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我还尸骨未寒呢】8 先我一步抢掉登录名的婶

乙女向 鹤婶 ooc 有大量同人二设

 

婶婶战力惊人。手撕金底五花枪,臂上能跑大太刀。

 

仿佛无所不能(别信)

 

也许会有恋爱的酸臭味。游戏背景。非穿越。不搞笑。有暗堕,不适描写。一个比较中规中矩的黑暗本丸。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就想试试第一人称。

 

如以上均可接受,那么请往下。




目录

0 一个追求内心平静的序 

1 一个失忆而流落战场的婶

2 我又一次找到了内心平静

3 一个死去而念念不忘的婶

4 然后她喂了我一嘴馊狗粮

5 看名字就知道是坏人的审

6 俗话说过人生何处不相逢

7 俗话还说有缘千里来相会



1

 

一期一振虽然靠御守的力量净化了部分暗堕的感染,但却依旧对审神者有杀意。只是他满脸歉意,口中说着“我自己也不清楚,现在的自己到底是怎样的表情。”手下动作毫不留情。

 

我说大兄弟,你还能是什么表情,想要杀我得表情呗!说着不想这样,打起来比谁都狠。

 

不知为何,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是不想给他砍到。于是我们在漆黑的锻刀房中开始了愉快的玩耍,一进一退,周旋得起劲。

 

粟田口家的孩子们已经不知道要给谁加油了,在锻刀炉中火光的映照下,他们水汪汪得大眼睛显得那么明亮可爱。面对大家这样的眼神,我作为一个合格的审神者,我绝不能输!

 

一期一振也想要快些结束热身运动,于是他默默将外套脱了,就穿一个衬衫。不受衣物拘束,他的动作灵活了很多。

 

所以你们这些刀爆真剑只是为了活动起来更加顺畅吧,还是说脱了衣服就能放飞自我获得buff加成?!

 

就在我第十七次躲避成功后,手机弹出提示,一期一振(口口口)进入樱吹雪状态。

 

不对啊,一期,为什么你打不中反而樱吹雪了!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发生了吗?

 

我站定了,然后来了个空手接白刃。四下好评不断,就连短刀们都开始鼓掌。

 

“十分抱歉,我只是想确定你是否和当日是同一人。所以顺着杀意对您展开了攻击。”一期一振手中力气微缓,却依旧没有收刀。

 

我疑惑得看着他,就见他的目光又停留在了我头顶某处,那里有我看不见的金边大字。

 

“字变了?”我有些慌,可别变成什么见不得人的名字啊。什么鹤丸国永的迷妹之类的我可受不了啊……

 

一期一振摇了摇头,还不等我放心,他又说:“先前所见时,您头顶的数字是556,今天则是456。”

 

什么,我的等级变了?我手上力道一松,那刀立刻顺势劈了下来。我赶紧往旁边一闪,白花花得刀刃堪堪擦过我的肩膀。照理说这躲得很完美,但我被突然降低的等级吓到了,没注意脚边那堆玉钢,穿的又是木屐,小脚趾可谓是毫无防备得上演了人间惨剧。

 

我双眼一抹黑,疼死了。

 

等我再醒过来,一期一振被自己的弟弟们簇拥着,在一旁等我复活。我见其他刀们都在结界中焦虑得看着我,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居然已经过了四个小时。

 

从我第一次死亡到现在,每次复活所用的时间都越来越长,而我的等级也在无形之中变低。我家的刀以为这是我自己没事变着玩,所以也就没跟我提。这让我在疑惑的同时也感到了不安:会不会哪一天死了就再也醒不过来。

 

一期一振注意到了我头上数字的变化,一开始认为我不是之前去他本丸的那位,接着过了几招后从身手确认了我的身份,所以开心的飘花了。

 

感情他觉得我头上的每个数字都是不同的人,我是什么奇怪组织的一员是吧!说到名字我就来气,不知道哪个小崽子抢注了我的名字,害得我现在跟个工作室似的。有人扫一扫周围搜到我,啪叽一下就给举报了。

 

举报理由:丧心病狂,为刷初始,竟开了666个小号!

 

再说回一期一振,他之后还是选择了被管理局回收,只是不知为何该被消去的记忆却还在。但问到他为何会感染暗堕,他却完全不记得了。这种选择性失忆的背后一般都有巨大的阴谋。

 

结合之前因手机关系造成的各种后果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趟管理局。

 

不过当务之急是搞清楚我的666是从什么时候降级的,这一定和我越来越久的复活时间有所关联。

 

我把常相司敲了出来,问她我头上的数字是什么,她眨着全黑的双眼说:“666啊,一直都是666。”

 

我问她是不是瞎,她凑到我头上看了半天,突然咦了一声,说:“怎么变成250了。”

 

谁愿意头上顶着个二百五到处跑啊,我一口老血都要喷出就见常相司笑翻在半空中。

 

这个女鬼在半空中滚来滚去,头发绕了脖子好几圈就差没把自己舌头勒出来,简直和我在共情中所见的那位大家闺秀判若两人。大概死了之后没有身体的束缚,让这家伙找到了更加真实的自己吧。

 

我见她半天没笑好,就伸手指了指她依旧是刀形态的恋人。就见常相司立刻理发头发重新端坐在我对面,变脸速度好比翻书。这招真是百试百灵。

 

“好吧,我说实话,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是616,现在是456了。”之后见了我鄙视的目光,她立刻摆出过来人的姿态教导我说什么,在喜欢的人面前想要树立美好形象是每个生物的本能。

 

我笑了,我问她现在还能算是“生”物吗?

 

她给了我一个没有眼白的白眼:“你也不是啊,可你在鹤丸国永边上还不是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活像是恋爱中的小姑娘。”

 

好吧,我知道自己能够复活这个体质来说的确不能算是生物。但我在鹤丸国永身边很扭捏吗?更重要的是,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很明显啊,你也真是奇怪,明明跟我共情了却丝毫没有受到我情绪的影响。”她说话间似乎一直盯着我头上,只可惜那双全黑的眼中根本读不出任何情绪。

 

常相司不惜冒着消散的危险也要用最后的灵力跟我共情,她的目标很明确,希望我能因此对她的遭遇感同身受。但不知为何,我的共情是以一个局外人来看的,所以我并没有按照她所想的那样继承她的感情,从而尽心尽力帮助她。

 

“你的身体很奇怪,里面汇聚了无数的意识,我险些就迷失在里面。还好你头上有特殊标识,不然还真不好找啊。”

 

这又是什么情况呢,我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啊。那些时不时在我脑中闪过的话语是不是常相司所谓的无数意识中的一个呢。

 

总之,我跟她说,只要我头上的数字一发生变化,就立刻告诉我。我得弄清楚等级下降的原因才行。

 

2

 

欧皇小姑娘天还没亮就把我闹醒了,她觉得很委屈,因为自己明明给我带来了欧皇之力让我锻出了一期一振却没有收到任何的信仰之力。

 

被她吵醒的我也很委屈,我思索了一晚上自己是谁,才合上眼就被挖起来,这种苦谁受谁知道。

 

“你到底信不信我!”小姑娘坐在我床边哭哭啼啼得,抓着我的衣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直往上抹。

 

“信过。”这是一句大实话,但不知为何,比起相信玄学我更加相信我自己。尤其是现在这位一期一振居然带有五虎退给的安产御守,这仿佛就是某种奇妙的缘分,让我确信了自家锻刀炉中会跑出暗堕刀男绝非bug。

 

欧皇小姑娘一直哭哭啼啼得也不是办法,于是我向她许愿三日月宗近了。她碧绿的眼睛水汪汪得盯着我,然后鼓起腮帮子吹了我满脸吐沫。我给抹均匀了,然后顶着这层欧皇牌爽肤水带上我的一队出阵。

 

5-4已经被我打得遍地检非,但那里王点前面的沟就像是黑洞一般总是把我和我的小队一起吸了进去。今天也沟了好几次,最后那边的检非们默契得在沟前站成一排,手上举着个写上“不要过来,后面不是王点!!!”的牌子。

 

从没想过检非会给我指路,我心情复杂得带着小队去了王点。临门口,加州清光突然咦了一声,我跟他一起转过头去就见那排检非之后似乎还有一个娇小的身影。

 

我觉得那个身影十分眼熟,不由想要靠近过去。但还没等我迈步,王点就打开了,不详的气息从后涌现,那是被暗色笼罩的溯行军。没想到就连王点都会出现异变的敌军,看来以后我必须要一直跟随出阵了。

 

我让刀们留在结界中,准备自己上。但后面的检非也立刻冲了过来,他们的目标跟我一样,都是溯行军。两波立绘相近颜色却既然不同的家伙们打起来那是十分壮观,不过从先前种种来看,检非的实力远在溯行军之上。

 

等我再准备去看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发现那边已经空无一人。地上散落着溯行军的残骸,一把太刀孤零零得被放在最上方。在看到那刀的瞬间,我的肋骨就传来了一阵剧痛,这下不用细看了,我知道这是哪位大佬了。

 

先前揍伊葛怀仁我还当自己再也不怕这刀了,结果一腔热血冷静下来,我这心脏依旧跳的厉害。我捂着胸口,颤抖得指着那把太刀:“三,三日月……我们家有爷爷了。”

 

鹤丸国永见我佝偻着身子,便打趣道:“就算有爷爷了,你也不用把自己装成老奶奶啊。”

 

我也不想的,但被刀砍真的好痛。我大概只有身体能力是Lv666,心理承受力只有Lv9,是个特能打的玻璃心。

 

很快我就感觉手中被塞了一把太刀,然后我的视角突然翻转了,我在那一瞬间看到了头顶的蓝蓝天空以及白云飘飘,最后出现在我视线中的是鹤丸国永的侧脸。今天的云不多,阳光也柔和得刚刚好,落在他的脸上将付丧神那本就美好的容貌映衬得更加耀眼。

 

腿弯和后背的双手十分有力,热度透过衣服传到了皮肤,继而点燃血液流遍全身,烧得我精神恍惚。我这是被公主抱了么,我居然也会有被公主抱的一天。他会不会觉得我太重,万一我太重怎么办!

 

比起我那狂刷弹幕的大脑,鹤丸国永显得镇定多了,他调整了下姿势,刻意柔缓的口吻就如他此刻手下的力道,小心翼翼却带着不容拒绝得魄力。

 

“刀由我们带回去,你歇会吧。”

 

他说完,加州清光就脱了外套把太刀给裹了起来,看向我的眼神和其他刀剑男士一样充满了疑惑和担忧。估计他们早就发现我的异常,只是一直没有问,或者是在等我自己说。但我是不会说的,小宝贝们,自己猜吧。

 

这次的三日月宗近不是在王点找到的,我甚至怀疑那是检非为了不再被我揍而故意上供给我的。我问我的第一小队,我打检非打得就这么狠?

 

他们一致表示,我就是检非眼中的金底五花枪。我有多讨厌高速枪,检非就多讨厌我。而且检非还是打不过我的讨厌,所以这个程度可想而知……

 

好吧,我只是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现在,清光的外套就被摆在我眼前,下面盖着的就是三日月宗近的本体太刀。隔了一层布,我握上去的时候依旧觉得一股凉意顺着脊背往上窜,头皮发麻。

 

这把战场上捞回来的刀或者说是检非刻意留给我的刀,不知会给我现在的生活带来怎样得改变。

 

“我准备开始了。”我想我的声音应该在打颤,因为鹤丸国永把他的羽织给我披上了。歌仙跟和泉守的外衣也紧接着落到了我肩上,然后是青江和一期一振的,这两位的披风一左一右一黑一白拼在一块居然和谐的很。当然最大那块还是山姥切依依不舍递过来被单。前田和平野见我肩上实在没地方了,就把自己的小披风给我盖在腿上。

 

你们关心我,我很开心。但现在这种排队在我坟前献花得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安定和清光的围巾一起绕在我脖子上,弄得我很窒息。就在狮子王准备慷慨得将自己的鵺也送来时,我实在是热得受不了了。现在可是八月,我连出阵都恨不得穿T恤大裤衩的季节!

 

江雪和山伏十分应景得开始念起佛经,等一下,你们这是已经准备超度我了吗!小夜请不要摆出准备为我复仇的样子拔刀好吗!

 

最后我头上突然一沉,是欧皇小姑娘的手,她和物吉贞宗一起站在我背后散发着圣光。

 

朋友们,你们这样会吓到三日月的。

 

面对他们严肃而关切的目光,我定了定神,召唤出了付丧神。

 

由于这把刀是检非给我的,所以手机并没有弹出任何记录。但我捞来的刀没有一把是暗堕的,所以这次也就没有设立结界。

 

随着灵力得注入一个高大的身影在我对面缓缓显现。靛蓝色的华服随着付丧神的动作缓缓舒展开,他轻轻闭着眼,似还未从沉眠中苏醒。和狩衣同色的发垂落在他脸颊之旁,金色的房纽从发丝中露出,与那身护甲遥相呼应。

 

我端坐在他面对,感觉自己的腿已经快要废了,我果然很讨厌正坐。

 

等他睁开眼,我也终于有幸得见他眼中的美景。夜幕初临,一轮新月从薄雾中缓缓升起,在看遍这世间万物后,这绝美的付丧神轻笑着迎来了黎明的晨光。

 

然而这美景却在见到我后立刻消失。我仿佛可以看到细密的冰霜在其间凝固,刹那间大雪封山,将江河湖泊全部冻结。

 

三日月宗近将视线落在清光的外套之上,慢条斯理得说:“好久不见。”

 

3

 

我往旁边挪了下,就见他的眸光随我而动。于是不甘心得又挪了下,果然他是在看我吧,“这种你不用躲了我看的就是你”的目光真是让我头皮发麻。但我真的是第一次见他……哦,不算之前伊葛怀仁的话。

 

难道他见过的是失忆之前的我?那我就很有必要跟他深入交流下,为了交流的顺利进行,我把他的本体太刀藏到身后。他见了我这个动作,眼中寒意更甚。

 

三日月宗近就坐在我的对面,我与他四目相对,只觉得看板郎果然是美得不要不要,就算穿连体老人衣恐怕都别有一番风味。还好我并不怕这位付丧神,我怕的只是他的本体太刀。

 

我跟他都开始沉默,连带着四周的刀剑男士们也一起沉默,空气显得无比沉重。这种时候谁先开口谁就输了,但我实在是懒得等下去便决定先开口。

 

我问他好久是多久。

 

“在你让某位审神者接管本丸将我作为报酬交给他后,我们就再没见过了。”他说得十分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毫不在意。但看向我的眼神却异常冰冷,这明显就是不高兴了吧,明显就是生气了吧。

 

我紧了紧一身的衣物,没想到这把三日月宗近居然真的自己回来了,被检非从管理局那带到了我身边。按照先前那个flag,他这是揍我来了。

 

“所以。”等我再一抬头,他居然已经凑到我跟前,他望向我的眼,问得十分轻松,“你这次是要用我这老爷爷去交换什么呢?”

 

我思索了下,然后看向三条家的那几位,试探着说:“换我家小天使们开开心心把爷抱?”

 

三日月脸上的表情好像缓和了那么一瞬,他转头重新将我打量了个遍。趁着他开动脑筋的时间,我掏出了手机,把自己的个人信息调出来给他看。我必须搞清楚他口中指的“我”到底是不是我本人。

 

他似乎对手机功能很熟悉,甚至还拽着我的手指戳上了战绩那一栏。于是鹤丸国永很尽职得把紫色文书递了过来,还在那边嘀嘀咕咕说:“原来还可以这么玩,下次我也要试试。”

 

我嘴角抽了几下,默默为本丸刀剑点了个蜡。

 

然后我发现这位三日月宗近先前可能是为近侍刀。看着他熟练得翻我的刀帐,甚至还买了几件替换用的老人衣放在购物车里,我突然有种自己才是老年人的感觉。这些老刀也太会玩手机了吧……

 

当天下五剑中最美的那一把笑盈盈得看着你时,你会觉得如沐春风还是如坠云雾浑身轻飘飘呢。尤其是这双眼之前还充满了森然杀意,现在却已是一池晃荡的春水。

 

答案是:“买。”

 

我被他这态度转换弄得满头雾水,直接默许他清空了自己的购物车。等结算页面出来,他盯着我的名字看了半天,才慢悠悠得问道:“你不叫审神者?”

 

我听后立刻痛心疾首得把名字被抢占的事跟他说了,他听后若有所思,将手机递还给我后慢悠悠得说:“看来你们的确是两个人。”

 

三日月宗近先前本丸的审神者运气不错,当时正赶上管理局紧急招募,只要来当审神者就会赠送人气刀剑一把。而他作为看板郎自然责任重大,毫无悬念得成为了这把人气刀剑。

 

那位审神者并不出阵也不锻刀,整日整夜得不见踪影。甚至连初始刀都没有要,全本丸只有三日月宗近一把刀,所以他也成了近侍刀。他的审神者将手机丢给了他,他点开个人信息,就见那位审神者的名字就叫审神者。

 

可是管理局每月是有最低出阵次数的,所以审神者找了个人来帮她管理下本丸,好巧不巧,这个人就是伊葛怀仁。之后三日月宗近被强制变回本体,作为报酬换了出去,等他再次清醒过来就见到了我。他没有被伊葛怀仁使用时的记忆,却和一期一振一样记得自己是付丧神时的事,所以我也无从得知他是如何去到检非手里。

 

对了,那位审神者一直用白纸遮着脸,但她跟我一样,头上也有三个大字:审神者。

 

“不是金边的,嗯……是黑边白字。”三日月对着我的个人信息看了又看,然后美美的笑了,“她头上的数字,最后见到时是9333。”

 

我手下的力度没掌握好,一个不小心把山姥切的被单给扯坏了。

 

Lv9333!这可是个无比惊人的数字,这简直就是进化成究极体的我。可惜三日月宗近也不知道更多,我只能自己瞎猜。

 

难道就如一期一振所想,我这个名字其实是个庞大的神秘组织,我失忆前也是这个组织的一员。只不过三观不同,然后我就被洗脑之后赶了出来。或者说我和那位9333能够合体成为9999的完全体?种种脑洞形成了思想旋涡,将我卷了进去。

 

我这心里正慌着,三日月宗近已经摸回了自己的刀,重新挂在腰间。不等我有所动作,一双手直接就捂住了我双眼。

 

鹤丸国永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你准备什么时候去管理局?”

 

对了,我还要去管理局。毕竟一期一振身上出了这么个大事故,还有出现频繁的异变敌军,若是审神者没有跟随出阵直接选择出击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而用手机远程提交bug反馈基本是没用的,不如直接上门送水去。

 

我认真想了想,觉得这种事还是越早越好,省得再生枝节,于是说:“明天一早?”

 

鹤丸国永唔了一声:“那我们现在去买点你那边的衣服还来得及么?”此言一出,还不等我张口,四周的刀已经哀嚎一片。

 

就听长谷部的声音已经近在耳边:“鹤丸国永,你居然想跟着主去现世吗!”

 

“鹤丸先生好狡猾!我也想要一起去!”乱藤四郎似乎朝我扑了过来。我觉得周遭已经越来越挤,眼睛上的手放下了,四周已经满是小短刀们美好的大腿。只是我还没来得急欣赏,就觉腰间一紧,竟是鹤丸国永伸手直接将我环进他怀里,用护崽的姿势把围上来的刀男们都挡了回去。

 

我偏头,就见他面上神情简直是如临大敌。他收紧手臂一边把我往后拖一边说:“这种事肯定是带近侍的,你们就别凑热闹啦。”

 

“这种事情不应该是带初始刀吗。”加州清光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默默掏出纸头写上了要我给他带回来的指甲油型号。这孩子真是,总觉得网购不靠谱,喜欢专柜货。

 

“主公大人——!”今剑见我被鹤丸国永圈住,没地方抱只能按上我的膝盖,两眼泪汪汪得看着我。

 

“主公~!”乱藤四郎也开始了卖萌攻势。他们开了个好头,就连本已死心的清光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两眼放光得看着我。

 

这个……管理局有规定,一次只能携带一把刀出去。其实我本来是准备自己一个人去的,实在要带也会选择乱藤四郎或者烛台切光忠,这两位的衣服去了铠甲完全可以当常服来穿,也省的再去万屋瞎买。

 

“这么说的话,我的内番服也可以穿出去。”笑面青江用一种不容我狡辩得笑容看我。

 

小哥哥……你的内番服里面可是真空的啊!

 

他又开了个好头,其他刀男们纷纷表示自己的内番服也可以穿过去。

 

我看了看其中几位,在内心回答:穿过去打网球是么。

 

“嗯,我决定好了。”我窝在鹤丸国永怀里,盯着周围的视线,厚着脸皮说,“就带鹤丸国永吧。”

 

果然,刚说完又是一阵哀嚎。

 

“主公偏心!”乱藤四郎抱着我的腰不肯撒手。

 

“太偏心了。”今剑也不满得嘟起脸。

 

“偏心哦。”笑面青江也跟着凑热闹。

 

“偏、心。”加州清光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记得买指甲油。”他开了第三个好头,于是我收到了一排长长的购物清单。

 

常相司听后轻飘飘飞来一句:“谈恋爱很伤钱的。”

 

 

 

 

审神者:对不起啊,山姥切,我把你被单扯坏了。要不……我给你买个新的?

 

山姥切:你可以撕得再烂一点,穿成这样就没人会认出我了。

 

审神者:那我给你打几个补丁吧。

 

山姥切:不要蕾丝。不要亮片。不要夜光。也别写我名字上去……

 

审神者:清光、歌仙你们过来下,我们谈一谈。

 

 

 

☆☆

 

三日月:小姑娘今天排了我手合呢,要不要跟我切磋一下?

 

审神者摩拳擦掌:真的吗?

 

三日月亮出本体太刀:请吧。

 

审神者扑街:你故意的,你一定是故意的吧。

 

三日月:哈哈哈,人老了,一时糊涂拿错刀了。

 

 

 

☆☆☆

 

乱藤四郎:主公大人好偏心,我生气了哦!

 

今剑:我也生气了哦。

 

审神者召唤药研藤四郎,并提供道具全彩页人体解刨图谱。

 

药研翻开书后推了下眼镜:人的心脏都是偏左的。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心脏受到了穿透伤最先受伤的是哪里呢?

 

导师:我知道我知道,左心室!没想到你就连自己偏心都能扯这么远啊!












评论(40)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