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鹤婶】loop (一发完结)

乙女 鹤婶 ooc 同人二设

 

虽然是乙女向,但乙女元素少得可怜。

 

有联动,但我相信你们并不想知道是和哪一篇联动。

 

 

 

 

 

 

据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看到一颗流星从天际划过,继而落进京都地界,但从来没有人知道过它落去了哪,仿佛在途中就被燃烧殆尽。

 

风间深森是灵异事件研究所的所长兼社员,她是一位灵能力者,可以借由自制收音机接收到另一个世界的电波。不过这能力太没用,所以经常被同行嘲笑为零能力者。

 

她现在正在那颗流星的预计着落点调试频道。收音机一开始只是发出不规则的杂音,但渐渐地,里面传来一个飘忽的女声,那是无数个破碎的段落组成的故事。她连忙将设备连上电脑,在露营帐篷中将这些话录成录音。

 

这是风间深森和这个流星的第一次接触。

 

 

 

1

 

我从万米之上的高空急速坠下,狂风在耳边呼啸。

 

很遗憾,我无法告诉你这里的景致如何。因为出门太急没来得及戴上防风眼镜……好吧,我实在没什么心情开玩笑,因为我又一次失去了我的爱人。

 

至于我为什么在这里,大概是因为只要速度够快,时间就追不上我吧。

 

不,这不是玩笑。

 

在这之前,先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2

 

西历2205年,历史修正主义者将总计八亿四千万的敌军送往过去,就如同名字一样,他们的目的是改变历史。与此相对的是,作为历史守护者而与他们战斗的审神者。

 

审神者能够唤醒沉睡的器物,并与这些从刀剑中诞生的最强的付丧神,或者称之为刀剑男士,并肩战斗。

 

在某个夏天,某位少女在经历了艰苦的战斗训练后,终于以一名光荣的法系审神者的身份成功入职。她不断战斗,不断收集刀剑、增强己方战斗力,拥有了越来越强大的力量。还和某位付丧神成为了恋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时空管理局终于宣布振奋人心的消息,敌军已经被逼至绝境,只要将剩余的残党一网打尽,他们和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战斗就会迎来尾声。那一天,说是预祝战争胜利的前夜祭也不为过。

 

为了在一切结束后也可以跟恋人在一起,她将自己的真名说了出来。

 

然而管理局和审神者们等来的却是覆灭的结局。溯行军在一次次的回溯中,通过不断扰乱时空终于让蝴蝶的翅膀产生了轻微的震动。

 

他们找到了将全部兵力一口气投放至某个时间节点的方法。面对数量如此庞大的敌军,就算是刀剑男士也无法获胜。

 

每一位审神者都遭遇到了相同的事,本丸结界突然被破坏,溯行军毫无征兆得出现在主屋内。在这个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划破沉沉夜色的是敌军染血的刀刃。

 

审神者在混乱中被带去了所谓的避难所。为了防止溯行军知道这件事,这个房间平时是不会开启的,甚至大部分的审神者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但现在,她也好,刀剑男士也好,脑中都无比清晰得浮现出了它所在的地点和使用的方法。这个是独立的空间,是时空管理局为审神者们留下的最后防御。审神者在进入后就会被消去一切气息,不会被敌军找到。

 

可是放弃自己的刀剑独自苟活这种事,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审神者假意同意这件事,心里却想着偷跑出去和付丧神们一起战斗。但是她忘记了自己亲口说出的真名。

 

“月见里纱织。乖乖呆在这里,等安全之后才能出来。”

 

没想到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被他柔声呼唤,居然是在这种时候。

 

恐惧在瞬间攀上脊柱,继而化作无数冰冷的细针扎进脑中。她拼命和言灵对抗,然而回应她的依旧只有自己不受控制傻傻坐在原地的身体。

 

“只要知道你还活着,我们就会继续战斗下去。成为我们心中最后的那条线吧。”

 

审神者看着那扇渐渐合上的门扉,直到反应过来为止,连哭泣的时间都没有。曾经在脑海中酝酿过无数次的告别语句也都没机会说出口,一切都来的毫无征兆。

 

她在黑暗中也不知呆了多久,那扇门终于开了一条缝隙。刀剑男士也好,溯行军也好,在消失后就连血迹也会一并消失,留在地上的只有破碎的本体。她拾了一路,到最后却发现自己根本分不出他们谁是谁。

 

本丸鲜少有如此安静的时刻,山伏国广和同田贯正国总是起得很早,昼夜交接班的刀剑们也会笑着在庭院里同她打招呼。她走进厨房,这时候天还没亮,但烛台切光忠应该已经起来准备早餐,她在被砍得伤痕累累的冰箱里翻出了昨天做好的半成品食物,然后在炉子上热了热,可惜火候掌握得不好,焦了。她还试着摆了个盘,但怎么弄都没歌仙摆得风雅。

 

审神者一如既往得走进主屋,在自己的位置坐下,近侍席空着,门外也空无一人。

 

她没有等到任何人,反倒是天终于亮了。

 

等溯行军顺着她的灵力找到这里来时,就见那个身着红白巫女服的人端坐在屋子正中,闭着双眼就像是睡着了。她垂着头,落下的碎发遮蔽了大半张脸,唯独颈边闪着一抹幽暗的光华。那是半截还露在外面的无名小刀,但流出的血并不多。

 

那些浑身被笼罩在不详黑气中的溯行军们陆续进入屋内,接着那个本该死去的人抬起了头,苍白的双唇勾勒出一个温婉的弧度。

 

“下地狱吧。”

 

主屋的天花板上,是用血绘出巨大的咒文。

 

3

 

这是一场赌博。

 

在时空管理局战败的现在,我已经无法自由开启时空通道了,唯一的方法就是在达到某个速度后进入时空的间隙。

 

当然,这是会失败的。

 

我吸收了那些溯行军的灵力,想要获得他们回溯时空的力量。但在那些灵力将我吞噬之前都没能找到时空间隙的话,我就会以敌军的模样回到过去。

 

这样很麻烦,我得冒充检非违使去杀很多溯行军祭天来开启下一轮赌博。

 

就先说到这里吧。

 

如果这次成功了的话,你就不会再听到我的声音了。

 

4

 

音频到这里就中断了,剩下的都是没有用处的电流音。

 

风间从来没有听说过时空管理局这个名字,自然也不知道刀剑男士,但其中不少刀剑的名字她都有模糊的印象。

 

明天再来一次吧……

 

如果这位审神者能够成功就好了。

 

5

 

滋——

 

这次的电流音很强。很快,风间又听到了那位审神者的声音。

 

6

 

我又一次失败了。

 

我没能阻止溯行军找到一次性投放所有敌军的办法。

 

如果我的刀剑们知道他们审神者的目的和那些溯行军一样都是为了改变过去的话,不知会作何感想。

 

这次我没将名字告诉他,但我被直接打晕塞了进去。

 

真是过分啊,一开始还叫我御物夫人,结果说打就打。

 

在我昏迷的时候,他们又一次作为武士堂堂正正得战斗到最后一刻。

 

我捧着那些刀剑的碎片,坐在主屋中再次使用了那个咒术。

 

希望这次也不用变成溯行军。

 

更希望留言就此结束。

 

7

 

就和先前接收到的音频一样,这次在中断后也有大量的电流音出现。

 

风间在整理那些信息后,在搜索栏填上了2205,在一堆不锈钢的广告中,似乎一眼瞥到刀剑男士四个字,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她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因为熬夜出现了幻觉。

 

8

 

流星很久没有出现了。

 

风间在事务所里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原本安安静静在收音机突然发出了几声断断续续的白噪音。她也顾不得咖啡,直接冲到电脑前开始录音。

 

这次的声音并不是一个人的,有男有女,但就说话的内容来说,目的和之前的那位审神者是一样的。

 

——又一次失败了,如果能再多一点时间的话。

 

——又失败了,已经不行了,我不想继续了。

 

——再试一次,请让我再试一次吧!

 

——很快,很快就可以找到了。

 

其中还掺杂着几句奇怪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在飞哦,在飞了!

 

——fly~in the sky~

 

——结婚吧,跟我结婚吧!我发誓这一生绝不爬墙。

 

这几个声音听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的声音被接收到,然后变成刺耳的蜂鸣音。

 

窗外闪过几道转瞬即逝的光芒,一时间整个事务所都震动起来。风间捂住耳朵躲到桌下,不远处的咖啡壶炸了开来。

 

这样的情况不知持续了多久,就在风间觉得自己的耳膜也要炸裂的时候,录音机终于不堪重负,冒出一阵黑烟后自爆了。

 

她将这些声音一个个分离开,确定这些全部都是不同的人,然后在里面听到了两个极其熟悉的声音。一位是那位女性审神者,她这次只是说了一句十分简短的话。

 

——嗯,我也爱你。

 

十分温柔,也十分哀伤。这让听惯了她冷静陈述的风间很不习惯。她应该是在跟那位恋人说话吧。

 

另外一个声音也很耳熟,但风间一时间没能想在哪听过。

 

——又疯了一个。

 

比起冷静,更像是经历了无数次绝望后的麻木。

 

风间不知为何再次试着搜索2205年,这一次她看到一连串信息飞速在屏幕上滚动而过。

 

2015,越后,时间点保护成功。

 

2121,山城,阻止成功。

 

2205,资料传输失败。

 

和先前一样,很快就消失了,仿佛刚才所见不过是一时眼花。

 

9

 

我好像变成了溯行军,有那么一瞬间,我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在这之后,我发现了这个回溯方法的弊端。

 

没错,回溯次数越多,自我意识就会逐渐被溯行军的灵力侵蚀。直到完全丧失自我,忘记目标,变成跟他们一样的历史修正主义者。

 

你所见到的历史,是怎样的呢。没有时空管理局,没有刀剑男士,曾经的邪恶变成正义的世界,是怎样的呢。

 

应该也没什么不同吧。

 

我们回溯的审神者从正义变成了邪恶,真是讽刺啊。

 

10

 

就像你所听到的那样,我……再一次失败了。

 

为什么呢,我已经将所有的威胁都剔除了。到底是漏掉了哪一点……

 

已经重复过太多次了,我知道五虎退走散的那些老虎们都在哪,知道数珠丸睁开眼睛的模样,知道哪一天的晚饭会有特制的芥末夹心。我知道他会给我带来的所有惊喜,知道他会说的每一句话。

 

但在那一天来临之前,我依旧会问他一句:“你爱我吗?”

 

我知道他的回答,也知道这个回答无法改变任何东西。但我还是想要亲耳从他口中听到答复,因为只要有这句的肯定的答复,我就可以鼓起勇气进行下一次回溯。

 

11

 

——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这次接收到的声音比以往更加凌乱,险些就无法拼凑出完整的句子。

 

风间隐隐约约有了某种不好的预感。

 

——无论我怎么做,结果都不会改变。我已经没有时间了,能够保持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很多时候都会发现自己站在本丸的各种地方发呆,甚至在战斗中走神。他好像注意到了我的异常,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抱着我,一遍又一遍得在我耳边重复:“没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为什么呢,人在听到温柔的话语时候,总会忍不住哭起来。

 

滋,滋滋滋。

 

电流音开始频繁起来。

 

——你居然跟一期合伙,我讨厌文书工作啦。

 

——就这一次……好吧,等我看完这一集我就去工作。

 

风间皱起眉头,看来她的意识又消失了。

 

这次在搜索栏键入本丸好了。

 

风间在搜索时候忘记关闭播放软件了,先前的录音在连播模式下被播放出来。

 

于是本丸之后又加上了时空管理局。

 

这次跳出来的是一则招聘启事,下方时间显示为2205年。虽然点进去是页面404,但至少证实了时空管理局在历史上真实存在过。

 

至于为什么现在没有记录了……

 

风间刚想要搜索溯行军三个字。

 

“别忘了啊。”

 

这个声音毫无征兆得在耳边响起,吓得她差点摔下电脑椅。电脑上依旧按照顺序播放录音。

 

——又疯了一个。

 

在她耳边响起的声音就和说这句话的是同一个人。

 

真的很耳熟,到底是谁呢。

 

12

 

这应该是跟你最后一次通话了。我也希望这是玩笑,但事实就是如此。

 

在这次溯行结束后,如果还是没有成功的话,我就会彻底变成溯行军。记忆也好,自我也好,甚至连存在都会被抹去。

 

我并不后悔,就像无论多少次他们都会将我关进避难所一样。无论给我多少次反悔的机会,我都会选择守护那个能够跟他们在一起的未来。

 

如果你能听到我的声音的话……

 

滋——

 

滋滋。

 

 

 

 

 

对话中断了。

 

风间紧绷的身体也随着电流音的响起而重重摔回椅子里。之后她试过各种方法都没能再次听到她的声音。

 

但每天都会有黯淡的流星从空中划过,他们会落往世界各地,但从来不会真正落地。总是在半途消失,让观测者一头雾水。

 

风间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第一次接收到审神者声音的地方露营。然而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没能再次听到那些冷静的叙述。

 

总是404的招聘启事偶尔能刷出不同的画面,有时是形形色色的美少男,有时是露着大腿的小正太。还有一栋十分巍峨的建筑,应该就是叫做本丸的地方。

 

但这些搜索全部都停留在了某个时间点上,没有再继续下去。

 

风间死后她的收音机被当做废弃物丢在了垃圾堆上,某一天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刀剑乱舞,开始了。

 

 

 

 

 

 

 

风间记得自己是死了,但没想到死后真的会穿越。她看着眼前那个画着奇怪面妆的狐狸,脑袋后面的问号都能浓密成背景板。

 

时空管理局,刀剑男士,溯行军,审神者,这些陌生又似曾相识的词汇从那个叫狐之助的小狐狸口中接二连三的蹦出,砸的她是晕头转向,满头雾水。

 

好在她所在的本丸是有邻居的,还是个工作上班十分认真的模范邻居。

 

那位身着红白巫女服的审神者笑着跟她打招呼:“初次见面,我叫做月见里。全名的话,等我们再熟悉一些就告诉你。”

 

月见里。

 

久远的记忆随着这三个字破闸而出,那些光芒黯淡的流星,那些混杂在电流音中的声音,那些存在过却被改变过的历史……

 

风间的大脑一下子接收到了太多讯息,整个人一阵窒息,脱口而出便是:“又疯了一个。”

 

然后她发现,当初听到的那句话,居然是她自己的声音。

 

“我的名字是……”她在混沌中胡乱编了个伪名出来,“友人,我叫有栖川友人。”


风间对眼前的审神者伸出手来:“让我们一起守护历史吧。”










评论(1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