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婶婶今天没吃药】10 都是我的刀

目录

1 结束与开始

2 别人家的刀

3 自己家的刀

4 捞回来的刀

5 去远征的刀

6 在万屋的刀

7 未婚夫的刀

8 小姐姐的刀

9 这么多的刀




乙女向 BG 鹤婶 ooc

 

有时下流行的穿越以及黑暗本丸元素和部分同人二设

 

文笔成谜,放飞自我。

 

如果可以接受 请往下看

 

 

友情提示:从本章开始进入完结倒计时。

 

 

 

1

 

第四波的敌刀尚且可以一波带走所有刀装,这第五波一定是骑着五花枪爹来的。

 

鹤丸国永现在已是重伤,就算是樱吹雪也不可能做到以一敌六。那件白色的羽织很快就沾染上了越来越多的暗红,但也如他自己所说,若是全被鲜血染红,那可就不像是鹤了。

 

审神者试着使用言灵,不知这次是名字没叫对还是什么情况,总之就是没、有、用!

 

鹤丸国永自知不敌,就打算让审神者先走,至于本体,到时候让狐之助来捡就好。

 

而审神者也知道这是现下最好的选择,只要她还活着,出去后就能让他们恢复。但看着自己的刀身陷敌阵,浴血拼杀,她真的没办法独自逃走。

 

眼看敌刀就要砍到鹤丸国永。

 

去TMD的虚拟伤害!也许在游戏里他们脱离战线只是一个变灰的头像,但在这里他们一个个都是活生生的付丧神啊,有血有肉,会痛会哭。

 

审神者不顾狐之助的阻拦,直接张开双手挡在了鹤丸国永的身前。

 

闪着寒光的刀锋在眼前落下,几乎都能感受到那迫人的风压。然而她却一动不动,目光坚定得看向那扑面而来的敌打。

 

鹤丸国永的世界寂静了,只有耳膜中不断鼓动的血液在砰砰作响。

 

先是被她看自己的眼神吸引,继而将她当成了属于自己的金丝雀、菟丝花。想把她养在屋里,看她只为自己歌唱,为自己芬芳。

 

但鹤丸国永发现自己错了,他的审神者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小花小鸟。

 

他怎么都没想到那个曾经被刀剑吓得瑟瑟发抖的小姑娘居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他大概不正常了。明明担心害怕得要死,但等同的另一种感情也在心底疯狂滋长。

 

那是怪异的惊喜,和恐惧一样猛烈得撞击得心脏,让他在这份早就无法抑制的情感中越发沉沦。

 

2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装满花札得木匣突然自动飞起,挡下敌刀,继而在冲击下,同内里的花札一起四下散开。

 

这下不止审神者愣了,就连敌刀也被木匣中的灵力给炸出好远,在地上滚了好几圈都没能站起来。

 

审神者架着鹤丸国永拔腿就跑,这里的树都是枯木,草丛稀稀拉拉就那么几簇,根本就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

 

羯罗这破体力早就到了极限,但人在危急时总能突破极限。或者说樱吹雪也会传染,她竟觉得自己还可以继续。

 

鹤丸国永突然停了下来,将本体塞到了她怀里:“好像现在舍不得你也没办法了,你记得……嗯,推图成功?”

 

审神者的记忆回来了,她之前好像说了什么很糟糕的话。

 

“不成功可是会遭到付丧神的怨念哦。”鹤丸国永哈哈大笑,继而身形消失。

 

审神者带着背负六把刀的怪力狐狸在枯木林里夺命狂奔,那张二十二的花札就如同冤鬼幽魂一样悬在她的身前,带领她朝山顶不断靠近。

 

狐之助说那个木匣和花札都是神山家制作的,专门用来搜寻失踪人员,也会在危急关头保护审神者,但只能用一次。

 

而且因为神山家的巫女认识羯罗,所以她的这幅牌里存入的灵力一定是羯罗那位姐姐的,所以只要跟着这张二十二就能找到烛台切光忠的审神者。退一万步,就算找到的是别家审神者那也好歹是个战斗力。总比她就会一个主动技能,还时灵时不灵要强得多。

 

当她问起狐之助第五波打刀叫啥的时候,狐之助居然说不知道!

 

这还能不能好了!把你退货信不信!

 

审神者现在花札缺了很多,所以很多高能预警都无法看到。但这样反而轻松,因为老想着要被电击的猴子死得快。

 

终于她看到了前方摇曳不定的光,然后一张牌弹了出来。她泪流满面,王点前面的怪火,毫无意义啊。

 

就在她猜测这里的怪火有什么用时,那张二十二突然嗖得一下窜了出去。

 

审神者彻底懵逼了。失去了最后一张方向牌,她要怎么找到回去的路?!

 

很快光亮处传来了脚步声,她在欣喜中抬头,继而在绝望中转身狂奔。她看到了第四波的敌太,她一边跑一边后悔,她就不该上这个破山,更不该为了新刀一时脑热来这个地图。

 

审神者是跑不过敌太的,她只能让狐之助先离开,自己作为诱饵朝另一边跑去。

 

“一会我要是还活着你就给我把花札都捡回来。如果我死了,你记得告诉我家刀,他们婶婶可帅了。”说完就和小狐狸兵分两路,然后她毫无悬念得被抓了。

 

但出乎意料,那些敌太只是把她绑住,扛回山顶后丢到了一个画有五芒星的空地里。空地周围插满了火把,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怪火。

 

值得在意得是,这五芒星的中央已经坐了一个人,他身着深色狩衣,脸上戴有白纸,并且也被绑住。见到审神者后他显然受到了惊吓,两腿并用得往后退。直到被敌军用刀给逼回中央。

 

审神者抬眼看他,就见他也在看自己。

 

“你也是婶婶吗?”她问道。

 

对方点点头,少许放下警惕,但还是试探着问她:“你的刀剑男士呢?”

 

审神者怕这些敌刀偷听他们对话,于是故作深沉状:“他们在我心里。”

 

那位男审沉默了很久,终于决定不去搭理她。

 

审神者打量了下四周,发现这边好像除了这个五芒星之外就没什么东西了,光秃秃的一块地,也不知道干啥用的。

 

“你有没有看到一张花札飞过来?”她挪过去问男审。

 

男审摇摇头:“我自己的花札已经被毁掉了,如果你的还在那最好不要拿出来。”

 

“我的也没差。”狐之助找不回来估计他们就完蛋了。

 

又是一阵沉默,她等了半天都没见那些敌刀离开,不由有些担心自己还能不能偷跑成功。

 

男审好像察觉了她的想法,就出言劝阻:“这里本来还有一个人,他试图逃跑……”

 

“然后死了是吧。”

 

“没,他的腿被砍了。”

 

审神者只觉得膝盖一凉,没想到这边敌刀这么血腥啊:“那他现在人呢?”

 

“失血过多,死了。”

 

呵呵……

 

审神者又问这些敌刀是不是一直都在,男审说他们每隔六个小时会离开一次。并且说他来之前已经有一匹失踪者被带走了。

 

所以说那张二十二是跟着小姐姐一起被带走了么。审神者陷入沉思。

 

但既然会离开,那就代表能跑路啊!

 

“这些绑住我们的绳子只要不解开,哪怕我们跑了也会被它们找到。而且在这里我们无法恢复灵力,就算强硬与他们战斗,等灵力耗尽也是一死。”

 

审神者突然很想掐他:“还会不会聊天了,我们现在应该携手并进,共创美好未来。”

 

男审又沉默了,过了很久他才慢吞吞憋出一句:“我叫星野。”

 

“你好,我叫审神者。”

 

她为了证明自己的诚意,还正坐了。但为什么那位星野同学又把脸转过去了呢?!嗯?

 

3

 

6个小时,360分钟。审神者坐得浑身难受,她佩服得看向保持正坐的男审,心想:这些正坐狂人的腿,上辈子一定都是翻盖手机。

 

男审被她看得心里发毛,不由坐得更挺了。

 

时间在尴尬中过得超慢,等那些敌刀走后。审神者已经快要老僧入定,坐化飞升。

 

男审压低了声音:“你有什么办法吗?”

 

审神者按照电视演的那样,两人背对背坐好,然后开始解绳子。但不是手打手,就是头撞背,简直恨不得在后脑勺上长只眼。

 

“你牙口好吗?”审神者突然问道。

 

“再好也不会超过人类的限度……”男审显得很沮丧,“我们大概也会变成失踪人员吧。”

 

“不会的。”审神者十分坚定,“狐之助要是找到了我们的尸体,那就是殉职英雄。”

 

男审自动闭上了嘴。

 

审神者折腾半天都没效果,绳子坚挺依旧,反倒是手酸得像是断了。她往后一靠,正好压到了木簪。

 

“送你的这只鹤,可是会飞的。”审神者想起池田家鹤丸跟她说的这句话,立刻来了精神,让男审帮她把簪子取下。

 

说不定这个还能变成信号弹,或者是什么送信装置。审神者想得正欢,就听手中簪子咔嚓一声,差点吓掉她半条命。

 

男审凑近了去看,就见红鹤的腿那边可以抽开,木簪之内,是极细的刃。虽小巧,但还加上了放血槽。冷光游移,照亮了两颗绝望的心。

 

“我拿着它,你转过身去自己动吧。”审神者说完突然抽了,解释道,“我是说割绳子。”

 

男审面上的白纸遮去了表情,但声音应该是咬牙切齿的:“你少说两句吧就!”

 

两位经过时空管理局重重筛选、有丰富作战经验的审神者现在正在山路上狂奔,连鞋掉了都不敢回去捡。

 

审神者实在是跑不动了,扶着树干揉自己的腿,给自己立了个反flag:“我怕是不行了。你先走吧,出去后见着我家刀了,跟他们说我爱他们。”

 

男审刚想说话,就听见林子里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近了,他的表情逐渐舒缓下来。

 

那是狐之助,还是背着六把刀的怪力狐之助。

 

小狐狸停在了审神者的跟前,它的头上顶有一个破破烂烂的木匣。除却背上的,它嘴里还叼了一把刀。按长度来说应该算是脇差。

 

狐之助将脇差放下:“由于这次情况特殊,只能先将奖励交给您。”

 

“你干脆等我死透了再拿出来?”审神者盯着它。一会是红烧还是清蒸呢?

 

“请您不要生气,因为这不合规矩,而且之前拿出来也是打不过敌军的呀。”

 

是是是,你怎么说都对!

 

审神者拿着木匣,半天没敢打开,于是把他递给了男审。男审打开后又陷入了绝望,里面的花札寥寥无几不说,大多都有焦痕。在秘宝之里没有花札还想出去的成功率几乎等于零。

 

审神者拿起脇差,如果她的金手指没有开错,这位一定就是这次搜寻行动的奖励——物吉贞宗。

 

物吉这个名字的由来很玄学,据说只要带着他出阵就能取得胜利,故而很受德川家康的喜爱。而物吉本身也有幸运小王子的别称,台词也充满了为审们带来幸运的美好心愿。

 

简单来说,他就是欧皇!

 

审神者深吸一口气,为了不让隔壁的星野同学看扁,她特意凹了个好看的造型,然后单手结印,气势凛然。

 

在审神者说出刀剑名字后,付丧神也在她的面前显现。

 

“我叫物吉贞宗。”衣服上带有德川氏家徽的小少年在散落的樱花瓣中这样说道,“这次,只要为您带来幸运就行了吧?”

 

说完他的面前就扑过来一个脏兮兮的人影,他的审神者握住他的手一顿狂摇。

 

“行,大佬你说啥都行。先让我蹭蹭欧气。”

 

物吉贞宗的脸上挂着明媚得笑容:“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审神者决定让物吉贞宗带路,反正也没有花札,与其在这里自己瞎摸索,不如相信物吉之名。

 

物吉贞宗大概真的是有幸运加持的,至少审神者下山一路都没再遇上敌军。

 

山脚处的马匹还在。这让审神者心里稍微好受了些,终于不用继续开11路了。

 

星野对她能认出物吉贞宗感到十分惊奇,审神者含蓄得表示这全凭爱,成功解锁成就:隐藏在白纸后的白眼·中阶。

 

这一路马不停蹄,生怕再遇到什么敌刀。物吉贞宗带着审神者在队伍最前,等冲破最后一片迷雾,管理局那巨大的六芒星赫然出现在他们眼前。然后剩下的怪火牌艰难得飞了起来,嫌它遮挡视线的物吉在询间婶婶后,一爪子挥开。

 

等出了密宝之里,狐之助立刻把背上的六把刀解下。会读心的可以知道,它想换个愿意自己背刀的审神者。

 

审神者发现出了秘宝之里后不仅仅是刀剑男士,就连自己也恢复到了进入前的样子。而且不知为何她全本丸的刀都在那面看着她。

 

“狐之助你倒底是怎么传的消息!”

 

小狐狸别过脑袋装死。

 

药研藤四郎显得有些尴尬:“政府派人来本丸通知我们说……大将想见我们。”

 

噢,是挺想的,小天使们!

 

加州清光飘着小花补充了一句:“想得要死掉了。”

 

What?!

 

审神者被物吉扶着都差点滑下去,惊得她语种都变了。她有这么说过吗?!

 

“小姑娘意外得很粘人嘛。”三日月宗近笑得很美,那充满玩味的视线让审神者无地自容。

 

五虎退抱着老虎,从一期一振的身后探出半个脑袋,轻声说道:“我们也……很想念主公大人。”

 

审神者觉得世界都变粉了,乐颠颠的就过去准备让小短刀们治愈下自己。

 

地上6把刀周围也有付丧神的影子在逐渐凝聚,全部都是出阵前的样子,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审神者在劫后余生的感情下很想给他们一个拥抱,于是跑了过去。

 

鹤丸国永发誓,他都已经要张开双手了,谁知审神者直接扑到了他们还没拿起的本体上,一把把抱了过去。至于实在拿不动的如石切丸和萤丸就只能给他们拍了拍刀上的灰。

 

“不要摸头了,会越摸越矮的。”萤丸连忙把本体背上。

 

光看刀谁知那是你们的哪啊!

 

审神者现在的衣服都完好如初,要不是身边多了位男审,她简直觉得之前的经历像是做梦一样。

 

她看向那些一同过图的刀剑男士们,对着他们深深鞠了一躬。虽然伤害都已恢复,但在临死的那一刻谁又能真正保持冷静和理智呢。就像游戏中的御守,本来的作用就是防止万一,决不是为了让他们去体会死亡。

 

而对于这些用生命保护住自己的刀剑男士们,她必须收起那些半吊子的觉悟,真真正正得成为一名优秀的审神者才行。

 

面对她难得正经一回的态度,一众刀剑都显得很不习惯。但眼神无外乎都透露着:孩子终于长大,变得正常多了。

 

但最为惊讶得要数男审,他的动作从审神者抱起刀开始就没变过。现在刚喝下去的水差点就喷了出来。

 

审神者闻声回头,可能羯罗的脸是板起来就特别吓人的类型。男审手里的杯子啪得一下落地上碎了。

 

“没,没事。我还有些缓不过神。”他一边收拾一边解释。当问起他的刀男时,他说也让狐之助带着了,等管理局派人去找回就行。

 

于是他们就此别过,审神者告诉烛台切说小姐姐可能被转移去别处,等明天再进去探索一次。然后又和他们一起猜想那张二十二倒底飞哪去了。

 

等他们一行浩浩荡荡走远,男审也不拾杯子了。他拿出袖子里那张安份下来的二十二号花札,用灵力慢慢碾碎。

 

“真不愧是神山家的东西,就连这么些灵力的残渣都能准确找到。”他揭去面上白纸,露出的双眼中,有一只包括眼白都是全黑的。他用那对异样的双眼盯着审神者的背影,一直到再看不见为止都没有移开。

 

审神者那边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迫人的寒意,不得不问五虎退要只老虎来抱着取暖。烛台切光忠那边三位已经先行回自己本丸向其他刀剑汇报搜索进度,她想了想还是没好意思叫他回自己家吃(shao)饭(fan)。

 

接下来平静了几天,审神者上午带队去秘宝之里,下午回本丸修炼。在管理局加强监控力度后,都没再遇过第一次那样的情况。当然也可能是她上次没洗脸。

 

她猜测,可能是对方发现有审神者逃脱加之管理局干涉,所以有所收敛。

 

在刀剑终于习惯了每天死皮赖脸求着要跟他们手合的审神者后,药研藤四郎又曝出了一个震惊全本丸的事。

 

那一天,秋意正浓,审神者刚被今剑打败。三日月宗近笑着在一边喝茶。他表示:先打贏短刀,然后是脇差。至于他自己么,得等婶婶能单挑检非再说。

 

爷爷……您摸着良心说,您老自己能做到吗?

 

三日月宗近笑容不变,审神者甚至没能看清他是何时靠近,他的手就已经触上了她的脖子。

 

三日月指腹下贴住的正是血脉搏动点:“太紧张可不行,视野会变窄。要学会呼吸,哪怕是强迫自己也不要忘记这点。”

 

审神者见他另一手上的茶杯被托得稳稳当当,水都没怎么晃。不由倒地高呼:天下五剑,风华绝代。

 

今剑蹲下来跟审神者说:“手合结束啦,主公跟我一起去玩吧!追到我的话,就说服石切丸也跟你手合哦!”

 

审神者刚说:这可不是动力。药研藤四郎就跑了过来。

 

“大将,鹤丸先生刚主动要求了一个月的畑当番啊!”

 

审神者有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内番台词中称种地为蠢蠢的工作,完全不想干活的鹤丸国永居然主动要去畑当番?

 

“你倒底对他干了什么……”被赶出田里的和泉守兼定一脸茫然,虽然他也不爱种地,但他种的南瓜还没熟呢。那每天都挥汗如雨的感情岂能说没就没。

 

审神者看着那个在日头下奋力耕种的背影,揺头说:“自从他每天早上蹲我床头吓人后,我在门外贴了个夜里10点到次日7点鹤丸国永不得入内。”

 

“……你们就不能安安静静得谈个恋爱吗。”和泉守兼定扭头就走。

 

审神者从善如流的卷起裤腿准备下地,蹦到一半就见压切长谷部跑了过来。

 

“主,一群自称是神山家的神社人员前来造访。现正在大门口等候。请您千万注意不要暴露身份。”

 

“懂了,少说话板着脸就行是吧。”

 

长谷部给了她一个赞美的微笑:“是,还请您努力做到目中无人。”

 

“行……我酝酿下。”

 

审神者整理下仪容准备去见客人,临走前她还望了一眼田里,正好看到鹤丸国永抱个还没长熟的南瓜对她笑。

 

于是神山家的人就看到了一个明明想要抑制笑容却忍不住勾起嘴角,从而显得面容十分抽搐的羯罗。

 

根据鹤丸国永之前的科普,神山家是一个拥有悠久历史,血脉纯正的家族。因为神社建立在一座名叫神山的山上,所以一直被称为神山家,久而久之也就习惯性用这个名字当做自己的姓氏。

 

神山神社的著名特产是安产御守以及灵力高强的少男少女。

 

他们这次来的目的主要就是通知羯罗,神山神社快要进行祭典了,希望羯罗回去准备下神乐。

 

说到神乐舞,神山家有一个传言,说是他们之所以灵力高强是因为供奉着神山的山神。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进行神乐来祭拜山神。

 

还是那句老生常谈的话,审神者脸比较黑,以一个正常人的身份穿到了全能型选手的身体里。

 

看神山家这个架势,她今天晚上就得跟着走。并且对方还很婉转得表示不允许携带任何刀剑男士,这让审神者对身份暴露产生了极大的恐慌。

 

临走前,乱藤四郎把他们拦在了大门口。

 

“我的刀。”面对神官们探究的视线,审神者尽量惜字如金。

 

乱藤四郎压低帽檐,阴影下湛蓝的双眼一瞬不瞬得盯着审神者,神情严肃一如那天夜里。

 

“是护身刀哟。上次主人也把我带去神山了,这次带上我也没问题吧。”

 

上次?是说之前的羯罗吗!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ww







11 是最棒的刀

评论(25)

热度(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