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婶婶今天没吃药】2 别人家的刀

目录

1 结束与开始



乙女向 BG 鹤婶 ooc

 

有时下流行的穿越以及黑暗本丸元素和部分同人二设

 

文笔成谜,放飞自我。

 

如果可以接受 请往下看

 

重点提示:请不要有我是日更的错觉

 


 

 

1

话说婶婶穿越成功,成为了真正的审神者后的第一个晚上她在被窝里缩着。夏天不冷,但她心凉,她觉得这个世界好冷。她才刚死过一次,没有迎来期待已久的重生不说,还穿越进了一个fen婶的身体,这是魂穿啊魂穿。本来都该是获得原主内力,成为一代枭雄争霸武林,再不济也能落得个魔教教主的小跟班当当。她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呢,她抱着枕头,百思不得其解。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fen婶不愧是有boss潜质的,肩膀上的口子居然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不过这个时候的审神者并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她只是一味得想要学会使用灵力。

不过灵力的话,每个审神者都有。灵力是什么呢,应该就是和魔力以及内力一样的东西吧。她结合自己看过的各类小说,试了各种办法还是没找到灵力的正确使用方式。倒是把自己折腾得够呛,眼看着天就要亮了,自己都没睡多久,气得又是一阵乱嚎。

“我还年轻啊,我还有那么多SSR没有抽到!我还没把振哥的弟弟给接回家呢!苍天……我到底干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这个月工资还没拿到啊。世态炎凉,人心不古——!我特么的。”

门外突然被重重敲了几下,鹤丸国永把门打开一条缝恶狠狠得冲她说道:“闭嘴!”

于是嚎叫声戛然而止。

审神者把脑袋蒙回被子瑟瑟发抖。

这日子没法过了……还派刀来监视。派谁不好,派个太刀。好吧她也不是黑太刀的侦查,但这样对刀身心健康不太好。

“你们是轮流守还是就你来守?”她爬过去,敲了敲门框。

“不睡就去种地。”鹤丸国永丢下一句威胁就不再说话了。

审神者吓得滚回去睡觉了,但越想睡着越睡不着,加之今天这惊心动魄的,让她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鹤丸国永就在门外,听着那床被子不停的动,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会,里面又传来了拖地声,然后纸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别在意,透透血腥味,闻久了想吐。”

鹤丸国永:“……”那他闻了会开胃是吧?

他当即反手就把纸门合上。

“小气。”审神者在里面抱怨。

鹤丸国永额头青筋一跳,一下子把门完全拉开。就见审神者正摆了个奇怪的姿势盘腿坐在床铺上,嘴里念念有词。仔细一听。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干嘛呢,忘了。下一个……一气化三清,不对不对,灵力化了就没得用了。那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然后她睁开眼。

“请问我有什么变化吗?”她十分诚恳得问道。

鹤丸国永愣神了很久,默默退了出去,还顺道把门带上了。他虽然不愿承认,但内心深处已经有点相信……她可能不是原来的审神者了。

原来的审神者哪里会大半夜自己清理房间,打死她也不会摆出那种奇怪的样子出现在别人面前。甚至对他两次三番擅自开门都无动于衷,丝毫没有怒色。若是装的,那未免太真。鹤丸国永甚至觉得,面对刀剑,原先的那一位连装都不屑。

审神者在修炼过程中睡着了,被叫醒时还保持着盘腿的动作。三日月宗近看向鹤丸国永,似乎在问她这是在干嘛?

鹤丸国永耸耸肩:“她好像不会用灵力。”

“叫醒她吧,神社来人了。”三日月宗近说完就转身离去。

鹤丸国永面色凝重起来,继而把审神者怀里的枕头抽了出去,把她拍醒。

“请问我为什么要早起?”审神者顶着一头乱发,两眼一眨不眨得盯着眼前的付丧神。

“你听过哪个囚犯能睡懒觉?”

“谁是囚犯了?”

鹤丸国永觉得她样子不太对,和昨晚哪个装疯卖傻的女人十分不同。

“我是。或者说这个身体,是你们的审神者。你们可以选择叫我审神者或者是阿爸。”她一字一顿,说完就想继续睡。

鹤丸国永怎会让她得逞,刚要伸手去拉她起来就被被子糊了一脸。然后被推倒在地。审神者就坐在那床被子上隔着被子使劲晃他肩膀,边晃边说:“看你们的练度估计连3图都没过,别给爸爸玩什么早起用功逼我带你们练级推图这套。都说了我不是原装货,为什么就是不信我,我要是原装货你那下没捅死我我还会这么乖乖得由你们欺负不成。受伤了就乖乖养伤手入,实力不够就别学人家玩什么黑暗本丸,下场很惨的。反推不成反被推啊!”

后面她叨叨絮絮说了啥都不重要了。鹤丸国永挣脱被子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她给按倒在地,用刀鞘抵住她的脖子:“实力不够?也许吧。但对付个你还是绰绰有余!”

审神者看他那鸟窝头忍不住就噗得笑出了声,冲散了起床气。然后她就被鹤丸国永揪了起来,赶去洗漱穿衣。

“我不会穿和服。”审神者打开衣柜,又关上了。里面都是和服,都是黑的,就花纹不一样。

难怪会是黑暗本丸,看看这衣服,她不黑谁黑。偏偏生得一头白毛,这要是夜里出去得吓死多少人。

鹤丸国永以为她在置气,当下怒道:“行,可以。我帮你穿。”

“这……”审神者突然羞涩起来,“这不太好吧。虽然你是鹤丸……但不是我的那把。我虽出门在外,但心还在那边的。”

然后又说:“但如果你执意如此,我也不拒绝。”这可是福利,沙比斯啊!她苦了那么久终于能吃点糖了哈哈哈!

有病,这女人有病!

鹤丸国永被她气跑了。然后不出三秒又跑了回来:“随便你,不嫌丢脸你就穿这个出去吧!”说完就把她拽了出去,一路撵到会客室。

“你总得告诉我我要干嘛吧?!”审神者被推了进去,鹤丸国永也跟着进去。

2

会客室里点了线香,估计想要冲散这里弥漫开的压抑之气。

里面端坐了一名美丽的少女,挽着发髻,身穿漆黑和服,上面还描有似云似水的花纹。她见了审神者的衣着,皱起了眉头。

“无礼。”她责备道。

“起晚了。”审神者偷偷打量着对面的少女,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很好,对比鲜明,盗版必究和假冒伪劣。

此话一出,那少女突然一拍桌子:“胡闹!没想到你才当审神者不久,竟然懒散到这种地步。我当真该带你回去。”

审神者就见鹤丸国永眼神一亮,当下就想赌气点头。谁知这个念头刚起来,她的胸口竟是传来了尖锐的剧痛,一瞬间她仿佛又回到了死前,温热得血液撒了她一身,整个世界都在逐渐变黑。

黑色……又是黑色,她是和这个颜色杠上了吗。

看来她是不能放弃当审神者了,不然她直接就得狗带。

少女见她面色惨白不由缓了语调,轻声安抚,“你没事吧?是我说得过了,我知道你寻他心切,但放弃一切来当审神者并不明智。他都失踪多久了,你自己心里也该明白的……”

审神者才缓过来就听到了此等重磅信息,不由精神一震,顺着说下去:“可我放不下,毕竟……”很好很好,终于能够了解到这身体原主人的秘密往事。最好弄清楚她到底是哪家的,日后也有地方逃难。世界啊,你终于爱我一次了,么么哒。

“我知道你们有婚约在先,但他……你就当他是死了吧。”

我天……会玩啊,原来是个有婚约的,对象还失踪了下落不明。也就是说对方也是审神者?这个fen婶是为了找男朋友才成为审神者的。

动机不纯,好感度-1000。

或者说,是因为男朋友失踪了,才迁怒于刀的。

丧心病狂,好感度-2000。

反派是用不着洗白的,因为按世界定律,再这么洗白下去,她可就小命不保了。

“你若是想走,便同家里说声。我即刻就为你安排。”

审神者一听立刻捂住胸口,真诚道:“不,我在这里很好。我暂时不想走。”

“可你不是说……身为刀剑却有人形,会思考,这是一件很恶心的事吗?”

哪个深井冰说的啊!她都不知道多少婶婶梦里都想遇到这样的刀呢。她现在已经觉得原主人这一家都脑回路清奇,身旁就有一位付丧神坐着,还说的这么明目张胆。

但奇怪的是鹤丸国永只是冷笑。

“那是我年少无知……”审神者咬牙切齿,这锅她还必须背了,其痛苦程度堪比含泪吞xiang。

见少女面露疑惑,她清了清嗓子,将思绪抽离到她自己的那间本丸:“我很高兴能够遇到他们,他们在我对未来毫无期待的时候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无论何时都会陪在我的身边。也许队长会沟,也许他们出手永远不打枪爹,投石鞭尸到死,刀装碎如嗑瓜子。但作为审神者,我也会永远都陪伴在他们身旁。”

说到最后,她忍不住眼角泛出泪光:“他们都是我的天使啊……”

“啊?”少女显然被她吓到了。

鹤丸国永有些幸灾乐祸,是的,被吓到了吧。你们家的大小姐已经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疯子。然后就偷偷观察着审神者的表情,似在验证她刚才那些话的可信度。

“对不起,我没睡够,精神有些恍惚。”审神者立刻收住表情,挺直了背,尽量呈现出一个仪态端庄的姿态。

少女接受了她的解释,毕竟这比承认她疯了要容易得多。

3

临走前少女终于看了眼鹤丸国永:“这把刀是你的近侍?”

审神者看了眼鹤丸国永,就见他满脸嫌恶之情,又想到他早上用枕头丢自己,当即就冷哼一声:“不是,我近侍去远征了。”

“那是哪把?”

审神者被问倒了,她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想到眼前的小姐姐还挺八卦。她想了想,随口说道:“振哥,就是一期一振。”

“哦,是他。”少女点点头,又摇摇头,“为什么是他?”

审神者长叹一口气,她终于有机会正大光明得跟别人讨论刀剑了:“一期一振,天下一振。粟田口吉光唯一的太刀,一生一次的光听这个名字就让人苏得腿软啊。”刀也很苏,当然,这家的并不是……那么的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苏。不行,再说下去她就是抖m了。

终于送走了这位小姐姐,她转头就问鹤丸国永:“她是谁啊?”

鹤丸国永深吸一口气后才说道:“你的姐姐之一。”

“这样啊,那我去一下演练场好不好?”

“要做什么?”鹤丸国永面露戒备。还有这个话题转换得是不是太快了点。

“大概和其他审神者做一下学术交流?你们也好和别人家的刀做一下技术交流。”

“不去。”鹤丸国永说着就要把她赶回房间。

于是审神者席地而坐,毫不畏惧得对上那双正在积聚怒气值的金色瞳仁。

“我来之前也是审神者,也有自己的本丸。你们既然想让我放弃这里,那我就得找到自己的本丸才行。演练场的刀剑男士那么多,总有办法找到些线索。这么好的互利互惠,哪里找哦。”

鹤丸国永看了眼会客室的另一扇纸门,审神者这才发现,她刚刚腆着脸夸过的一期一振就在门后,之前的小姐姐估计当他就是来守着的,完全没在意。

一期一振偏头看了她一眼,神情可谓是相当之复杂。这个眼神审神者很熟悉,就是鹤丸国永昨晚看她练功时候的那种——关爱傻子的眼神。

“你我轮流跟她一起去。”一期一振说完就走,片刻不想多留。仿佛跟审神者呼吸同样的空气都难受得很。

审神者得了允许,当即就蹦蹦跳跳出门去。没出门就又给鹤丸国永拦了下来。

“换、衣、服。”付丧神看着她,眼中的崩溃快要变成海洋。

审神者把和服当浴衣穿,那个结随意裹了两圈就开开心心得去了演练场。

演练场和游戏里单单一个界面不同,这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道场,里面又分成了各种小的道场,每个审神者进去就会被发到一块写有号码的木牌,再去对应的场地等着就行。各种设定就和她看过的那些同人文十分相像,只不过这里就没有单刀放置,都是等数出战,对面几个,自己就叫几个。她只带了鹤丸国永,估计只能一对一。

现在已接近中午,演练场里的审神者和刀剑男士并不多。一路上三三两两能遇到几个。

审神者一边看一边就在心里流眼泪,看看别人家的短刀,小天使啊!还知道给自己婶婶扇扇子。再看看别人家的一期一振,小王子啊,给自己婶婶打伞呢。最后再看看别人家的三日月宗近,浑身都散发着欧皇气场,那雍容优雅的气质远远看了就是一种享受。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别人家的刀。

她家的黑暗本丸,如果那晚见到的就是全部,那么她家的打刀好像只剩下宗三左文字与和泉守兼定,伤势没来得及看清,但就fen婶这个尿性,估计也没给认真手入过。她简直怀疑那些绷带都是刀们自己包扎得。

她觉得这间本丸应该也是欧洲属性的,就是缺了很多刀。至于为什么就不讨论了,怒伤肝。

若是在游戏里她可以很轻易得看到对方婶婶和刀剑的等级,但在这个奇妙的世界里好像没有这些东西,只能通过实战来判断。

鹤丸国永抽掉她手中的木牌就自己去了一个小演练场,临走前还恶狠狠得让她原地站好。

审神者对此表示不屑,当她路痴哦,这么听话。

等待是漫长而又无趣的,审神者很快就等得犯困。

她又想到了自己的那间本丸,她的刀不知道还好不好。万一真的和同人文里的一样,失去了了审神者的灵力就会变回刀剑的话该怎么办。她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美好,所以真正面对刀剑男士时才会显得那般无措。

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十分熟悉,却又异常陌生。严格来说她谁都不认识,这里没有她的刀,也没有她的鹤丸,甚至可能都没有她的本丸。

她渐渐沉浸在悲伤之中,直到听闻那声熟悉的惊吓声。

她刚要抱怨,就对上了一双眼含笑意的金色瞳仁,明媚的阳光打在那件无垢的羽织上,白得刺眼。但这就是鹤丸国永啊,就见他嘴角勾起,十分期待得等着审神者的反应。

“鹤……”她几乎脱口而出,旋即意识到,这么美好又阳光的好苗子,不可能是她那黑暗本丸的鹤丸国永。

果然这位鹤丸面露惊讶:“认错人了吗?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吓你的。”

如此熟悉的近侍语音啊……

她感动得差点就要哭泣出声。

“怎么了?你没事吧……”这下轮到鹤丸被吓到了。

审神者听后一下子红了眼眶。

人都是这样,本来自己忍得好好地,突然有人稍微关心了下,于是眼泪突然就决堤了。照理说她也不是十三四岁的小孩子,都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社会人了,居然在光天化日,呸,在大庭广众之下哭得稀里哗啦,估计她以前的基友见了都得吓傻。

有别的审神者驻足围观,鹤丸赶紧把她带到一边,边走边笑着对围观群众说道:“不好意思,我家审神者打输了。”

等周围人少了,审神者的情绪也逐渐恢复了过来。她看着这位鹤丸:“你在等你的审神者吗?”

他神色一暗,随即笑道:“我没有审神者了。”




3 自己家的刀




评论(21)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