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鹤婶】我们(一发完结)

乙女向 鹤婶 ooc

 

现代+校园paro


精简愉快的白情贺文【虽然内容和白情没有关系】


内有蠢蠢的初中生出没 


第一人称

 

 

 

 

 

我的本职是某所初中的音乐老师,由于这份工作十分清闲,我便在某个边缘论坛注册了一个叫学习委员的ID,成了一位透明写手。平时也就发些无关痛痒的原创小说,权当完成儿时梦想。网站很小,来来去去的也就那么点用户,其中有一个叫做五道杠的ID每次都会给我的文章点赞。

 

你以为我接下来会说我喜欢这位五道杠?

 

大错特错!他是我最讨厌的写手,没有之一!

 

本来我跟他只是点赞之交,除此之外毫无交集。论坛的原创区每周都会随机发布一些关键词,有兴趣的可以用关键字进行创作。本期关键词为“奋斗”,我怀着满腔豪情壮志写了一篇人定胜天,然后隔天五道杠同学也发了一篇同名文,跟我的he不同,他写了一个悲壮的be。

 

点赞数还比我多。

 

我将这个行为默认为挑衅,加之他这个ID明显比我这学习委员要来的厉害,两相夹击下,我的狗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单方面跟他展开了一场文手间的对决。

 

他更新频率跟我差不多,基本都是周更,想来他的小日子过得也挺清闲,基本关键词出来第二天就会更新。然后我不甘示弱,第三天就给怼了回去。他写he我写be,他写be我就非得弄个皆大欢喜的he。用文章来跟他变着法子别苗头,就连标题也学着他的模样,毫不避讳,生怕别人不知道我讨厌他。

 

很快网站的读者们就发现了这件事,甚至有人专门开了一贴来问这两个人是不是认识。我手贱点进去看了下,发现了五道杠在下面留言说道:以文会友。

 

我呸。

 

我很高冷得回复了一句:不认识,不想认识。

 

饶是如此,他依旧给我的每篇文章都点赞。然后我的读者里终于有一个说:他其实是你的粉吧?

 

这位朋友,你是不是对粉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这样明里暗里的对抗战持续了差不多有一个月,这次给出的关键词是“青春”,五道杠依旧手速惊人,第二天完成了挑战。我点进去粗略扫了一眼,发现这一篇并算不上小说,而是他自己一路走来的各种经历,他的阅历还挺丰富,经常国内国外到处跑。好像近期还参加了同学会,说了一堆感慨时光匆匆的煽情句子。看得半天憋不出一个字的我,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这样的困境持续了将近半个月,久到都有人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Emmmm……能有什么事……卡文了呗。

 

……

 

说到青春,我脑子里最先浮现出的就是一排排西洋风格的旧式建筑,绿荫之后能看到砖红色的教学楼。那个学校有很大的操场,能眺望到另一边的天主教堂。下课后我会和小伙伴们手挽着手在楼道里来回兜圈子,运气好还能看到教导主任逮着倒霉蛋在墙角训话。那倒霉蛋前一秒还摆出一副虚心受教的乖巧模样,被我一逗就绷不住了,笑成了朵向阳花。得亏他的成绩和颜值一样名列前茅,又是共产主义的优秀接班人,不然怕是没法全身而退。

 

这个倒霉蛋是我的暗恋对象,占据了我对这所学校大半的回忆。他姓五条,遂班里授他爱称——五道杠。所以你们看,我讨厌论坛那个家伙也是有正经道理的!

 

在那个中二的年级,我身边既没有需要封印的库O牌也没有会说话的黑猫,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初中生罢了。

 

我从小就像个猴子似的在屋里屋外到处撒野,皮得狠了就免不了挨揍。只不过这一套套的家法没把我揍成淑女,反倒是给揍出一身王八之气,从幼儿园开始我就自带一身魔头气场,等回过神来时已经莫名其妙跻身于各路天王之间成了校霸之一。

 

本着只要好好做人一定能够洗刷冤屈的想法,我熬到了初中,可初中不乏小学校友,久而久之我女魔头的名声就在校内传开了。于是我彻底放飞自我,谁叫揍谁,彻底将这个称号落实了。老师见了我都头疼,觉得我一定是猴子精投错了胎。只有体育老师能够治住我,那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有着跟我爹一样的邪恶气场,在他面前我立刻从大爷变成孙子,站姿都比平时要端庄一些。

 

五条同学是入学后不久来的转校生,那时他还没我高,看着十分瘦弱。他性格很好,能静得下心也能敞开了疯,加之品学兼优很快就获好评不断。但他最吸引我的却是别的,他从来没有跟风叫过我女魔头,就连类似的玩笑都没有开过。

 

在那个懵懂无知,不知情为何物的中二年代,被父母以爱之名混合双打的我,成功长歪,将喜欢和欺负画上了等号。那时我的手段单一到令人发指,除了堵他的路还是堵他的路,会在课间跟他在楼道里不断偶遇,会在他问我借东西时故意将手举高凭借身高优势逗他玩。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应该是相当讨人厌的,但他也是骨骼清奇,对我的各种行为都展现出了极大的包容力。久而久之我就折于他的人格魅力,将长歪了的自己又给掰了回去。

 

他就坐在我的前排,一下课就迫不及待得转过身,两手往我桌上一搁,接着讲上一个课间被上课铃打断的话题。我们一起在操场追逐打闹,在课间冲去小卖部买水,为了抄到最高质的答案轮流赶早抢占课代表的作业本。

 

他很擅长运动,经常在体育课上借个篮球,几个男生勾肩搭背往操场走。他喜欢用各种方式吓人,有一次被吓的那个正好在喝水,他悄咪咪走近,然后对方被吓后一口水没含住直接喷了他一身。

 

五条同学吓人终遭报应,四周顿时一片欢呼,我也在不远不近的地方跟着大家一起笑话他这只落汤鹤。估计是我笑得太欢,他朝我看了一眼后便也大笑起来,我们隔着人群遥遥相望,阳光落进他金色的眼里,便成了我整个青春年代中最鲜明的画面。

 

对了,他还会弹钢琴。那是我在假期前最后一节音乐课上得知的。然后,他因家人的工作关系又要转校了。

 

接着我的时间就仿佛被按了快进,一下子就跳到了毕业,然后又上了高中,最后浑浑噩噩进了大学。期间有过几次同学聚会,我抱着说不定可以见到他的希望穿上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条裙子。

 

很可惜,五条同学没有出现。我听着一桌人在那说些牛头不对马嘴的废话,终于意识到自己最爱的那段时光已经悄然远去。之后的同学会我就没有再去了,可能是潜意识里就不想承认那段跟他在楼道里巡山,在操场上肆意玩耍的日子其实早已结束。

 

我跟他换过手机号,起先逢年过节也能互发几条祝福短信,后来这样微妙的连系在某年断了,也许他换了手机号,又或许是没收到。我的手机号一直没变,除了我从不向人借钱之外,也是在心里暗自期待着能再收到他的短信。

 

在高三那年我学到暴燥,就想回初中的学校看一看,结果被门卫拦下,然后就如开头所说,我一怒之下便决定成为这里的音乐老师,我妈以为我终于打算从猴子进化成人类,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我上学时就很喜欢音乐课,倒不是因为对音乐的有兴趣,只因为所有的教学楼都是瓷砖地板,只有那里是木质的楼梯,整个内部构造也都是木质的。

 

时隔多年,我又回到了这里。楼梯依旧没有打蜡,有几阶踩上去会嘎吱做响。我一步步走着仿佛能看到两个小小的身影互相打闹着往教室跑去,那是初中的我和他。他会在课上跟我的同桌调换位置,然后我们两颗脑袋就凑在一起胡编乱凑编出了这里的鬼故事。

 

得知他要转校后,我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觉,正好音乐老师的宝座空着,我就坐到钢琴凳上乱弹一气。他挨着我坐下,我以为他也要虐待下大家的耳朵却没想到他弹出了某首曲子的开头。我静静坐在他身边,觉得这是我离他最近,也是最远的一次。

 

后来我找了很久才知道他当时弹得是平均律。这首曲子我从初中一直听到现在,已经会自己弹了。

 

音乐教室的钢琴还是原来那架,不过现在这琴是我的宝座了,我发现自己还能记起他弹琴时的模样,能看到他纤长的十指逐次按下琴键,眼神专注又平和。

 

他现在在哪里?会成为钢琴家还是公司精英呢?

 

我是抱着怀念过去的心来这里就职的,关于他的回忆在我迈进大门的一瞬就决堤而出。

 

明明我跟他最亲密的接触也不过是掰手腕或是他惹到我后去挠他痒,但和他有关的一切我都记得,整个学校,除了女厕所,就没有我们没一起去过的地方,在这个角落看他被教导主任提去训话,在那个树下一起研究银杏叶的公母,在校运会时为他扯着嗓子喊加油……

 

我坐在教室里那个曾经属于我的位子上,听着窗外操场传来的嬉闹声,仿佛又看到了他转过身来,趴在我课桌上的模样。

 

那一瞬,我体内的女魔头似要领悟绝世武功,诸多情绪一齐贯脑而下汇聚成一股怒涛涌上心头,我听到有声音在那片狂风暴雨中小心翼翼得说出一句足足晚了十多年的顿悟:你喜欢他。

 

……

 

我以前的班主任依旧坚挺得奋斗在教学第一线,她在知道我就是那个新来的音乐老师后震惊又毫不含蓄得表示以为我是打翻门卫翻墙进来的。

 

我看到她后也惊了,因为我知道我女魔头时期的黑历史肯定又要经她之口再现人间。

 

我现在时常能听到学生们在课上谈论音乐教室的鬼故事,十多年过去了,那故事被添油加醋早已面目全非,只有里面那个五条同学以我为原形捏造的女鬼依旧在叱咤风云。

 

再后来,我见到了新来的体育老师。那是个皮肤白皙的男人,拥有一双点亮我整个青春的眼睛。

 

五条同学摇身一变,以五条老师的身份回到了这所学校。

 

比起我见到他时从钢琴凳上摔下去的狼狈模样,他见到我时没我想象中的惊讶,反倒是学校旁的W记没了更让他痛心疾首。最终他以日料为诱惑,收买了我宝贵的下班时间。

 

我和他面对面坐着,当年还没我高的小男生已经长大了,他双手搁在桌上,兴冲冲得跟我讲他这些年遇到的趣事,就像那些被上课铃打断的课间闲谈,就像……就像这些年我们从未分开。

 

他讲他去了很多地方,国内国外都转了一圈,在纽约的街头弄丢了行李箱和手机,所以我的电话也丢了,他还说了很多,一直到吃完这顿饭我都还像是在梦游一样,我和他并肩走在天桥上,看着沐浴在霓虹灯下的五条同学。

 

他现在已经比我高了,褪去了一身稚气举手投足间自带一份稳重,但内里却好像还是那个我记忆中的初恋对象。

 

我自己呢,比起当年该是淑女了不少,学会了化妆,学会了踩高跟鞋,还喜欢上了穿裙子。大概从女魔头进化成了女魔王吧……

 

这一段路一点不长,就像是我那转瞬即逝的青春一样,在他的陪伴下走到了最末。然而我苦思冥想了一路,依旧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才好。当然也没有跟他告白。

 

分别前他摸出手机将我们拥有的所有社交账号都加了好友,笑着说这样就不会再失联啦。还说:“明天见,我起得早的话就帮你带早点。手机联系。”

 

也许灵感真的来源于生活吧,今天的五条同学给了我太大的刺激,以至于那卡得七窍不通的文思顿时像被注了稀释剂一样渐渐通畅起来。然后我就写了这篇文,接着得到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回复。

 

——我就说他们肯定认识!

 

——说好的打架现场为什么冒出了粉色气泡。

 

——学习委员你别睡了快醒来啊!@学习委员@学习委员@学习委员

 

——楼上的不要急,他们已经是同事了。

 

——看他们互怼几个月后真是爆笑。

 

——《我喜欢的大大居然是我的初恋系列》@五道杠

 

——不对,应该是《我在成为我最讨厌的写手的素材后发现他原来是我的初恋》@学习委员

 

我越看越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些潜水的用户们突然就群情激昂了起来,而且这一个个回复的都是些什么鬼!完全看不懂!

 

直到我在第一条留言上看到了五道杠的回复:明天早上我来音乐教室找你。

 

哟呵,这个孽畜居然还想找我单挑么!没想到我都写得这么隐晦还是被猜到了学校。

 

然后……然后吧,我酝酿了一早上的魔王气场就在看到五条同学迈进教室的一瞬间烟消云散。

 

他跑得很急,甚至都没给我带早饭。他坐在我的钢琴凳上,先是说了一堆无关痛痒的题外话,什么自己闲来无事在某个论坛注册了个账号开始写小说什么的。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突然画风一转,用那双金色的眼瞳盯着我,然后说:“嗯,那个……就是……”

 

他沉默了一会突然猛然拍上自己的大腿:“男女朋友,了解一下?”

 

说完我跟他就像是玩起了对视游戏一样,一动不动得看着对方,然后一齐大笑出声。

 

上课的铃声从远处传来,我坐到钢琴凳上,坐到他的身旁,在此刻离他最近的地方,跟他说我想听那首平均律。于是他弹奏的模样跟我记忆中的那个男孩重叠起来。


在这个开学季,我的青春回到了我的身边,这一次一定不会再留任何遗憾。

 

……

 

说起来我跟他的相遇并不是单纯的巧合。

 

每当学校大考小考期末考,我们这些副课老师就会患上各种不能上班的未知疾病集体告假。

 

语文组的歌仙老师一进门我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于是音乐老师就到外面出差去了。然后体育老师也打牌输了自己的课,于是我跟五条同学就在那栋熟悉的老教学楼里,坐在老位置上评点鬼故事的各种版本。

 

一次两次可以说是巧合,然而每次我去出差,五条同学必定输牌,于是这次歌仙来的时候我多留了个心眼。我发现每次歌仙来找我,隔壁英语组的光忠老师就会默默从门前路过一下。

 

然后不出五分钟,走廊里就传来他班级学生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再过五分钟,五条同学便溜溜达达得过来找我玩了。

 

“所以他是你的学弟对么?”我把自己的手机打开到论坛界面,最新一篇文章的标题赫然是《我的副课老师为了谈恋爱疯狂出差/输牌》。

 

……

 

说起来五道杠为什么老是给我点赞这个问题,五条同学给出的解释是这样的,他从我的文里看出了我年少轻狂时的王八之气,觉得特别有亲切感,故而一直给我点赞。

 

我现在不跟他以文互怼了,而是一起写同一篇文。具体玩法就是他写五千字,我写五千字,情节发展完全按自己喜好来,且两人对剧情发展没有任何交流。不过他老是给我喜欢的男角色找妹子,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在他写得起劲的时候用力捏住他的脸,肃然道:“他!还是个孩子啊!”

 

……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经过了时间摧残后的我虽然已经正常很多,但言行中依旧透露着一股中二的气息,于是收获了许多小同学的崇拜。但是,自从他们知道五条同学会弹钢琴个一个个都从小雏鸟变成了择良木而栖的野凤凰,天天想着让五条同学来教音乐。

 

……

 

我其实一直以为五条同学会当音乐老师,没想到最后却成了体育老师。问了一下后得知,他以为我对当年的体育老师心存爱慕,所以体育课上才会特别乖巧端庄。

 

此处容我骂一句shift。

 

……

 

——说起来这两个人为什么不更新了。

 

——那个有一堆小女朋友的小正太到底这么样了。

 

——快回来填坑啊!

 

——《丧尽天良,副课老师居然趁着期末出去度蜜月》

 

——卧槽,楼上你认真的吗!

 

……

 

五条同学,讲真……你开小号发这种回复真的好吗。

 

 

 

图源来自百度,因为自己没留什么照片_(:з」∠)_



 


为什么用初中生呢……因为最近回家路上经常看到成群结队的初中生,而且高中生不会那么蠢蠢的哈哈哈哈哈


评论(25)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