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药婶】我都听到了(一发完结)

乙女向 药婶 ooc 精简 轻松 愉快


夜袭有,压倒有,互动有。但看我名字就知道肯定是清水的。

 

场景设定:当审神者写了爱刀的虐文,不幸被爱刀发现。

 

 

 

当审神者含泪看敲往最后一个字后并点击提交后,电脑上显示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她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也没顾上登出游戏就躺床上睡着了。

 

电脑屏幕上,原本的近侍位置只剩下春樱景趣。

 

审神者那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只黑猫,十分温驯得卧在她腿上。她不停地撸黑猫背上的毛,一边感慨着这个毛怎么这么滑溜,一边着魔似的盯着它那双紫色的眼睛。

 

跟药研真像啊。

 

她在睡梦中露出了笑容。那位来到她床边的付丧神同样勾起了嘴角。

 

……

 

审神者觉得腿上那只猫越来越重了,甚至觉得它一身黑毛是不是后天去染的,原本该是橘色的。

 

最终她被压醒,一睁眼就对上了双紫色的眼瞳。

 

名叫药研藤四郎的付丧神正跨坐在她的身上,估计是见她醒来了,于是又往前倾了倾身子:“晚上好。大、将。”

 

审神者在朦胧的意识中沉沦三秒后,立刻睁大了眼结结巴巴得药药了半天都没把后面的研或是切克闹给说出来。

 

若不是小腹上的压迫感如此真实,她几乎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药研穿的是内番服,白大褂算不上硬挺的面料就轻轻搭着她的手背。而大拇指旁边的热源,应该就是药研的大腿。

 

月光透过身后的窗户照在他的背上,无端端让这个短刀的身影高大起来。

 

想到自己写的be,审神者突然一阵心虚。而药研接下来的话,更是她的心率瞬间飙升,仿佛坐了火箭。

 

“看来大将很喜欢我的腿呢。”他的声线本就十分低沉,配合他此刻充满不明意味的眼神,顷刻间就将形象与人们印象中的短刀彻底划清界限。

 

这哪里还是本丸里那些活泼可爱的小天使,这分明就是个浑身都散发着浓厚荷尔蒙的帅气男性啊!

 

“怎么了,不摸了吗?”付丧神的眼睛都十分漂亮,在夜里还可以看清灵力在其间流淌而过的轨迹。那是无数年岁构成的星河,稍不留神就会迷失在那片时间的洪流中。

 

审神者本就被看得心慌意乱,此刻联想到自己在梦里撸猫的陶醉模样更是窘迫得连呼吸都觉得丢人。

 

“药哥,你先听我解释……总之你先下来,我们好好说话!”她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冒火,药研作为短刀在夜里一定能看得一清二楚,当下就一寸寸朝上挪动身子,想要脱离这个令人窒息的局面。

 

她猜得没错,药研将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见她想逃立刻伸手按住她的肩膀,让两人原本就靠近的距离,越发暧昧起来。

 

审神者为了保全最后的面子,尽可能小幅度挣扎,但药研压制得十分有技巧,膝盖正正好好就卡在她的胯部,不轻不重,却让她退无可退。

 

药研作为近侍刀,每天都有三次免费机会可以查看审神者的电脑屏幕。这次是见她突然红了眼眶,就想看看弄哭她的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结果就半是被迫半是好奇得看她写了篇关于某家药研藤四郎的同人文。

 

审神者就见药研慢条斯理得将眼镜取下,又不疾不徐得折叠好放进白大褂胸前的兜里。接着按住自己的肩膀的手挪到了被单上,腰胯间的重量也陡然一轻。

 

只是他并没有如审神者所愿那般下床,而是换了个能近距离接触的姿势重新栖身压下。同时,她的手被一把拽住,然后按到了药研的腿上。

 

眼前是药研那双紫色的瞳仁,耳边则是他含笑提出的疑问:“大将还没回答我呢,怎么不继续摸了呢?”

 

正所谓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作为一个优秀的、早已对藤四郎们的大腿窥视已久的审神者,她终于做了一件从见到药研开始就很想做的一件事,她把手从药研的长筒袜中伸了进去,肌肤相亲的触感就如梦中的那般美好。她轻轻拉开袜筒……然后松手。

 

啪得一声,夜晚的平静被打破了。

 

“嘿嘿嘿,你生气了吗?”她开始自顾自傻笑。

 

药研藤四郎面上的表情空白了三秒左右,然后重新坐起身将自己的手机屏幕调到了某个界面,刹那的白光让审神者很想表演个后妈回头外加老泪纵横。那是她刚刚写完的文。

 

“我看了某个睡前故事,睡不着了。”身上的付丧神如此说道。

 

现在,他们又回到了一开始的姿势,不同的是,审神者只剩下一只手能自由行动了。

 

“这么巧……我也睡不着了,要不我们交流一下心得体会?”要说审神者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大概就是求生欲特别强,但求生技能却没点上吧。

 

药研从善如流得接了她的话:“那大将是喜欢付丧神无法触碰到审神者的设定呢,还是审神者最后跟别的男人结婚的结局?”

 

这好像是个陷阱题啊……

 

审神者在内心深深得思考,接着就觉得气氛陡然凝重了起来。在月色所无法照亮的逆光出,只有那双紫色的瞳仁散发着噬人心魄的光华。

 

也许她这一生中搭错过无数根脑筋,但在婶生危急存亡之际,脑袋终于通畅了一次。

 

“我就是想着,这么写的话,你肯定会冲出来找我玩的!”

 

药研眯起眼:“是么?”

 

审神者拼命点头,然后发现自己好像掉进了另一个坑里。她的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黑暗,就见药研的脸上似乎露出了十分愉悦的笑容。

 

“那……我来都来了,玩什么呢?”

 

这种微妙的语气就和那句专治疑难杂症的“大过年的”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是啊,来都来了,不玩点什么,她这个应尽地主之仪的过意不去啊。

 

审神者默默看了眼自己的小床,从凌乱堆积的书籍到床头柜上那被喝完的牛奶杯,然后在对方玩味的视线中发现,好像还真的……没什么好玩的。

 

不过等她将视线落在药研的腿上,突然觉得,实在不行可以玩腿。但她就是典型的有贼心没贼胆,就算手都被按着往腿上贴了,也只敢扯扯长筒袜。

 

啊,悲催。

 

审神者在那边唉声叹息,药研则是早有腹稿。

 

“大将先前摸我的腿,摸得很开心啊。”

 

这句话成功将审神者的思绪拉了回来,她的手掌还贴着药研的大腿,光滑皮肤之下的是积年累月锻炼出来的肌肉线条,柔韧又不失弹性。而付丧神的体温又普遍比人类要低,在这个气温逐渐变暖的季节,显得尤为美好。

 

“是……是挺开心的。”审神者由衷的赞美。

 

“那我是不是应该礼尚往来呢?”药研数着又朝她靠近了些许。

 

这个距离,审神者甚至能闻到药研身上那股极淡的消毒水味。这股味道原本是算不上好闻的,但此刻混合在两人纠缠着的呼吸之中,竟然神奇般的完成了某种蜕变,在侵略着她周遭空气的同时,又将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似有若无得撩拨着她的心弦。

 

如何礼尚往来呢?

 

审神者突然对此产生了期待。

 

由于药研现在要按住她的手以防她逃跑,所以想脱手套就只能用牙齿来帮忙。

 

“我记得兄弟们跟大将撒娇时,不小心碰到了大将的腰。”他一字一句都说得很慢,但将手从审神者睡衣下方伸入,并且贴上她腰腹时却没有丝毫的迟疑。

 

手掌下的皮肤很温暖,带着人类女性特有的柔软。

 

“大将那时候的反应跟现在很像。”

 

浑身僵硬,面色抽搐,嘴角想要勾起又被强行扯住,一副想笑又不敢笑得模样。

 

审神者是怕痒的,腰只要被碰到就会条件反射得扭成一个麻花,只是她现在被压在床上,腰不能动手不能抬的,简直无处可逃。

 

她见药研大有想要戳她肋骨的冲动,顿时缴械投降,哭丧着脸以示自己认错态度良好:“我真的不该写你的小虐文。我真的错了!你放过我吧!”

 

“大将先前还信誓旦旦问一期哥借了挖掘机说是要开脑洞,结果是专门为了虐我吗?”药研藤四郎以一种不高不低的语调娓娓道来,听得审神者一阵心惊肉跳。

 

“还跟其他男人结婚……”他重重叹了一口气,“亏你想得出来。”

 

接着审神者就体会到在床上笑到岔气,还要分神在那不断道歉的痛苦。

 

腰上的手有些凉,却很好得避开了她的肚子,只是在肋骨那块不轻不重得游移,她被压着不能翻身,又不敢笑得太响影响左邻右舍。

 

偏偏药研还火上浇油得来了一句:“以我现在姿势,你再乱动的话,会有些不妙。”

 

至于具体是哪里不妙呢,审神者看了眼他敞开的大腿,突然在内心叫嚣:药哥不要再模糊你的刀种了啊!

 

然后她不敢乱动了。

 

等药研终于大发慈悲停下手时,就见审神者已经笑出了眼泪,脸颊之上也泛起红晕。在看着她衣襟敞开,发丝凌乱,胸膛因为憋笑而不住上下起伏的模样后。药研突然深深的扶额。

 

他在这个美好的夜晚跑过来居然只是为了挠痒痒,说好的春宵一刻呢,说好的恋人间的耳鬓厮磨呢。

 

等审神者终于气顺了,就见药研不知何时已经睡到了她的身边。白大褂成了被子,他小心翼翼得枕着枕头的一角,安安静静的摸样终于有了几分短刀的影子。

 

“大将。”药研闭着眼,然后说,“如果你猜对我说了什么的话,就原谅你。”

 

审神者嗯了一声,盯着他放慢了动作、一字一顿的双唇。

 

等他说完了,审神者便将自己的被子搭到了他的肩上,好歹也是嫁刀,都同床共枕了居然连被子都不给人盖,实在是不像话!

 

然后她贴近药研身边,轻轻说道:“晚安。”然后那手一会放在自己腰上,一会横在两人中间,折腾了个小半天愣是没找到合适的地方。

 

药研眼也不睁,伸手拉过自家大将怂到无处安放的手,大大方方得搁到自己腰上。

 

他就这样一动不动,一直听着身边的呼吸声逐渐放松下来,等确定审神者睡着了,才朝前挪了挪身子,正好躺在那个温暖的怀中。

 

“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守在大将身边的。”

 

也不知审神者有没有听到这句低语,就见她收拢了手臂,抱住了怀中的付丧神。

 

“这么巧啊,我也是。”






最后。诸君请听我一言:短刀的腿都是世界的宝藏啊!!!我爱短刀嗷嗷嗷嗷!!【帮我拦下一期谢谢】


什么?没到14号?!为什么还没到!我不管,我写好了就要发的!




评论(40)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