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婶婶今天没吃药】6 在万屋的刀

目录

1 结束与开始

2 别人家的刀

3 自己家的刀

4 捞回来的刀

5 去远征的刀



乙女向 BG 鹤婶 ooc

 

有时下流行的穿越以及黑暗本丸元素和部分同人二设

 

文笔成谜,放飞自我。

 

如果可以接受 请往下看

 

PS:日更好累哦,不日更的话你们还会爱我的是吗。

 

 

 

 

 

1

 

审神者睡不惯榻榻米,才躺了一会就腰酸背疼。她醒来时外面的天正好亮了,石切丸手入完毕已经悄然离去。

 

手入室被打扫干净,一切东西都摆放整齐。就连她身上都被盖了条小毯子,从上面那个大大的刀纹来看是药研的。

 

呜,好孩子。

 

审神者抱着毯子幸福得滚来滚去。

 

“大将。”药研藤四郎的声音从她头上传来。

 

审神者向天发誓,短刀的腿简直美好到暴炸!

 

“早上好,我去把早餐拿来。”药研说着就在审神者膜拜的眼神走了出去。

 

鹤丸国永习惯性得每天早上往审神者这边溜达一圏,正好跟出来的药研藤四郎碰上。

 

“早啊,是来探望大将吗?她已经醒了哦。”药研藤四郎说得很感慨。

 

“听说大将每天都准时起床。做息规律才会有健康的身体,真是佩服。我也要向她学习才行啊。鹤丸先生也这么想的吧?”

 

鹤丸国永忘了自己怎么回答的了,昨晚听石切丸说审神者睡了后,剩下的刀包括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就没再手入。当然,他也是。

 

手入室不隔音,审神者知道他来了后就把门打开了。

 

一身白的鹤与早晨那微亮的光和空气十分相配。

 

“早。”审神者这半个月的每天早上都是这么跟他打招呼的。鹤丸国永的回应一般不是沉默就是无视。

 

今天大概他和三日月宗近交替着远征了一夜,累了,居然破天荒回了一句:“早。”

 

“资源够了,你要不要手入一下?”审神者也是没清醒,不然一定会激动得发个票圏:男神跟我说早了,不知几月结婚好。

 

鹤丸国永把她拽出来,再顺手把门关上:“狐狸没说过手入时用的都是你自身灵力吗,不休息的话你就要一直睡下去了。”

 

审神者这才发现,这四间手入室又都被关了起来。

 

中庭内静悄悄的,只有几声细细的鸟鸣。太阳出来,天气晴得正好。审神者摘下白纸,呼吸到新鲜空气让她精神一振,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忽然,她头上一松,盘好的发散了下来。原来是鹤丸国永抽了她的木簪,拿在手里细细查看。

 

看着看着那对眼就眯了起来。上面的装饰链子,跟他衣服上的很像嘛。用刀鞘想都能知道是谁送的。他见审神者伸手就要来抢,焦急得像一只被夺食的猫。

 

鹤丸国永觉得有趣,就举高了手尽情嘲笑她的身高。

 

等药研藤四郎端着早饭回来时就见,审神者蹦累了,又气又恼又不甘心,居然踢了木屐就趴住鹤丸国永的肩膀,双脚踩在他脚背上,伸直了手去够。这样的姿势,两人简直贴到了一起。

 

也难为这两位当事人闹得认真,居然毫无所觉。

 

不过看审神者是真的急了,药研藤四郎无奈之下只能干咳一声。

 

鹤丸国永这才惊觉,但审神者却依旧不肯松手,劳劳得抓着他,大有不还不给走的意思。

 

药研藤四郎觉得。帮忙吧,好像很坏气氛,但不帮的话……似乎也会很有趣。

 

果然,鹤丸国永先一步败下阵来,松了手上的力气,被审神者一把抱住胳膊。人类女孩那柔软的触感让他的表情僵硬了一瞬,手上的木簪也被趁机抢回。他看着审神者握住木簪那副失而复得的宝贝样,不知为何竟会觉得十分不悦。

 

审神者站在别人脚背上还没摔倒自然是有理由的,鹤丸国永逗她的时候另一手也不忘护在她背后。但是现在,付丧神不开心了,就松开手。所以她摔倒啦。

 

不过她就算摔倒了也抱着木簪不撒手。鹤丸国永白白的袖子一甩,一言不发就走了。

 

审神者对此早就习以为常,她毫不在意得把头发重新盘好,和药研一同享用早餐。问起是谁做的这么好吃,这位短刀笑得很开心。

 

“我想大将累了一夜,就问一期哥要了些小判,远征路上买的。本来还担心不合你口味,看来是我多虑了。”

 

系统提示:Hit满值,请按L键开大。

 

“药哥……!”审神者嚼着口中的大福饼还没吞下就把药研抱住了。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得说,“我还想吃团子、草莓和苹果糖。”

 

药研藤四郎那神情就像是看女儿似的:“好,下次都给大将带回来。”

 

“章鱼烧。”

 

“买。”

 

“小扇子。”

 

“买。”

 

“刀架。”

 

“过会我去做个。”

 

审神者安详得闭上了眼:粟田口吉光,感谢你锻出了这么棒的刀。

 

既然说到了锻刀,审神者吃完后拉着药研藤四郎去找锻刀室了。不知道这边的刀匠是个什么样子,锻刀又是个什么样子。想想就十分期待。而且这边的刀不会重复也就是说……全刀账只是时间问题咯?

 

她不由哼起了小曲。

 

再说另一边的鹤丸国永,加州清光路过茶室就见他一脸苦大仇深得走了过去。他随口问了在廊下喝茶的三日月宗近,平安时代的老爷子哈哈一笑。

 

“大概被小猫挠了吧。”

 

审神者正好从中庭走过来,顺口一接:“谁被猫挠了?”

 

加州清光即使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在看到审神者的那一瞬间还是面露惧色。

 

审神者看到昨天还和自己那么亲(并没有)的小可爱如此恐惧自己,赶紧准备把脸遮住,不过她掏了半天没摸到那张纸,只能背过身去道了声早安。

 

“早上好。”加州清光已经知道这不可能是羯罗了,只不过看到那张脸还是会条件反射的心慌一下。

 

“对不起,我……”说实话让他一个付丧神承认自己被一个人类小姑娘折腾怕了实在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所以他支吾了半天就没有然后了。

 

审神者自然懂得,不就是心理阴影么,她理解的。反正她对这个身体也有超多不满,是个fen婶就算了,还毁掉了她要和小短刀玩举高高的梦想。哼,不可原谅。

 

她刚才去锻了两把刀,锻刀室里面那个可恶的迷你刀匠完全还原了游戏中的样子,眨着绿豆眼跟她说,这边锻刀是会失败的,能锻出什么他也不知道。基本都是看审神者灵力/脸的,不过材料这么少只可能是短刀了。

 

药研藤四郎留在那边做刀架,顺便帮刀匠看火,于是她正闲得慌。

 

“小清光。”审神者转过身去,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加州清光不觉被这个笑容感染,嘴角轻轻勾起。

 

“我们去万屋吧,婶婶有钱,婶婶带你飞。”审神者也是对这个本丸十分无语,时空管理局好像每个月都会发工资,但是羯罗这个人就像是吸风饮露一样家里什么玩的用的都没有,工资也一直没用,全部都积在那边。算算加起来都够她买好几套景趣了。

 

审神者刚刚从一期一振那死求活求讨来了一袋小判,说是要买生活用品。一期一振本来不肯的,表示东西本丸都有。在审神者哭诉自己是唯一的女性生物需要关爱balabala后终于不胜其扰取出钱袋丢了过去。

 

然后审神者发现,这些刀的私人物品上面都会印有他们的刀纹。例如药研的小毛毯和一期一振的钱袋子。

 

怀里兜着满满的小判,审神者带上忐忑不安的加州清光去逛街了。

 

2

 

出了本丸后就有个小市集一样的地方,可能快要吃午饭了,他们去的时候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审神者的目的只有买。这个世界没有手机这样的通讯工具,但现代化的生活用品却一样不少。

 

加州清光多看了两眼的小饰品,买。加州清光好像感兴趣的流行服装,买。加州清光看了走不动路的指甲油,好的老板,给我来两套一模一样的。

 

审神者逛个街愣是刷出了樱吹雪。不过那些飘在清光周围的花瓣特效好像只有她能看到,真是神奇。

 

她自然不会认为和付丧神的友谊是可以用金钱买来的,所以在确定家中没有厨艺担当后捏着余下的小判一人一刀开开心心下了馆子。

 

夕阳的余辉中,一期一振那被掏空的钱袋似在无声泣哭。

 

审神者给拎着大包小包腾不出手的清光喂了颗团子,付丧神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哪怕只是早一天,这样的场景,我都不敢想象。”是啊,之前的羯罗要这么对他,估计这画面就要成为他新的噩梦了。

 

也许黄昏总能勾起人的感伤,审神者也咬了口团子,嘴里含糊不清得说道:“我也是,这种奇迹一样的生活,我在很久前就不敢想了。”

 

“奇迹……吗?”

 

面对加州清光疑惑的眼神,她嘿嘿一笑:“是啊,小清光有没有想过,我们现在过的日子,走过的人生,也许正是别人羡慕也得不来的呢。”

 

明明是小孩子,居然说得这么老气横秋。

 

加州清光放下购物袋,伸手帮她把嘴边的沾酱抹了:“那我可要好好努力,才能不辜负那些人。”

 

审神者点点头:“在看到你们时我真的很开心。幸好你们只是去远征,原来我家有这么多刀还好好的。”说完就觉得自己矫情了,这些刀哪个不是活了几千几百岁,见过的人估计比她喝过的水还多。等自己老了死了,只要他们还能再漫长的刃生中偶尔想起自己,那她觉得,这样的婶生也就圆满了。

 

再说下去就感伤了,她可是来给小清光传播正能量,洗刷心理阴影的。

 

“走,清光。帮婶婶挑套衣服。”

 

试问有什么能阻止女人逛街?嗯,没钱?

 

没钱就不能试穿啦!?不买摸摸料子也开心的呀。

 

快入夜了,两边是暖色的灯火,抬头就是落在苍穹的星海。如此美景,街上的人却少得可怜。

 

审神者在回本丸的路上经过告示板,就见上面多了一副画象。上面的人她有印象,是之前来她家的那位小姐姐。

 

这板子几乎都被贴满了,甚至新的下面还有旧的。

 

“这难道是通缉犯?”想到那位小姐姐也和羯罗一家,审神者思索着如何混进讨伐大队去补两刀消消气。

 

加州清光做为打刀,虽然嘴里说着不擅侦察,但这个数值却和鸣狐一起名列前茅。

 

“这是失踪的审神者。”他把板子上的小字读给审神者听。

 

“近来多发审神者失踪事件,在排除溯行军所为之前,请诸位尽量减少夜间出行次数,加固本丸结界以确保自身及刀剑男士的安全。时空管理局将会于近日开启时空间隙,展开为期一个月的搜寻行动。希望广大审神者积极参与。做为感谢,将会给每位参与者新刀一振来做为召唤付丧神的媒介。”

 

这个套路怎么有点熟悉……

 

“上面有说那地图……不,间隙叫什么吗?”

 

“秘宝之里。”

 

审神者扶额。Hin好,居然是那个精污地图。看来为了新刀,她得去练练级了。

 

不过,先是这身体原主的小男友失踪,现在又轮到了亲姐姐……如果接下来她自己再出点什么事,说不是主线剧情,她自己都不信好吧。

 

3

 

审神者带加州清光去万屋直到太阳落山都不回。

 

一期一振切好了羊羹拿到茶室,就见鹤丸国永正在虐待坐垫。那垫子也不知被蹂躏了多久,上面的折痕比地里那些刚撒的南瓜籽还多。

 

宗三左文字忍了很久,终是看在同僚的情份上关切的问候了一句:你够了没。

 

鹤丸国永神情专注,充耳不闻。就见他一会把垫子放到怀里,一会又举手上抛着玩。

 

“那是我的好吧。”宗三左文字说完就见那付丧神的表情立刻变了,那突然警惕万分的逼视让他觉得自己反倒像是抢人东西的坏蛋。

 

于是宗三左文字到棚里牵了匹马,邀请在帮和泉守洗衣服的崛川国广一起远征去了。

 

一期一振觉得鹤丸国永有些魔怔了,正琢磨要不要请石切丸来看看。对面的三日月宗近沉吟片刻,慢悠悠得来了一句:“大概想逗猫了。”

 

三把大龄太刀在屋子里各干各的,茶味飘香,水气氤氲,空气静好,适合养老。

 

突然,药研藤四郎手里拿着一封信件急匆匆赶了过来。

 

“门口刚刚来了马车,上面有好多资源。还附上了一封给大将的信。”

 

屋里某颗白得发光的脑袋偏了偏。

 

鹤丸国永接住抛起的垫子,状似漫不经心得说道:“羯罗都死了,你就读出来吧。反正也不会是情书。”

 

药研藤四郎向自家大哥征询了下意见,一期一振也是有些犹豫的。但仔细一看,那信根本没有信封。药研估计是拿到手后就反过来以确保自己不会偷看到内容了。

 

“看来不是私密的信件,我们就看个大概吧。”

 

药研藤四郎看后得出总结:“看来是某个审神者失踪了的本丸,把剩下的资源给寄过来了。还附了一句话:给你的太刀,可要记得好好养护。”

 

撕拉一声,鹤丸国永手中力度没控制好,可怜的垫子口吐白沫彻底报废。

 

“说起来,那太刀还在大将的屋内。”药研藤四郎说完就看向鹤丸国永,那刀好像还跟某位仁兄是同一把刀。

 

鹤丸国永在满身的羽绒填充物中站起来,凑到药研边上。白白的信纸上那几个字怎么看都像是他自己的笔迹。末了,他抬起头:“那家伙真是阴魂不散。”

 

一期一振也来了精神:“那家伙是说谁?”

 

“鹤丸国永。”

 

屋内的几把刀都听到了他咬牙切齿读自己名字的声音。

 

在一阵颇为尴尬的沉默过后,鹤丸国永留下一句“我去查下他审神者的名字”后便匆匆离去。

 

“三日月殿下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呢?”一期一振拿过书信,皱起眉头。那个审神者连续半个多月都去见的那把刀就是另一位鹤丸这件事他们都知道,但是信上羯罗的名字又该如何解释。现在的这位审神者应该巴不得和羯罗撇清关系。

 

“嗯,让我想想。”三日月宗近插了一块羊羹放入口中,他回想了下那个小姑娘最后一次跟他说话时的眼神。

 

“让她再努力一下吧。”

 

“您很信任她?”一期一振回到他对面坐下后给招呼药研也过去一起。

 

三日月宗近举起茶杯,将眼前的水汽吹散:“在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确信了,那个羯罗已经死了。但是那时候的小姑娘并不适合呆在这里,勉强留下也只会成为负担。”

 

在那个昏暗的和室中,羯罗一贯冷冽的面容被强烈的恐惧和不安替代。那个原本可以轻易就决定他们命运的审神者用僵硬的姿势正坐在他们面前,颤抖得就像是任人宰割的幼雏。这样的审神者,他们不仅现在不需要,以后也不需要。

 

直到某天晚上,羯罗那枯竭得就像是死潭的眼瞳中终于燃起了一小簇火苗,继而点亮了整个夜空。那个原本茫然无措的小姑娘突然就像是换了个人,整个灵魂都充满了活力。

 

“哈哈哈。无论做什么事,干劲都是最重要的啊。”

 

三日月宗近的话让一期一振陷入沉思。

 

再说审神者回到本丸后直接冲去了锻刀室,就见已经有两把刀被整整齐齐得放在了白布之上,半遮半掩,欲说还休。想起展示刀其实就是被扒光了衣服放在台子上这个梗,她简直老脸一红。

 

咳咳,不过这边的刀还是有刀鞘的。而且其中一把不用看刀纹就能认出,那把短刀上有着黑白的格子图案,再配上刀纹上的五个老虎脚印她已经能确定是哪一吧了。另一把的刀纹也不难,五条大桥与源氏家徽的组合。

 

“小天使!”

 

审神者看着两个逐渐出现在锻刀室内的小短刀,觉得自己要被萌化了。她给了刀匠一个赞赏的大拇指后就给两个孩子找亲属去了。

 

一把交给一期一振,一把交给三日月宗近。

 

两位付丧神看着那个一脸满足、仿佛蹲在地上摇尾巴等赞赏的审神者时第一反应都是,为什么像是捡了个宠物……小小只,随时都可能跳起来挠人,却特别治愈的那种。

 

不过一期一振的表情很快就变了,他看着自己干瘪的钱袋,又问了一遍:“都用完了?全部?!”

 

审神者捂着耳朵表示不用加重音了,真的用完了。

 

“到底是买了些什么东西?”一期一振看在屋里还有两把小短刀的份上,强制按耐住自己的表情,声音平缓到打颤。

 

于是审神者板着手指一件一件得数,等到把两个手都轮了四五遍后终于数完了:“还雇了一辆马车,我买了几箱牛奶回来。说起来,门口那么多资源是谁家的?”

 

一期一振把钱袋子塞回前还是不死心得又捏了几下,他顶着脑门上的十字路口站了起来,朝审神者走去:“我自己也不清楚,我现在的表情是怎样的。”

 

这是要真剑了不成,别啊,一期哥,有孩子在呢!

 

“你这个月都不用再去万屋了。”一期一振下达了禁足令。

 

“为什么,这是我的工资啊!”

 

“可你的工资是按、年、结、算、的。”面对一期一振那不断抽搐着想要保持微笑,却还是彻底垮了嘴角的样子,审神者大脑一片空白。

 

等一下,所以说这里的工资是提前发,发完就得干一年,用完了就是说……

 

她和她的本丸好像变成了穷光蛋。爷爷你能别笑了吗……你这个去王点都会想到工资的走失老人。









我也想这么刷花




7 未婚夫的刀

评论(36)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