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我还尸骨未寒呢】6 俗话说过人生何处不相逢

乙女向 鹤婶 ooc 有大量同人二设

 

婶婶战力惊人。手撕金底五花枪,臂上能跑大太刀。

 

仿佛无所不能(别信)

 

也许会有恋爱的酸臭味。游戏背景。非穿越。不搞笑。有暗堕,不适描写。一个比较中规中矩的黑暗本丸。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就想试试第一人称。

 

如以上均可接受,那么请往下。


晚安❤


目录

0 一个追求内心平静的序 

1 一个失忆而流落战场的婶

2 我又一次找到了内心平静

3 一个死去而念念不忘的婶

4 然后她喂了我一嘴馊狗粮

5 看名字就知道是坏人的审


1

 

我在美好的晨光中闭上双眼。开始了久违得吾日三省吾身:我是谁,我在哪,先生你为什么会来我房里?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在做梦,然而手下的触感又那么真实。掌心下的温度,或长或短的发丝在指缝中穿过,有些痒。

 

“是鹤丸国永,不是鹤鹤丸国永。”他的口吻中还带着强忍的笑意,而我则快把眼睛给眨扁。

 

“好啦,别揉了,是真头发。”鹤丸国永一边说着一边把本体刀递过来以解救自己的脑袋。

 

我成功被太刀吸引注意力,伸手把刀搂到了怀里,然后看到他嘴角的弧度似乎往上翘了些许。联想到之前的梦,我顿时有些不淡定,就问:“你还记得被我召唤出来之前的事吗?”

 

鹤丸国永眨了眨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我更加不淡定了。最终他沉吟片刻,字斟句酌得回答道:“是说你日夜抱着我不肯让我变成付丧神期间的事的话,我记得。”

 

“不,我是问,有没有一个漆黑黑的空间,你在里面能够听到各种审神者的内心祈祷。然后选择一个过去。”我说话间也在思考他之前的回答,然后得出的结论让我想要原地自爆。

 

付丧神对于本体刀被如何对待有记忆再正常不过,问题出在对本体刀做出那些hentai痴汉举动的我身上!好在他正用手机屏当镜子整理发型,没注意到这边的窘迫。

 

我还在等他回答,但他突然点开了我的手机,并且很有目标性得戳上那个战绩按钮。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等我扑过去时已经晚了。但等了很久都没有任何反应,该来的加州清光迟迟未出现。

 

我松了一口气,鹤丸国永也跟着叹息。过了会就听他有些委屈得问:“这算不算歧视刀,能维权么?”

 

真不知道他哪看来的这么多现代化词语,见手机并不认可刀剑男士的操作我也就由着他瞎捣鼓了。谁知道这小子让我把他调成了一队队长,然后他再点战绩,一个紫色文书立刻嗖得一下出现在他面前。他把文书递给我,然后两眼放光得排了长谷部和加州清光的畑当番。

 

我目瞪口呆得看着他,这老年刀为什么这么熟练啊!明明是我先的,为什么现在他手机玩得比我还溜。

 

正当我以为他还要继续玩呢,他突然有些哀怨得说:“只有近侍才能操控手机的话,那我不是永远都没法看到他们在洗到一半被叫来送文书的样子了。”

 

你原来折腾了半天是为了这。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鹤丸国永。早知道你这么爱玩,我昨天就该让常相司把你也点过来!

 

被他这么一打岔,我完全忘记了本来想要说什么,只能问他为什么来我房里。

 

鹤丸国永的回答十分简单粗暴,他说自己失眠睡不着,闲得长草就想来吓吓我,于是在门外静待时机,结果我在梦里叫得太惨,反倒是又把他给吓到了,于是就进来想看看我是不是被敌军揍了。

 

我一时间竟不知该跟他说“能揍哭我的敌军还没诞生。”还是“对不起,打乱了你的惊吓大计。”

 

见我沉默,他歪头思索了一会,然后脱下手套,揉了揉我的脑袋:“没事,换我来安慰你。”

 

记忆中,这是我第一次被摸头杀。感到新奇的同时,还有那么些小激动。头上的手动作很小心,生怕把我脑袋给揉掉下去般,温柔得像是轻拂而过的风。其实我很佩服鹤丸国永,他是怎么做到把我头发弄得乱作一团还能摆出那副正经表情不笑场的啊!

 

而我又是为什么乖乖坐在那边,笑得活像个智障似的让他破坏发型!

 

这把刀有毒,这个付丧神也有毒。我梳理着头上的鸟窝时,窥见镜中的自己脸上一片绯红。

 

2

 

我自从知道了那伊葛怀仁是五虎退之前的那位fen婶后,就一直想要找到他的本丸,跟他好好促膝长谈一下。奈何我脾气太臭,直接把人家名片丢了。现在手机上调他信息点地址那一栏后来了个“没有权限”,去常相司本丸找名片吧,那边已经有了一位新的审神者。我在墙上巴望了好久,眼看着那家的陆奥守都要拔枪了,只能再想办法。

 

我爬下围墙,刚落地就感觉有什么在扯我袖子。垂头一看就见那是个还没到我屁股小女孩,她金发碧眼,俨然是欧洲人的样子却穿着红白的巫女服。她手上戴着鲜红的手套,袴上的花纹仔细一看居然是绘马,胸口左右个有两个字,左边是欧右边是皇,合起来就是欧皇。

 

我想到了迟迟未出的一期一振,忍不住就要拜拜。但腰弯到一半又突然觉得奇怪,这个小孩子身上的气息怎么不像是审神者,反倒是和付丧神有些类似?

 

“我可是欧皇,你不来吸吸欧气吗?”小孩的声音奶声奶气得,但我还是觉得自家的短刀才最可爱。

 

这个奇怪穿着得小女孩体内神气很弱,我看天色不早就让她快回自己的神龛,别被黄昏时出没的妖物给吃了。

 

“最近都没人来供奉我了,所以我才出来找信徒的。”她很快就自报家门了。

 

河神水神风神,因人信仰而存在于山野中的神明随便数数都能报出一堆,而这些神明无论强弱皆是八百万神中的一员。眼前的小姑娘就是诞生于非洲人信仰中的欧皇神明,据说拜她就可以锻出欧刀,所以她的装扮才集合了所有玄学,什么小红手,小白脸,欧洲人,简直是大杂烩一锅炖。

 

但是锻刀这个问题太看脸了,如果我之前做的鹤丸国永的梦是真的,那就是付丧神随机选择审神者。故而这些玄学都是不管用的。久而久之拜着觉得没用,那么信的人就少了,她的力量也开始衰弱,总有一天会消失。

 

“我一定会帮你锻出一期一振的!”她拍着胸脯冲我打包票。我仿佛看到一个巨大的金色旗帜在她身后迎风飘扬,我拒绝接受这个flag,扭头就走。不想她居然哭哭啼啼得一路跟我回了本丸。

 

“新的……伙伴?”乱藤四郎一脸惊悚得盯着这位小姑娘,然后指了指自己,“这是角色重复了吧。”

 

不,她是女孩子啦……

 

哎呀,该怎么解释才好呢。我刚准备把小姑娘赶出去就受到了短刀们一片“主公好冷漠”的无声谴责,于是只能说:“这是来我家吃白饭的座敷童子。”

 

于是这小小的神明便在自己身后散发出的金色光束中欣然接受了付丧神们惊讶得目光。

 

物吉贞宗接替了乱的谜之担忧,问我:“这是属性重复了吧?”

 

我拿下巴蹭了蹭他的脑袋,安慰道:“有空多打打检非,别老上网看奇怪的东西。”

 

这群刀最近厉害了,我怕他们在战场上遇到异变溯行军最近一直随同出阵,之前一直很正常,直到有一天今剑突然两眼放光得跟我说:“主公,前方高能预警。”惊得我差点从马背上摔下去。

 

还有,长谷部在出阵前十分隆重得跟我说:“My Loard,请下命令。”

 

小短刀们在地上画一个完成度很高的召唤阵,自己站进去然后问我:“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又或者他们突然拒绝带便当,让烛台切郁闷了好久。但我吃得很爽。

 

鹤丸国永也是没事就拿我的手机看咒怨系列,有一次开了投影,吓得全部短刀都不敢睡觉,被宗三按着听江雪念了好几天的心经。

 

后面他就在我屋里看,我笑了他好久,说:“还好一期一振不在,不然啊你的刃生就到此结束了。”

 

手机把画面投在洁白的墙壁上,电影里一个女鬼从镜子里挤出来,他转头问我:“你说,这像不像是常相司啊。”然后我们一起笑得打滚,被真正的常相司狠狠鄙视。

 

“你们小情侣约会就算了,为什么要扯上我这个无辜的围观群众!”她虽然这么说着,但眼睛却没有离开过屏幕,显然已经被剧情深深吸引。我也奇怪,她一个鬼还怕什么鬼,怕鬼还看什么鬼片,看了怕也就算了,还要跟我一起睡。

 

拜托啊姐姐,跟个鬼睡,我才该怕好吗。

 

我腹诽的时候就见鹤丸国永的视线居然离开了电影,转向了我:“现在的人类是这样约会的?”

 

我恍然惊觉,常相司都说了些什么啊!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皮痒欠揍。

 

面对鹤丸国永的疑问,我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一方面觉得这其实不算是约会,一方面怕点头说是了,这家伙为避嫌就不来了怎么办,那我得多无聊呀。

 

不知不觉我已经习惯了他每天早上的惊吓,和说那句“看来夜里没做噩梦”时候眼中的温度。鹤丸国永这四个字对我的意义已经变了,那仿佛不再单单是个名字,而是一想到就会让我忍不住傻笑、心生愉悦的言灵。

 

在我纠结时,常相司代我说了:“嗯,还会一起到现世玩,去摩天轮看夜景,一起逛马路。手牵手,之后在回家前吻别。”

 

“为什么要吻别,不都是要回本丸的吗?”鹤丸国永对此十分感兴趣,连电影都不看了。

 

常相司做了一个哇得表情,然后说:“那就在回自己房间前吻别。”

 

鹤丸国永摸着下巴不住点头:“基本都吻哪里呢?”

 

常相司这下也不看电影了,她关了视频,就拿着手机搜索了个条目然后跟鹤丸国永挤在一起边看边笔划。我刚想过去重在参与就被他们一同嘘走,这叫什么事啊!

 

正巧,欧皇小姑娘又来找我去锻刀了。我苦口婆心得跟她说:“小祖宗啊,我家本丸锻刀那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呀。赌不如捞,肝才是王道!”

 

小姑娘飘到空中,伸手摸了摸的头发:“不行不行,甘地会秃。”

 

我想了想:“那你不如赐我一口欧气,我去战场上捞捞看?”

 

她转了转眼珠,然后吹了我满脸吐沫星子,还嘱咐我千万不能洗脸。我觉得我的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了。

 

作为一个行动派,我立刻转头跟我的一队队长说:“别玩了,去做下出阵准备。”

 

鹤丸国永听后马上回道:“来了来了,一直都准备好着呢。”说完就收了手机起身站起,拿起本体刀就来到了我的身边,他的羽织似有似无得刮上我的手背,转瞬即逝得感觉让我回味了许久。

 

我大概……真成痴汉了。

 

常相司的笑声不轻不响得传来:“小六子,你这是吃醋了不成。”

 

你才叫小六子呢!我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就冲了回去:“吃个鬼的醋啦!我比你可爱多了!哼!”

 

又听闻一阵哈哈哈声,是鹤丸国永在走廊那头笑弯了腰。

 

真是,有什么好笑的!我用力睁大眼去瞪他!到底帮谁啊喂!

 

他估计会错意了,连忙说道:“说得好。”

 

这就一句话让我视线中的锐气尽数消失,只剩狂喜和慌乱。我强压下忍不住勾起的嘴角,带领大部队走进了时空通道。

 

3

 

这次去的还是5-4,不知不觉间我也成了疯人院里坚挺的一员。这里能以极其稀有的几率捞到三日月宗近和各路四花太,但一切都要看脸,明明我有地图,但很多时候有着有着还是掉进了沟里,只能选择回城。

 

这个图的检非估计是被我揍得最惨的,大老远看到我的长枪就往回跑,一点都没有要保护历史的样子。作为信仰,我随同出阵的时候一直会轮流带把短刀让他们混点经验,以后好去6图当爸爸。这次轮到五虎退,他跟着我Lv99的大部队提供侦查值,虽然还是一直失败,一直瞎选阵型。但我们还是顺顺利利到了王点之前。

 

意外的,那条路上已经有一个小队在了。

 

家里的刀们在我的哀求下终于把索敌话给改了,但在看到那个队伍之后,我突然自己说了一句:“这简直是前方核能啊……”

 

那笔挺的军装,水蓝色的发,我居然看到了活的一期一振!

 

欧皇小姑娘的口水真有用,如此想着我不由又抹了把脸,让它们分布得更加均匀,最好融于血肉永不分离。如果再遇到三日月,我就不洗脸了。

 

五虎退作为队里唯一的粟田口自然是高兴万分,但很快笑容就垮了下来:“一期哥,好像受伤了。”

 

我马上带队靠近,就见那队刀剑男士的脚下已经有一堆溯行军的尸体正在慢慢消失,显然是刚刚结束战斗。一期一振作为队长似乎在跟自家的审神者汇报战况,他说全队重伤,再不回去可能就要碎刀。

 

但他的表情很快就从焦急转换为了震惊,但依旧保持着对审神者的敬语,压抑着愤怒说道:“即使有两把大太刀也无法保证战斗顺利。”

 

“您这是在说什么,难道为了胜利您要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吗?!”

 

我是听不到他审神者说话的声音,但从他的回答中我也大致知道了他的审神者说了什么,又下了什么决定。

 

重伤出阵,不带御守,结果只有一个——【】刀。

 

“那请您允许我一人出战。”

 

“您不能……!”

 

话还没说完,王点前的结界已经打开,敌刀的气息从中涌出。一期一振只身一人持刀而立,他擦去面上血迹,将同伴挡在身后神色决绝。

 

他想必是决定慷慨赴死了,但就如鹤丸国永所说,人生之中就是充满惊与喜的。他看着我家这队凭空冒出的刀剑男士满脸惊愕,直到敌军都被打败我都开始在尸体上找刀了,那眼神才渐渐变成了喜。

 

“看来这次也没能接爷爷回家。”我看了眼毫无动静得手机深深的叹息。看来下次得跟欧皇小姑娘许愿三日月了。

 

一期一振听后表情比我还绝望,我家的刀帮他一同将伤员扛到传送口。就要道别,我不知怎么的脑子一抽,问了句:“你家审神者是不是个满头粉毛的肾虚熊猫眼啊?”

 

他听后下沉的嘴角沉得更厉害了,满脸戒备得看着我问:“您认识他?”

 

我疯狂摇头,连忙跟他划清界限,他面色这才好转些许:“是,他就是我的……审神者。”

 

这句话说得极不情愿,我觉得他要不是因为骨子里那彬彬有礼的性格问题,简直想要啐一口出来了。

 

我听后却笑了,笑得浑身舒爽,握着长枪就耍了个枪花出来:“俗话说得好啊,一期一振。人生何处不相逢,不是冤家不聚头。”说完也不顾他的阻拦,就招呼我家的刀剑男士们跟着他一同进了传送口。

 

“您这是要做什么……?”本就大的传送口里挤了那么多刀,一期一振被夹在当中说的十分艰难。

 

我学着鹤丸国永吓人前的样子假正经道:“西窗共剪烛,听雨话巴山。”

 

不等一期一振回答,传送口白光一闪,我已经顺利偷渡到伊葛怀仁的本丸之中。看着他光辉灿烂的本丸,我对着脚边蓝白的绣球花一阵桀桀冷笑。世道不公啊,真正的黑暗本丸却是这么个绿荫遍地草木葱茏的样子,而我却只能漆黑黑的大地上辛苦耕耘。

 

“一期啊,你知道么。”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五虎退都被吓得退到了加州清光的身后应该算是十分狰狞的了吧。

 

一期一振僵硬得摇了摇头。

 

“被暗堕气息感染的田地,种出来的苗子都有着名画呐喊的脸。鹤丸国永在里面种了好多南瓜,等到了万圣节一定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我说着几乎要咬碎了一口牙,直到腮帮子发酸。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气死我了,气死个婶了!

 

我要干什么……呵呵,我恨不得在他的锻刀室里锻刀!

 

“带我去见你的审神者吧。”我拿自己那漆黑的衣袖擦着那杆锈迹斑斑的长枪。

 

“主,审神者之间的冲突如果没有适当的理由的话……”长谷部常年帮我处理公文,对审神者能干什么和不能干什么了然于心。现见我这副模样,忍不住出声阻止。

 

我哦了一声,然后问他:“他之前羞辱我的刀,还要代替我管理我的本丸。要知道抢人饭碗如杀人老母,他都那么对我了,还叫理由不适当么?”

 

长谷部被我堵了回去,然后说:“的确过分。”

 

加州清光知道阻止不了我,便也没说什么。但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决定,他和所有刀定会随我一同进退。

 

等一期一振安置好伤员,很快就带我在院子里见到了伊葛怀仁。他今天腰间的并不是三日月宗近,而是一打一脇。

 

此时天气晴朗,他正抽着小烟坐在廊下好不自在。见我来了也毫无意外,只是冲一期一振咧开嘴笑:“哎呀,一期一振。我还当每个你都愚蠢之极,没想到这次居然叫了别的审神者来帮忙。”

 

说完那些从他口中吐出的烟雾便猛然朝我们扑来,我早有戒备,当即掏出纸符划了个大大得五角星将这一击挡下。

 

这些烟雾看似没有实体,却在碰到我灵力的同时产生了巨大的爆炸。一时间四周尘埃四起,待视野恢复,就见廊下哪还有什么人,空留手机。

 

他逃了?那可未必。

 

我视线转向屋顶,呵,这不是找着了。伊葛怀仁鹰隼般的眼轻轻眯起,继而一跃而下,挥刀冲我劈砍而来。

 

刀身被阳光映出银光,顺着他攻击的轨迹划出了冷冽的色泽,与我横起的长枪撞到一块。

 

 

 

 

 

 

 

 

 

——最近的小日子也过得很不错,我来问下各位付丧神有什么头疼的事吗?

 

短刀们:主公在救我们还是救刀的问题上犹豫了。

 

审神者:那我和你们哥哥同时掉水里,你们先救谁。

 

短刀们:哥哥才不会掉水里呢。

 

审神者:靠,我不服了,我要有小情绪了。

 

 

 

歌仙兼定:又有好几床被子暗堕了。

 

审神者:为什么被子都会暗堕?

 

歌仙兼定:好不容易洗白,却每次都要被再次染黑。觉得被生绝望吧。

 

审神者:那山姥切的怎么办?

 

歌仙兼定:你都不知道他有多喜欢这个本丸。

 

 

 

种完地的加州清光和长谷部:麻烦把鹤丸从近侍的位置换掉谢谢了。

 

审神者:……

 

——她在装死。



自家的一期一振在看到这一章后的反应如下





评论(34)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