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我还尸骨未寒呢】0 一个追求内心平静的序

乙女向 鹤婶 ooc 有大量同人二设

 

婶婶战力惊人。手撕金底五花枪,臂上能跑大太刀。

 

仿佛无所不能(别信)

 

也许会有恋爱的酸臭味。游戏背景。非穿越。不搞笑。有暗堕,不适描写。一个比较中规中矩的黑暗本丸。

 

 

 

内容概要:她不知自己从何而来,又要去往何处。从睁开眼的一瞬,头顶浮现出了三个金边大字:审神者。

 

 

 

后接一行小字:Lv666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就想试试第一人称。



此处为重点提示:虽然是鹤x婶,鹤丸却出现得比较晚。以及不定期更新。

 

 

 

如以上均可接受,那么请往下。

 

 

 

 

 

 

 

 

 

 

 

 

 

0

 

我于一片黑暗之中,每日三省吾身: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第一个问题比较玄妙,我不知。

 

第二个问题比较智障,但我还是不知。

 

第三个问题有点意思,我能通过这个来知道第二个问题。

 

我睁开了眼,在那一瞬间各种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窗外的车水马龙,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床头那的闹钟叮铃铃响个不停,手机上一行醒目的立体投影:今日上午十时整,请候选人998号于本丸巿祝欧街400号人才管理中心一楼大厅参加面试。

 

面对家徒四壁和满屋的泡面,我喝着过期牛奶点点了头。

 

2205年的某一天,我要去打工了。

 

1

 

说来你可能不信,在恢复意识的那一刻我就忘记了自己是谁,也忘记了自己的过去,或者说我从来就没有记得过。我每天夜里都要反复的询问自己,我特么到底是谁啊!

 

对了,我可能还是某个故事的主角,因为每当我抓住路人甲乙丙询问他们我是谁的时候,他们总会不约而同得指着我头顶的某个地方,大声回答:“审神者!你是审神者啊!”

 

当然也有极个别会凑得很近,然后说:“驴666。”这样的都被我打哭了,我超能打。

 

每当我听到审神者这个词,都仿佛有一道惊雷从天而降,划破混沌照亮脚下。

 

是的,每当别人这么回答我,我都会有一种被雷劈的感觉。久而久之我就不问了,也逐渐接受了我是审神者这个事实,你是不是觉得跟催眠似的,有什么惊天阴谋的感觉?

 

是了,我也是这么觉得。所以我为了追求内心的平静从而参加了一个乙女向游戏的玩家体验活动,从而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那个游戏叫什么来着……刀,刀,辣舞。呸呸。

 

刀LOVE。刀剑乱舞。是一款召唤付丧神共同对抗黑恶势力的美型游戏。

 

说来很巧,里面玩家扮演的角色就叫审神者。嗯,跟我一个名字。呵呵。

 

面试简单粗暴,他们盯着我头上看了几眼就决定让我入职了,就是要做几个测试。

 

前面也说了我超能打,所以各项指标都是SSR,唯独智商那栏,是一个灰色的N。这太不公平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我的智商绝对没有问题。我找导师理论,那个白毛的小矮子义正言辞的说,放着俊美付丧神不选而扑到本体刀上跪舔的不是傻子是什么?

 

我无言以对。

 

都说当你选对了道路之后,就会感到一切都在推着你前进。这不,我成功解锁了一个未知的属性——爱刀。本体刀的那个刀。

 

我召唤出的俊美付丧神名叫加州清光,是个特别可爱的男孩子。其实那五把我都超喜欢,但导师实在等得不耐烦一脚踹在了我屁股上,于是我的爪子就好就挂倒了一把黑红为主色的打刀。刀摔在地上,我心疼极了。

 

加州清光做完介绍之后我就扑到了他的本体刀上嘘寒问暖,他感动之余又显得十分失落。所以为了补偿他,我把包里的好丽友分了一半给他。

 

我们在导师的带领下参观了下时空管理局,加州清光作为付丧神对这些现代设施十分惊讶,但很快就跟上了时尚潮流,用我给的购物券买了瓶指甲油。

 

作为SSR的福利,管理局让我去挑选一把防身武器。我每把都很想要,但角落的一个武器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力。它和那些妖艳贱货都不一样,它深沉内敛,锈迹斑斑,仿佛有着不可告人的故事。最重要的是,我在看到它的瞬间,心中就涌起了异样的情绪。

 

四周的一切都仿佛离我远去,紧接着一阵阵哀嚎声在我耳边响起。

 

“快干死那个爹啊!!”

 

“打它打它,卧槽你打那个短刀干嘛!”

 

“啊——我的小宝儿被打伤了!”

 

“草拟吗草拟吗,阿官飞妈!”

 

“老娘今天跟他们拼了,妈了个巴子!不干死它们我就自沙!”

 

听得我热血沸腾,仿佛置身于金戈铁马的战场之上,几乎飞升。

 

“爆衣啦,这个腿这个腰prprprpr!”

 

呃,这是什么!划掉划掉!打上马赛克!我是个正经人,马上就要变成正经婶了!

 

加州清光提醒我快要到出发的时间了,我回过神来,握住了那锈迹斑斑的武器,带着满腔热血和我的付丧神一同踏上征途。能让玩家那么哭爹喊娘的游戏,一定超级棒吧。

 

2

 

时空隧道之前,工作人员递给我一个智能手机,并告诉我不要填写真实姓名。哈哈哈,我要是知道我的真实姓名,我就不在这里了。

 

于是我在全息电子屏上探出的框框中输入了三个字:审神者。

 

然后弹出提示:该名称已被占用,无法登陆。

 

取名字真累啊……

 

我想了想,在后面不情不愿得加了个666。

 

系统弹出樱花小框:恭喜审神者666顺利入职。

 

……法克鱿。

 

登陆成功后,庞大的信息顺着灵力连接涌入了我的身体,每一个地图的名字,每一个把刀的过去和现在,以及对于这个智能机各种功能的理解。

 

这是管理局发行的空巢老刀爱心计划,因为有些审神者背着大旗借回老家探亲/结婚之名向管理局告假,然后呢就再也没有回来,导致无主本丸急剧增加。而溯行军也抓住了这个机会,袭击了许多本丸,造成了我方大量战力损失。

 

所以他们为了刀剑的身心健康以及保证对抗溯行军的战斗进度,准备给每位审神者一个用来远程操控本丸的联络器。

 

但因其特殊性,绝对不能让其他人触碰或是丢失。不然极有可能造成灵力紊乱或是让其他图谋不轨的生物进入自家本丸胡闹。

 

这个手机本身就是一个安全隐患好吗?!

 

虽然丢失后只要在灵力连接范围就能让其爆炸,但造成的一切后果均需由审神者自己承担。例如医疗费,损失赔偿费。

 

我仿佛透过这个手机看清了管理局背后的黑暗,所幸我的脑内已经对即将要去的世界有了大致的印象。这个游戏跟我想的VR不同,从加州清光自刀剑之中作为付丧神出现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要去的也许并不是什么游戏。但合同已经签好,违约金我付不起。

 

我强作镇定得跟加州清光一同迈入时空隧道之中,因为心慌,也因为怕他走丢,所以跟他一起握住了他的本体刀,以十分和谐得姿势走向了未知的命运。

 

周遭涌起的浓雾中我走了一段很长的路。我看到了沧海桑田,看到了百鬼夜行,也看到了栖息在黑暗中的种种异形。最后,巨大的深红色鸟居伫立在空无一物的荒野之中,一轮明月高悬其上。

 

历史种种在我眼前闪过,刀光剑影、战马嘶鸣之声不绝于耳。尸横遍野之中,唯有一柄柄染血的刀剑还未被时间掩埋。他们或插在尸体之上或倒于沙石之下,就像是汲取了养分的枝叶,在无尽的岁月中,无声传唱着一个又一个故事。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我已置身于宽广的庭院之中。这个时间的本丸此时正值春季,鸟语花香、草木扶疏。管理局附赠的狐之助见了我后立刻跑迈着小短腿蹦了过来。

 

3

 

“欢迎来到您的本丸,审神者……666。不,审神者大人。”小狐狸在我的逼视下把称呼改了,它甩着尾巴带我去了锻刀房。

 

锻刀房里有一个迷你的刀匠,眨着绿豆眼问我要锻个什么刀。

 

我根据脑内资料冷冷回答:“第一锻只能ALL50吧。”

 

“好嘞,ALL50,大人您就等好吧!”刀匠操着戏腔说完就丢了一堆材料进炉子,可是之后发生的事让在场所有生物都傻眼了。这居然是3:20:00啊,我用ALL50成为了欧皇?!

 

狐之助按照套路怂恿我用了一个手伝札,三个多小时浓缩了成一秒,可还不等我召唤,付丧神就自己出现了。

 

然而爆开的却不是什么樱花花瓣而是漆黑的泡沫,这种冰冷的颜色就像是绝望的灵魂碎片扑头盖脸得弄黑了我的整个本丸,是的,整个本丸!

 

我的樱花树,我的开心农场,我的庭院我的屋子,我那身崭新的巫女服!全部!都像是经过了反色处理一样,变得阴森可怖起来。

 

手机的全息投影中,原本悠扬的bgm也变了个味,然后弹出了一条索敌提示。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从锻刀炉中跨出的刀。

 

那个付丧神厚重的铠甲中露出了一条骨制的尾巴,周围围绕着青蓝色的火焰,雷电缠绕在腰间的刀上。眼睛还里有激光!

 

这刀一看就很厉害没错,但是这个好像是溯行军吧?

 

为什么我的锻刀炉里跑出了溯行军,是因为我丢手伝札的姿势不对,还是因为我内心不够纯洁,所以只能召唤出黑恶势力。

 

说真的我害怕极了,但是在我的刀剑男士面前我必须保持形象。第一次的印象必须是正面的,而我必须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我不能让我的刀剑男士们在遇到新主人后面对疑问只能尴尬得笑笑说。

 

“啊,你说我身为正义的伙伴却只能锻出溯行军?哈哈哈,这是受了前主的影响。”

 

眼看溯行军要朝我走来,我竭力控制住面上表情,握紧手中的防身武器,直接把他给捅穿了。

 

溯行军被挂在墙上一时间动弹不得,但我知道只有刀剑男士的武器才能给他们最后一击。但是这些黑色的泡沫似乎会感染正常的付丧神,让他们也堕入黑暗之中。

 

加州清光的衣服已经脏了,并且这些黑色居然能让他重伤?!他目光迷离,面上透出绝望,口中低声呢喃着前主的名字。

 

他伸手覆上自己的脖子,眼眶泛红:“是啊,我被折断了……我到最后,也被爱着吗?”

 

狐之助急了:“审神者大人请尽快阻止付丧神的暗堕,不然等他变成溯行军后就不可逆转了!”

 

我将手按到了加州清光的本体刀上,蹲到了他的面前,深情款款得说:“你放心吧,婶婶不会让你折断的。”

 

加州清光听闻我的声音眼神逐渐清明起来,但很快又转换成了更加浓郁的暗红:“不要骗人了,我变这样破破烂烂的……不会再被爱着了吧。”

 

好像安慰没有用啊,我有些发愣。

 

狐之助出声提醒:“审神者大人,器物有了人心后,您便也该与他们的人身相对啊。”

 

我其实并不想给我的刀们一个女流氓的印象,但势不容缓,只能委屈下清光了。

 

我恋恋不舍得把手移到了清光的手上,用自己的灵力去压制他身上的暗堕速度,顺便从手机里调出了一张立绘给他看:“小清光,你要知道暗堕后的打刀并不好看啊……”

 

加州清光的手抖了一下,我再接再厉:“我们的指甲油还没涂呢,我技术可好了,我一会帮你涂。”

 

我豁出去了:“我不是故意对着你本体说话的,因为你太可爱了,我一看到你我就忍不住会嘤嘤嘤!”

 

加州清光手上的温度回来了,周遭的黑气也逐渐消退。他抬眼看我我,低声问了一句:“那你现在……”

 

我连忙点头,然后含泪跳到了自己挖的坑里,看着他的眼对他说:“清光世界第一可爱,嘤嘤嘤!”

 

然后加州清光爆了真剑把溯行军给解决了。手机开始智能播报战果,顺便还有语音提示:加州清光进入樱吹雪状态。

 

我看了眼屏幕,加州清光的头像框后面飘出了樱花。据我的导师说,她能见到真正的樱吹雪,而不是电子屏的。我突然有些羡慕,我想如果全刀一起飘花,那想必是异常壮观的。

 

于是我作为审神者的生涯从今天正式开始。以一个溯行军太刀为初锻刀,我突然觉得我果然是主角。

 

我点到加州清光基本信息去看,不看还好,一看不得了。语音播报又来了:长二尺四寸,铭清光,江户时代,打刀,刀番085。

 

加州清光显得十分尴尬,我理解,毕竟这种就像是三围体重被人当众爆出来一样。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让播报停下,于是我让手机爆炸了。

 

第二天我拿着新手机和账单对加州清光说:“如果你当时有被我感动到,就把本体给我抱一会吧……”然后我如愿抱到了刀,心满意足得又去了锻刀房。

 

加州清光跟在我后面,劝说了一路。他说这个本丸已经被溯行军的出场效果弄的死气沉沉,好不容易才把睡房弄干净了千万不能再锻一个出来。

 

我拍了拍胸脯对天发誓:“我夜观天象发现今天是个锻刀的好日子,天时地利人和。你都吃过了我的好丽友,你就相信我吧!”

 

这一次我先让加州清光站在我灵力的结界中。

 

我气定神闲告诉了刀匠一连串数字,刀匠健步如飞,刷刷几下就给我弄好了。我看了眼全息屏上面的时间,1:30:00分,很好很好,我又丢了一张手伝札,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一股黑气从锻造炉中喷涌而出,直奔云霄而去。

 

很好,这下我本丸的天都tm是黑的了。春天的夜景,很棒棒哦。

 

我不服气,我真的不服气,你根本不知道别人都在交流网站上说初锻的短刀萌萌哒,大腿超级棒,简直是婶婶好帮手,还po了几张和和睦睦的图。而我却只能在这个奇葩的锻刀炉里锻出各种不同刀种的溯行军,我掐着刀匠的脖子问他是不是敌人派来的奸细。

 

刀匠慌了:“冤枉啊我,这锻刀用的可都是您的灵力啊!”

 

“那你是不是从溯行军那边走私材料了!”

 

刀匠被掐的快死了:“管理局……送来的。都。”

 

我渐渐陷入了绝望,从早上到现在我已经不知道捅死了多少溯行军,加州清光的等级也从LV1变成了Lv35,他是樱吹雪了,我呢……我感觉自己快要碎了。

 

我看着岌岌可危的资源,我让刀匠最后来个ALL50。然后弹出时间20:00。

 

这个……好像是正常短刀的时间?

 

我和加州清光,顶着满身的黑漆漆非洲涂料惊喜得四手交握兴奋得就像是第一次吃到安利的孩子。

 

“要不要用手伝札?”我有些犹豫。

 

加州清光也十分犹豫:“我们等等吧,横竖也就20分钟。”

 

于是我打开了手机视频,给他放了个新选组异闻录一起看。

 

20分钟很快就过去了,锻刀炉中出现了把小短刀。手机弹出信息:恭喜审神者获得新刀——五虎退(口口)。

 

等一下,刀名之后的乱码是怎么回事!?

 

我咽了咽口水,把刀握在手中,按照第一次召唤加州清光的方法念出了名字。然后深红色的樱花飘落在我脚下,染上四周的黑后立刻变成了颓靡的紫。

 

一个白发的孩子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的身上和立绘不太一样。最明显的应该就是,他的眼睛该是眼白的地方是全黑的。而他的身上也阴影有黑气冒出,铠甲多处破损,有溯行军引以为傲的骨性标志露出,简直……简直……

 

我哭着接过了加州清光递来的本体刀用力抱到怀里。

 

这简直就是暗堕了一半的刀剑男士嘛,呜呜呜,这日子没法过了,这婶婶没法当了。

 

我的阳光本丸经过我一下午的疯狂锻刀已经彻底变成了鬼屋,上头阴云密布,下面黑气萦绕草木枯败。

 

为什么呢,我的内心第一次有了波动,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快速的发展,两件快乐的事情重合在一起。但是为什么呢……

 

我的本丸,变成了颜色意义上的黑暗本丸不说。我锻出的刀也让我的本丸变成各种意义上的黑暗本丸。

 

叫做五虎退的孩子朝我走了过来,怯生生得看着我。

 

我朝他咧嘴扯出一个微笑,然后他的匕首毫无征兆得没入了我的胸膛。

 

为什么……我跟我的导师,就连死法都一模一样。我们肯定是同一个妈生的。

 

主角是个很凄凉的角色,承受一切苦难和绝望不说,往往还要成为被黑的焦点。更可悲的是,遇上了一个后妈……

 

大家好,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为了追求内心的平静而成为了审神者,然后被自己锻出来的刀给捅死在黑漆漆的地板上。

 

我现在身心统一,都平静了呢。可不知为什么,开心不起来。

 

 

 

 

 

 

 

 

 

 

 

 

 

 

 

一个无聊的采访日记。

 

——请问你觉得审神者是个怎样的人呢,你的回答也许会对她的身份谜团有所帮助。

 

加州清光:乍看之下是个普通的小姑娘,但她却能面不改色得捅死溯行军。我觉得她是个冷静又有实力的人。最重要的是爱刀……虽然是我们的本体。

 

——为什么你很遗憾的样子?

 

加州清光:不是说好了就问一个问题么!

 

 

 

——请问审神者你对加州清光的回答有什么看法呢。

 

审神者:反正大家都知道我怕得要死。总之形象保住了就行。

 

——最后有什么想说的吗?

 

审神者:为什么我不记得这篇文有黑暗本丸的tag?

 

——噢,这就去打上。

 

审神者:法克鱿,法克鱿你听到了没!






评论(48)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