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鹤婶】六等星(520短篇贺文)

鹤婶 乙女向 ooc 同人二设

 

 

 

精简,含糖。

 

 

 

 

 

——喜欢惊吓吗?

 

——喜欢。

 

——喜欢饭团吗?

 

——喜欢。

 

——喜欢和果子吗?

 

——喜欢。

 

——喜欢主上大人吗?

 

——等等,这个跨度也太大了吧?!

 

前一秒还在吃和果子的鹤丸国永突然一口没咽下去,被噎了个半死不活。他涨红了一张脸,狂灌一瓶伊藤园后才将气理顺:“刀友们,我跟她已经是实名认证的刀婶CP了。”

 

他在说起这些现代化的词语时,总是双眼放光,闪得那些凑过来听八卦的刀剑男士们顿觉自己的金刀装是假的。

 

审神者与其说对他们温柔可亲,倒不如说是一视同仁,不会过于亲近也不会过于疏远,就连跟她关系稍稍好些的短刀们都表示审神者完全只是将他们当成孩子来宠。现在居然跟鹤丸国永谈起了恋爱……?

 

长谷部一脸嫌弃得起身离席,吃个点心都能捞到狗粮加餐,刀匠的,还有没有天理。

 

“鹤丸先生没有说喜欢呢。”乱藤四郎玩弄着辫子上的大蝴蝶结,眼睛眯了起来。

 

鹤丸国永被他看得直冒冷汗,脑袋情不自禁就往后缩了几寸。

 

见了他这副被说中的心虚表情,乱用头发遮住半张脸,好挡住自己越翘越高的嘴角。比女孩子还漂亮可爱的短刀摆出一副惊讶不已得摸样低呼道:“难道,你没对主上大人说过喜欢吗?”

 

鹤丸国永一时语塞,然后话题便转去了无法预料的方向。

 

“还没有住进主上大人的房间吗?”

 

长谷部重新落座:“没有呢。”

 

“长谷部,你刚刚笑了一下吧?”

 

长谷部干咳一声,矢口否认:“不,你看错了。”

 

不动行光不依不饶:“绝对笑了。”

 

“没有——!”

 

眼看着两位又要打起来,药研连忙摆手调停:“没笑没笑,刀剑的开心怎么能算笑呢,我们都叫樱吹雪的。”

 

不动:“……”这位老哥你认真的吗?

 

“说起来最近都没看到他们在一起。”

 

谈论了一阵后,关注点又回到了这对刀婶CP上。也不怪他们,每次时空通道维护他们都会被迫开启闲者模式,久而久之就养成了现世人类的习惯。

 

在场众刀的目光集中在鹤丸身上,弄得他笑也不是,逃也不是。他现在这目光游离,欲言又止的模样成功引导出一个结论。

 

“你被甩了吗?”和泉守问得直接。

 

鹤丸国永膛目:“怎么会?!”

 

乱藤四郎倒吸一口冷气:“那就是你甩了……”

 

长谷部的目光陡然犀利起来。

 

鹤丸国永连忙澄清:“当然没有!等下,为什么长谷部你更加生气了啊!”

 

就在此时,身后的障子刷得一下被拉开了。

 

“久等了——!”烛台切光忠隆重登场,然而手中的小托盘并没有出现。他飞快瞄了鹤丸国永,压低了声音说道,“因为饥饿而外出的觅食的审神者大人,还有三分钟到达这里。”

 

鹤丸国永连忙正襟危坐,严肃的模样看的临近刀剑都不由紧张了起来。

 

纸门没有关上,留了一个不大的间隙,审神者十分自然的将门拉开,她午睡醒来显得有些迷糊,打着哈欠说:“下午……鹤丸——?!”

 

说到一半突然破音,然后嗖得一下不见了踪影。

 

鹤丸国永发誓,在她惨叫的那一刻,他们的目光对上了。

 

“乱,镜子借我下。”鹤丸国永无论是本体还是人身都担得起美和帅两个字,如今只是露了个脸就把自家婶婶吓跑,着实很受打击。

 

“主殿和您之间发生了什么吗……?”一期一振将切好的羊羹递了过去。

 

……

 

鹤丸国永和审神者的恋情是在某个早晨开始的。

 

参加同僚聚会深受当代劝酒文化所害的审神者在被狐之助带回本丸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能清醒。为了让她好好休息,也为了避开她可怕的起床气,刀剑男士们全都半是关怀半是自保得将主屋周围变成了无刃区。

 

那时鹤丸国永正巧远征归来,跟大俱利伽罗一起搬运完资源,稍作清洗后便去履行队长职责,向审神者汇报工作。

 

审神者的酒量并不好,即便过了一晚上也没清醒到哪去。听到鹤丸国永的声音后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她让鹤丸倒了杯水过来,然后一个没坐稳,直接抱上了鹤丸的腰。

 

新换上的内番服还带着洗衣粉的味道,审神者头疼得厉害,加上酒精残存的效应,成功激发了她作为女性诞生至今从来没机会开启的技能。

 

“头好痛,我要死了。”她哑着嗓子,环住那个线条极其美好的腰身,将脑袋埋在进衣料,像个小孩一样开始哭诉。

 

“我以后再也不要去了,扣钱也不去。”审神者收紧手臂,觉得坐着实在不舒服,就将鹤丸往地上一推,枕上他肚子的同时也不肯松手,“我以前都没受过这种罪,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审神者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往事,所以鹤丸国永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咽下了那句“婶婶你醒醒”,也就是迟疑了这么一瞬,让他错失了逃脱的最佳机会。

 

窗户开了一晚上,屋内早已没什么酒味,鹤丸国永此刻感受到的只有女性特有的柔软。审神者在平时也好,出阵时也好,就算流血骨折都不吭一声,一度让他以为这个女孩子跟他们刀剑一样是用玉钢铸出来的。

 

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她抱着撒娇,鹤丸国永将自己倒的水一口饮尽,喃喃自语道:“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现在审神者的脑袋靠在他胸口往下一点点的地方,大半个身子都压在他腿上,温热的触感透过衣料印上他的皮肤。

 

鹤丸国永身为刀剑时也被人抱在怀里,奉在掌心,没想到成为付丧神后也能这样对待人类。人类脆弱他是知道的,不穿铠甲的话只需要一刀就能破皮见骨。在拥有了可以触碰人类并且不会伤害到他们的双手、被审神者紧紧环抱的现在,让他对柔软两个字有个更深一层的理解。

 

他试着拍了拍审神者的后背:“不去就不去吧,大不了我多跑几次远征。”

 

那颗脑袋蹭了蹭衣服,估计觉得他腰带上的结太硌,又往上挪了些,这下可就正正好好靠在胸口了。

 

“那时候只要听到八重……没有人敢……”审神者估计觉得这个位置舒服极了,嘀咕几句便安静下来。

 

鹤丸国永以为她睡着了,便往后挪了挪,但她抱得十分有技巧,挣了好半天都没成功。

 

“老鹤——”审神者突然抬起头,因为宿醉的关系眉头轻轻皱起,“我告诉你一件事,这件事我从来没跟你说过。”

 

鹤丸国永眨了眨眼,洗耳恭听。毕竟他还是第一次被当面叫做老鹤,审神者私底下和好闺蜜们的聊天不算。

 

审神者吃力得撑起身子,然后凑到他耳边,将自己的真名说了出来。说完,笑弯了眼:“听到了吗?”

 

简直一清二楚。

 

鹤丸国永在内心如此说道。

 

“现在你不会受我言灵影响了。我好喜欢你啊,你愿意跟我交往吗。”在这个算不上闷热的午后,审神者在自以为是梦境的现实中说出了自己的心意。

 

而听到了这个愿望的神明,在走出一开始的震惊后逐渐放松了身体,任由审神者重新抱住他的腰,将脑袋搁在胸口往下一点点的地方。

 

没有刀剑会拒绝持有者的喜爱吧。那拥有了人类身体的付丧神又会如何呢。

 

鹤丸国永在口中默念刚才听到的姓名,将每个音都极其细致得拆开去读。主屋之外,风行水上,波光粼粼,他被湖面的反光刺得眯起了眼,便解开襻膊放下衣袖,遮住审神者的眼睛,自己却只是将头偏去另一侧。如此自然顺手,让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审神者的屋子是简约风,除了必要家具之外只有她惯用刀的刀架,现在那柄漆黑的直刀正躺在刀架上跟鹤丸国永一样安静。

 

鹤丸收回视线,看着自己为审神者遮光的动作,付丧神的喜欢,和刀剑的喜欢,应该不一样的吧。

 

等审神者完全清醒过来,见到了被自己抱着当了一下午活抱枕的鹤丸国永后,没等心跳平复,又逢惊变。

 

同样一觉睡醒的鹤丸国永勾起嘴角,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行吧,我们可以试试看。”

 

审神者衣上的八重樱开得绚烂一片将这颜色映上她的面颊。

 

然后她就逃走了。一直到晚饭前才舍得回到主屋,见鹤丸国永还在等她,顿时露出了一副羞愧致死的模样,直接来了个直角大鞠躬:“对——对不起——!”

 

鹤丸国永蹲下身,凑到她脑袋下面:“那我们还是恋人吗?我已经答应过你了。”

 

审神者也蹲下:“我想先问一个问题。”

 

她将姿势改为正坐:“你喜欢我吗?”

 

鹤丸国永也坐下来,思索间又看到了屋内的直刀,恍惚间又回到了那个宁静的午后,不由柔下声线,轻声说道:“如果是刀对主的话,肯定是喜欢。但仅仅只是如此的话,我就和那把直刀并无区别了。我想我对你的感情,应该和单纯的武器不同。”

 

一定是不同的,不然不会答应。

 

不待审神者回答,有事要来汇报的一期一振正好路过,完成了教科书式的助攻:“主殿,您的旧识来了,他现在会客室,我正好要去厨房帮忙,能否拜托鹤丸殿代替我陪同您去接待一下呢?”

 

“旧识?”

 

鹤丸国永注意到审神者的左手在听到这两个字时握成了拳,这种无意识的小动作能说明很多问题。尤其是在见到那座在会客室耐心等待的旧识是位颇有风度的男性时,问题顿时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

 

从男人身上的灵力来看,他可能也是一位审神者,只不过不知是处于礼节还是别的原因,他并没有携带佩刀,也没有刀剑男士陪同。

 

“好久不见,您还是同从前一样呢。这让我十分欣慰。”他从坐席起身,礼数周到得同审神者寒暄。在见到鹤丸国永后行云流水般得动作有了短暂的停滞,但他很快反应过来,顺势说道,“初次见面,我隶属于管理局,负责为这片区的审神者提供战场情报和战术支援。我叫百地竹马。”

 

“鹤丸国永,请多指教。”然后他居然收到了一份怎么看都像是原本准备给一期一振的礼物。

 

这位百地竹马似乎特意收集过审神者相关的情报,就连带来的点心都投其所好,做成了八重樱的样子。

 

……

 

他们谈话的内容很正常,正常到了诡异的地步。若非百地来访的第二天开始,审神者再次故态复萌,在本丸内花式躲避鹤丸国永,偶尔见到就会向先前那样原地遁走。

 

“百地竹马……从没听过的家伙啊。”长谷部翻出笔记本开始记录。

 

“这个男人很可疑。”鹤丸国永合上镜子,望向一期一振,“看在我们在藏馆里当了几百年邻居的份上,可以请一期你帮个忙吗?”

 

一期一振很好奇自己能做什么。

 

“也没什么大事。”鹤丸国永的目光往乱藤四郎那快速一扫,“只要你跟你的小叔和弟弟们说声,让他们帮忙找下审神者就行。”

 

乱藤四郎一脸震惊得看了过来,颤声道:“你是魔鬼吗?”

 

这只鹤是让他们在主命和兄长,在事业和亲情之间痛苦挣扎。

 

“乱,告诉她,到今夜零点为止,如果我找到她的话,就跟我好好聊聊。”

 

鹤丸国永默默将本丸地图铺在桌上,带上不知从何变出的平光眼镜。在心里将审神者最常用的几个逃生路线过了一遍后,脑海中智慧的闪现化作镜片的反光:“撩刀是要付出代价的。”

 

审神者和短刀关系好没关系,除却粟田口之外,其他刀派中他也能刷脸找到熟人帮忙。

 

鹤丸国永帮明石国行逃掉内番后就在院子里闭目养神。以审神者的个性,绝对不会让短刀们为难,也不会让别的刀剑参与到她的私事里,一定会选择单干。唯一有威胁的长谷部也用百地竹马这个更为巨大的靶子给吸引了火力。

 

他今天早上在主屋之中待了很久,假装离开后又偷偷在屋后埋伏数次,全部落空。当然埋伏也是假的,只是为了让审神者确定他不会再去。

 

他不知道审神者在哪里,但再跑也不会跑出本丸。山里那边交给国广兄弟,厨房和后院交给伊达组,其他地方也有内番组在活动,不需要他们真的去找审神者,以审神者的隐蔽技巧,就算真的去找估计也很难找到。鹤丸只需要做出跟他们接触过的假象让审神者以为他们是一伙的就行,为了保险起见,他甚至去锻刀房做了套体操,看的刀匠想打人。等到所有地方都不安全,无处可去的她即便知道主屋是诱饵,也会回去,毕竟那里有她的惯用刀和全部装备。

 

鹤丸国永算了算时间,便慢慢悠悠朝着主屋走去,一路上他都在隐蔽气息,连鞋都提在手里。如他所料,纸门被关上了,要拉开肯定会发出声音。窗户上也挂了铃铛,稍有风吹草动肯定又会扑空。

 

但防护措施又不是只有审神者可以做,他直接将窗户关上,大大方方从正门走进去。再会逃也是人类啊,难道还会瞬间移动不成。

 

屋内自然是见不到人的,鹤丸国永走到直刀旁边盘腿坐下,开口说道:“如果你愿意被我找到的话我就开始找,不愿意的话,我就在这里等到零点,然后再来一次。”

 

他说着伸手敲了敲最近的柜门,然后毫无征兆得扬起了头,毫不吝啬得赏了个大大的笑容给天花板……上的审神者。

 

审神者正想着要如何给面子得钻进那个只有半个她高的柜子,被他笑得失了神,身形一松,掉了下去。

 

鹤丸国永连忙伸手去接,在两人摔作一团后,审神者再次抱住了他的腰,他们现在的模样简直是昨日重现。

 

审神者羞愧难当,半天不肯抬头。

 

鹤丸国永十分熟练得拍了拍她的肩,打趣道:“这次不道歉啦?”

 

审神者闷声回答:“不是初犯了,道歉也没用的。”

 

“也对。”听到这句平静的回答,她的一下子沉了下去,但鹤丸国永并没有说完。

 

“毕竟我没有生气,道什么歉呢?”他嘻嘻哈哈得爬起身来,还不忘感慨,“哎呀呀,这次轻松多了,之前我跑都跑不掉。”

 

说话间屋外的天暗了下来,审神者连忙借口开灯躲开这个话题。但她走到门口,一抬眼便撞上了漫天星光。记得鹤丸国永刚来时也是晚上,去部屋的路上,经过木桥,抬头便是夜幕星河,不远处还散落着几点零星的灯火。她不知脑子哪根筋搭错,一句今天的星星好亮脱口而出。

 

那时,鹤丸国永快走两步与她并肩,撑着护栏探出大半个身子指着湖面说:“好看是好看,但可别因为那些过于遥远的辉光而忽视了身边的美好之物啊。”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说到最后,那对金瞳竟是直直望进审神者的眼里。

 

“看星星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呢?想着未来的话,你的眼中并没有任何向往,思念过去的话,又没有露出任何感慨。”

 

时隔多年,鹤丸国永说出的话竟是一模一样。他一直觉得,那时候的他们虽然都在看星星,但眼中所见并不相同,甚至是截然相反的。

 

“我在想,若是人在死后会变成星星的话,我可能连那颗最黯淡的六等星都不如。”

 

鹤丸国永皱起眉头:“和那位百地竹马有关吗?”

 

“不,他是我入职前的工作伙伴。他这次是想让我继续以前的工作,但是工作时间和审神者有冲突,被我拒绝了。”审神者在思虑片刻后,终于决定坦白从宽。

 

在被管理局招募之前,她做过很多工作,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事也干过不少,因为她有灵力的关系,大多数的事都和神鬼志怪有关。

 

有一次她的任务目标被一个奇怪的家伙半道劫走了,之所以称之为家伙,是因为那个并不是人类,而是一具活着的、拥有女性外表的漂亮人偶。人偶不知从何得知了她的身份,并且留下了十分奇怪的警告。人偶让她在2215年的十月不要出阵,不然就会死去。

 

在当时看来莫名其妙的话语,等她真正成为审神者后每每想起都会背后发凉。

 

“我在入职前就被剧透了结局,现在看来她是一片好心,但命运真的那么容易改变,就不会有溯行军的诞生了。”所以她只有在梦里才敢跟鹤丸国永表露心迹,不然她不知该如何面对终将到来的别离。只是想归想,但说到嘴边的话可不能这么明媚忧伤。

 

“虽然你答应我了,但我可是撩完就会被命运逼着变成渣婶的人啊。”审神者问这句话时,嘴角挂着一抹笑,似短暂绚烂后,随风飘逝的樱瓣。

 

灿烂的活着,壮烈的死去,于武士而言是十分完美的辞世方式。只是一想到曾经怀中、腰间的柔软和温暧终将变成僵硬而冰冷的骸骨,就和那些被他斩于刀下的敌人那样被时间碾成一把浮土,他忽然发现,自己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十月。

 

他这么想了,也这么说了。回应他的是审神者因惊讶而睁大的双眼,此时那双眼中落进的光更多了,显得明亮又炫目,比起那些一闪一闪的星辰也毫不逊色。

 

“怎么——”鹤丸国永这句话还没问完,就被拽住了衣领。视线中,审神者的面容不断放大,继而双唇覆上了另一个柔软的东西,只是不等他反应过来,这个极轻的吻就结束了。

 

“从明天开始,我们正式开始交往吧。”审神者笑着帮他将衣襟重新理好,一连道了好几个对不起。

 

鹤丸国永眼角瞥过静静躺在刀架上的直刀,一直以来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在晚饭后,他站在木桥上叫住准备回屋的审神者。

 

“对于喜欢的那颗星,我一定会留住她的辉光。”

 

审神者于桥下回望:“嗯,我也喜欢你。”

 

……

 

时空通道又开始例行维护,刀剑男士们百无聊赖得坐在茶室之中,鹤丸国永也不例外,一副快要长蘑菇的样子在那长吁短叹。

 

审神者被同期的朋友们叫去参加今年的温泉旅行了,由于是女性聚会,刀剑男士们全体成为守留儿童。鹤丸国永也不能例外。

 

开启闲者模式的付丧神们又开始找出各种话题来打发时间。

 

——喜欢惊吓吗?

 

——喜欢。

 

——喜欢饭团吗?

 

——喜欢。

 

——喜欢和果子吗?

 

——喜欢。

 

——喜欢主上大人吗?

 

鹤丸国永就等着他们这么问呢,当即得意得哼了一声:“喜欢。”

 

这时纸门刷地被拉开,审神者拎着两个包装精美的蛋糕进入屋内:“久等了,我回来了。”

 

乱藤四郎凑近一看,连忙问道:“这难道是结婚蛋糕吗?”

 

审神者面上一红:“这是相熟的朋友亲手做的……”

 

“用来庆祝?”乱笑得十分富含深意。

 

鹤丸国永接口道:“用来庆祝天降战胜了竹马。”然后腰上就被审神者掐了一把。

 

“这个梗你玩不完了吗?”

 

【完】

 

 

 

 

 比心心,祝诸位婶婶和嫁刀节日快乐~❤

 

 

 


襻膊:就是用来绑起和服衣袖的绳子。(所以我觉得老鹤内番还是有好好干活的。)


 

彩蛋1

 

百地竹马:“你好,我叫竹马。”

 

鹤丸国永:“你好,我叫天降。”

 

审神者:“都是伪名,你们还真的是扯平了。”

 

 

 

彩蛋2

 

人偶审的近侍问道:“不是只会重伤之后失去灵力吗?怎么变成死亡结局了。”

 

人偶审:“不说的重一点,怎么能记得住。失去灵力跟死有区别吗?”

 

近侍:“你是魔鬼吧……”

 

 

 

彩蛋3

文末的蛋糕其实是我游戏收到的520彩蛋~


感谢小天使亲手制作的蛋糕QvQ









评论(22)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