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一期婶】我的本丸恋爱物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2

一期婶 乙女向 ooc

 

 

 

沙雕欢乐

 


 【一期婶】我的本丸恋爱物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1



 

这是一个审神者因过度得瑟在山里迷路却因祸得福而成了片区内有名的捡漏王的故事。

 

好吧,在一位不愿意透露职位的○神者的强烈要求下,这必须得是一个恋爱物语故事。

 

既然是恋爱物语,那就必须得有男主角。审神者觉得自己既然只能看到一期一振,并且对他一见钟情,那么他从今天开始就是自己的近侍兼职男主角了。

 

一期一振被烦了一下午,回答终于不再是千篇一律的拒绝。他蜜色的双眼静静看向审神者:“您难道不想拥有自己的本丸吗?”

 

“可是这座本丸现在已经写着我的名字了。”审神者再次打开了自己的就任书,原本空着的那一栏已经自动出现了这座本丸的地理位置。甚至还收到了某位邻居寄来的好丽友派。由于是新口味,还是薄荷色的,遂作为友好的象征,送给了一期一振。

 

“您可以跟您的狐之助说明这里的情况,相信时政会妥善解决的。”一期一振说话时候将好丽友移到了左边,就见审神者的目光也跟了过去。于是他迅速将好丽友抛到了另一只手上,审神者猛地急转弯,因冲力太大,扑倒在地。

 

她刚爬起来,就听一期一振慢条斯理的说:“您既然不饿,那我就先离开了。”

 

馍馍片,她就知道这刀是故意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是俊杰,所以——

 

“谁说我不饿的,我饿死了。”

 

审神者就算站起来也堪堪到他的胸口,仰头挺胸的模样配合绯袴宽大的下摆还真的越看越像颗笋。

 

一期一振紧绷的面容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极浅,极淡,就像是还未完全散去的山岚。

 

审神者还是第一次见他笑,深深地沉浸在了玫瑰色的幻想中。所以在一期一振问她想吃什么时,她是这么回答的。

 

“我想吃那种吃完就可以让你对我刮目相看,同意当我的近侍,并且跟我来一场本丸恋爱物语的晚餐!”

 

她的声音过于响亮,回音绕耳三日,一期一振听到了身后的纸门传来了剧烈的响动,觉得大概是今天负责厨房的刀剑在表达强烈不满。

 

“没有这种食物哦。”一期一振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被留下的审神者怔怔看着他离开的方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一期一振的笑意非但没有消失,反倒是更加明显了些。

 

可,她最终还是饿着的。

 

……

 

一期一振经常会做同一个梦。他站在分岔路口的开端,沿着一条小径朝前走去。这里的道路就像是幽暗复杂的地下暗河,但无论走向那里,在尽头等待他的永远都是一位溯行军。

 

他们就这样在沉默中对视,直到一期一振因为对方眼中闪瞎人的激光而败下阵来。

 

每到这时候,梦就会结束。

 

本丸的夜里一直都是十分安静的,接近冬天时能听到风声。待久了,甚至能够分辨哪些穿过了树丛,哪些在外廊打圈。

 

一期一振醒来时就见弟弟们正挤在纸门后面,趴着间隙往门外张望。藤四郎们见兄长起来,连连对他招手,顺带体贴得给他留了一个塞脑袋的空隙。

 

他们的屋子正对着中庭,天色怡人时,经常能在廊上遇到排排坐的老年刀们。但晚上能有什么呢,还能是那群竹子成精了么。

 

太刀的视力不太好,只能看到被月色落满霜雪的院子里有一个人影。人影纤细,还有些瘦弱,要不是长着头发,还真挺像竹子精。

 

“是新来的大将。”药研内番带的眼镜果然是装饰,他给一期一振解说,他们半夜里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响,都说有无主的空本丸很容易吸引山里的精怪,一众忘了自己付丧神身份的刀剑男士们正想开开眼,却见院子里的居然是练刀的审神者。

 

“多久了?”他问。

 

平野估算了一下:“几个小时了吧?”

 

审神者没有对手没有木桩,只能练最基本的挥刀。然而这些基础的东西却能决定一个人能走到哪一步。一期一振虽然看不清她具体的身形,却能看刀刃上的寒光。就见那些划破夜色的弧度在漂亮的刀花中尽数归于一线,没入刀鞘。静默数秒后再次出现,气势凛然。

 

这姑娘小小一只,长相还异常纯良,总是让他忘了只要能当审神者的都有一技之长,虽然最近人才流失惨重,就连特能肝这一点都可列入特长优势,但终究,留下的还是那些能打上几招的。

 

只是啊——

 

“有些事不是光靠实力就能解决的。”

 

一期一振留下这句话后,就去睡了,留下弟弟们面面相觑。这新来的审神者很用功也很努力,而且看着还挺能打的,为什么自家的兄长就是不肯说人好话呢。

 

过了会,藤四郎们也陆陆续续爬回被窝,屋内只剩下深深浅浅的呼吸声。

 

一期一振闭上眼后似还能见到那一道道的刀光,屋外又起了风,竹叶簌簌。

 

“笋总会成为竹子的吧……”他轻声呢喃了一句。

 

于是没睡着的藤四郎们对了对眼神,明天拜托内番组的挖些竹笋送去厨房吧。

 

……

 

第二天,审神者终于联系上了自己的狐之助,一期一振起床后就见她正指挥着搬家工人将行李一箱一箱得往屋子里运。但本丸都是自带家具,刀也好婶也好,都是拎包入住,看这架势,主屋都得堆满。

 

审神者老远就看到一期一振了,这姑娘练了一晚上的刀也不见累,见了他立刻小跑过去:“早啊,近侍。”

 

一招手,露出了手心指缝上深深浅浅的伤口。

 

想到了昨夜所见,本该出言拒绝的一期一振弯腰接过她手里的箱子,认认真真回答道:“早上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审神者没想到他真的居然会回答,一时间连手都忘记收回去。

 

今天屋外天气阴沉,但她的内心却是阳光明媚,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期一振走了两步,就觉得斗篷被扯住了。一回头,审神者两眼放光得看着他:“人类和太刀生的也会是太刀吗?”

 

“……这话还是等您成为竹子后再说吧。”刚刚决定当近侍的一期一振先生立刻开始后悔了。

 

“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喜欢辉夜姬那样的女儿吗?”

 

这逻辑真是……与众不同。

 

在藤四郎们没看到的地方,他们的兄长终于在内心夸了审神者一句。

 

他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审神者已经很自然得将对话继续下去了。

 

“不过爸爸是刀剑的话,蓬莱之玉枝会变成蓬莱之玉钢吧。”

 

“倒是挺想看看火鼠裘。”

 

“开玩笑的啦,其实我想要的是EX咖喱棒哦。”

 

一期一振迈开大长腿,在审神者的自问自答中听完了自己跟她的婚礼流程。

 

本来还要听蜜月的,好在他的腿够长,提前到达主屋。

 

一期一振到底还是低估了审神者,主屋里已经被箱子堆满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挤着站的空隙,外面甚至还丢了一个挂烫机。

 

作为西装衬衫派,他屋里其实也有一个挂烫机,于是就提议把这个丢了。谁知审神者死活不肯,说是衣服皱了没法出门的。

 

“恕我直言,我并不觉得您这屋能放得下。”

 

审神者这个破脾气的确不行,听完就拉着一期一振走出去,把挂烫机摆了进去。还特别得瑟的站到挂烫机旁边,表示这样就放的下啦。当然她想的比较美好:“我这个屋子估计没法待人了,不知道你那个屋子空不空。”说完又矜持得补了一句。

 

“就办公用。”

 

一期一振神色复杂得看了那挂烫机一眼:“我和弟弟们住在一起,屋内并不空。”

 

说到这里,他突然话锋一转:“但在您办公时,我也可以去别处。”

 

审神者第二次踏足恋爱线。失败。

 

 

月光下,挂烫机在近侍的位置上,审神者坐在外廊叹气。她是真的不明白,自己的本丸恋爱物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评论(16)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