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一期婶】6.1小短篇

乙女向 一期婶 ooc 本丸背景


已交往为前提


精简,简短,很短。

 

 

 

在这个所有人都会争先恐后变成宝宝的节日里,审神者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光明正大的偷懒机会。

 

等一期一振早上七点准时出现在主屋门口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

 

应该还赖在被窝里嚷嚷着“我跟床黏住了”、“这里面有黑洞”的审神者居然已经起来了。一贯精心打理的长发变成了一左一右两个大马尾,红白巫女服变成了短袖T恤,她抱着敌短模样的抱枕坐在被窝里。

 

这作的是什么妖?

 

一期一振为了叫她起床早已身经百战,岂会因此而产生动摇。就见这水蓝色头发的付丧神礼数周到得道了声早:“主殿今天准备用什么样的借口呢?”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一期一振迷茫了。这不怪他,他的刀派中并没有和儿童搭得上边的刃。

 

“今天是儿童节。”审神者指着自己,“你不是一直说以我的年龄,在本丸里就是个孩子吗?”

 

日本的儿童节是11月15日吧,是三岁五岁七岁的儿童过的吧,主殿您今年都二十一了,看到外面的太阳了么,您醒醒啊。

 

该纠正的地方实在太多,一期一振一时间居然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以往他一定会理论结合实际,直接将审神者“请”出被窝,但今天不等他有做动作,目标居然已经进入最终形态——审神者抱着收拾好的寝具,擦着脸上不存在的鳄鱼泪,效仿电视剧里那些或娇弱或可爱的女主角们冲恋人撒娇。

 

“我不管,今天我不是审神者,我只是个孩子。我要求放假!”

 

“那请问您要当个怎样的孩子呢?”

 

一期一振十次有八次会因此妥协,但他绝不会告诉眼前的小姑娘,那些妥协完全都是因为这些生硬的演技引出了他内心某种接近慈爱老父亲的心。若是审神者说自己要当小女儿的话,那他也就从了,但偏偏……

 

“你就把我当妹妹好了。”凭借一期一振在弟弟面前和蔼可亲的模样,审神者自觉十分机智。

 

一期一振笑容渐渐加深:“您是认真的吗?”

 

审神者心下划过一丝不详:“你的妹妹难道是那种会认认真真工作的类型?”

 

“不是。”他慢条斯理得整理着衣襟和袖口,看着审神者轻轻说道,“她是十分惹人怜爱的小姑娘,在今天可以随心所欲。”说完这句话后,他已然进入状态,说了一句稍等便起身离开。等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套粟田口的内番服。

 

“那么请多关照了,新的……妹妹。”

 

等审神者换好衣服,跟在拎了一堆公文的一期一振身后时,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新刀……不,那是主上大人吧?

 

——这是什么新的play吗?

 

——换装?

 

——一期是不会穿巫女服的吧。

 

不,好像也不是这个不对。

 

“哎呀呀,这可真是合适啊。”在路过鸣狐身边时,他肩上的狐使给予了热情的赞美。

 

“对啊,为什么这么适合?”审神者快步追上一期一振,甚至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来到了粟田口的部屋。

 

“因为是妹妹啊。”

 

回应她的是一期一振清澈见底,无辜至极的眼神。

 

接下来就如一期一振所承诺的,她今天可以不用工作,不用出阵,当然也不用当审神者。粟田口家的短刀们见自家兄长把人都带回屋子了,纷纷停下手中事情,三两成群得往外跑,等五虎退抱走了所有老虎,顺手将门也带上后,屋内的气氛突然就变了。

 

原本窝在懒人沙发中的审神者突然神魂归位,刷得坐直,然后转头看向一期一振的方向。

 

昨夜下过一场大雨,半开的窗户外落了不少梨花。今晨还能感受到空气中残留的水汽,等太阳出来后才渐渐散去。此时光线穿过云层,投进屋内,轻柔的抚上那头水蓝色的发,在额前停顿片刻后便落到了英挺的鼻梁之上,这光也是不安分,辗转着挪上脸颊之后才重新吻回唇间。

 

审神者第一次亲吻一期一振时候也是这个顺序,那时候,她趁着一期一振垂眸的瞬间,轻轻凑了过去。微凉的发丝划过唇间,而后触上了他的额头。在顺利得吻到双唇时,她还美滋滋得想,不知道是不是草莓味的。

 

她的目光跟着那道光一起,从下颌到了喉结,而后仿佛看到了光所无法到达的地方。那些硬挺衣料和漂亮纽扣之后的,线条美好的肌肉和温暖、同时也火热的胸膛。

 

“怎么了?”一期一振见她看着自己怔怔出神,便指了指身边的空位,“要坐过来吗?”

 

审神者立刻窜了过去,就差将乖巧二字写在额头。先前跟短刀们一起吃的大福,现在她嘴角这边还沾了不少糖粉。但她对此浑然不觉,故而在一期一振冲她脸颊这伸出手时,十分自觉地闭上了眼。

 

一期一振强忍着笑,轻轻抹了抹她的嘴角。然后继续去看桌上那些一个字都没看进的公文们。

 

审神者仰着脑袋等了半天,发觉不对后,就见一期一振已经背对着她,憋笑到浑身都在打颤。

 

“一期……”她眯起了眼。

 

“您现在的身份不是我的恋人。”一期一振努力摆出一副兄长的模样,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就像是平常对短刀们做的那样。

 

审神者没想到自己被自己坑了,一句“我现在变回婶婶了”就这么脱口而出。

 

于是一期一振面上又浮现出了先前在主屋时候出现过的笑容:“那么主殿,您现在应该做什么呢。”

 

审神者的脸立刻皱到一起,躺倒一期一振的腿上开始装死:“我还没睡醒,我要赖床。”

 

这进入状态的速度也是极快。

 

一期一振换了个姿势让她躺的更加舒适:“既然如此,我读给您听吧。”

 

审神者继续装死,装着装着就真的睡着了。

 

她的睡相一直都很好,呼吸声很轻,睡着后基本不怎么动,但身板一旦有热源,就会下意识得抱住,现在这热源无异就是一期一振的大腿。付丧神精致的面容在细微的光影变化中越发柔和起来,窗外有短刀路过,他竖起食指轻轻抵在唇前,短刀们立刻会意,一个个悄声离去。

 

而后一期一振那触过自己嘴唇的指尖落在审神者额前的发丝之上,接着触上鼻尖,划过脸颊,最后轻轻点在唇上。

 

“今天就破例让您提前从审神者下班,当回我的恋人吧。”

 

 

 


镇楼图来自粟田神社





_(:з」∠)_没想到合适的标题,先用这个,就是个短短的摸鱼。

评论(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