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一期婶】我的本丸恋爱物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3

一期婶 乙女向 ooc

 

 

 

沙雕欢乐

 

【一期婶】我的本丸恋爱物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1

【一期婶】我的本丸恋爱物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2


 

 

“我的近侍需陪我一起去万屋,处理时政那些无用的废纸,帮我决定当天衣服的搭配,要听我抱怨,还要在我悲伤的时候安慰我,愿意在我冷的时候脱下自己的衣服陪我一起挨冻。噢噢,帮我记一下,X17Y1这里有个任务点。”

 

一期一振记笔记的手顿了顿。

 

审神者正在打游戏,感受到身后带着审视的目光后立刻说道:“最后是在开玩笑啦,因为你从早上开就一直皱着眉头啊。来,笑一个。”

 

一期一振:“……”

 

笑不出啊。

 

其实这并不能怪他,审神者每天晚上都会练刀,大有成为本丸夜景的可能。粟田口部屋作为最佳观众席,半夜醒来时候总能到院子里的刀光剑影。

 

她会的武器很多,有时候是太刀,有时是长枪,最近开始用短刀了,刃身上的点点寒芒在她周围飞逝而过,乍一看还以为独独她那下了雪。

 

审神者的手指纤长白皙,骨节匀称,若不是掌心、指缝的刀疤一定会被认为是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一期一振时常会想,比起拢起振袖、束起长发的样子,这双手握住刀剑时会是何种模样。

 

当然一期一振是不会说她安静练刀的样子很赏心悦目,就算不幸这么觉得了也不会说出来的。只会在半夜醒来睡不着,靠在窗台找个景来看不小心被弟弟抓包时,勉勉强强说她那认真努力的模样让身为刀剑的他们有了一种自己主上很有潜力的安心感。

 

第一印象很重要,一期一振对审神者的印象一直都是努力向上,坚韧不屈的。就单那哭着丢了大半家具也要留下挂烫机的架势,怎么也得是一位注重形象,自律自省的主上。

 

那么问题来了,他眼前这个穿着皱领T恤和大裤衩的人是谁。毫无形象得瘫在懒人沙发上疯狂敲击手柄的那双手,和那双操控利器划破夜色的手是同一双吗。

 

不过是睡了一觉,那颗有潜力长成修竹的笋仿佛被人连夜刨去做了黑暗料理。

 

审神者自然无法体会近侍那过山车一般的心理变化,她的游戏正好到了紧要关头,手柄敲得啪啪作响,头也不回:“笑了吗?”

 

对待这种毫无诚意的表现,一期一振只能说:“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何表情。”

 

过了一会,赢了战斗的审神者突然手脚并用窜到了他身边:“手册上加一条,我被剧情虐哭的时候近侍要给我爱的抱抱。”

 

一期一振默默挪远了些:“我拒——”

 

话还没说完,身后的披风一鼓,审神者已经钻了进去。

 

好吧,他忘了,这次的审神者是个能打的。至少机动比他高出不少。

 

……

 

也不知道审神者哭是没哭,反正从披风里出来后,颈部以上部分已经恢复了一期一振印象里的模样。

 

现在她要去本丸周围逛,一期一振见她出门,便默默将手伸进自己的兜里,然后愣住了。

 

“是在找这个吗?”审神者站在门口,捏着一个手机,嘚瑟的笑。这是刚才钻斗篷时从一期一振那拿的,现在科技改变生活,时政为了方便刀审联系,给他们配备了专门的手机。

 

一期一振来这里时,原本的审神者已经不在了,出于同为御物的情谊,莺丸将自己换下的给他了。这几天,他就是靠着手机的定位系统才让其他刀剑顺利避开审神者的探索路线。

 

现在手机给审神者拿走并且用灵力设了禁制,其他刀剑们无法得知一期一振的定位,于是正在厨房帮忙的一众付丧神们被抓了个正着。

 

这今天的当番都是藤四郎们,他们还是第一次在白天见到审神者……也是第一次见到没穿巫女服的审神者,要不是有一期一振跟在身边,险些没认出来。

 

但比起他们兄长的过山车,藤四郎们的心理变化就很淡定了。一群百岁男孩笑眯眯得跟她问了声早安。负责早餐的药研还体贴得问了句:“大将,有什么想吃的吗?”

 

秋田也附和道:“现在还没开始烧,我们可以做主君喜欢的食物。”

 

在审神者入职前,经常能在婶婶的聊天软件中听到前辈们对短刀们的赞美,此时一见果然各个贴心可爱,大腿美好。她发出了由衷的赞美:“哇——你的弟弟们真♂棒啊。”

 

虽然这句话是夸奖,但一期一振不知为何开心不起来。

 

“请您把当中那个不和谐的符号去掉再说一遍好吗。我的手已经有些不受控制的想要握刀了。”

 

“请你不要说些破坏世界观的词汇好吗!你应该根本看不到那个符号的!”

 

一期一振:“我是从您的眼神中看出来的。”

 

审神者突然感动:“我们已经到了心有灵犀的地步了吗?”

 

一期一振打开笔记本,刷刷涂了几笔,认真道:“抱歉,还早得很。”

 

审神者笑开了花,对着藤四郎们说:“听到了吗。迟早的事!”

 

一期一振默默闭上了嘴。为什么要回话呢,他就该吹吹风,当一把岁月静好的四花太。

 

“默认了!”

 

一期一振:“……”

 

烛台切光忠经过厨房,就见一期一振正在水池旁边思考刃生,身边围着的藤四郎中有一位穿着过分随意的女性,不用说这一定是新来的审神者了。比起还算见过完整版审神者的一期一振,光忠受到的打击更加大。

 

“正门那边似乎来了客人。”说完这句话后,帅气英俊的付丧神也站到了水池旁边。他目送一期一振被审神者拉走,不死心的问了一句,“新的审神者?”

 

藤四郎们也很无奈,只能安慰道:“她晚上看着还挺正常的。”

 

鹤丸国永不知何时来到几人身后,冷不防来了一句:“这算不算是歧视太刀?”

 

正不正常的,横竖太刀晚上也看不着啊。

 

……

 

门口的访客正是前次送了好丽友示好的神秘邻居,开门的是一期一振,就见门外站着一个高瘦的粉毛男人,样貌姑且无论,但就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已经十分引人注目了。这要么是个甘地,要么就是个非洲人。

 

等审神者换好衣服出来,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粉毛男人半死不活得靠在门框上,吸着装有灵力补充剂的烟杆,周围烟雾缭绕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马上就要升天了。

 

男人介绍说自己就在隔壁山头,走传送阵过来的,想着这边的本丸交接也快结束了就过来串个门。

 

审神者跟他寒暄了几句,就见他说几句话就往一期一振那边看几眼。之后他们在手机上加了好友,时政有些设定十分贴心,可以看到好友的基本资料。这个男人的名字不知为何没有显示,只有特长上面写着:捞/锻/换不到一期一振。

 

“其实我这次来主要就是想看看这位无主的一期一振。”男人在茶室坐定,笑起来时候总给人一种被蛇盯上的错觉。

 

审神者哦了一声,默默往旁边移了一点,露出身后的一期一振,好让他看得更加清楚。

 

男人见她神色平静,颇为失望:“你就不好奇吗?”

 

“好奇什么?我要看天天能看,还是你比较可怜,你抓紧看吧,我过会就要出阵了。”时政每月都有出阵次数规定,如果一直咸鱼会被赶回老家。

 

“这位一期一振不属于任何审神者,也不属于任何本丸,甚至——”男人用烟杆敲了敲桌面,沉声道,“不属现在的时间点。”

 

一期一振原本在一旁垂眼静坐,听闻这句话眼皮突然动了一下,正欲开口就听审神者感叹道:“厉害啊,穿越来的?我不想努力了,能不能告诉我下一期的彩票号?”

 

“您啊……”他叹气途中看了一眼审神者,四目相对,那个小姑娘眼中并无笑意。

 

审神者不知何重新挺直了背,端正了姿势。她所在的这个位置很好,隔绝了男人视线的同时又不妨碍一期一振对男人挥刀相向。

再仔细看,脚边有一个条,上面写着:快点,我膝盖要裂了。

 

您要是能帅过三秒该多好。

 

握起刀鞘时,他在心中如此说道。

 






 

 

 

 

 

 


评论(1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