的事就是和刀剑们搞好关系,获得长期居住权。”狐之助不愧是在脸上擦了那么厚一层粉的家伙,它语气如常得开始给审神者进行说明。而审神者也很快就被新的关键点给吸引,忘记了自己被坑的事实。

 

本丸由于经常被溯行军袭击,结界的作用几乎为零。为了确保刀剑男士的安全,管理局的应急系统启动,在缩小结界范围的同时,也将本丸划分成了十几个不同的区域。

 

一期一振在木桥前停下,前方什么都没有,他却被阻挡在外。审神者对着空气伸出手,就觉得有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将她推了回来。

 

“这就是结界,很遗憾我们所在结界中没有手入室。”一期一振转过身来对审神者如此说道。他还说今天就要入夜,在本丸外并不安全,所以看在同为刀剑男……刀剑付丧神的份上愿意让审神者留宿一夜。

 

呵,振哥你真是甜甜的。只要留了一个晚上,那么第二个第三个晚上还远吗?!可不要小看她耍赖皮的本事哦。

 

还不等审神者在内心欢呼跃雀,他一句话又将审神者打回原点。

 

“这座本丸早就被管理局放弃了,我很好奇,到底是谁让你来这里的?”一期一振的嘴角依旧挂着温柔的微笑,他不动声色得朝审神者缓步走来。而乱藤四郎也握紧了审神者的手,不给她逃走的机会。

 

这个比女孩子还可爱的短刀,俏皮得冲审神者眨了眨眼:“对不起,溯行军中也不乏短刀呢。你要乖乖的,不然可别叫痛哦。”

 

审神者的眼神瞟向那个中伤气球。乱藤四郎立刻提醒:“这只能证明你也是刀剑付丧神而已,溯行军死的时候这个球上的字会变成破坏。”

 

好吧,她还以为这是刀剑男士的特权呢。

 

“容我整理一下思绪。”审神者大口呼吸着冰冷的空气,然后在内心疯狂呼叫狐之助。然而小狐狸这次并没有接电话。

 

看着一期一振和乱藤四郎耐心等待的模样,她慢吞吞得将自己只是个人形强灵力补充剂的事实说了出来,反正一切都是狐之助说的,所有的锅也都请狐之助来背。

 

一期一振接过审神者自觉递来的本体,查看后发现她说得都是真的。刀鞘中蕴含的灵力正逐渐融入本丸的空气中,因和溯行军战斗而疲乏的身体似乎也在握住刀鞘的瞬间轻松不少。

 

只是这把刀的刀刃……

 

他皱起眉头,看向审神者的目光一如他此刻温和的声音:“您身上还有哪里觉得痛吗?”

 

“没有,嗯,那个……谢谢你。”

 

虽然只是一句十分简单的问候,但却让审神者在这个冬天第一次感受到有什么暖和的东西从心中浮现。她看向一期一振,她想要将这份善意也传达出来。就见她眼神真挚,45°角仰起头,话语中饱含同情和忧伤。

 

“比起我,那些被困在厕所的刀该怎么办?”管理局这个方案真的是要给负分。

 

2

 

审神者其实也是有感而发随口一问,但她仿佛看到一期一振在听到这个问题后,背后有数道惊雷劈下。

 

这位四花太刀神情严肃得停下脚步,双眼一瞬不瞬得盯着审神者。

 

审神者被他这么一看,也开始紧张起来了。

 

一期一振看起来是认真对待这个问题的:“至少在室内的话,能保证安全。”

 

审神者在内心补充:身体是健康的,但心理怕是崩溃的吧。

 

但她也没工夫担心别人了,因为乱藤四郎笑眯眯的说了个很恐怖的事。狐之助一般都是跟着审神者的,他们本丸的狐之助老早就死了,尸体还是一期一振他们给收拾的。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不接受任何新任审神者,所以也不会有狐之助。你遇到的那一只……”

 

面对乱藤四郎意味深长的眼神,审神者觉得自己发抖已经不是因为冷了,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中,如果不算玻璃盒子中那些脸红心跳的场景,她第一个遇见的就是狐之助,她的一切都是狐之助告诉她的。如果这些都是假的,那她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就在她不知所措之际,一期一振将她的本体递了过来。

 

“如果可以的话,可否将您的名字告诉我们?”

 

审神者不是很愿意说自己那个挫到不行的名字,她正准备重新想一个帅气一点的名字,就听乱藤四郎回忆说:“她好像说自己叫审……什么的。”

 

“审……?”一期一振好不容易舒展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个词太容易让人联想到审神者了。

 

“我的名字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她无力得为自己辩解。

 

乱藤四郎甜甜地笑了:“该不会是碰巧叫审神者的来自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吧?”

 

“不……”审神者认命得闭上双眼,“我叫审神者切,是碰巧切了一位审神者的付丧神。”

 

回应她羞耻的是四周死一般的安静。她感觉乱藤四郎松开了她的手,而一期一振……她悄咪咪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就见那双蜜色的眼瞳中快速闪过一丝惊慌,但很快就恢复初见时的平静。

 

“您……愿意跟我说说当时的场景吗?”

 

“我并不清楚,这些都是狐之助告诉我的。”

 

一期一振看她的表情不像在说谎,便换了一种问法:“您对于自己的事,还记得什么?”

 

审神者觉得自己脸有点红,她总不能说自己还记得振哥你洗澡的背影吧。她只能含糊其辞,说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今天才刚刚显现。

 

面前的一期一振有些失望,但开口时依旧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模样:“我知道了,天色已晚,剩下的我们进屋里再说。”

 

居然还没结束吗……?!审神者觉得自己的社交恐惧症要爆发了。

 

3

 

冬天的白昼总是特别短暂,才一会的功夫天就完全黑了下来。还没有得到足够灵力供给的本丸此刻是一片漆黑,只有空中那个小小月牙散发着冰凉的清辉。

 

结界的布局还是很人性化的,至少不会让刀剑没地方睡觉。跟一期一振被困在同一块结界中的除了乱藤四郎之外还有其他几把小短刀们。从他们的穿着来看,应该是在内番时结界就意外发动,以至于衣服都来不及换。

 

白色头发的叫做五虎退,粉色的叫做秋田藤四郎,他们都是一期一振的弟弟们。

 

等外出巡查的脇差骨喰藤四郎回来后,加上新来的审神者,正好组成一个小队。

 

关于审神者去留的问题,一期一振在作出决定时说了一句很让她在意的话。

 

“主殿一直都想要一位女性的付丧神,既然如此,就让她留下来吧。”

 

接下来,他为审神者粗略介绍了本丸的大致情况。

 

这里的审神者在一次单独外出后与他们失去了联系,下落不明。等管理局顺着灵力找到她最后出现的地方时,在那里发现了狐之助的尸体。那段时间有大量审神者被敌军蛊惑从而加入溯行军,所以管理局猜测她要么战死,要么就是背叛了组织。

 

本丸刀剑据理力争,然而审神者的尸体下落不明,所以坚持她叛变的言论也逐渐增多。在刀剑们多次拒绝新任审神者后,管理局渐渐放弃了这里,任由溯行军对这里发动袭击。

 

“如果您在听了这些后也愿意留下的话,那我们十分欢迎。”一期一振坐在弟弟们的当中,面带微笑得展开本丸的地图,细细为她介绍这里的地形。

 

审神者在看着一期一振时,其实是不太能听到他讲话的。她就喜欢看他唇线弯出柔和弧度,眼中带笑的模样,所以等那双眼对上她的时,她每次都是一脸懵逼。

 

“您看上去不是很擅长战斗,能拜托您和骨喰一起负责侦查吗?”一期一振脾气很好得将问题重复了一遍。

 

审神者连连点头,仿佛之前跟狐之助抱怨战斗的那个是别的刀。

 

哎呀,毕竟看了人家洗澡总要补偿点什么的吧。她在内心如此为自己辩解。

 

她看得出这里的刀剑都十分信任那位失踪的审神者,尤其是一期一振,在听到她姓名的由来后,虽然表面没说什么,但在倒茶时就有些心神不宁了:“想不起来也不必勉强,趁热喝点玉钢吧。”

 

审神者:“……”

 

藤四郎们:“……”

 

一期一振:“……”

 

就见他将茶杯放回桌上,提起本体刀朝门外走去:“我去为您找找能用的寝具。”

 

五虎退垂头坐在那里,小声解释:“我们的主人,也是在京都失踪的。”

 

所以时间也好地点也好,都跟她的故事十分吻合是吗?

 

审神者看着热气腾腾的茶水,突然就没了喝的勇气。

 

她连忙继续给小狐狸打电话,再尝试了无数次后终于得到了回应。

 

狐之助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疲惫,但还是尽责得帮她答疑解惑:“审神者大人,请您放心,狐之助可以保证,您杀的审神者和这里的不是同一位。”

 

可是审神者已经不敢相信它了:“如何能证明你没骗我?”

 

“我就是政府给您指派的狐使呀,您已经接手了这座本丸,还请您认真工作。”

 

“什么——?!”审神者情不自禁大喊出声,成为了屋中的焦点目标。她尴尬得笑了几声,“哦不是,那个……我就觉得振哥跟审神者的关系不一般。”

 

五虎退的表情看上去就要哭了,他点点头:“是的,一期哥跟主上大人是恋人关系。”

 

这下子轮到审神者的背后出现惊雷了,今天她受的打击太多了,如果可以的话她想要去厕所的结界里呆着,一个人静静。

 

一期一振很快就回来了,审神者见他面露歉意立刻就知道今晚睡榻榻米的命运了,于是抢先一步开口道:“没关系没关系,我睡了几十年,精神着呢。”

 

最后在一期一振的坚持下,她得到了独自享用一间屋子的优待,并且因为中伤气泡的关系,她逃过了守夜。甚至五虎退怕她冷还愿意将自己的大老虎借给她取暖,大老虎也十分温驯得接受了她,任由她躺在自己身边缩成一团。

 

目睹全程的一期一振在跟她互道晚安后便拉上障子,自己坐在外面跟乱藤四郎一起守夜。

 

接下来的事情就跟开头一模一样,由于审神者是一把新刀,而且不是由审神者正式召唤出来的付丧神,所以她无情得被结界当成孤魂野鬼,给弹了出来。她明明记得刀帐上那个叫笑面青江的也自带一只女鬼啊,为什么她不行。难道她以后也要找个刀剑男士扒在人家肩上?!

 

呸呸呸,为什么脑袋里又冒出了一期一振的样子,人家可是有cp的刃。

 

审神者发现自己在晚上也能勉强看清四周的地形,就是不记得回本丸的路了。她又开始给狐之助打电话,但小狐狸可能是睡觉去了,并不理她。

 

她在树林中转悠了很久,终于见到了几束亮光。她兴冲冲的跑过去,然后被对方青目獠牙打赤膊的模样给吓到了。这个看着不像人类吧……

 

很快她的刀鞘上突然浮现出一行字:溯行军就在附近,请做好索敌准备。

 

我索你个丁子油。

 

她连忙用手捂住那个液晶屏一样的刀鞘,但光芒依旧吸引了几把敌短的注意。只剩骨架的短刀们咬着苦无朝她游来。

 

“憋酱,兄弟们。我就似迷路……”她紧张得声音都走了音。

 

溯行军们都朝她看来,若是他们的眼睛是探照灯,那审神者现在一定已经无所遁形。可惜夜战终于是对短刀有利,她凭借机动优势,先一步逃窜出去。

 

“再见了,不要再见了哦!”可耻就可耻,有用就行了呗。

 

 

 

 

 【物似主人形】3 战损

 



评论(1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