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鹤婶】i knew it.(一发完结)

鹤婶 乙女向 ooc


双视角 


梗来自亲友 

 

 

 

 



 

22xx年8月9日

 

我,鹤丸国永,由于逃番被抓了个现行,现在正在去万屋的路上。只能说我不愧是人气刀剑,只是出去跑个腿都能遇到十几个跟在别家审神者边上的自己。不,我并不讨厌外出,说不定就有惊吓在某条街上等着我呢。

 

例如现在,在人来人往的店铺门口,我突然就和一个人的眼神对上了,但她似乎也只是碰巧再往这里看,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之后。不得不说这种小小的偶然也十分有趣,当然其中有多少是“单纯的想要看看别人家的鹤”的成分在内就无从得知了。

 

今天收获颇丰,甚至还买到了最后一盒限定款冰淇淋。正准备回本丸跟大家一个惊喜,没想到自己反倒是先被吓了一跳。

 

远征部队被卷入时空乱流中下落不明,管理局虽立刻派出搜寻部队但均以失败告终。他们说是因为搜寻部队无意识的一些动作导致进入了错误的世界线,甚至还搬出了多结局游戏的分岔选项来生动形象了一下。

 

整个本丸都忙得焦头烂额,奈何一个个都无能为力,即便是拥有漫长生命的付丧神在时间面前也十分渺小啊。

 

我看了眼手里融了一半的冰淇淋,决定加入搜寻部队,毕竟我今天运气不错的样子。然而并没有得到时政的同意。他们塞给我一张名片,说这个上面的人是一位先知,但常年行踪不明,与其把运气拿来跟未知干架,不如赌在这个上面。

 

 

 

22xx年8月10日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在门口守了一夜后,那位先知居然真的出现了。这个女人在看到我后并没有如常人那般惊讶,只是扫了我一眼,然后道出了我的来意。

 

这实在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了,我甚至怀疑这是那位先知派来戏弄我的。活了千年,我自觉对于表情控制极好,但她却仿佛看穿了我的所思所想。

 

“你对先知是有什么误会吗?不过我没必要解释。还是尽快完成工作比较重要。”

 

这一连串的话堵得我无话可说,只能跟着她回到本丸。是的,明明是我的本丸,她却走在前面带路。

 

看来一会也不用给她介绍什么了。趁着她研究时空装置的档口,我从冰箱里拿出了冰淇淋,分了大半给短刀们权当安慰。后来想了想还是决定发扬待客之道拿去给先知尝尝味道。但时空装置那边却没有找到她,于是这一碗只能便宜我自己了。

 

当季限定,真香。

 

 

 

22xx年8月11日

 

出阵队伍,出阵年代,精确到毫秒的时间。这些都是按照先知的吩咐来做的,我和同队的付丧神们基本上只要跟着她就好。

 

同一座本丸的刀剑之间都会有所感应,在步入这个时代开始就能隐隐约约感知到失踪者的灵力,并且,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发强烈。

 

这让我们十分安心,我甚至都想跟小光讨论下该做些什么料理来庆祝一番活跃下气氛。

 

由于小贞也在失踪队伍中,他神经紧绷,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听了我的话倒是很给面子的笑了起来:“是啊,等大家一起回去慢慢讨论吧。”

 

觉得烦恼的话不如问问先知?

 

我很想这么说,但刀剑男士也好溯行军也好,回溯时间时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检非违使。

 

不知道先知有没有战斗力,我这么想的时候,才发现先知编的队伍与其说是十分稳妥,倒不如说一开始就是有利阵型。

 

面对从时空裂缝中走出的异形们。我抽出太刀,与小光一共守在队伍左右。没了后顾之忧,自然是要大干一场。

 

 

 

22xx年8月12日

 

我们终于在一处破损的屋舍中见到了失踪部队,藤四郎家的孩子们一窝蜂扑进了一期一振的怀里。我笑着将在地上摔作一团的他们挨个拎起,都是极化的刀剑,可不是又稳又重。一期一振都要被压扁了啊。

 

乱藤四郎打了我一把,又哭又笑的。这些孩子模样的短刀们总算恢复了往日的活力,一期哥长一期短得围着自家兄长。

 

小光正带着小贞一起帮先知做最后的布置。我看他们用的材料要不够了,正想递,就见先知冲着药研招了招手,于是我就又没活干了。

 

回去的路上很顺利,听藤四郎们跟一期一振介绍先知,说是她甚至能避开溯行军和检非违使。

 

这次队伍里有了脇差,鲶尾藤四郎跟先知一同走在最前。这个开朗健谈的孩子跟先知聊了一路,并且结合自己打过的电子游戏问道:“你这样的话,无论是恋爱还是人生都不会失败吧?”

 

我也对此十分好奇,毕竟什么都能预知到的人生在我看来相当无趣,一会乏味到让我快要死掉的地步。

 

“是啊。不过人生姑且不论,把这种能力用在感情上的话难道不像是在作弊吗?就算瞒过对方,自己也无法释怀啊。”先知的口吻跟初次见面时一样,想来也是对自己的天赋十分满意。

 

 

 

22xx年8月15日

 

我将约定好的酬金带去给先知,她依旧毫无意外得接待了我。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我离开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半途还下起了雨,明明是夏天,却格外的冷。

 

今天的门番是鲶尾,我拎着顺路买回去的西瓜感慨了一下这次的奇妙经历:“先知果然没有正常人应有的感情吧。”

 

他从厨房里拿出刀具:“可她说那句话的时候,眼神有些落寞呢。”

 

那时候我走在队伍后面,没能看到。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样才有趣啊。

 

 

 

 

 

 

 

 

 

 

 

 

 

22xx年8月9日

 

我在万屋遇见了他。外貌十分出众的付丧神,太刀,鹤丸国永。

 

在那一瞬,我看到了我们短暂又幸福的一生。看到了我跟他所有的可能,我们会因为最后一个冰淇淋而有所接触。他会跟我说明本丸的困境,想要买些东西安慰下同僚,而我则会为那半碗冰淇淋的报酬去帮他。他本丸的刀剑还会说:被半碗冰淇淋就骗走的先知算是哪门子的先知啊?

 

短短的一眼我只能看到这些,但我知道他一定会再来找我的。到时候就可以看得更清楚了。

 

 

 

22xx年8月10日

 

他果然来了,就和我预知的一模一样。若是因为过多的交谈而对我产生兴趣就不好了,所以我先一步堵住了他所有的话。其实所有的时间线都在我的脑中,那些准备不过是为了让我跟他之间所有的结局都彻底断开。

 

我还记得跟他一起吃的那碗冰淇淋的味道,他会借机为我介绍本丸和刀剑男士,然后还会说“抱歉,忘记你都知道了”,还会突然给我惊吓,当然,我都能预知到,所以并没有成功。

 

我提前避开了他,看着他坐在我们本因坐着的位置,独自一人吃着我想吃的冰淇淋。

 

好吃吧,然而我只能看看了。

 

 

 

22xx年8月11日

 

命运真的很奇怪,从我遇到他的瞬间就开始不断得将我们揉搓到一起。

 

他会问我很多问题,从庆祝用的料理到后几天的天气。明明我告诉他的都是些让他失去惊吓的事,但他却仿佛从问我问题这件事本身得到了极大的乐趣。而我会不可抑制得被他所吸引,被那些预见过无数次都快能背出来的话语逗笑。

 

我选择了一条有检非违使的路,战斗中他会站在我的身侧,甚至会用羽织将我包裹起来护在怀中。只要……是的,只要我选择了不利的阵型,就可以被他拥抱,甚至还可以负伤,让他一直抱着我。

 

我总是能够让事情往我所希望的方向发展,在无数的分岔口找到该走的那条路。

 

 

 

22xx年8月12日

 

找到了失踪的刀剑男士,我的任务也就此完成。这里的黄昏十分漂亮,我本该跟他并肩走在队伍最前,夕阳落在芦苇丛上,芦苇花在我们脚边摇晃。

 

他用一种早已猜到的表情问我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则在思考要不要顺着他的心意让他借机对我告白,还是偶尔欺负他一次。之后我会呆在住所哪也不去,只为等他一天三次得过来找我,他有时候会送我远征得来的小东西,也会送些熏物和写有和歌的信笺。

 

我屋子里是没有的书的,因为这些对我没有用。我会从无数的时间线中找到最合适的句子,在最合适的时机回礼。

 

然而,有必要吗?

 

我站在时间的原点和终点,看到了所有的可能。在我开始取舍这些未来的时候,有些东西就再也无法恢复如初了。

 

我并不讨厌和那位叫做鲶尾藤四郎的脇差对话,因为他的声音跟鹤丸国永有几分相似。

 

说来可笑,我在回答那个问题的时候,甚至不敢回头。

 

落到这个境地也是我咎由自取,谁让我还是想要再见他一面。 

 

22xx年8月15日

 

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鹤丸国永。


他走之后就下起了雨。


【完】 










不用下拉了,没有了_(:з」∠)_








评论(1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