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婶婶今天没吃药】12 爱所有的刀

目录

1 结束与开始

2 别人家的刀

3 自己家的刀

4 捞回来的刀

5 去远征的刀

6 在万屋的刀

7 未婚夫的刀

8 小姐姐的刀

9 这么多的刀

10 都是我的刀

11 是最棒的刀





乙女向 BG 鹤婶 ooc

 

有时下流行的穿越以及黑暗本丸元素和部分同人二设

 

文笔成谜,放飞自我。

 

如果可以接受 请往下看

 

进不了沟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求沟气



 

 

1

 

山里的夜晚很安静,所以有任何声响都会被无限放大。例如此刻那位被审神者用羯罗脸吓哭的神秘少年,他不敢动也不敢出声生怕惹恼了眼前的神山巫女,但还是有极低得抽泣声随风传出。

 

审神者在羯罗的提醒下选择了无视他。

 

等回到禁闭室后,她重新把自己锁在里面。

 

“明天就离开这里。”羯罗下命令了。

 

审神者连连点头:“是啊,我早想回去了。”

 

“回哪?”

 

“本丸啊!我的小天使们还在等我呢!”而且再在这里待下去,不是疯了也得落个残疾,最差还会得风湿。真难为那位小姐姐在这种环境下还能茁壮成长,心灵没有扭曲灵魂没有变态,与羯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羯罗仿佛能知道她在想什么,冷哼一声:“我和她生来就截然不同,我比她要强得多,接受的训练自然也比她艰苦。”

 

“所以你现在也比她更加扭曲,更加禽兽。”

 

羯罗不想接这句话:“刚才的付丧神是乱藤四郎吗?”

 

审神者点点头,短刀不愧是夜战爸爸,乱酱刚才简直帅哭了!

 

“他还没折断啊。”羯罗旋即得出答案,嘲讽道,“你居然会给区区器物手入,明明坏了丢掉就行。反正也会有无数替代。”

 

“对不起,你口中的区区器物是其他人的心头好,放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你可以不喜欢他们,但也请你不要伤害他们。更何况,他们早就不是你的刀了,轮不到你来七嘴八舌。”

 

“化作人身的器物其本质也不过是一堆玉钢,就算是刀解我也没发现能融出心来啊。”

 

审神者强忍着揍自己一拳的冲动,找了块地方坐下:“羯罗我求你闭嘴吧,我不想听你的fen婶讲座。”

 

“他们终究和我们是不同的,是不一样的东西,是刀剑是铁器是道具。”羯罗越说越激动,“你既然用着我的身体,你就必须按我方法来活着!”

 

“羯罗啊,你知道吗,你之前的生活是我中二病那些年的向往。不,在我死前为止我的中二病就一直没好过。你拥有一切我想要拥有的事,会灵力还是审神者,那么强大那么变态。你生活在我梦寐以求的世界中,却干着让我失望透顶的事。如果按照你的思路,我那么羡慕你,你是不是也该用我希望你的样子活下去呢。”

 

羯罗似乎放弃了争辩,不说话了。

 

四周又静了下来,折腾了半夜的审神者眼皮打架,靠在石壁上睡着了。这一夜她做了个梦,梦到了和清光去万屋的那个黄昏。她在河边跟付丧神笑着打趣:小清光啊,你说如果我之前的人生和羯罗一模一样,我会不会也变成第二个羯罗啊?

 

梦里的加州清光眨着眼反问:人与人终究是不同的吧?就算是相似的两个人,选的路不同,看到的结果也是不同的。

 

2

 

第二天审神者就从禁闭室被放出来了,她按照羯罗说的那样跟巫女表达了自己要下山的愿望,不出五分钟就有人把她来时的衣服拿来了。神山家只是让她别忘了回来跳神乐,其余一概不管。

 

她临走前想是不是该带点土特产回去,于是去神社里面抓了把御守藏袖子里一起带走。由于这次是审神者自己要走,所以没有牛车接送。等出了鸟居,她就看见了等在石灯笼旁的乱藤四郎。

 

乱本意是想扑过去的,但碍于现在的地理位置过于特殊,只能满面笑容得站在那边等她。

 

晨曦透过头顶枝桠流泻而下,将浅金色洒在这位小短刀身上。细碎的光影变化中,审神者看到了他身后飘起的樱瓣。

 

审神者等他们一离开神山就将乱藤四郎抱在怀里,不顾他的挣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对不起乱酱,婶婶来得太晚了。”

 

“啊——真是受不了你,这么离不开我的话,就破例让你抱一会好了。”乱藤四郎显得十分大度,但推开审神者脑袋的时候也是毫不留情。

 

“别把鼻涕擦我身上!”

 

等到了本丸,审神者远远就看到了在门口迎接她的小短刀们。进门的那一刹那,看着那些将自己包围住的大白腿们,她觉得天国也不过如此吧。

 

问起那位小姐姐怎么样了,药研藤四郎说只是灵力使用过度,睡一觉就能调整恢复。还说要不是今剑把昏厥的她从路边捡回来,估计今天早上都不能被人发现。

 

“乱酱。”审神者一把抓住准备趁乱开溜的乱藤四郎,“你解释下好吗?”

 

乱藤四郎拍开她的手,不满道:“还不是我担心某位弱爆了的主上,所以匆匆赶回去了嘛。而且是她自己说,不过一条街,走走不是问题的。”

 

“她那是谦虚!”

 

乱给了她一个鬼脸:“不该谦虚的时候谦虚,那就是傻!”说完就跑去洗漱了,衣服上沾着血还在外面等了那么久怕是早就憋坏了。

 

审神者从袖子里拿出御守,给本丸的刀剑男士们每刀一个。可是等都分遍了也没见到某个白色的身影,她不由伸长了脖子去张望。

 

“大将。”药研藤四郎冲着田地努努嘴,“还在种地呢。”

 

审神者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蹦蹦哒哒得跑走了。

 

鹤丸国永刚刚忙完,正想着地里得南瓜怎样才能长得比较吓人,就看到审神者坐在走廊下冲自己笑。她眼里闪耀的光一如既往得好看,就像是落了什么明亮又温暖的东西进去,让自己这冷冰冰的刀剑不禁想要离她更近一些。

 

审神者把怀里的御守掏出来递过去:“给,土特产。”

 

鹤丸国永接过御守,看着上面那几个歪歪扭扭得符号问道:“你知道这上面写的什么吗?”

 

审神者想了想:“身体健全?万事如意?”

 

鹤丸国永俯下身,凑到她耳边轻轻说:“是,生产顺利。”然后看着她涨红了脸不知所措。

 

审神者还没开口解释,就听他又说了下去。

 

“如果你有办法让我怀上,我倒是不介意给你生个刀子。就不知,你喜欢短刀还是脇差,或者是像我这样的太刀?”

 

审神者把自己藏到了柱子后面,然后用脑袋撞柱子。

 

鹤丸国永再接再厉,乘势而上:“但作为给我的聘礼,就一个御守还是从神社现拿的就未免太过寒碜。至少自己做一个给我吧。”说完就收下了那个御守,扬长而去。

 

审神者内心充满了波动,简直想破口而出:嗷,我要短刀!

 

羯罗的冷笑把她思绪拉回:“麻烦你对他说。鹤丸国永,自己去刀解。”

 

审神者翻了个白眼,就短短几天的功夫她已经对羯罗的中二属性有了更深入的认识。

 

“羯罗,不要当电灯泡。”

 

“我杀……”

 

“成天打打杀杀,活着不好吗?”

 

“……你还是闭嘴吧。”

 

这就对了嘛。

 

3

 

审神者去了小姐姐的房间,她去的时候小姐姐已经吃完了一碗粥和两碟小点心,正坐在床上两眼放空得眺望天花板后的大千世界。

 

“胃口不错啊……”审神者想起自己也没吃,不由擦了擦口水。

 

小姐姐回过神来,又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小姐姐的手一直就是这么冷冰冰的。

 

“我叫星见,曾经也是神山家的巫女。”小姐姐开始自我介绍了,审神者自然也不能失礼。

 

“我是没有名字的审神者,请你就叫我审神者吧。”她坐到了小姐姐的旁边,“你为什么老是要抓我手?”

 

“冷,捂手。”小姐姐说着手下力道加重了些,疼得审神者呲牙咧嘴还要装得很坚强。

 

“捂,随便捂,不够还有脖子。”

 

小姐姐的神情严肃了起来:“我们之前在神山内部看到的那个咒文是用来招魂的。”

 

说到招魂,难道召唤过来的那个魂就是她吗?

 

羯罗的声音显得十分冷静:“不是你。只要是被那个阵召过来的魂魄就会完全受神山家控制。”

 

审神者听后就问小姐姐:“那有没有可能召唤出的是羯罗呢,所以她才像现在这样跟我一起挤在这个身体里?”然后把自己去神山家后的事都说了一遍。

 

“羯罗她在这里吗?可按你所说你们并没有去山里呀,所以不可能从那里召唤羯罗的。”小姐姐脸上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捧住审神者的脸往她眼睛里望。

 

审神者觉得这个做法怪异极了,羯罗这个身体又不是什么人形高达,还能从眼睛里看到两个人的灵魂不成。

 

大概会用灵力的人眼中的世界和她是不同的,小姐姐说:“的确有两个灵魂,可是被这个身体承认的灵魂却是你。并且你的灵力也和羯罗先前的截然不同,和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

 

审神者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灵力,照理说魂穿之后用的灵力应该是羯罗这具身体的才对,但小姐姐却重点说明那是她自己的灵力。

 

而后的事情也让她十分震惊。羯罗完全不记得自己因何而死,在比对过日期后发现她的记忆居然有将近半个月的空白。而能做到这一点的恐怕就是神山家的那个神秘咒文。

 

并且她们在竹林中遇到的溯行军也和在战场上遇到的有所不同。它们的尸体不会消失。

 

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审神者决定将羯罗的事告诉本丸刀剑。

 

羯罗已经不劝她了,因为劝不动,于是就说:“以他们对我的恨意,估计会为了不被言灵控制而选择割下你的舌头。”

 

“大不了就又回到黑暗本丸的日子。”审神者说完就大声宣布,“羯罗现在与我公用一个身体,并且她没有控制权。你们有冤的报冤有仇的报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就听四下一片呛水和喷饭的声音。

 

一期一振抹掉脸上被喷到的饭粒,笑得十分温柔:“您若只是学鹤丸殿那样想要吓人,后果可就不单单是抄经那么简单了哦。”说完还用手指指自己的脖子,笑得更加好看了。

 

审神者被他笑得浑身发凉,但奈何她是单人单坐无处可躲,只能顶着那一堆利刃般的眼神将前因后果重新说了一遍。她没有提樱吹雪和审神者补充计划,因为这件事还有很多疑点无法解释清楚,那就是为什么她的刀会变成羯罗的刀。

 

“既然我们已经决定相信您,那么自然不会再像当初那样对您。”一期一振转过身子正对她,“现在该确定的事只有一件,万一羯罗重新获得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那时我们该如何分辨您和她呢?”

 

审神者沉浸在感动之中,当即就一拍大腿,大声说道:“我可是在九年制义务教育下健康成长的祖国花朵,根正苗红、心理健全,一腔正气纯白如雪!这样的我,你们是绝对不会认错的!”

 

刀剑男士们的沉默持续了很久,最后在鹤丸国永的闷笑声中该干嘛干嘛,全当无事发生。后面等酒温好了,和泉守兼定更是趁着醉意把羯罗一顿痛骂,也是他开了个好头,其余的刀剑男士们也纷纷加入声讨。一期一振见时间不早,赶紧让药研带着小短刀们先去睡觉,然后留下跟长谷部一起收拾桌子。

 

羯罗一言不发,冷眼看向用自己身体去抹桌子的审神者。现在这个场景换做以前,她根本连想都不会去想。更让她惊讶的是,那些付丧神居然也会用如此平常的神情和语气跟她说话,眼中没有一贯的憎恶和恐惧,仿佛羯罗的存在已经彻底从这里消失了。

 

这样的发现让羯罗十分不满,直到审神者开始做梦了,她都久久没能平静下来。她在还没有名字的时候就被抛弃的恐惧中长大,记事开始就一直在承受死亡的危胁。直到她成为了羯罗,神山家灵力最高的巫女。

 

人从被施加恐惧的那方转化为施暴者的瞬间,是什么感受,又会做些什么呢。

 

羯罗选择了将恐惧带给别人,因为她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吗?

 

其实不是的,她是害怕再回到没有名字时的自己,所以才让所有人都畏惧她,从而躲在这个她自己创造出的地狱中。安心得将噩梦遗忘。

 

之前的地狱是神山家,池田失踪后就成了这座本丸。她习惯了呆在黑暗的世界,所以去哪里都要将周围染黑。

 

不然就会彻夜难眠。

 

但现在的情况又该怎么办,她从一个噩梦中逃出,眼睁睁看着自己创造出的世界在眼前变得支离破碎,不成原型。

 

审神者睡得很深了,羯罗开始试着去触碰她的灵魂。就像在神山家偷偷做过的无数次那样,试图夺回自己的身体。

 

今天的审神者也毫无防备,羯罗可以说是毫不费力就知晓了她的一切记忆,从过去到现在,从死亡到重生。

 

羯罗没有找到任何能解释她俩当前现状的线索,一边看着审神者对着电子设备中的刀剑男士自言自语,一边不屑撇嘴。审神者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脑袋动了动,可惜什么都没看到。

 

审神者的身边有一些模糊的轮廓,有高有矮,但都手持刀具。有短刀,脇差,打刀,太刀,大太,枪和薙。

 

每当审神者对着屏幕说些什么,那些影子也会凑过去,或点头或对被点名的几位哈哈哈大笑。但全程没有一点声音,因为审神者是听不到也看不到他们的。

 

但审神者看不到,不代表羯罗也看不到。因为羯罗有灵力,审神者却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却能够占据羯罗的身体,并且比她更像原主。

 

如此脆弱的灵魂,她只要稍稍动下手脚,就能夺回身体。

 

羯罗悄无声息得朝审神者靠近,然而每当快要触碰到的时候都会被刀剑男士阻止。

 

阻止她的刀剑男士们和影子不同,他们样貌清晰、栩栩如生。有时是加州清光,有时是烛台切光忠。

 

这一次出现的是乱藤四郎。或者说是审神者生前的那位乱藤四郎。

 

羯罗被利刀逼退,现在的她就是一个灵魂,无法战斗。她只能不甘得退出梦境。

 

然后她听到纸门被拉开,有人蹑手蹑脚走到审神者床边。

 

羯罗以为是有刀要来杀她,刚想嘲笑审神者太过相信器物的下场,就听乱藤四郎那甜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羯罗,既然你回来了,那我们就来好好谈一谈吧。你是时候把对我下的言灵解开了吧?”

 

羯罗感到很惊讶,没想到乱的目标居然是她。而且言灵又是怎么回事,先不说她干没干过,只要说言灵的人死了,这言灵也会一起失效的啊!

 

“噢,我忘了。你现在对这具身体没有控制权。”

 

乱藤四郎的声音带有笑意,那是报复的快感。

 

羯罗现在看到的是审神者看到的,听到的也是审神者听到的,但偏偏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审神者被乱藤四郎摇醒,不情不愿得睁开眼。就见乱正坐在她的床头,表情有那么一丝危险。看得她以为自己睡过头,错过了什么大新闻。

 

羯罗将乱藤四郎说的话转述给审神者听。

 

审神者的脑中闪过一丝明悟,她试探着看向乱藤四郎,问道:“那,我要对你使用言灵了哦?”

 

乱连忙点头,他已经独自一人等得太久了。

 

“乱藤四郎,请将你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吧。”

 

审神者说完,就听到了纸张裂开的声音。面前的乱藤四郎长长舒出一口气,就像有无形的枷锁从他身上掉落。

 

“羯罗是不死之身,我们谁都杀不死她。所以她的死,一定和神山家有关。”

 

羯罗在成为审神者后,偶尔的出阵只是为了应付管理局。她从来不为刀剑手入,重伤出战也是家常便饭,有刀剑反抗,那就让他们自行刀解。没有付丧神能违背她的言灵。

 

所幸她每天都会有很长时间不在本丸。但这样的现象也在某天夜里宣告终结。

 

那个晚上下着暴雨,羯罗没有打伞也没有用灵力避开雨水。她浑身湿透,唇色惨白,长发披散下来贴在脸上。惊雷响起,刹那的光明照得那张脸形同鬼魅。

 

她将刀剑召集,如常出阵。途中他们第一次遇到了检非违使,因实力悬殊而陷入苦战。众刀都有了死亡的觉悟,但羯罗等那唯一一个被打死的敌军化作黑气后,居然破天荒下令回城。当时作为队长的便是乱藤四郎,她的初锻刀。

 

回到本丸后雨依旧没有停下,羯罗就这样在庭院里站了一夜,也就是从这天开始,她不再出阵,甚至都不出自己的房间。

 

其间有刀剑男士去求她打开手入都被斥退,只有乱藤四郎被叫进了屋内。

 

羯罗的屋内没有点灯,她依旧穿着黑色和服,大半张脸都被白发遮住,露出的眼就像是渐渐死去的湖,有什么东西沉在最底开始腐烂。

 

羯罗面对付丧神那满溢而出的仇恨,她笑了。

 

“乱藤四郎,杀了我。”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从她口中吐出,下一秒乱的本体就从她脖间划过。温热的液体溅到了付丧神本就被赤色染红的战甲上。

 

这是羯罗第一次对乱藤四郎使用言灵时的情景。

 

羯罗倒在了地上,血就像是火焰,将她的生命渐渐吞噬。

 

乱藤四郎回过神来,正想要去查看羯罗的生死,就听一声沉沉的叹息从她口中逸出。然后那个本该死去的躯体慢慢爬了起来。脖子上的伤口正在快速复原,很快就只剩下一个极浅的痕迹。

 

羯罗重新坐回原位,甚至脸表情都没有变化。

 

“乱藤四郎,杀了羯罗。”她说完并没有等到攻击,就又重复了一遍,“杀了羯罗!”

 

但乱藤四郎只是握住本体在昏暗的房间内静静立着。

 

“我叫你杀了羯罗!乱藤四郎,杀了我啊!”说完那个身影就朝她袭来,将短刀桶进她的腹中。她再一次体会到了死亡。

 

乱藤四郎面对第二次起身的羯罗,手中本体掉到了地上,哐当一声,带出面前那人几近崩溃的大笑。

 

羯罗捂住脸跪倒在地上,肩膀不停抽动着,到最后已经分不清是哭还是在笑。

 

月影偏移,将最后的光亮从羯罗身边带走。她终于抬起头,手上的血沾到了些许到脸上,顺着眼角流出一道暗红。

 

“没有关系,你杀不死,总有人杀得死。”她将长发朝后拢去,“乱藤四郎,你不许将这件事以任何方式说出去。现在,滚吧。”

 

乱藤四郎对于羯罗的记忆就到这里结束了。

 

所以乱在第一天夜里刺审神者的肩膀并不是失误,而是身上的言灵阻止了他想要传达给其他刀剑男士的讯息。之后,那些夜袭和旁敲侧击的提示,包括耍无赖不肯回房也是希望审神者快些察觉到这个问题。

 

审神者和羯罗一起陷入沉默。

 

“我不记得了。”羯罗说道,“对于那半个月的记忆,我没有任何印象。就连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身体里,我都不知道。”

 

“会不会你一直没有离开,只是在沉睡。然后神山家把你给弄醒了,但咒语是用狗血写的,你失忆了。”审神者如此猜测。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乱藤四郎在羯罗死后依旧被言灵所困扰。

 

羯罗一如既往得嘲笑了她的智商:“那乱藤四郎怎么没能让我陷入沉睡。”

 

“大概他用的不是纺织机,而你的王子也成了失踪人口?”

 

羯罗现在只是个小灵魂,无法使用灵力,而审神者本来就不会使用灵力。所以她立刻就想找神山家的那位星见小姐姐,让她用灵力帮羯罗恢复那段记忆。

 

审神者自然不肯,大半夜得瞎折腾什么。反正星见小姐姐又不会逃跑。

 

羯罗冷笑,她说,神山家的人没有一个是不恨她的,说不定星见当晚就会偷偷离开,将她们的事告诉大官司。

 

审神者不理她自顾自拿了床被褥出来,给乱铺好。然后就如之前的每个夜晚一样,倒地就睡。

 

羯罗也久违得睡了,她在梦里将审神者的过去都看了一遍,一直到她死的时候。

 

倒在地上的尸体孤零零得躺在那里,过了很久都没人发现。天下雨了,一个朦胧的影子摇摇晃晃得出现在她身边,脱下身上的羽织给她盖上。然后在她惨白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羯罗走近了去看。这次将她逼退的是鹤丸国永。

 

羯罗笑了,她觉得审神者这个人也真有意思。明明根本看不到这些付丧神,却还是痴痴傻傻得玩着这个游戏,简直能把人给蠢哭。








最后发一张羯罗和婶的正确相处模式





13 开始与结束 【完结】

评论(53)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