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物似主人形】6 好梦

乙女向 ooc 一期婶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


精简、轻松、唯一的雷点大概就是这篇的女主角是个无铭刀的付丧神吧【望天】但我依旧执得让她叫审神者


因为我根本找不到比审神者更适合当主角的名字(理直气壮)


【物似主人形】1 你好

【物似主人型】2 再见

【物似主人形】3 战损

【物似主人形】4 重伤

【物似主人形】5 入坑




1

 

强大冷酷,沉默寡言,上得战场,出得厅堂。是危急时刻能抱大腿的不二人选,一定要搞好关系。

 

这是审神者对于眼前这位付丧神的第一印象。在潜意识里,她觉得散发出这种王霸之气的人一般都会对跟自己气势旗鼓相当的人刮目相看,所以她就这样和对方不言不语得对视了整整五分钟。

 

“开始觉得无聊了。”他突然移开视线,从骸骨上跳了下来,直接滑到审神者跟前,“这次就算你赢了吧。”

 

“嗯?什么?”审神者抬头,就见他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不是在跟我玩对视游戏吗?我很擅长的。”

 

说好的强大冷酷呢,审神者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弄的一脸懵逼:“我不是,我没有。”

 

“那为什么一盯着我?”

 

“因为我想抱你大腿。”

 

“……”

 

审神者就见他默默往后退了两步,用十分复杂得目光看了过来,然后说:“我才下坑一天,人类就流行起新的游戏了吗?对老年人真是太不友好了。”

 

审神者觉得自己有必要为人类澄清一下,于是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他听后哈哈大笑:“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呢,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伤害你这位来之不易的坑友的啊。”

 

坑友?

 

审神者看着他此刻和蔼可亲的模样,顿时觉得第一印象果然不能作数。刚想开口就听闻上面传来了一期一振的呼喊声。

 

“您在下面吗?”

 

她连忙大声回答:“在!”

 

一期一振又问:“有受伤吗?”

 

这是在关心啊!她热泪盈眶,大声道:“被吓到了而已,没什么大碍!”

 

一期一振听了她的回答,觉得下面说不定还有别的什么人在:“下面还有谁吗?”问完便担忧起来,可别是溯行军,这位新同事可谓是十分不能打。

 

审神者四周看了下,目光落到了骸骨堆上,于是回答:“骨头和……”

 

她还没说完,那边的一期一振立刻说:“我现在就下来。”说完已经扶着坑壁滑落下来。然后2太1短面面相觑。

 

幽暗的坑洞之中,有一抹蓝光盈盈亮起:入坑的刀剑男士+1。陷阱获得成就“一天三杀”。

 

为什么这个破坑还有成就系统啊,这是进入休闲模式自动开启收集功能了?

 

审神者将自己的刀鞘翻了个面,然后强笑着跟一期一振介绍:“一期……一振先生,这位是我的,呃,坑友。”

 

一期一振看了眼忍笑的坑友,见他全然没有开口的意图,无奈下只能帮着重新介绍:“这位是鹤丸国永,鹤丸殿是我们的同伴。”

 

鹤丸国永边听边点头:“没错,我就是鹤丸国永,被从天而降的新审神者吓了一跳的四花太刀。”

 

“新审神者?”一期一振挑起眉头,“在哪里?”

 

审神者现在一听审神者这三个字就心跳过速,连忙说:“他认错人了,我不是审神者,我是付丧神!”说完还补充了一句,“名字比较挫,大家给点面子不要问。”

 

鹤丸国永看着她炸毛的模样,又见一期一振的面上露出了困扰的神色,不由点了点头。

 

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他必须做一只乖巧的鹤,才能看完全剧。

 

2

 

“哎呀,居然是审神者使用的怀刀。”

 

听完一期一振的解说,鹤丸国永重新打量审神者,然后将话题引回正轨。

 

他们三个都被困住了,本来应该由一期一振帮着去喊人来,但他也进坑了,并且深深地陷入了自我反省状态,一直站在边缘,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我们可以大声呼救。”审神者提议,然后见没有得到积极响应,便很乖觉得揽下任务,“我来喊好了,反正我也没其他能做的了。”可能是一颗玻璃心老被打击的关系,她现在已经能厚着脸皮对自己做出客观评价了。

 

一期一振这才抬头,沉声说道:“这是用来对付溯行军的陷阱,为了阻止他们呼喊同伴,会自动隔绝内部声音的传出。但生物靠近一定范围,它会开启狩猎模式,暂时放出声音当做诱饵。这个陷阱很实用,就是不分敌我,有些麻烦。”

 

审神者边听边点头,难怪有三杀提示,感情这陷阱是在拿他们刷经验呢。

 

说起来,鹤丸国永不是掉进坑里的。今早分开巡逻时,他这边遭遇到了溯行军。在跟敌军拼杀中,为了不让敌军破坏房屋,迫不得已下才以自己为饵将敌军引到陷阱中。

 

“等长谷部君发现我不见了,应该就会来这里找我的。”鹤丸国永靠墙坐下,闭上眼后,那股审神者一开始见到的沉默寡言,强大冷酷的神秘气场又来了。

 

一期一振眉头皱得更紧了,他自言自语般得说了一句:“果然是长谷部殿,我就说主殿房间的书架怎么被重新整理过了,整个房间的布局也都截然不同。”

 

鹤丸国永立刻接道:“何止啊,他理得时候都飘花了呢。”

 

“新刀小姐,我想请您帮个忙。”一期一振在短暂的沉默后突然开口。

 

审神者的回答简直毫无节操:“好,我帮。”

 

“我还没说要帮什……不,没什么。”一期一振干咳一声,然后说,他觉得主殿的书架应该按照书名、书籍高度大小以及厚度整齐排序,但长谷部殿却主张将审神者的常用书籍按照喜爱程度由中心向外排序。

 

听到这里,审神者突然懂了。一期一振这是想要通过她来了解自家恋人的真实想法。

 

“虽然主殿她一直按照我的整理方法来做,但物似主人形,所以我想征询下您的意见。无论是哪一种,都请您但说无妨。”

 

“我……”审神者刚说第一个字,就觉得那素来温和似水的目光突然变得灼热起来。看的她不禁在内心狂吼,说什么但说无妨啊,这简直是在明示啊!一期一振你虽然嘴上说着没关系,心里却超级在意的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期一振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真是有点可爱……

 

她抹了把脸,避开那道视线,艰难道:“就我个人而言,我根本不喜欢那种军事书地理书还有科普书,看一眼就想睡觉,看两眼就想炸学校。所以怎么摆都无所谓。”

 

“是……是这样的吗。”一期一振显得有些震惊。

 

审神者眼看他又要跑回角落,立刻说:“说不定我随的是白川老爷子呢,你不是说我跟着他比较久嘛!”

 

“但您作为刀的身份,却是在主殿将您开刃后才开始的。您一开始是类似护身符的观赏刀具,是主殿将您带去了战场。”一期一振说完,顿了顿,“若是随白川殿的话,您不该是现在这样的……”

 

“那我该是怎样的?”审神者立刻来了精神,开始挖掘自己的新属性。

 

一期一振死活不肯说,最后鹤丸国永被缠得没辙,丢出来句:“怪力筋肉少女。”

 

审神者高声宣布:“我觉得我现在这样挺好的!”

 

就如鹤丸国永所说,长谷部在约定地点等不到鹤丸国永便外出寻找,还遇上了粟田口的众人。于是五个脑袋从坑洞上方探出,正好看到在叠人梯准备越狱的3位付丧神。

 

3

 

这个提案是鹤丸提出的,因为长谷部几乎每天都会沉迷整理审神者的房间,所以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他们不如合力将一个人送出坑外,跑去送信。

 

“你要不要站在刀背上,我跟一期合力把你挥出去?”

 

“当我是棒球吗?!”

 

鹤丸见审神者已经充分理解了自己的意思,便跟一期鼓气道:“来个全垒打吧,目标甲子园!”

 

“这是要让我飞出超音速的意思?!”审神者强烈否决。

 

“还是叠人梯吧。”一期一振笑着安抚躲在自己身后不肯出去的新同事,“请放心,我不会让你摔倒的。”

 

于是谁来当梯子又成了问题。

 

“鹤丸先生和一期一振先生都是177cm,但是鹤丸先生的鞋子更加高一些,更加适合当梯子。”审神者抽空看了眼刀鞘资料,对鹤丸国永这把刀也有了初步了解。

 

鹤丸国永沉默了一会,倒也没有拒绝,只是问道:“真的只是因为这个?”

 

审神者想了想:“一期一振先生在昨日的战斗中擦伤了肩膀。”

 

“不愧是审神者的刀,完美继承了她偏心一期的行为。”

 

审神者老脸一红,赶紧催他摆好姿势,不要说话浪费体力。

 

“绝对不能抬头哦!”她将鞋子踢掉后,在一期一振的帮助下颤颤巍巍得踩上了鹤丸的肩膀,扶着坑壁站直后,下定决心,如果能去万屋的话一定要买一条安全裤。

 

但是审神者实在是太矮了,这个坑少说也近3米,至少需要两个鹤丸才行。就在审神者准备下去换一期一振的时候,长谷部带着粟田口众赶来了。

 

他先是将审神者拉出来,再折回去找了根粗绳子。坑外的付丧神们合力将里面的两位同事给救了上来。

 

长谷部得知审神者切是自家主上的怀刀后,反应跟一期一振一样,激动地询问各种细节,当然,也包括书架的事。

 

审神者对于自己的记忆还是十分模糊,而且记忆并非连续,而是有着严重断层。前一秒的审神者还是个小女童,后一秒就已经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乱藤四郎从一边的柜子里翻出枕头塞进她怀里:“那多睡会吧,这里有我们守着。”

 

审神者认命了,她十分自觉地躺了下来,还轻声嘀咕着:“知道了知道了,反正我也就这点用处了。哼唧。”

 

一期一振听着这句话嘴唇一动,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什么都没能说出口。只是跟审神者道了一声“好梦”后便拉上纸门,退了出去。

 

审神者美滋滋得睡了。

 

她梦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跪坐在榻榻米上,对着面前的男人张开短短的双手,严肃无比的声音还带着稚气未脱的青涩。

 

“一期也可以跟我撒娇啊,有什么烦恼都可以来找我商量哦。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

 

审神者听到一期一振的名字时就暗暗竖起耳朵,忍受着良心和好奇的折磨准备继续听下去。

 

梦里的一期一振也十分温柔,他伸手为审神者整理着那件对她来说过于宽大的巫女服:“我知道了。下次就请您来倾听我的烦恼吧。”

 

梦里的女孩握住一期一振没来得及收回的手:“一期这么说的时候一定在想没有下次了对不对?”

 

童言无忌却总能一针见血。

 

审神者也好,梦里的女孩也好。一期一振在她们面前,甚至是自己的弟弟们面前都一直是温文尔雅,完美到毫无缺点可挑的好近侍、好哥哥。无论何时他都是彬彬有礼,温柔得仿佛不会说出任何拒绝的话。

 

审神者觉得自己大抵可以理解女孩的心情,因为这种温柔亲切和无时不刻保持的完美形象对于她们来说就像是一种变相的疏离。像是在无声陈述,他们之间除却主从的关系,不会再进一步。

 

一期一振在短暂的惊讶后,笑容带上了歉意:“居然让您担心,真是我身为刀剑的失职。”

 

审神者看到女孩低下了头,然后攥起小拳头:“我知道了,我会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审神者,可靠到足以让一期来依靠我。”

 

接着就如所有的梦一样,场景变了,她又见到了那个熟悉的手入室。

 

一期一振就坐在她的面前,神色疲惫,加上破损的衣服和满身血迹,就像是经历了一场苦战。审神者双手颤抖着解开一枚又一枚纽扣,衣物上的血迹已经干涸,撕扯着皮肉,让他不住皱眉。

 

“没关系。我不痛的。”一期一振握住她颤抖的手,稍稍用力,“看,我还有力气握住你的手呢。”

 

审神者这才放下心来,接下来的动作依旧十分小心,用灵力止血的时候不住的问他感觉如何了。

 

“我想想哦。”一期一振握住她的手,然后移动到了自己锁骨处,那里是一个刀纹的图案,在灵力的作用下泛出了极淡的光芒。

 

“被刻下刀铭的地方,一直觉得有些空。但看着你就会好些,所以我现在很好。”

 

她感觉到自己指尖划过一期一振的脖颈,顺着皮肤一路游移到了心口。哪里的热度仿佛透过这个梦境真实传达到了她的手心,一路烧便全身。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审神者从梦里醒过来后直接一头撞向枕头。

 

乱藤四郎进来时,就见她脸红的仿佛要滴出血来。

 

“没事,借你哥吉言,做了个好梦而已。”她说话间不停的捏着自己的双手,仿佛那个温度还残留在指尖上。

 

 

 

 

 

 

 很好,手速还在。但是千万不要有我会回到日更的错觉哦!晚安❤


评论(1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