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婶婶今天没吃药】8 小姐姐的刀

目录

1 结束与开始

2 别人家的刀

3 自己家的刀

4 捞回来的刀

5 去远征的刀

6 在万屋的刀

7 未婚夫的刀






乙女向 BG 鹤婶 ooc

 

有时下流行的穿越以及黑暗本丸元素和部分同人二设

 

文笔成谜,放飞自我。

 

如果可以接受 请往下看

 

 

题外话:可能今天也卡的比较销魂。谢小天使指出博多锻造时间的错误_(:з」∠)_ 已经修改 么么哒 

 

 

 

1

 

审神者见自家的刀都已经手入完毕,一个个生龙活虎容光焕发,甚至歌仙兼定都敢冲过来跟她抱怨说,自己再也不想跟和泉守一起畑当番了。他们都是兼定,但差了那么多代,根本没有什么交集啊。

 

审神者说,那么你和同为细川家的小夜一起种地吧。

 

本意是不想种地的歌仙当场就把她桌子上那盘自己亲手做的和果子给端走了。

 

审神者看着他的背影大声提醒:“今天的近侍是长谷部啊,你偷懒得当心别被抓了!”

 

说完没有多久一个影子就如闪电般冲到了门口。就见压切长谷部眉眼含笑,恭敬得问道:“主,您是在找我吗?”

 

审神者很想说并没有,但既然他已经来了,那正好讨论下练级的事宜好了。

 

于是当天下午,她让就清光搓了一箩筐刀装,然后带着整整三队刀剑男士浩浩荡荡去了演练场。

 

结果当然收益惨淡,对面的远程刀装让自己的小队吃了不少苦头。但她的目的本来就不是赢,她只是想让大家熟悉一下秘宝之里的毒矢而已。

 

不过演练场用的远程刀装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样。这边打到身上会有一种中了颜色弹一样的效果,刀男们用的刀也全部都是木刀。一旦伤及要害,木刀自动消失,对应的刀剑男士也会被移到场外。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每场演练结束后他们都能无伤而返。

 

于是一群花花绿绿得刀剑男士们就像彩虹一样退了场。只有山姥切比较开心,因为他觉得这样就没人会盯着他看了。

 

拜托,你这样才超级引人注目好吗。

 

第一次参加演练场的审神者笑到不能自理。还好这边被换成特殊刀装的颜料效果都是灵力作用,所以等他们回了本丸也就掉得差不多了。

 

鹤丸国永和五虎退都是白到发光的类型,只不过退酱面对审神者杠铃般得笑声会跟着其他小短刀一起求抱抱求安慰,但鹤丸国永则比较直接,他脱了沾满颜料的羽织外套就往审神者头上罩。同样有披风的和泉守兼定也跟上了组织的步伐。

 

等出了演练场,审神者那头白发色彩斑斓堪比玛丽苏。

 

审神者和加州清光一起对着路边的小店痴痴地看,每次她想进去都会被一期一振的刀给拦下。平时笑容满面看得人如沐春风的一期尼似乎只要提到小判就会重回黑暗年代。

 

终于有一天,一期一振去远征了。审神者叫停长谷部,乐不可支得冲向了万屋。

 

然而事情总不会如她所想得那么美好,审神者还是被刀剑男士拦下了。确切的说是别人家的刀剑男士拦下了。

 

“咪酱?”审神者看着眼前高大帅气的男人,疑惑得眨了眨眼。她最近沉迷演练,都没有出阵,家里又只锻短刀,所以没有烛台切光忠。

 

可能黑暗本丸的刀和正经本丸的刀气息就是截然不同的。也可以说刀的性格多随其主,所以就算是两位一模一样的付丧神站在一起给人的感觉也会有所不同。

 

眼前的烛台切光忠西装笔挺,发型完美,就连眼罩也端端正正。不愧是随时都监督着自己审神者一起保持帅气的刀。

 

压切长谷部以其机动优势赶到审神者身旁,面露不善得看着那位别人家的烛台切:“找主上有事的话,请先跟我说。”

 

“长谷部君对待工作真是一如既往的认真啊。”烛台切光忠无奈苦笑,他的视线落到了审神者的身上,刚想开口就见长谷部挪了一下位置,完全把他的视线给挡住了。

 

“好吧……”他看着眼前那超严肃的主厨,做出了妥协。

 

“还请你帮我问下,她是不是神山家的巫女。”

 

烛台切光忠说的每个字审神者都听得懂,但连在一起就很迷了。

 

审神者对鹤丸国永招了招手,两人猫在长谷部背后悄声交谈。

 

“神山家是什么?”

 

“……是你家。”

 

审神者点了点头,又赶忙拽住他:“你不是说羯罗没有姓吗?”

 

“贞宗也没有铭啊,难道人家就没爹了吗。”鹤丸国永的回答让审神者无法反驳。

 

她看看自己身上在屋里翻出来的巫女服,觉得大概羯罗的确是巫女吧。于是对长谷部的后背说:“应该是的吧。”

 

于是长谷部很简短得点了下头算是回答了。

 

烛台切光忠听后显得十分高兴:“您的姐姐,也就是我的审神者于演练场失踪。希望您可助我一臂之力,一同搜寻时空间隙。”

 

演练场,又是演练场。演练场到底做错了什么,突然就成了刀乱界的百慕大三角,丢的还都是审神者。

 

“当时有在一起的刀剑男士吗?”鹤丸国永想到了同样失踪的池田。

 

烛台切对鹤丸国永显得很尊敬,他认真回答道:“他们是一起去的演练场,所以也一起失踪了。鹤先生这么问是想到了什么线索吗?”

 

“也就是说,如果是被人绑架的话,那么对方的实力足以与有刀剑男士的审神者相匹敌。”鹤丸国永说着不忘调侃下自家那位,“这么一想,就算我们有十八振跟着你,也会被拉低战力啊。”

 

不等审神者说话,长谷部立刻瞪他:“鹤丸国永,不许你低估主的实力。”

 

审神者刚要得瑟,就见长谷部虔诚得闭上眼,十分恭敬得称赞道:“主的话,别说区区十八振,就算全本丸的刀一起上都不是问题。”

 

审神者抹泪,鹤丸国永大笑。只有烛台切光忠默默提醒道:“长谷部君,我觉得这并不是赞美。”

 

“你是在质疑我对主的忠心吗?!”

 

“这都扯到哪里去了,快帮我问问你审神者意向如何。”烛台切光忠眼见话题越来越歪,不禁有些焦急。

 

“OK啊。”审神者答应的速度让周围十六振膛目结舌。

 

“主,时空间隙危机重重,还不知会碰到什么意外。您这样实在是……”长谷部显得痛心疾首,“若您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们该有多担心。”

 

审神者闻言只能报以和蔼的微笑:你这表情,让我觉得我已经死了。

 

“没事,我本来就准备去。这次政府提供的奖励十分丰厚,没有拒绝的道理。”

 

长谷部似还想说什么,但看审神者去意已决便说道:“愿跟随您去任何地方。”

 

于是她和烛台切约好,在时空间隙打开的第一天,也就是三天后在入口结界处汇合。由于政府规定,为了保护时空间隙的稳定,每位审神者最多只能携带一队,也就是六振刀剑进入。他们决定派出最强的六位。

 

审神者不知道这边的等级是怎么看,推图是个什么效果。所以还是决定去演练场愉快玩耍。可能带着十八振刀去演练场的婶真不多,她每天都十分平安。

 

2

 

“哎呀……”回到本丸的审神者突然叫了起来,“应该叫咪酱过来一起吃顿饭的。”

 

鹤丸国永立刻呵呵过去:“你是想叫他下厨对吧,一会我告诉歌仙你嫌他做的饭不好吃。”说完就作势要走。

 

审神者立刻扒住他的羽织使劲往回拽。于是鹤丸国永就拖着那个人形挂件在本丸瞎溜达。

 

“国广,你说万屋有没有卖墨镜。”和泉守兼定看到了从农田边上路过的两只,夕阳西下,余晖刺痛了他的眼。

 

“兼先生可以问药研君借一副普通眼镜,我来帮你涂黑。”堀川说着把手里的锄头递了过去,“可别偷懒啊,主公特意让我看住你的。”

 

“那个小丫头……”和泉守兼定咬牙切齿得举起锄头往土里砸。

 

审神者夜里十点睡的习惯已经完全被乱藤四郎给打乱了,她每天都要把乱卷到被子里,然后第二天面对在她床头正坐的一期一振痛哭流涕。

 

“我真的很好奇,您到底对乱干了什么。”

 

“拜托你啊大哥,我能对他干什么,要干也是他干我。”等审神者意识到说了什么后,已经晚了。

 

对面的一期一振露出了标准的微笑,然后审神者抄了一上午的佛经。

 

“我真的要被你逼疯了。”审神者对着准时来访的乱藤四郎来了个标准的土下座,“我到底干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你就直说吧。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乱藤四郎只是微笑,然后露出甜甜的微笑给自己铺好了被子。审神者大哭着奔去了锻刀房,躲在炉子旁跟刀匠一起瑟瑟发抖。

 

“你哭什么呀。”她问道。

 

刀匠擦了擦眼泪:“我怕您。”

 

“……那还不快给我锻一把小天使出来安抚下我的心。”

 

刀匠照办。二十五分钟后,一把新刀就被呈上了刀架。

 

审神者看到刀纹中的福冈城几乎是用拜得说出了名字:“博多藤四郎!”

 

“我的名字叫做博多藤四郎!是在博多被发现的所以叫博多的藤四郎哦!虽是短刀,却很有男子气概!”带着红框眼镜的小男生说完就发现自己的大腿给抱住了。

 

“博多,你给婶婶变点钱出来吧!”

 

博多藤四郎此时很想说:婶婶你是不是理解错了商人的意思。

 

博多藤四郎自然不可能变得出小判,于是审神者领着他去了短刀房间,准备让一期一振明天被吓一跳。

 

回到屋内,她发现乱藤四郎已经睡了,还很自觉地把自己卷了起来,于是她倒头就睡。

 

第二天跟她说早的是居然是乱,她迷糊了半天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你哥没坐那我还真有些起不来。”睡得晚自然也起得晚,可是一期一振每天早上六点准时出现在她床头,等到她自然醒。然后她一睁眼就被吓精神了。

 

乱藤四郎听后冲着纸门大声说了一句:“一期哥,你听到了没。”

 

然后纸门被拉开,一期一振在晨光中端坐。与之前不同,这次他身后隐隐飘着樱吹雪。

 

“感谢您晚上与乱一同将弟弟带回。”

 

乱藤四郎打了个哈欠,把自己从被子里卷出来:“我没跟着去哟。”

 

一期一振很疑惑:“没有乱的陪同,您如何知道那是博多的?”

 

“有刀纹啊。”审神者没好意思说她老是prpr短刀的立绘,久而久之就记住了一部分刀纹。当然也可以说是排除法,毕竟粟田口家的孩子,除了那几位还在地里等挖的,能带回家的都带回来了。

 

“您知道有指引刀这个说法吗?”一期一振走了进来,跟乱一同将床铺理好。他看着条件反射跳起来的审神者微微一笑。

 

“指引刀就是审神者来本丸后由狐之助带着选的刀。我们本体上的刀纹是只有同为付丧神的刀剑男士才能看到的。所以锻刀基本都是由近侍陪同,再由近侍借由刀纹将名字告诉审神者。”

 

“这身体还真是点了不少被动技能啊……”审神者听后觉得自己还是有挂可开的人,不仅能看到樱吹雪,还能靠自己就看到刀纹。真是,惨烈的主角命。而且事出反常必为妖,越是不同寻常的能力越是要付出更加麻烦的代价。

 

例如如何像自家的刀解释樱吹雪这个问题。

 

在听到她说谁心情快不好了谁就当队长之后,所有刀都对这个决定大为不满。

 

“你这是把出阵当做儿戏吗?”

 

——和泉守兼定你不是只要当副队长的吗……凑什么热闹。

 

“队长应该由经验最丰富的来当才是。”

 

——一期一振你别皱眉头了,我看得到你的樱吹雪。

 

“若是主的命令。”

 

——长谷部你才刚当上队长就飘花了好吗,下一个。

 

“拿人钱财,为人消灾。”

 

——对不起了爷爷,报酬用仙贝换行么。

 

“是要禊祓吗?”

 

——不是。石切papa,记得骑上马哦。

 

最后她看着当队长的鹤丸国永表示,不要求惊吓,平安就行。奥,她说的是她自己。

 

在一队都刷出了花后,战斗的进度快了不少。付丧神们觉得这完全是因为战意高涨,于是审神者清了清嗓子。

 

“当队长的时候快乐吗?快乐就对了,刀一高兴就会变利。我们都是一个本丸的,快乐要大家一起分享。所以……”她摊手,等着对面的回答。

 

对面是五双关怀ZZ的眼神。压切长谷部默默闭上了眼。

 

眼看就第三天了,乱藤四郎突然也学着一期一振的样子,正坐在审神者的床头。

 

一双漆黑的眼睛在黑夜中睁开,审神者深吸一口气:“乱,有什么话大家躺下好好说。”

 

“……”乱藤四郎有些哭笑不得,但他对现在状况也无可奈何。他……无法将自己知道的传达出去,他不是不说,是不能说出口啊。

 

“你是个好人。”他轻轻垂下头,橙色的发从肩上落下,遮住他此刻的表情。

 

审神者嘴角抽搐:“你别这样,你哥误会了我会死,我误会了我还是会死。”

 

“听我说完——!”乱低声吼道。

 

“你是个蠢到家的好人,所以我们都不希望你出事。”

 

是纸门破了个口吗,审神者想,怎么好像听到了呜咽声。

 

“算我求求你了,你倒是赶快察觉到呀。”乱哭了。

 

3

 

三日之期已到,介于秘宝之里那丧心病狂的活动机制,游戏中都是首选高等级、高统率的三槽大太或太刀,然后每人带几个金盾才会比较稳。但现在她看不到等级,也背不出谁的统率比较高。

 

审神者对于选择哪三把刀出阵这个问题简直想破了脑袋。最后干脆决定,谁飘花就带谁。

 

出阵当天,加州清光和歌仙兼定天还没亮就搓了几个金灿灿的盾兵,十分郑重得塞到了审神者的手里。

 

“有备无患,坏了还有。”他们往旁边一让,让众刀沐浴在那金银刀装小山散发出的圣光之中。

 

审神者顶着黑眼圈把作为主力的第一小队每位都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在找樱吹雪吗,真是风雅。我们自己看不到真是可惜。”歌仙兼定对飘花十分感兴趣。

 

最终审神者决定的阵容是:和泉守兼定和神事做到一半就被拽过来的石切丸。这两个一位是综合数据不输太刀的金底打,一位是攻击值最高的大太刀。

 

剩下选择谁呢,正当她纠结的时候。鹤丸国永牵着三匹马缓步走来,然后就和那天在树下一模一样,拖起审神者的腰把她丢上了其中一匹,继而自己也翻身上去。

 

不等审神者反应过来,坐下望月一声嘶鸣,四蹄生风,一马当先冲出大门。

 

“石切爸爸你记得骑小云雀啊!!”就听审神者漂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两人很快就剩下一个小黑点了。

 

审神者死前没骑过马,所以等他们一路疾驰到目的地,她的hp基本已经清零。刚能下地就拽着鹤丸国永的羽织死劲得摇,她很想说些什么,但早饭正在胃里翻滚,根本不敢张嘴。

 

早已等候在入口的烛台切光忠见了他们这样显然十分惊讶,但在看到一旁鹤丸国永那得逞的目光总觉得懂了些什么。

 

和泉守兼定和石切丸也赶了过来,他们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淡定从容得翻身下马。

 

鹤丸国永和审神者只要站在一起就像是个巨大的光源,身上折射出的日光刺痛了周围人的眼。

 

和泉守兼定从怀里掏出一副备用的墨镜给烛台切光忠递了过去。

 

戴上墨镜的烛台切帅气得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过去比较好?”

 

和泉守兼定帅气得回答:“等那只鹤玩够了就行。”

 

石切丸透过墨镜帅气得打量着时空间隙。

 

所谓的时空间隙其实就是由神社工作人员开启的一个临时入口。在空地上画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每个尖角都站着一个身穿狩衣脸戴白纸的神职人员。

 

烛台切光忠见审神者终于注意到了这边,帅气得把头一点:“能得到你的帮助真是感激不尽。”

 

和泉守兼定帅气得一抖披风:“那出发吧,我当副队长就行了。”

 

审神者对现在状况有些迷茫,现在戴墨镜还能获得指定形容词了是吧。

 

“先把墨镜摘了,我们可没脇差,别一进去就被打到光屁股。”说完就感受到了两道残念的视线。

 

好吧,看在咪酱你飘花了的份上……

 

按照烛台切光忠的说明,距上次开启时空间隙已经过了整整六十年。

 

时空间隙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存在,它不属于任何地点也不属于任何时间段。这个空间之内大雾弥漫,需要有特殊的工具才能辨明道路。而特殊的工具只能由审神者来使用,故而想要进入间隙的刀剑必须要有审神者的带领。

 

这个空间会主动攻击来自外界的一切生物,但由于这个空间的时间点和他们所在的不一样,所以等他们回到原来的时间点后在空间内受到的一切伤害都会恢复。也就是和游戏中一模一样的虚拟伤害系统,刀剑男士在其中受到的伤害均不会带出空间。

 

审神者不知道时空管理局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因为就连那些已经失踪或是被烧毁的刀剑都能在这里重新被召唤。所以这个秘宝之里的虚拟伤害也是迷得很。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空间的特殊性也为了保证审神者的安全,审神者在时空间隙内最好不要使用灵力,以免被大量敌军盯上。而刀剑男士一旦无法继续战斗,就会变回刀剑本体,需要由审神者带出空间后才能恢复人身。

 

审神者看向了那三振不属于自己的刀,顿觉压力山大。这要是恢复本体了,还能不能顺利变回来。

 

烛台切光忠他们显然知道这次行动的危险性,但如果找不到他们的审神者,他们也会面临一样的后果。

 

“我的同伴已经在入口处等候,一切都听从你的安排。”

 

顺着烛台切的目光,审神者看到了一抹清冷的蓝发,这是江雪左文字。但好像只有江雪左文字在那边。

 

审神者眯起眼,透过人群她好看想到了一个不断向上跳动的刀柄。她一下子激动了:“咪酱咪酱,那是萤丸吗?”

 

萤丸是目前唯一的四花大太,而他本身身高却只有120。以其高机动辅以小云雀、望月等坐骑可摇身一变,成为演练场恶魔。

 

江雪左文字虽然依旧摆出了不高兴的脸,但依旧为了搜寻自己的主殿而决定参战。

 

而萤丸看到审神者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好小只。”

 

审神者顿时很想把脸埋进鹤丸国永的兜帽下面。遥想当初,萤丸也是她想要举高高的对象之一。然而现实总是让期望碎得突然。

 

在进入时空间隙,也就是秘宝之里前,每一位审神者都要到巫女处登记伪名和所携刀剑男士。审神者刚要拿笔,巫女把她手挡下,亲自帮她都写好了。

 

“羯罗大人,请妥善保存。”巫女说着将一个木匣递给她。

 

审神者连忙接过,刚要道谢就被鹤丸国永挡下,然后带她去了别处。

 

“看衣服他们也是神山家的人员,就和那些开启结界的家伙们一样。”鹤丸国永压低了声音,说完生怕她听不清,就俯身凑到了审神者耳边。两人的白发混到了一处。

 

“你现在要表现得正常一些,羯罗已死的事不能被他们知道。”

 

付丧神的气息呼在审神者的耳边,就像是穿过春日的风,所过之处,桃红满开。

 

审神者只觉得脸上烧了起来,连带着头脑也一阵晕乎。她连忙偏过头去,按照脑补中羯罗的样子,颤声说道:“鹤丸你这样是要被日的。”










镇楼图感谢小清光和被被倾情出演











9 这么多的刀

评论(36)

热度(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