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鹤婶】第三年的见异思迁(一发完结)

乙女向 鹤婶 ooc 同人二设

 

一个爬墙已久的婶婶重回本丸的故事。 

 

内有日记体。 

 

 

 

掐指一算审神者已经好几个礼拜没回本丸了,出于心虚她选择走主屋内的秘密通道而非正门。脚才落地,就听到屋外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大将很久不出阵了呢。”

 

“以前明明很喜欢我们的腿。”

 

“主君已经半个月没回来了。”

 

“呜……我会在这里等主公大人回来的。”

 

审神者一边听一边连连点头,心说我的小宝贝们,婶婶马上就来陪你们玩。

 

“她还很喜欢我呢。”鹤丸国永突然出声,不过他的突然出现并没能吓到短刀,反倒是将在屋里换衣服的审神者给吓了一跳。

 

现在好像不是个露脸的好时机。她默默蹲在衣柜里玩起了手机游戏。

 

屋外的短刀们捧着自己的茶点往一边挤了挤,给鹤丸腾了个空位出来。他也不客气,衣摆一掀就坐了下去,还顺带拿了串团子,边吃边说:“天天说喜欢我,手机里别的男人的图片倒是越来越多。”

 

“毕竟鹤老爷你都当了三年近侍,算算时间,大将是该觉得审美疲劳了。”

 

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鹤丸国永自然给面子得一笑了之,但不知为何他干笑了几声后突然沉默下来。

 

“果然,还是笑不出来啊。”他遥遥望向夏日的碧空,此时有云遮蔽了日光在地上投下大片阴影,连带着那双金瞳也黯淡下来。

 

审神者打着游戏的手突然停下,三年光阴在眼前飞逝而过,想起的都是这个一边说着无聊得要死,一边却又陪着她这个无聊阿宅做尽口中无聊事的近侍。

 

鹤丸国永他真的很——

 

“所以,我给她准备了一份巨大无比的惊吓!”

 

审神者甜蜜的笑容渐渐僵硬,她记得鹤丸国永好像有一本藏着掖着死活不肯给她的神秘笔记来着。这几天她没回本丸,鹤丸作为近侍,应该都守在主屋,说不定那本本子……

 

她在屋里找了一圈,最后在书架的最顶端找到了那个其貌不扬的本本。

 

这本子有些年头了,封皮都变得皱巴巴的。本以为里面会记满鹤氏独家绝学,却不想翻开的第一面上写的居然是——请刷脸后开始阅读。

 

刷个鬼哦?!

 

再往后一夜居然是面黏在书页上的小镜子,上面还有一行小字:验证通过,请用心阅读。

 

 

 

【这看起来是本日记】

 

2xxx年5月20日  天气:晴

 

我是鹤丸国永,是一把四花太刀,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大概就是特别喜欢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吧。所以说,从今天开始我准备了许多惊喜,保证每天都不会重样。

 

当然,我知道人类的追求方式,但那样的话未免太过无趣。

 

首先要等一个下雨天。

 

 

 

2xxx年5月25日  天气:默认景趣

 

原来本丸的季节是可以用灵力改变的。

 

 

 

【日记时间跳跃挺大,想来他也没这闲情逸致天天都写】

 

 

 

2xxx年5月29日  天气:默认景趣

 

今天早上我从屋顶上倒挂下去准备给她个惊吓,结果她居然笑嘻嘻得将我的刘海压了回来。讲道理我的大背头可是很帅的,下次得给她看看。

 

【后面一行小字看上去是特意补上去的】

 

洗发水是桃子味的,是喜欢桃子吗?

 

 

 

2xxx年6月1日  天气:夏夜景趣

 

她说今天是儿童节,所以用远征得来的小判买了个夏夜景趣给萤丸。萤丸十分感动,然后笑得她一动不敢动。

 

好像无论是身高还是年龄我都和儿童无缘了。

 

“哈哈哈,你可以装啊。”

 

被三日月提醒后我就去了审神者那。

 

 

 

【这里的字迹十分潦草】

 

2xxx年6月2日 天气:夏夜景趣

 

她一脸慈爱得摸着我的脑袋说:“是是是,你是我的宝贝。但是你要是再大晚上到我房间来,我就要给你看个宝贝了哦。”

 

这难道是含蓄的邀请吗?

 

我突然有点分不清是谁在撩谁。

 

 

 

2xxx年6月3日 天气:夏夜景趣

 

居然在枕头下面放了夜光手表,不愧是审神者。虽然她说着“现在已经是夜里三点了”的声音着实算不上高兴,但也没将我赶出——

 

【这句话没能写完,最后一笔差点飞到本子外面】

 

日记差点被发现,吓死我了。

 

 

 

2xxx年6月5日 天气:夏夜景趣

 

她出差了。

 

 

 

2xxx年6月6日 天气:夏夜景趣

 

太刀撞,太刀撞完大太撞。哦,我说的是撞墙。因为太黑了。

 

薙刀没关系,岩融有今剑牵着。

 

 

 

2xxx年6月7日 天气:太黑了看不见

 

就很羡慕吉光。

 

 

 

2xxx年6月10日 天气:如昨

 

她怎么还不回来。

 

 

 

2xxx年6月12日 天气:省略

 

今天也没回来。呵呵。

 

 

 

2xxx年6月15日 天气:夏夜景趣

 

她回来了,还带了一大堆土特产。说起来那些整蛊道具难道都是给我的吗?

 

真是,除了给我还能给谁——

 

竟然都是给姬友的生日礼物?!

 

【空了一行后接下来的墨水变成了另一种颜色,应该是后面几天补上的】

 

居然在三天后才告诉说那些其实都是给我的,这是什么新型play吗?

 

 

 

2xxx年6月30日 天气:夏夜景趣

 

某天突然跟她说了撞墙的事,然后她让我给她唱首歌,说唱得好听的话就换景趣。

 

我想了想,给她唱了首:你是我的眼。

 

可能我唱得不够好吧,景趣没换,但她同意牵着我走。

 

 

 

2xxx年6月31日 天气:恋爱的天气

 

“前方十步后左转。”

 

“抱歉,我走得有些快了。”

 

“粟田口家的孩子们在吃西瓜。”

 

她就像是真人导航一样陪我在本丸散步。

 

我想起了先前还羡慕一期一振,便笑着开玩笑道:“我得去万屋买点点心,这样等你下去再出差就可以骗来几位小短刀来给我领路了。说到这个,你有见过一期一振被一群弟弟们牵着散步的场面吗?”

 

她握着我的手紧了紧:“我倒是看到了正准备跟你好好谈一谈的一期一振。”

 

然后我对她申请了场外援助,于是她牵着我的手在本丸一路狂奔,所过之处满是惊飞的萤火。

 

黑暗之中有神秘的、桃子味的什么东西朝我扑来,原来是她的头发啊。

 

【划掉也没用,审神者看了想打人】

 

 

 

2xxx年7月5日 天气:夏日景趣

 

本丸的近侍每周轮换,好消息是总有一天会轮到我,坏消息是我恐怕还要等上大半年。

 

真是的,明明早该习惯了等待才是,人类的感情真是不可思议啊。

 

我决定今晚也去看看她的夜光手表,结果因为太久没晒太阳夜光亮不起来了。

 

所以才换景趣的吗?

 

没等我问出口她就恶狠狠得往我怀里塞了个枕头,一脸嫌弃的说着“鹤丸国永你再这样我就要让你给我买神仙水洗澡了”却还是认认真真跟我一起铺床的模样真是令刃心动。

 

 

 

2xxx年7月19日 天气:吉光家的晴天

 

大阪城制霸,本丸全体放假三天。

 

据说她得到了一个极守,不知道会给谁。

 

我在她屋外来回走了十几圈,并且不断用眼神疯狂暗示我空着的御守栏。她想了想,将极守送到了我手里,认真的模样让我不禁挺直了腰杆。

 

“请把我把这个交给初期刀。”

 

我居然觉得这么说着的她也十分可爱,毕竟以后要求婚的话,一定也会是这种口吻吧。

 

 

 

2xxx年7月25日 天气:我有御守了

 

【这已经不是天气了,完全是你的心情了吧!审神者做出如此吐槽。】

 

她给了我一个亲手做的御守,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拿到手里后总觉得比一般的要重上很多。

 

在小光的提醒下发现了里面塞着的眼药水,和另一枚蓝色普通御守。

 

好吧,现在我有一个她亲手做给我用来装御守的袋子了。四舍五入就是我有御守了。

 

 

 

2xxx年8月9日 天气:蚊子乱舞

 

据说审神者的生日就在八月中的某一天,这一周的近侍是长谷部君,每次问都一脸神秘的把我赶走。其实他也不知道吧。

 

我在外廊上拍了一晚上的蚊子,直到她走过来说上次送我的袋子里缝了驱蚊的药草,因为我皮肤白,所以蚊子块会很明显。

 

难怪我睡觉时倒是没什么蚊子,比起枕头下面,还是贴身带着吧。

 

 

 

2xxx年8月12日 天气:晴

 

今天不知道刮的什么风,她居然邀请我去了一趟现世。难道是要给我买礼物吗?

 

等换上合适的衣服后,我陪她从早上逛到下午,中途还去看了一部热评不断的惊悚电影。以人类的角度来理解这些神鬼异志真是别有风味啊,她该是不怕这些的,因为中途就靠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好在我之前给她披了外套。

 

回想起来这次出行去的几个景点似乎都是我感兴趣的地方,与其说是邀请我,她更像是陪我出来。

 

“难得的生日,我想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来过。”

 

这是我趁着她在电影院刚睡醒时问出来的。我看着她把外套上的皱褶抚平,脑袋里突然冒出了一个疑问。她知不知道说出这种话是要负责的?

 

 

 

2xxx年9月6日 天气:梅雨景趣

 

她带着短刀去万屋玩,见我在外廊发呆就叫上我一起,不枉我傻等两个小时。

 

说起来我一直很想试试看走快些,然后回头等她。

 

结果她走得比我还快,让我一度怀疑她的高跟鞋是不是叫做望月。

 

短刀们速度比我快些,等我到时他们已经人手一包糖果,就连药研也满脸宠溺得挑了包葡萄味的软糖。

 

我得到了一个便携手电筒,心情有些复杂,夜里带着去找她好了。

 

 

 

2xxx年9月7日 天气:梅雨景趣

 

原来短刀们的糖果是挑给她吃的,难怪药研会是那幅表情了。

 

看来得到东西的只有我。

 

我吓完她后被塞了一嘴海盐味的糖。她当然有被吓到,因为盐可以驱鬼。

 

【还不是舍不得揍你。审神者小声嘀咕。】

 

 

 

2xxx年9月25日 天气:默认景趣

 

终于轮到太刀组当近侍了。

 

 

 

2xxx年10月10日 天气:冬季景趣

 

下雪天跟鹤很配,所以我现在是近侍了。每天早上负责叫她起床,她想要偷懒时还可以帮她梳个头发,挑下当天的衣服。可惜她有灵力护体不怎么怕冷,不然就可以把羽织给她披上了。

 

 

 

2xxx年10月18日 天气:冬季景趣

 

美好的一周就此结束。没什么好感伤的,毕竟我当不当近侍,跟她的关系都很好啊。

 

 

 

2xxx年12月22日 天气:夏季景趣

 

年末前的出阵有些频繁,这些溯行军真是不解风情。

 

 

 

2xxx年12月25日 天气:雪

 

她把我带去了现世,并且在出发前给了我一套崭新的衣服。我笑着问她是不是去约会。她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这可真是令人期待。

 

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但听着她在跟友人们谈笑时候突然抱上我的胳膊说“这就是我的男朋友”时,依旧被狠狠吓了一跳。

 

事后她很认真的跟我道歉了,说是要参加后几天的同学会,曾经讨厌的家伙似乎有了不错的对象,所以死活不想输。

 

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啦,但叫上付丧神也太过作弊了吧。

 

她说叫短脇会被抓去局子,叫长谷部的话,担心会被吐槽玩主仆play。光忠又帅气过头,思想来想去只有鹤丸你最合适了。

 

药研顶着着我的眼刀过来说了句一期哥也很适合啊,大将。

 

她摇了摇头,一期太温柔,被单身小姑娘包围的话容易吃亏。

 

难道我就不容易、不温柔了吗?

 

“总之,麻烦你继续当我的近侍了,我们先好好培养下感情,以免被人看出来。”

 

事情的发展正合我意。

 

她马上就可以体会到当鹤丸国永女朋友的滋味了。

 

【这句话写完也被划掉了】

 

果然这么写出来还是太狂妄了些。改成:我马上就可以体会到当审神者男朋友的滋味了。

 

【审神者爆笑】

 

 

 

 

 

2xxx年12月27日 天气:阴

 

她精心打扮了一番,我也终于有机会给她看我大背头的造型了。结果被无情拒绝,说是太过社会。

 

最后她挽着我的手在酒店门口站了很久,早已过了约定好的时间。我听到她的手机一直在响,但她完全没有接听的意思。

 

我看得出她在犹豫,于是接过手机按了接听键,在她目瞪口呆的表情中说她有事去不了了。然后终于见到了她的笑容。

 

虽然说着妆都白化啦,但她却一直在笑,眼睛里闪着漂亮的光。

 

“好了,那我们去约会吧。男朋友。”她拉着我快步走了起来,就像那个夏夜中跟我一起在本丸逃命一样。

 

 

 

2xxx年12月29日 天气:大雪

 

之后她一直都没有提起更换近侍的事,所以我好像成了常任。

 

临近年关,审神者间也会有忘年会,她这片区的就在今天。陪同刀剑都被安置在大广间内,食物很丰盛,就是看着对面的那几位鹤丸国永实在是没法安心吃饭。邻桌那边的四只鹤已经开始了惊吓比赛,弄得我也跃跃欲试。

 

不过那么多鹤也间接说明,我是很受欢迎的吧。

 

她的酒量并不好,等我见到她时已经站不稳了。所以我准备来个公主抱,但被拒绝了。她说穿了巫女服,所以背着就好。

 

虽然背后拥抱的感觉很不错,但我还是希望她下次对我打开双腿时是在正面。

 

【审神者被茶水呛到,这家伙在写什么啊!】

 

 

 

2xxy年 正月 天气:冬季景趣

 

第十次从髭切面前经过讨压岁钱后,被膝丸提到了主屋外面。

 

审神者还没睡醒,于是我看她看了一上午。

 

 

 

2xxy年 正月 天气:冬季景趣

 

大晚上把我叫去房间居然只是让我帮她关个灯吗?

 

这可不行啊。

 

她屋子暖和,我要留宿。

 

 

 

2xxy年 2月1日 天气:春季景趣

 

同僚送来了水果,她不想剥柚子就让我帮忙,自己埋头追番。在我递过去两片柚子皮后被拍了大腿。

 

第三次可是柚子肉,她一定是想吃我豆腐。

 

 

 

2xxy年 2月25日 天气:春季景趣

 

管理局举行了温泉旅行,可惜不能带刀剑。我发现她也十分遗憾。

 

“这样的话就买不了太多东西了。”

 

她明明能够拎得动太郎太刀的本体。

 

然后我又被捏了腰。

 

 

 

2xxy年 3月6日 天气:她没回来

 

 

 

 

2xxy年3月10日 天气:梅雨景趣

 

给我带了……我自己的周边回来?

 

还有她跟藤森神社的合影。

 

如果当时我也在她身边就好了。

 

 

 

2xxy年4月1日 天气:大阪城制霸

 

这是个美好的节日,我没被送去远征,而是陪了她一整天。

 

说实话这段时间有些无聊,所以我就盯着她看,阅读文件时会皱起眉毛,小小放松时她会靠上椅背,我回过神来的话就会过去帮她揉肩,半途睡着过一次,醒来时身上披了件外衣。

 

她就坐在身后,靠着我的背在看书。

 

我决定下次靠在椅背上睡,这样一睁眼就能看到她了。

 

 

 

2xxy年5月10日 天气:梅雨景趣

 

出阵的次数变少了。过于潮湿的天气对刀剑不太友好,对没有足够干衣服的刀剑更是不友好。

 

我在她屋子里躲几天好了,省的她晚上又忘记关灯,再把我叫过去。

 

 

 

2xxy年5月20日 天气:樱吹雪

 

我跟她去看了本丸的樱花,然后她递了一张浅葱色的信纸给我,说是想模仿平安时代的风俗写首和歌给我,但实在写不出什么好句子。

 

我打开看了,里面还真的是一个字都没写。只是小心翼翼得夹了一支龙胆花。

 

 

 

【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

 

 

 

等一本看完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她窝在椅子里,看着遥不可及的电灯开关决定再找找这本子上还有什么机关没有。

 

屋子里已经很暗了,尾页上突然出现了几个夜光大字:欲知后事如何,自己来我屋子里问。

 

审神者纠结了一会,还是乖乖溜去了鹤丸那。现在已经接近十二点,刀剑们大多都睡了。鹤丸国永的屋子却是亮堂着的,她握着日记本,犹豫了半天还是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吧。”

 

她很快就得到了回应。开门后仿佛为了证明里面付丧神的心情,有几片樱瓣已经迫不及待得飘了出来。

 

就见鹤丸国永正坐在屋内,衣装整齐,本体太刀置于身前,金瞳中噙着一抹极淡的笑意。

 

“那么,我们也三周年了。为了给你新鲜的惊吓,今后我也会努力哦?”

 

 

 

 

 

 

 

 

 

 

 

后记1

 

2xxz年 三周年纪念日 天气:夏夜景趣

 

没想到居然收到了告白。

 

是因为打开双腿的关系吗?

 

 

 

后记2

 

201x年xx月xx日 天气:馆内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被展出啊。

 

我看到未来的审神者站在展示窗前。

 

然后她凑近玻璃,我知道她根本看不到我,也不会知道我也在玻璃的另一边看着她。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命运,她在看向某处时候眼神停了下来。正好与我四目相对。

 

“今天外面是晴天哦。”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我是这么想的。如果在百年后与她相见的那一天,也是晴天的话就好了呢。

 

 

 

后记3

 

鹤丸国永将审神者抱在怀中,片刻后说道:“你身上有别的游戏的味道。”

 

“等等,鹤丸你抱着我就是为了这个?这都能闻出来的?”

 

“还真的有啊——”

 

感觉到腰上的手臂渐渐收紧,审神者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如果喜欢的话,就红心/蓝手/评论三选一啦~ 



明明手头欠的债那么多,但就是想要疯狂摸鱼。



评论(39)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