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婶婶今天没吃药】5 去远征的刀

目录

1 结束与开始

2 别人家的刀

3 自己家的刀

4 捞回来的刀

 

 

 

 

乙女向 BG 鹤婶 ooc

 

有时下流行的穿越以及黑暗本丸元素和部分同人二设

 

文笔成谜,放飞自我。

 

如果可以接受 请往下看

 

PS:部分远征地图选择仅代表个人喜好。

 

 

 

 

 

1

 

审神者看着负气离去的和泉守兼定摆出了尔康手。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只是笑点低啊。

 

“那至少让我为药研手入吧。”她做出了妥协。一来药研受伤不重,主要是本体没事,光皮肉伤的话她能处理,二来药研的各种立绘都证明了他是个和医学有关的孩子。

 

她等了半天都没听到回答,就摸出了怀里的自制攻略。这里的每家本丸结构布局都大相径庭,所以她大致能知道手入室的方位。那位鹤丸不愧是近侍刀,地图画得十分细仔,不过上面还标注了好些惊吓点,真是让她意料中又有些哭笑不得。

 

“可以给我看看吗?”一只带有护甲的手伸了过来,审神者抬头,视线正好与两轮新月撞到一起。

 

三日月宗近,三条家的大佬之一,被喻为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是名物中的名物。因出生于平安时代,故自称爷爷。在大包平实装前面板数值皆为最优,加之颜值,都让他成了当之无愧看板郎。

 

因其出率之低让他成为了欧皇的象征,引无数婶婶趋之若鹜,誓要踏平厚悭山。

 

审神者也是其中之一,她硬是把二个小队都all99了才把这位爷给请回家。想起当初因捞不到加之天天被晒一脸,故而在演练场看别人家的爷爷冲上去就是一顿打的黑历史。她乖觉得把整本攻略都双手呈上。

 

三日月宗近双目半阖,纤长的睫毛给眼中的金色月牙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影。他垂首间发上的金色房纽有些松了,但他看得认真,并无查觉。

 

手中的小册子字迹潦草,还有很多他无法看懂的文字,读起来很累。他一页页向后翻去,最后一页有个小小的落款,是他看得懂的。

 

写得是一个名字。

 

三日月宗近忽得笑了,本就姣好的面容更是美得眩目。他抬眸去看审神者,就见她正在药研耳边悄声说着什么。

 

“那就让她试试吧。”三日月宗近合上册子正要递还回去,突然觉得头上一轻,有什么东西擦着脸滑了下去。

 

药研藤四郎早已等候多时,一把接住:“请允许我帮您戴好。”

 

“如此甚好,我不擅打扮呢。”三日月宗近弯下身子,让药研好够到自己。等戴好,临走前似有似无得看了审神者一眼。

 

审神者正忙着召呼药研去手入,完全忘了自己的攻略还在三日月手里。

 

这间本丸倒是没她想得那样四处是血,落没衰败。一切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条,就和她想象中的本丸一模一样。

 

手入室一共有四间,和中庭对面的手合室遥遥相对。左边走廊接仓库,右边就是供刀剑们休息的房间。

 

羯罗这可恶的大佬兼欧皇居然是fen审,白瞎了这全开的手入室。

 

审神者止不住得心疼自己氪过的金。她随便挑了一间打开,然后被扑面而来的灰尘给呛退。

 

“怎么像没用过一样……”她小声嘀咕。

 

药研藤四郎回头冲走廊大声问了句:“大将问你们是不是没用过这些房间。”

 

审神者以为跟来的是一期一振,结果本丸全刀都跟了过来。

 

“手入室自然只有审神者才能打开。”宗三左文字隐在黑暗中的半张脸,让他的气质更加阴郁。

 

审神者在心里记下,不难理解,游戏中也是要婶婶自己选择手入的。

 

她干得第一件事就是把手入室积灰的东西全都搬出去,由于药研只需简单包扎,甚至工具都是他自带的,所以门外很外就丢出了一座小山。

 

然后审神者带着微妙的笑容把门关上了。手入室内,一人一刀,气氛棒棒。不,是融洽。她绝无任何非份之想。

 

“好了,婶婶,开始你的表演吧。”她卷起衣袖,点上蜡烛。由于血已经干涸,她只能用药研的小剪刀把袜子剪开。反正也不能再穿了。

 

审神者用酒精清洗双手后,扒开伤口看了下。还好不深,用不着缝针。

 

她又问药研要来绷带,还没缠就发现这个伤口变浅了点。

 

药研藤四郎看了下,觉得是这么回事。

 

审神者如蒙大赦,果然是自动手入!以她的经验来看,五分钟左右就能修好。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手伝札,金打和太刀都是十几小时打底的朋友,大太甚至要三十几……

 

她需要找个人来问问,于是她把纸门拉开一条缝,候在门外的一期一振刚想开口就见审神者一声大呼:“狐之助呢!”于是那个小狐狸立刻窜了过来。

 

“审神者大人,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说着就被抓进了手入室。留下门外的众刀面面相觑。

 

审神者趴在小狐狸面前丝毫没有形象可言,一人一狐几乎脸贴脸:“这里有没有那种可以一下子就让刀男伤势恢复的东西?”

 

狐之助摇摇尾巴:“您是觉得手入室灵力不足的话,大可陪在刀剑男士身边。若是遇到重伤这样的紧急情况您更可直接为其手入。比起待在身旁,直接接触到审神者灵力的话,修理会更加迅速。”

 

审神者听了半天得出结论,看来这是一个杀必死,但是想要杀必死的话就必须会用灵力。

 

“说实话,我之前出阵撞到脑子了。总觉得灵力运用很不顺畅,有没有审神者培训班什么的让我复习一下?”

 

狐之助的尾巴停止了晃动,它圆圆的眼睛盯着审神者:“羯罗大人的话大可不必担心,任何事,您都只需动动嘴就行。”

 

审神者大吃一惊,药研藤四郎也险些滑倒。这么轻易就把审神者的名字暴露出来真的好吗?

 

“您不必担心,就算知晓了您的名讳,付丧神的言灵也不会对您有用的。那么,请您接下来也为了保护历史而集合刀剑男士的力量努力战斗吧”

 

审神者听到如此官方的话就头疼,她看着小狐狸面色不善:“那我问你,既然你随叫随到的话,那之前你都去哪里了。嗯?”

 

狐之助如实回答:“因为羯罗大人您命令我,除非传达政府信件,否则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您的本丸之内。”

 

羯罗,不管你说什么。这个锅你都得背着。

 

“我还有个问题……”审神者摸了摸自己的脸,决定使用道具。

 

3

 

就如狐之助所说,药研藤四郎的伤口在经过审神者的触碰后恢复得极快。但她朝思暮想的灵力使用方法依旧成谜。

 

审神者一出门就看到了外面黑压压的影子围在中庭,她踮脚,她跳跃,她……看不到。

 

鹤丸国永听见身后的动静,就往回一转。白色的羽织落下,让出了一抹黑红的身影。

 

审神者定睛一看——远征部队回来了。

 

为首的是加州清光,她以为遭遇不测的初始刀五人组之一。每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总能想到第一次接触刀乱这个游戏时的激动和不安,那时候她选择的初始刀就是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作为冲田总司的刀,在池田屋帽尖折断后便作为不可修理品处理。刀匠又名非人清光,为江户时期最低等百姓,称作河原者,故而他自称河原之子。并且对某些方面的事情十分了解,至于是什么……婶婶真的不知道啊。

 

游戏中加州清光的台词时常会希望自己保持可爱的样子,打扮的美美的,被主人珍惜爱护。

 

审神者看到眼前那个满脸疲惫,发丝凌乱的清光,很难想象他不得不用这样的姿态去远征时的心情。但是啊……

 

她按耐住自己的心情,朝远征部队走去。鹤丸国永本想阻止,却发现这位审神者的脸上不知何时已经用一块白纸给严严实实的遮住了,而药研藤四郎除了需要一条新的袜子之外已经活蹦乱跳不说,整把刀看起来都精神了不少。

 

加州清光看到审神者的第一反应是后退,紧接着眼中闪过一道光华,他连忙转头看向身边的和泉守兼定:“你们已经确定她不是羯罗了吗?”

 

这句话中带有期待,这对审神者来说是个好消息。

 

和泉守兼定对这个问题保持了沉默,于是他眼中的光华又黯淡了下来。

 

鹤丸国永干咳了一声:“这次的收获怎么样?”

 

加州清光指了指身后马匹上挂着的几个袋子:“不行,玉钢还是不够。”

 

“要玉钢去B4啊……”审神者插嘴道,然后说,“就是江户,天下泰平。”其实远征玉钢最多的地图是E4但由于那个需要24h,且这些刀的等级估计不够,所以她选了个用时和等级都较为适中的。

 

加州清光听到她的声音,眼神直勾勾得盯着她看了半天。

 

审神者本意是想遮住这张拉仇恨的脸,能够让这些刀和自己说话的时候能够心平气和一点。但声音是变不了的。

 

“我已经不是我了。”审神者又搬出了初次见到鹤丸国永的台词。

 

“我是个三观正常的审神者,你大可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我。”她已经尽量用最柔和的语调说话了,但为什么她可爱的小清光看她的眼神就和当初的鹤丸国永一样呢。

 

药研藤四郎的出现让加州清光十分震惊,他把眼睛眨了又眨,生怕自己出现了幻觉:“这是新的刀?”

 

“我是药研藤四郎,今后还请多指教了。”药研对这个本丸的情况并不了解,虽然手入时候他从审神者的口述中大致了解了自己大哥那般失态的原因。但让他疑惑的是,到底什么叫魂穿?

 

审神者觉得这些刀已经全部都知道羯罗死去的事了,只是人与刀之间的信任完全被摧毁,所以他们现在不愿意接受任何新的审神者,生怕再遇到第二个羯罗。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她需要努力表现出自己的心理很健康,表现出自己是个健全的人类。

 

“家里资源还有多少?”她对于这位和他相处了半个多月的鹤丸国永还是比较自来熟的,毕竟曾有半个月每天早上都在吵,而且他可是鹤丸国永啊。小迷妹和男神说说话可正常了。

 

鹤丸国永对家里这个用词有些意外,也很不习惯,他带审神者去仓库看了下。好像有些惨不忍睹。

 

“半个多月的成果吗?”审神者沉吟了一阵,继而回去跟一期一振报告说,现在的资源估计只能修理短刀和打刀,太刀和大太可能要再等等。至于枪和薙,这里并没有。

 

总之她先把手入室的门全部都拉开了,拉开后她不知是不是这个身体的关系,居然觉得有些脱力。

 

审神者本想提议说留一间给小短刀手入,其余都给打脇的。但一期一振已经先行布置起来,就和她想的一模一样。安排合理,资源应用最大化。她对此只有一个评价,不愧是拥有秘书刀潜质的男人。

 

乱藤四郎是被药研扶进去的,经过审神者身边时候目光就一直落在她的心口处,直到纸门将视线隔绝。

 

审神者在柱子上靠了一会,就听身后又传来了声响。

 

一刀一马绝尘而来,马蹄还未停稳,上面的付丧神就已翻身下来,挺直了背,单膝跪到审神者的跟前。他神父样的外套下摆垂在身后,灰色的发下,一双眼目光灼灼。

 

“压切长谷部,远征归还。很遗憾,这次只带回了木炭和冷却材。”

 

审神者先看了下他的伤势,旋即用脑袋撞了下柱子。意料之中的重伤……腹部那道切口都出来了,简直完美还原了真剑立绘。他身后跟着的歌仙兼定和山姥切国广同样挂彩严重。

 

“不不不,我不是羯罗,真的不是。”她好想挂块牌子,上面写个羯罗再打个大叉。

 

长谷部没有抬头:“只要您打开了手入室,那您从此刻开始便是我的审神者。”

 

审神者在这一刻终于确信:这个黑暗本丸的tag很快就能取下来了。

 

她在向一期一振确认他去的是哪图后十分沉痛得说道:“乖,先手入。那个图里没有玉钢的。”

 

压切长谷部听后眼神一暗,继而站了起来,恭敬道:“那请让我去别处远征,这次定会带回玉钢。只要不致死都没有关系,我还可以继续。”

 

“别别别,我承受不住。”审神者一听赶紧把他拽住,心中流出了冰凉的冷却材。

 

长谷部一手握刀一手放在心口,闭上双眼,表明忠心:“请您不要担心,只要是主命,无论什么都会为您完成。”

 

审神者踮起脚,摸了摸他低垂的脑袋。稍硬的发丝在指间滑过。

 

“没关系,婶婶现在已经很满足了。”她看着这些她原以为已经不在的刀,深吸一口气。把长谷部推进手入室,让歌仙和山姥切跟着排队。清点资源后宣布。

 

“可以给太刀手入了,你们几位自己安排吧。”

 

一期一振似乎担心资源问题,但审神者却已经跑到了三日月宗近的跟前。

 

最美的天下五剑似笑非笑得看向那个小姑娘。

 

“那个……能不能劳您大驾,一会跟清光去趟江户远征,带点玉钢和砥石回来。”跟这些太刀讲话总让她觉得压力山大,一来是身高压迫,二来她总觉得他们下一秒就要紧急拔刀。

 

“B4吗?可以哟。”三日月宗近把册子掏出来,在审神者惊讶的视线下慢悠悠加了一句,“我都看完了,从头到尾。”

 

审神者回味了下他句尾的强调,在记起自己的署名后立刻涨红了脸,手足无措得逃走了。

 

于是三日月宗近久违得发出了哈哈哈的笑声,看来这册子还得在他那儿多放一会。

 

“来来来,小清光,跟我进去手入。”审神者记得B4的条件是太刀、打刀各一才能成功。本丸的几位太刀大概是刀种关系,受伤并不严重,所以他们都想把手入室让出来。

 

现在手入中的刀有乱,长谷部,以及唯一的脇差堀川国广,那余下那间就先给加州清光吧。她在向众刀说明狐之助口中的快速修理方法后便也跟了进去。

 

做为一个人形手伝札,审神者觉得自己使命重大。

 

加州清光本席地而坐正准备脱衣服,见审神者跟进来了连忙站起身往里面缩了缩。

 

“不要在意,你就当我是个摆设。我是来帮手入的,我在这里能让你恢复得更快……”审神者一边滔滔不绝,一边抱膝坐下。是的,她拒绝正坐。不然下个要修的就是她的腿。

 

加州清光见她大有长篇大论的样子,不由低声抱怨:“你是把我当成笨蛋了吗。”

 

审神者听他这委屈的语调好像没多大敌意,就大着胆子往前挪了挪。

 

“别过来!”加州清光突然大喊一声,然后握紧本体低声道,“也别盯着我……我现这副样子,不想被任何人看到。”

 

小可爱,你真(bao)剑(yi)我都看过,现在这样真的没事。

 

但话到嘴边还是不能这么说,审神者站正了身子,证明自己是正常人的机会来了!

 

“我见过许多比你还狼狈的人。因为骨折而痛得大叫的男人,因为怕血崩溃大哭的儿童,也有因为失去手臂眼神如死一样的花季少年和因经神问题而胡言乱语的自杀未遂人士。”

 

审神者说着,就见清光的神情渐渐放松了下来。于是她缓缓靠墙坐下,就见对方也模仿她的样子坐了下去。

 

“只要活着就会受伤,流血衣服就会脏。疼痛本就是用来保护自己的一种感觉,所以痛了就叫出来。这些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你现在的样子,再自然不过了,受伤的清光也是清光,手入结束后一样能可爱回来。”

 

加州清光抬眸飞快得扫了审神者一眼又很快收回视线,也许是那句“能可爱回来”打动了他,终于开始脱起护甲来。

 

他行动间不住皱眉,看得审神者真是很想去搭一把手。

 

“能……能帮我下吗。”加州清光细若蚊吟的一句听在审神者耳中真是如闻惊雷。

 

这种羞涩中带着小期待,期待中又有点不知所措的语气简直了。

 

加州清光说完后就屏息静待,等审神者嗖得窜过来后才舒出一口气,紧张握拳的手也松了下来。

 

然后他发现,这位新的审神者似对血与伤口十分熟悉,脱起衣服来也是毫无停顿,一气喝成。不知是不是灵力充足的关系,他竟没觉得很痛。

 

“放心吧,不会弄痛你的。我经验丰富。”审神者说完就开始清洗伤口,大概是直接接触的关系,那些伤口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审神者虽是仗着小女孩的身形,但总不好意思把人全身上下都摸一遍。当下就要来加州清光的本体,找来养护工具,在指导下顺利完成了第二次手入。

 

她也不知道这边的资源倒底是怎么算的,难道放入仓库后就变成了手入室灵力,再经她手快速传给了刀?那以后也不用对伤刀上下其手搞得自己跟痴汉一样了,直接养护他们本体就行。

 

等他们出去,夜已过了大半。加州清光精神抖擞得跟三日月宗近去跑远征了。乱和堀川国广也已等在屋外。

 

既然脇差恢复了,那还等什么呢?远征地狱开启。

 

当晚手入不停,审神者觉得自己简直比加班还累。在给大太刀手入时直接给跪了。

 

太,太重了。

 

“我拿不动……”

 

也许是看她说得都要哭了,石切丸很大方得腾了块地方让她躺尸,在另一边自己给自己的本体手入。

 

 

 

 

 

 


说到镇楼 有人发现昨天的老村长还带来了十只城管么w




 

 6 在万屋的刀


评论(35)

热度(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