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一期婶】我的本丸恋爱物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1

一期婶 乙女向 ooc

 

 

 

沙雕欢乐  间歇性抽风

 

 

 

担心掉坑的话,就当我一发完结吧。

 

 

 

初次上任,她心情澎湃。想着良田万亩,想着朕的天下,还想着那一个个如诗如画的美男子。她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脚下的道路都铺满了玫瑰花瓣,本丸恋爱物语已经拉开序幕。

 

然而理想多饱满,现实就多骨感。

 

审神者一开心,脚下打飘,乐极生悲迷路去了狐之助也找不着的地方。眼瞅着天要黑了,总算是苍天没有负她,让她在深山老林里遇到了一座本丸。如果是有主的可以借宿,如果是荒废的还是可以借宿,稳赚不赔。

 

但现在情况让她有些懵,每一座本丸都有个类似于灵力储存装置的东西被埋在地下,这个东西会和审神者的灵力产生共鸣,也就是绑定装备,之后本丸就认主了。

 

嗯,是本丸认主,不是刀剑。

 

这个东西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让那些暂时失去审神者的本丸能够在无主状态下继续运作。

 

审神者在迈入这个本丸的瞬间,就觉得有一种看不见的纽带将她的灵力和本丸联系在了一块。好消息是,她有本丸了,迈出了人生巅峰的第一步。坏消息是,没有别的好消息了。

 

……

 

“综上所述,我好像成了这里的审神者。”精致奢华的大广间内,审神者一脸严肃得看着对面那个同样一脸严肃的男刀。

 

这个男刀,她在别人家的刀帐里看过,叫一期一振。是个能打能奶可靠又温柔欧尼酱。但她面前欧尼酱和别人家的似乎不太一样。

 

一期一振神情冷峻,每个字都加了重音:“不,您不是。”

 

在连上灵力的瞬间,她就感知到本丸中有很多刀剑,但她来不及捡漏,探索行为就被这位一期一振给阻止了。

 

从见到审神者开始,他就一直是这幅苦大仇深的表情。倒不是不能理解,毕竟空降领导都是极难得到认同的。只是多番交流下来,这位一期一振总是以毫无转圜余地的口吻重复着拒绝的话语,问原因吧。

 

“抱歉,我不能说。”

 

套近乎吧。

 

“抱歉,一期一振并不是您的刀。”

 

时政的,这让人怎么玩。啊不,怎么聊天。

 

偏偏他还礼数周到,审神者看着那张帅气的脸蛋发不出火气,只能老老实实坐在那里继续跟他干耗。可是别人家的膝盖到底不是自己家的,她正坐了十分钟后终于原形毕露,两腿一蹬,也顾不上形象,直接瘫在榻榻米上开始装死。

 

能连上灵力也就说明这个本丸本身就处于等待继任审神者的状态,且至少有半数以上的刀剑对这个决定投了赞成票。当务之急就是要摸清一期一振对她如此排斥的原因。对此她提出如下假设。

 

“你在等原来的审神者回来?”近年高层换人,福利待遇降低,有不少审神者卸任。

 

然而……

 

“不是。”

 

“这里原来是黑暗本丸,你受尽折……呃。”见他衣冠整齐,四肢健全,“心理上的折磨。”

 

“不是。”

 

“单纯的不想干活?”

 

“不是。”

 

“……”审神者默了一瞬,字斟句酌道,“你们刀剑,有叛逆期吗?”

 

一期一振面上的表情终于有了松动,继而……

 

“没有。”

 

他说话时候一直静静盯着审神者,这让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令人费解的答案。

 

“因为来的人是我,所以才不行?”她很想来个鲤鱼打挺,但腿还在麻,所以只能咸鱼粘锅,半坐不起得看着对面那个居高临下的付丧神。她自问也是品学兼优,文武双全,还能因祸得福喜提一个现成本丸的审神者啊。

 

她到底是哪里不行了?

 

一期一振不想说话,看着她那两条还在抽抽的小腿,用眼神说明一切。

 

这目光很平静,带着几分关爱和怜悯。让审神者的狗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我是一名审神者。”

 

一期一振刚想反驳,却发现她说的是审神者,而不是本丸的审神者。

 

“红头文书,正式公章,烫金的就任书一个不少。”

 

她个子不高,还是个可爱型的,加上现在还半躺在地。就算恶狠狠得瞪人,也有种猫扮狮子的感觉。但她两眼微微眯起时,眼角会有些上挑,仰视人时尤为明显。这份弧度中和了她长相的稚嫩,却又不会过分妩媚,加上此时的一身傲气,混在一起竟有一种说不清的坚韧和不屈,就像是寒风中的翠竹。

 

一期一振不知想到了什么,默了半晌,没有出声。

 

审神者趁着他神游的功夫,将刚才说的那些东西全部拍在他跟前,一字排开:“狐之助把我看丢了,所以伪名只能自己起。我写了几个,你看看先。”说完就恭恭敬敬得递了一张纸过去。

 

一期一振看了一眼,字迹倒是工整,但他应该没看错吧。上面写着:不知所云片糕。

 

他默默将纸头放到一边,不再看第二眼。

 

审神者自经历了那些你问我答环节后,已经熟悉了一期一振拒绝时的神情,所以又递了一张过去。

 

莫名其妙脆角。

 

一期一振眉头皱得更紧了些,将纸头叠到了第一张上面。

 

审神者扁扁嘴,心说你是真看不懂还是跟我装傻啊。又递了第三张。

 

餐风茹雪媚娘。

 

一期一振看了眼审神者,又看了眼纸,觉得这名字终于越来越像个人了。于是将纸头叠到了第二张上面。

 

然后又有了第四,第五。一期一振全程保持静默,在看到第七张时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您确定要用这个?”

 

他真的不是在找茬,虽然是伪名,但出阵时也是要顶在头上,顶在他们本丸门口的。取粟田口吉光明牛奶这种名字真的没关系吗?!

 

“有什么关系呢。”审神者面无表情得盯着他,“我读前半段的时候别人会知道我跟吉光的刀肯定有一腿,是大腿还是小腿暂且不论。等我读到后面,人家肯定想为什么要叫食物名呢。”

 

是啊,为什么?

 

一期一振也很想知道。

 

就在此时,一只黑白相间的小老虎叼着一张纸走到了一期一振跟前。纸头上写着几行字:一期哥,我觉得新的审神者大概是饿了。署名:退。

 

一期一振将纸收起来,问:“您觉得饿了?”

 

审神者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来了句:“不是。”

 

“那您是渴了?”

 

“不是。”

 

“累了?”

 

“不是。”

 

于是一期一振反应过来了,她这是在怄气。看着小姑娘找回腿后抱膝坐着的模样,他深深的反省:先前说是修竹有些过了,顶多算是个比较苗条的笋。

 

正想着,审神者突然凑到他的跟前,由于和本丸灵力联系在一起,所以能够感受到眼前的一期一振和这里的灵力有着微妙的不同,但这个距离实在是过于接近了,只要用些时间就能数清对方的睫毛。

 

有些事,有些物就是和某些景特别般配。天时地利人和之下,审神者脱口而出的话就变成了:“你好漂亮啊。”

 

一期一振跟她拉开距离:“对不起,刀不能吃。”

 

审神者初次踏足恋爱线。失败。

 


评论(29)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