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物似主人形】13 惊蛰

乙女向 ooc 一期婶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


精简、轻松、唯一的雷点大概就是这篇的女主角是个无铭刀的付丧神吧【望天】但我依旧执得让她叫审神者


因为我根本找不到比审神者更适合当主角的名字(理直气壮)


【物似主人形】1 你好

【物似主人型】2 再见

【物似主人形】3 战损

【物似主人形】4 重伤

【物似主人形】5 入坑

【物似主人形】6 好梦

【物似主人形】7 温水

【物似主人形】8 外出

【物似主人形】9 错乱

【物似主人形】10 回忆

【物似主人形】11 记忆

【物似主人形】12 樱上幕帘





1

 

漫天火光牵引着四周的倒影摇曳出一场盛大的妖形魔舞,最醒目的就是那个立于火舌尖端,仿佛飘在空中的立花直秀。

 

自己主上拼尽生命才战胜的敌人居然还活着,这让审神者心中涌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失落。

 

她和一期一振躲在厨房的杂物堆后,隔着扭曲的热浪,她看到立花直秀身边影影绰绰都是暗堕后的敌刀,包括那柄记忆中的五花高速枪。

 

溯行军一直都喜欢偷袭无主本丸,抢夺残存的资源和付丧神们的灵力。只是立花直秀来到这座跟他有着扎心之仇的本丸到底是纯属巧合还是刻意为之呢?

 

以她和一期一振先是误入错误时空,再被溯行军一路追杀来看,后一个可能性更加大些。

 

而作为那个捅了别人心脏的当事刃,审神者两腿一软,双手顺势一抱。

 

莫名其妙又被抱大腿的四花太刀茫然得看着自己腿上的新挂件,半天没能反应过来,注意力似还在周围的大火之中。

 

本丸建筑都是木质的,经此高温立刻集体发出倾塌前的悲鸣。

 

除却那些大火吞噬房屋的声响之外,本丸之内其实很安静。可一期一振仿佛又听到了记忆深处那跨越数百年时光的杀伐之声,那时的他也是身处这样的烈火之中,看着繁极一时的大阪城在眼前轰然倾塌,看着从火焰中诞生的自己,被火焰重新吞噬。

 

那时的大火烧断了一根梁柱,恰好落在他的刀架之旁。就和眼前这根朝他压来的一摸一样。

 

记忆和现实相互重合,一时间他险些分不清哪些是真哪些是假。直到审神者一把将他推开。一期一振看着被火焰舔舐的梁柱在眼前倒下,对面是眼里写满担忧和惊惧的小姑娘。说来也怪,让他镇定下来的永远都是那份当久了兄长和近侍后自带的责任感。

 

“抱歉,有些走神了。我们先和大家会和吧。”

 

审神者看到他说话间朝前迈出一步,就像在确定自己已经有了可以避开火焰的身体。

 

每把刀难以忘记的过去,就像人一样,有的刀会选择跟审神者撒娇或者用一些明里暗里的暗示来表露心迹,有的刀则只字不提,将一切都藏在嘴边的笑意中或是当做茶余饭后的趣事来说。也有的会憋在心里。

 

一期一振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从刀帐上查阅到的资料可以发现,他其实一直都记得那场改变了他整个刃生的大火。

 

审神者看着这样的一期,突然就很不明白他和原审神者两个这么能憋的人是怎么成功走到一起的。好在她再不明白也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场合,立花直秀不是猴子喜欢往高处窜,肯定是有着必胜的把握才会跟个活靶子似的杵在屋顶上。

 

她跟在一期一振身后朝本丸内部摸索而去,她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四周听不到战斗声呢,如此安静简直令人背后发凉。

 

前方的一期一振突然咦了一声,继而停下看向了自己的右手。此时虽然已经入夜,但周围火光通明并不会影响太刀的视力。他的右手在一瞬间似乎变成透明的了,这样的情况只有在主殿幼年时灵力不足才有可能发生。

 

联想回忆中暗堕刀剑也需要灵力这一点,审神者突然有了一个十分不妙的猜想。

 

溯行军这是在夺取本丸付丧神的灵力,失去审神者灵力支援的付丧神很快就会变回本体,所以本丸才会如此安静。而她和一期一振才刚回来,灵力还有残留。

 

想到这里她连忙将自己的装有强灵力补充剂的刀鞘塞到一期一振怀里,但那只手依旧是半透明的状态,甚至这会连刀鞘都拿不住了。

 

在本丸失去所有战斗力的当下,作为唯一一个四肢健全的付丧神,审神者觉得肩上的担子无比沉重。

 

苍天啊——都说人是逼出来的,没想到刃也是。

 

她在火海之中仰天长叹,继而做出了刃生中最大胆的一件事。她对一期一振招了招手,假意让他附耳过来,接着迅速抱了他一下。

 

原以为自己的脸面早就丢到不能再丢,但她的手在环上一期一振肩膀的时候依旧抖得跟帕金森似的。腰上的缝线应该是断光了,疼了一路都开始变得麻木起来。然而这一切比起怀中的温暖都不算什么!

 

她松开手后,看着一期一振怔愣的表情满足得笑了:“一期,等我半小时……哦不,我大概十五分钟就可以回来了!一定要等我哦!”

 

说话间,一期一振整个身体都似逐渐透明起来。

 

一期一振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满溢的迷恋和不舍,在意识她要去哪里后,立刻想要抓住她的手,然而右手却毫无阻碍得穿过了她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身影离开自己。

 

“不许去——!”这大概是一期一振用过的最严厉的口吻了。然而这一次,那个从未拒绝过他的小姑娘却摇了摇头。

 

“这里很隐蔽,周围也没有敌军的气息。我会早去早回的!”

 

她说话的时候依旧在笑,眼神一刻没从一期一振的身上离开。但说完后便毫不留恋得穿过那片火幕,彻底消失在一期一振的视野之中。

 

2

 

审神者以出色的侦查躲避了游荡的溯行军,去了那个位处本丸角落,唯一一座没有被波及到的屋子——锻刀房。

 

锻刀房对于刀剑来说好比诞生地,就算是暗堕的刀剑也会留出几分尊重。

 

本丸的迷你刀匠依旧四仰八叉得躺在一堆玉钢上,见有人来了来睁开那双绿豆眼,在发现来人是那个钝刀付丧神且孤身一人时,立刻又拽了回去:“白川的刀不许进来!出去!”

 

谁知钝刀的眼中却泛着利刃的光芒,那小姑娘也不多嘴,直接将自己的本体双手奉上,字正腔圆得说道:“我渴望力量。”

 

刀匠还有些迷糊,见审神者想要将他往冷却材那边丢才彻底惊醒过来。

 

“你要再刃吗?”刀匠先前明明跃跃欲试,现在却变得犹豫了起来。

 

审神者点了点头。

 

刀匠解释道:“再刃就是要磨掉刀刃上……”

 

审神者打断他:“不要告诉我,我知道了肯定会退缩的,你直接动手就好。”

 

刀匠看着她此刻的眼神,突然想到曾经的小审神者也是这样一路冲来求他给祖传怀刀开刃的,难道真是应了那句物似主人形吗?

 

“我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刀匠咬牙切齿后,就接过了怀刀。

 

也不知道那刀匠究竟吃了什么化肥,就见他原本巴掌大小的身体突然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那是个十分年轻的男人,明明是一张苍白病态的脸,在结合了他满身的痞气后硬是中和出了一股桀骜不驯的气质。

 

“为什么付丧神不能随刀匠,非得随主人。一定是白川太傻,所以才把你也养傻了!”他看着手里的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审神者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砸得不能思考,呆呆傻傻得站在原地,嘴巴张成了一个O字。

 

“呵,我才是你亲爹。”刀匠看着她这副模样,突然露出了大仇得报的模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你原本就是我给白川锻的怀刀,要不是我死得早……哼!”

 

接着他说自己原名叫做白川黑见,是白川老爷子的亲弟弟,因为被家人说没有锻刀天赋,于是一气之下去当审神者了。这把刀就是他赌气锻给白川用来气他的。结果运气不好,直接殉职了,只是他对锻刀执念太深,所以变成了某个本丸的刀匠。没想到这个本丸后来会变成白川的,简直是命运给他开的玩笑。

 

“所以你现在是个鬼吗?”审神者突然抖了一下。

 

“没出息。”刀匠对她的嫌弃更上一层楼。

 

在开始再刃之前,他背对着审神者问了一句:“一会就算你疼得满地打滚,我也不会停手的哦?”

 

“请开始吧,我和人约好了十五分钟后要回去的。”

 

刀匠对这突如其来的恋爱氛围十分不满于是跟她强调:再刃会失忆的,而且研减之后还要加入新的玉钢,所以变成一把新刀也极有可能。而且在没有审神者灵力的本丸中,十五分钟一把短刀根本是做梦。

 

“刀鞘上应该还有灵力。”审神者说着将刀鞘也递了过去。

 

刀匠也不接,只是扫了一眼:“灵力早用光了,丢了吧。”还说这刀鞘太丑了,还是原配好看。

 

审神者追问道:“是什么时候用光的?”

 

“你第一次来给我看的时候就用光了。”刀匠说完就听后面许久没有声音,于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小姑娘依旧痴痴傻傻得站在那里,一会看看刀鞘,一会又看看自己。

 

“干嘛呐?”刀匠不耐烦了。

 

“哦,我在想,万一我身体有另外一个灵魂,再刃的话会不会影响到她。”

 

刀匠更加不耐烦了,直接把那个刀鞘丢进垃圾桶,然后说:“哪来的两个灵魂,付丧神和人类不同,一个身体只能塞一个灵魂。不然链结个几次不是能自己跟自己开合唱团?”

 

“绝无意外吗?”

 

“绝无意外。”

 

他自从白川自己锻出了一期一振后就自暴自弃,过着不知寒暑的生活,等白川去世后更是成天醉生梦死,对于白川那位小孙女的记忆也停留在锻刀房的那几面。所以他完全不知道小姑娘听了他的话之后为什么突然又哭又笑。

 

审神者这几天过的完全就是心电图一般的日子,大起跟着大落。她一开始还以为是审神者的灵魂在自己体内,这样一来在刀鞘灵力耗尽的情况下能够给一期一振手入,或是拥有两人份的记忆也都说得通了。

 

但白川黑见这斩钉截铁的一句却将她的猜测完全推翻,并且带给了她更大的悲和喜。

 

事实上并不是她身体里有审神者的灵魂,而是审神者的灵魂,也就是她,莫名其妙被洗掉了记忆后塞进了付丧神的身体里。哪怕再早一天知道这个事实也好,但若是一切都能如愿,也就没有世事无常这句话了。如果没有本丸的这场大火,也许她根本不会再进锻刀房。

 

“没事,请你开始吧。我就是感慨下这个世界对我的恶意罢了。”审神者深吸一口气。

 

“这个世界并没有意识,只是有些人,例如我这样的,真的运气太差。”刀匠静静看着锻刀炉中的烈火,然后熟练得拔下了怀刀的目钉。

 

刀刃被烧至通红的时候,刀匠听到身后的审神者这样说道。

 

“如果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请告诉我一定要去厨房那边。有很重要的人在等我。”

 

“谁啊,永灵刀的付丧神吗?”刀匠开玩笑的一句话后便不再开口,因为他知道身后的小姑娘已经无法回答他了。

 

3

 

一期一振知道等待必然是漫长的,只是他等待的那几十年却在这短短的十五分钟面前败下阵来。

 

他身上的灵力时断时续,打个比方的话就是:比起没电更像是供电端口那边出了故障。

 

约莫是没想到自己也有会拖累别人的一天,一期一振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知道锻刀房的位置,但他怕自己离开后有人会找不到他。说到底刀剑能做的终究只有等待……

 

一期一振突然惊觉现在的场景和审神者决意独自远行时候一模一样,他永远都在原地等待,明明已经是付丧神了却还是和刀剑时期的自己没有任何区别。就像面对那根朝他倒下的梁柱一样,他甚至都没想到可以躲开。

 

不因该这样才对。

 

他听到心中有某个声音如此说道。

 

他现在甚至冲进大火之中将曾今的自己带出那场噩梦。

 

一念及此,他立刻惊醒。

 

面前的火幕之中已经出现了几个明显不属于友军的高大身影。

 

就像志同道合者会相互吸引一样,暗堕的想法也会引来溯行军。

 

一期一振用还能维持实体的左手抽出太刀,火光倒映在他的瞳仁之中,倒映在冰冷的刀身之上,一如他被烧身的那一天。

 

他伫立在暮色与焰色之间,坚挺宛如最后一根基柱。

 

“我已经不想再输第二次了。”火光中的付丧神面色坚毅而决然。

 

自火焰而生,自火焰而亡。拥有人身的现在,且看他能凭这残躯走到何时。

 

他并未为上战场而铸,吉光的刀剑大多都被当成优秀的藏品,他在来到本丸之前,并未有过实战经历。

 

即便如此,吉光之名也不容小觑。

 

一期一振坚守着这块约定之地,一步也不肯退却。他身上能受伤的地方其实不多,大多都只是一个虚影,然而刀刃上的裂痕却依旧会反映在付丧神的身体之上。

 

记得上次重伤时,审神者还是个小姑娘,被他一身赤红吓得哭个不停,好半天才哄好。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一会被找到时,是一种更加体面点的模样。

 

仿佛在回应他一般,空中突然划过一道转瞬即逝的白光。接着远处想起了惊雷,就像是惊蛰到来,万物复苏。

 

冰冷的雨水从高空倾倒而下,落在他脸上身上,为他静静冲刷一身血色。

 

火势变弱了,一期一振听到了雨声中的另一种声音,那是轻快的脚步声,就如同他此时急促的心跳

 

他将伤痕累累的太刀插入地面,强撑着站起身,就见一个娇小的人影从火幕之中冲出。

 

说是十五分钟后回来的小姑娘在迟到了将近一个小时后终于如约而至,就像赶时间一样,身上的衣服穿的乱七八糟,扣子没一个对准,大半肚子露在外面,甚至没有穿鞋。

 

她手中是刚刚锻造完毕的本体,因该是刀柄的地方只用一块布包着就这么握在手里,想来是连刀柄都没装就急急赶来。

 

“白川黑见所铸短刀,审神者切,参上!”随着这样的叫喊声,她直接冲向了敌打,灵活地躲开那些迎面劈来的斩击后,突然绕到后侧,直接一刀刺入敌打的心脏。

 

远处雷声渐隐,骤雨将歇。

 

 

 

 

 

 

 

 

 啊哈,我再也不说下章完结这种话了,妥妥的都是flag_(:з」∠)_

 

 

 

 


 

 

 

审神者切(再刃版)台词

 

 

 

登录(读取中):刀剑乱舞,现在读取中。

 

登录(读取完毕):刀剑乱舞,准备完毕。

 

登录(开始游戏):开始了。来,请握住我的手。

 

入手:初次见面,我是审神者切……啊,请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您的。

 

本丸:我并没有斩杀审神者时的记忆。但……应该是真的。

 

          请不要有所顾忌,尽情向我撒娇吧。

 

          太好了,我现在已经有了能够保护您的利刃。

 

本丸(放置):我很喜欢这种悠闲的感觉。

 

本丸(负伤):没关系,我受过更加严重的伤。

 

结成(入替):我会保护好大家的。

 

结成(队长):是,我对指挥颇有心得。

 

装备:圆圆的很可爱。

 

          就算您问装在哪里……

 

          我会好好珍惜的。

 

出阵:需要大喊吗?那……出阵啦(破音)——!咳咳……

 

资源发现:运气也很重要呢。

 

BOSS到达:擒贼先擒王。

 

索敌:侦查就交给我吧。

 

开战(出阵):审神者切,参上!

 

开战(演练):请多指教。

 

攻击:阻挡?

 

          切断。

 

会心一击:背后满是破绽!

 

轻伤:并不痛。

 

          这种程度并不会到影响我。

 

中伤/重伤:不必担心,还没结束。

 

真剑必杀:就用你来让我回忆起自己被命名时的情景吧。

 

单挑:如果输的话,我身后的刀们就会……

 

胜利MVP:谢谢,我很开心。

 

任务(完成):辛苦了,需要奖励吗?

 

内番(马当番):我去准备胡萝卜。

 

内番(马当番终了):全部喂光了。

 

内番(畑当番):全部都是素菜。

 

内番(畑当番终了):可惜……种不出肉。

 

内番(手合):请赐教。

 

内番(手合终了):谢谢, 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远征:我出门了,有什么要我带回来的吗?

 

远征归来:擅自带了适合您的花回来。

 

远征归来(近侍):远征回来了呢。

 

锻刀:会是怎样的刀呢。

 

刀装:我尽力了。

 

手入(轻伤以下):马上就回来。

 

手入(中伤以上):没关系,没什么可担心的。

 

战绩:将文书取来了。

 

万屋:打底裤打底裤❤

 

破坏:抱歉啊,看来我回不去了呢……请不要因此伤心。

 

 

 

 

 

 

 


 

 

 

 


评论(1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