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我还尸骨未寒呢】9 旗子是真的不能到处乱插

乙女向 鹤婶 ooc 有大量同人二设

 

婶婶战力惊人。手撕金底五花枪,臂上能跑大太刀。

 

仿佛无所不能(别信)

 

也许会有恋爱的酸臭味。游戏背景。非穿越。不搞笑。有暗堕,不适描写。一个比较中规中矩的黑暗本丸。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就想试试第一人称。

 

如以上均可接受,那么请往下。




目录

0 一个追求内心平静的序 

1 一个失忆而流落战场的婶

2 我又一次找到了内心平静

3 一个死去而念念不忘的婶

4 然后她喂了我一嘴馊狗粮

5 看名字就知道是坏人的审

6 俗话说过人生何处不相逢

7 俗话还说有缘千里来相会

8 先我一步抢掉登录名的婶


1

 

现世和本丸没有时差,等我和鹤丸国永穿过时空通道后便感受到了久违的空调味。

 

身边的平安老刀看着现代化的设施啧啧称奇,然后我带他去管理局提供的服装店挑了几套现世的衣服,不然大热天的他穿这么多实在是太遭罪了。

 

衣服试了好几套,最后发现还是白色与他最配。就是今天太阳这么大,一会走出去绝对会把我闪瞎。

 

今天管理局大部分人员休假,在职的只有一位高管,还是一位我十分不想遇到的高管——伊葛浩忍。

 

这个家伙据说是伊葛怀仁的哥哥,也有着一头粉毛和浓厚的黑眼圈。但声音比怀仁精神多了,他见了我先是寒暄了一阵,然后说:“实在没想到舍弟居然给您带来了如此之大的麻烦,还有关于您上报的关于手机无法识别异变敌军的bug,我一定会让监管中心彻查。希望您能将手机数据导入……”可能是见我目露戒备,他只是将自己的手朝我伸出。

 

“请您不必担心,我没有任何灵力,只是个普通的高管人员而已。你大可放心得将手机交予我,有了数据我们才能更好的处理bug。不信的话您可以握住我的手,自行查看。”

 

我按照他说的做了,就如他所说他是个普通到不行的普通人类。但我依旧不太放心,他也不说什么,只是坐在那静静等待。

 

最后我们各退一步,连接灵力汇报战斗记录等,全程都由我自行操作。只要手机不离手,便能保证自家本丸的安全。

 

等一切都处理结束,他还彬彬有礼得起身送我,顺便给了我一张华丽丽得名片。这次我学乖了,把名片收下并且保存起来。说不定哪天我就要满世界追杀他了呢。

 

临走前,他笑盈盈的说:“舍弟让你苦找了。”

 

……这都被他知道了,伊葛家果然很谜。总之少惹为妙,我还是离远点吧。

 

在这个年代虽然审神者的存在已经被小部分群众知晓,但光天化日之下直接拿着把日本刀在街上还是太过招摇。管理局的工作人员贴心得给我准备了一个纸袋子,并且十分礼貌地表示:在现世活动时,刀剑男士的本体必须由审神者来保存。

 

于是我只能将他的本体刀放到纸袋子里,抱在怀里像极了一根加长版的法棍。

 

我觉得是不是之前本丸新闻上播的那条消息:审神者和刀剑男士逛街结果遇到痴汉,刀男直接抽刀出鞘吓得人家差点变成深井冰。最后因为付丧神美貌异常,大量视频流传出去,甚至作为当事人的付丧神还上了VTCC频道参加了来了个防身讲座。据说管理局为平息这个问题浪费了很多人力物力。

 

但,用刀打和用拳头打是没有区别的。

 

这不,我才刚刚出门就见到了别人家的乱藤四郎正对着一个人拳打脚踢,他的审神者在一旁为他摇旗呐喊:“打死变态,死变态!”周围已经有人继续掏出手机录视频了,我仿佛看到新一代爱豆路正在悄悄诞生。

 

一路上身边有刀剑男士的审神者并不算少,甚至还有人跟我一样带着他们自己家的鹤。无一例外,这些鹤穿的都是白衣,款式虽有不同,但喜好基本相近。

 

我家的鹤丸国永和他们唯一不同的是,他不停的在我身后换位置,一会左边一会右边,就像是个超帅得大龄失智儿童。我被他这个行为囧到了,便随口调侃了一句:“怎么,没有你喜欢的滑板鞋?”

 

他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解释说:“我手里少了把刀总觉得不太自在。只能委屈你当下我的刀鞘啦。”

 

然后绕到我右边,轻轻牵住我的手腕握在掌心,还开心得摇晃了两下:“嗯,比刀轻多了。”

 

正巧一对情侣路过我们身边,他们有说有笑,大热天还十指相扣,敬业得就像是上天派来的动作指导。

 

鹤丸国永歪头想了想,果然跃跃欲试。就见他换了一只手握住我的手腕,然后左手扣了上来。指尖明明划过的是掌心,却好像有什么在我的心上也轻轻挠了下。我不由抬眼去看他,心想他知不知道这个动作的含义。

 

他玩的开心,漂亮的眼睛因为阳光而被刺得眯起。在满街的各色水泥建筑中,这个家伙白得突兀,眸光干净得彻底,就像是一股清流冲散了夏日带来的焦躁。

 

之后带他去了游乐场,并且成功惊吓到了鬼屋的工作人员。其他的项目对我心脏伤害太大,跳楼机什么的就让他自己玩吧。我在树荫下美滋滋得舔着我的冰淇淋,见他来了便问他要不要尝尝看,毕竟夏天到了,要是喜欢的话回家帮烛台切一起做点存起来。

 

鹤丸国永眨了眨眼,然后突然朝我俯下身来。我只觉得有什么湿润的东西扫过了我的嘴角,在我反应发生了什么之前,就听到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要做出现在尝到的味道可不简单吧?”

 

我觉得世界安静了下来,远处人群的嘈杂和尖叫声都在渐渐远去。我愣愣看着他,就见他也在看我,眼中洋溢着某种温暖的感情。像极了我与常相司共情时,在她与长谷部眼中见到的。

 

回想他先前那些似有似无的动作,我忽然觉得他是知道那些代表了什么的。他并非只是觉得那样好玩,也不是踊跃尝试新鲜事物的好奇心使然。他……

 

“人类管这个行为叫什么呢?”鹤丸国永皱眉认真思考。

 

我抽了抽嘴角,大概是我想多了,于是说:“这个叫嘴边夺食。”

 

“不该是喜欢吗?”他轻声嘀咕的一句话轻轻飘进我耳朵里,继而在我脑中迷路出不去了。一直到他拿出了遮阳伞在那边捣鼓,我都没回过神来。

 

“这个太小了,不好用。”他皱眉抱怨,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我知道了,因为小所以才能让伞下的人更加亲密。但这样不就不能拉手了吗?”

 

我定了定神,跟他说牵手可以去室内,顺便也可以把购物单给清了。更重要的是,我得理一理自己的情绪。等一连串的地方逛下来就算是平底鞋也是两腿发软,腰酸到不行。

 

最后,他倚在江边看夜景,脸上那全然不知疲惫的惊喜样子,金色的眼眸倒映着万家灯火美得炫目。食色性也,我把那句“阿妈累了,玩够了能回家不?”硬生生给咽了下去。

 

鹤丸国永在成为付丧神参战之前一直以皇家御物的身份被藏于馆内,展出次数屈指可数,可以说是足不出户,以他这个性子怕是被无聊苦了。这次出来就让他玩个尽兴吧。

 

我决心刚起就见他拎着大包小包朝某个灯光展跑了过去,然后回头招呼我过去。于是我带着美人鱼第一次走路的笑容迈开了腿,顺便在内心吐槽:就该告诉他,小情侣走累了都会去宾馆里歇上个把小时的。谁说跟女人逛街累,跟付丧神逛街才累呢。

 

我加快步伐与他并肩,徐徐江风带着凉意,四下灯火通明,就算入夜已深也不似本丸那样能够看到漫天星斗。白日里好不容易压抑下的烦躁心里又在此刻浮现出来,橘色的暖灯是很好看,有灯的地方就有人不错。但这里的一切于我来说却异常陌生,我的记忆说是从当上审神者的那一刻开始算起也不为过。

 

更中二点的说法就是,我和这个世界的唯一联系就是刀剑男士。除了好好当我的审神者之外,还真没接到过任何主线任务。

 

周围的人流密集了起来,我想我走的应该很慢,姿势也越来越不像个正经人。最终实在撑不住了,便问鹤丸国永:“你介意身上的重量再多点吗?”

 

他冲我灿烂一笑:“好呀,我背你。”

 

我还没说好吗!我发誓我只是想要他扶着走几步,就像是扶老奶奶过马路那样!

 

但他既然如此热情,那我就勉为其难同意吧。怀揣着小心思,我十分不客气得选择了解放双腿的道路。然后搂着他的脖子,大手一挥:“皮皮虾,我们走!”

 

某皮皮虾:“你这样我会把你丢下去的。”

 

小气,我只是想这么玩一下而已。我清了清嗓子,正准备重新说。空中突然爆开了烟花,各色光影落在鹤丸国永那身白衣之上,竟显得虚幻不真,仿佛是一个色彩斑斓的美好梦境。

 

都说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想到这里我不由收紧了双臂,想要试试硌不硌人,我是不是在做梦。

 

他似有所感,朝我偏了偏头后蹭了蹭我的脑袋。就像是在表达亲昵的鸟类。这个时机很好,我看到烟花在他眼里映出一片流光溢彩。

 

鹤丸国永怕自己声音被盖住,说得有些大声:“刚才开玩笑呢,我不会把你丢了的。但再这么叫下次可就用扛的了。”

 

付丧神的眼睛很亮,凑近了去看还能见到隐隐约约的光华,那是灵力流淌而过的轨迹。这轨迹连接了千年的岁月,连接着时间的流逝,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皆在这小小一方窗户中呈现。被这样的一双眼睛笑盈盈得看着,任谁都会深陷其间无法自拔。

 

我拿出手机点开了前置摄像,此刻花火漫天炸开全然不缺光亮。高科技的东西很诚实,没有人类那么多花花肠子,我的手机没装美图软件,照出什么就是什么。所以我现在是什么样的,照出来就是什么样的。镜头中的我,就像是每一个热恋中的少男少女那般,小心翼翼得守着这份感情,怕被人看穿,又怕心中的那人看不穿。

 

我好像懂了,为什么我在鹤丸国永面前一直要保持优雅,为什么我一听到他的名字就会勾起嘴角心生愉悦,为什么我想让他跟我一起来现世。我可能真是愚蠢到了极致,明明跟常相司这个老司机共情过了却还是发现得这么晚。

 

“鹤丸国永,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如果是梦的话,那便永远不要醒来了。如果不是,那就永远不要睡去。

 

2

 

说起来那时候的气氛简直好到了极致,就差有人那么轻轻一撞我就能吃到他这块皇家御物牌的豆腐。

 

前面也说了高科技的东西比较实在,所以有什么说什么,它很煞风景得来了句樱吹雪提示。我和我的男主角都很无语,纷纷抬头去看已经放完烟花的夜空。

 

等回到我那家具都没有几个的屋子后,鹤丸国永说他对我要当审神者的理由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我听后翻了个白眼,一边说着“寒舍简陋,委屈你这御物大人了”一边坐在地上整理那些大包小包。难怪审神者工资是一年一发,毕竟要清的可是全刀剑的购物车啊。

 

鹤丸国永洗完澡出来,发丝还滴着水,这水珠顺着脸颊滑落,淌过纤长的脖颈沿锁骨肌理、如情人得爱抚般一路往下,吻过胸膛,渐渐深入。

 

当然这只是一滴普通的水珠,它一点都不色情,色情得只是我的思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光天化日之下我对着自家的刀心怀不轨,这样着实不太好。所以我也冲了个凉冷静一下。

 

等我出来就见鹤丸国永正四仰八叉得躺在地板上,等身下的地板捂热了,他就翻身去另一边,跟煎鱼似的。一路滚到床边,他突然爬了起来:“你这里的床不太一样,而且就一张。”

 

他坐在地板上抱着双手,眉头都皱到了一起。显然是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这幅便秘的样子看得我也要纠结起来了。

 

最终鹤丸国永似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他说:“那一起睡床吧。”

 

是了……本丸睡得都是被褥,这家伙一定是想要尝个新鲜。

 

本以为会美美得吃豆腐吃个爽是么,不,我的婶生从来没有这么一帆风顺过!

 

就在鹤丸国永怡然自得的在床上冲我招手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破窗而入,朝我急掠而来。黑影速度很快,还蒙着脸,但那双碧绿的眼中透露出的是猛兽般锐利得光芒。这个神情让我有些熟悉,在我抓去黑影的头巾后,看着那头粉色的长发我的脑袋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名字。

 

“你一定叫伊葛燈泡吧!”

 

黑影听后眼中闪过一道怒气,伸手把面巾也拽了。我这才发现这位袭击者居然是个姑娘,还是个长相异常可爱的姑娘。出管理局前我去光荣墙看了一圈,在找到伊葛弦羽和伊葛枸的大头照后发现他们都有深深地黑眼圈,我一度以为这是伊葛家的标志。但眼前的小姑娘让我知道了一件事——凡事总有例外。以及不能以貌取人。

 

小姑娘很能打,且动作敏捷,在小小的卧室里我们打得那叫一个凶险,一拳一脚尽是往要害招呼。

 

但说实话两个女人打架真的没什么好看的,尤其还是两个身材贫贫,完全不准备爆个衣露个裙底的女人。可我们也不能两女打一男,虽然这个很有看头。

 

我家的刀都养成了一个好习惯,那就是婶婶打架的时候,保持安静。我抽口朝床上瞥了几眼,就见鹤丸国永抱着刀坐在那,视线随我们的动作而不停移动。他看似放松,我却知道他的神经已经绷紧,随时都准备拔刀支援。

 

你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噫,说来挺不好意思,他那件浴衣领口大开,内里肌肉的美好线条我看得一清二楚啦。

 

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实在不想把这个美好的夜晚浪费在跟小姑娘打架上,于是想要速战速决。小姑娘跟我是一个想法,就见她的指甲开始变长,眼中也闪过了诡谲的光泽。

 

她周遭的气息变了,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在她体内游走,化作更为凌厉的攻势朝我袭来。她一爪子扑空,在墙壁上留下了五个深深的洞。

 

这绝非人类可以做到,而伊葛家好像有一个十分厉害的大妖异,难道就是她?

 

不管如何,只要不是人类,那就好办得多。

 

平安京繁华之下的波谲云诡,那充满神秘色彩的百鬼绘卷中,她会是哪一只呢。但无论她是什么妖异,都无法阻止我画完手下的这个桔梗印!

 

不得不说晴明发明的这个十分好用,不同的画法别具有召唤和驱逐的作用。我现在画的自然是驱逐用,等甩出五角星,就见那妖异腾空而起,继而被灵力逼出窗外。

 

但可能千年老妖都有其不凡之处,她虽然被结界所禁不能入屋,却一直趴在窗口,一双眼直勾勾得盯着我。

 

可能她还没打够吧,她眼底翻涌得战斗欲我十分熟悉。但是抱歉了,我已经发誓不再晚睡。等关了灯,我便蹦上床,在抱到鹤丸国永本体刀的瞬间,我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不肯撒手。

 

大热天抱着凉凉的刀好舒服!

 

鹤丸国永用的大概是我那瓶劲爽薄荷沐浴露,跟我刚才用的一样。迷糊间似乎有胳膊架到了我的腰上,接着身后传来了一声低语。

 

“你是把我当成付丧神还是刀呢?”

 

我正被困意往黑暗中拉扯,听闻他这句也没过脑子:“求你还是当付丧神吧,不然怎么跟我谈恋爱。”

 

叮铃一声,我的手机突然说话了:鹤丸国永进入樱吹雪状态。

 

这一声把鹤丸国永吓到了,胳膊猛地的一收。我也瞬间清醒起来,要知道我的手机可是静音的,它怎么会有人声播报呢?!先前看烟花时候还好好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

 

3

 

“你终于注意到了啊。”床边,那个被我无视得妖异笑呵呵得说话了。

 

看着她可爱的笑脸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冻结起来了那般,一股针扎似得感觉从脖子开始一路蔓延到了头顶,最后在脑内炸开。头皮发麻,四肢冰凉。

 

回本丸!

 

这是我此刻唯一的想法。鹤丸国永比我冷静一些,他调开了本丸界面见刀数并无异常,刀装马匹全部健在,资源也没有减少,便说:“我们赶回去应该来得及。”

 

如此,我便稍稍放下心来,但妖异又开口了:“你怎么能确定这个手机是你的呢?”

 

我默默点开了手机商城,购买记录里明明白白显示着三日月买的那几件老年连体衣和我先前买的光明牛奶。这的确是我的手机,我也能确保没有人碰到过我的手机。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语音又是怎么回事?

 

我眯起眼看向那只可疑得妖异,难道这是她使的幻术?不,我很快推翻了这个猜测:她进不了结界她的妖力自然也不行。

 

眼看着她是不会轻易让我离开,而这入夜已深我也不能弄出太大响动。我想了想,把常相司唤了出来,女鬼一出来四周立刻凉快了不少。我顿时后悔没有早些叫她。

 

她看了我一眼,由于她的眼睛没有眼白,我很多时候都无法知道她到底再看我的哪里。

 

“你大显身手的时刻到了。”我对她说,“看到眼前的妖异了吗?揍她,死了算我的!”

 

常相司看了看妖异,又看了看我,慢吞吞得说:“打不过谢谢。”

 

太不争气了!好歹装模作样得弄点特效出来嘛!那么多鬼片都白看了。

 

妖异说完突然从窗户跳进屋内,在我惊讶得目光中伸了个懒腰:“那我们继续吧。”说完利刃再现,直接穿过常相司刺向我的颈项。

 

面对手下败将我的内心自然是好无波动,神色如常得划出结界想要再次将她赶出屋子。但这次她却丝毫不受影响,锋利的爪子直接穿过常相司朝我袭来。我正处于惊疑不定的状态中,就见鹤丸国永横在我的身前,挡下了妖异的爪子。

 

伊葛晴笛笑得十分甜:“你已经不再是那个跟我平分秋色的456了,只有366了。你自己无法察觉到这一点,还真是帮了我个大忙。”

 

我什么时候又降等级了,我瞪着常相司,这女鬼胆子也是小,居然吓得忘记跟我汇报了。

 

妖异的爪子就如我意料中那样坚不可摧,甚至与刀刃碰撞时还能迸出明黄色的火星。

 

刀剑本体的伤会反映在付丧神身上,鹤丸国永虽然竭力隐藏,但手机上还是弹出了轻伤提示。

 

Lv99和差不多算是400多级的妖异硬拼还是占不了任何好处的。就见那个轻伤提示的颜色逐渐加深,显然已经要变成中伤。鹤丸国永突然朝我看了一眼,月光下的鹤比起白天显得更加安静沉稳。

 

就见他突然卸下力道朝后倒去,妖异乘胜追击,却不想底下的付丧神就势一脚揣上她的肚子,借力打力将她踢了出去。

 

妖异的利刃只差些许就要刺入他心脏,带出的劲风在胸口划出一道刺目的血痕。明明形式已经如此凶险,我却分明看到鹤丸国永笑了,他勾起的嘴角和眼中满是兴奋之色。这家伙虽然喜欢吓人,但更喜欢被人吓吧。

 

总是这样对心脏不好,不是对他的,是对我的!

 

那妖异捂着肚子,居然直接飘浮到了空中,我也没见她背后有翅膀,怎么就能飞?

 

我见她背部弓起显然又要发动攻势,想到先前那凶险一幕,不由心头火起。审神者能用的技能实在是少,所以大多数人选择了近身肉搏,经此一役我越发觉得前人的教诲果然都是浓缩后的精华。

 

好在这个妖异比起付丧神更喜欢跟我打,想来骨子里的好战精神和身为妖异的尊严让她下定决心定要赢我一回。我手无寸铁,无法与她硬拼,只能在屋内四处乱窜,与她周旋。最后将她引到了屋子正中央,我对她念出了九字。

 

这是我第一次用五芒星之外的咒术,毕竟结印要比画画繁琐得多,这九个字说出来也中二得很。

 

先前的躲避时我特意在屋内留下了灵力的痕迹,组合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封印阵。常相司受不了这灵力的激荡早早自觉回了小镜,现在封印阵中只有一个被我困住的妖异在其间苦苦挣扎。

 

“还不束手就擒!”我用全部灵力与她对抗,但我的等级可能真的是降了不少。随着时间的推移居然有种无力感在心里蔓延而出,无论什么咒术心境都是十分重要的。心一乱,气也会浮躁,继而灵力不稳。眼看妖异就要脱身而出。

 

鹤丸国永突然咦了一声,他对我说:“二队出阵了。”

 

如此寻常的几个字在我听来却如一道道惊雷劈在身上,我也顾不得灵力耗尽有什么副作用了,打下就卯足了劲与她硬拼。

 

“我警告你,如果我家的刀有任何不测,我就要你死无全尸。”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发自内心的,而我的灵力仿佛也回应了我的觉悟陡然高涨起来。

 

妖异终于被我强压下来,就见封印的阵法化作道道锁链将她包围,她就像失去了全部力量瘫软在地,不甘心得说:“不可能,你的等级明明已经……”这句话在她抬起头时候戛然而止。

 

妖异那碧绿的眼睛在暗色下泛着微光,就听她奇道:“怎么会呢,变回去了……”

 

我真是想要骂人,这个等级就像是个作天作地的小婊砸,今天这样明天那样,好在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不然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我那心狠手辣的后妈。

 

当主角呢就要好好当,别三天两头得外挂到期,踢到小脚趾就强制掉线,打个架如此跌宕起伏,我不累观众看着也累。好不容易发糖了还杀出个电灯泡,这个电灯泡叫什么来着……?

 

我回忆起她的名字后简直要吐血三升,她叫伊葛晴笛,晴笛啊!难怪一来就玩袭胸,我嘴角抽搐得拿了个纸袋子套她头上,幽幽来了句:“晴笛,你是谁的情敌啊?”

 

我真的不该乱插旗子,我要去追杀伊葛浩忍了。甚至就连那句玩笑得“要打败我至少要叫上你们家的大妖异”这句都差点实现。

 

沉默是金。闷声发大财。古人诚不欺我。

 

 

 

 

 

 

 

 

三日月:小姑娘来一下。

 

审神者:你能不看电视购物节目了吗,隔壁台的本丸经济学可好看了。

 

三日月:那面说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觉得说得很对。

 

审神者:说得不对,你用得都是我的工资,刚刚下单的那一箱仙贝对你来说就是免费的。

 

三日月:既然如此,再买点茶叶吧。

 

审神者:等、等下!

 

 

 

★★

 

一期一振:非常抱歉,您上次录制的视频好像被人传到了网上。

 

审神者输入网址:画面怎么抖得这么厉害。

 

一期一振:大概是我笑了得关系吧……

 

审神者:等下!为什么标题是家暴,这到底是谁传出去的!

 

远在千里之外得伊葛浩忍打了个喷嚏。

 

 

 

★★★

 

鹤丸国永:我是你的什么呢。

 

审神者:按照套路的话,我该说你是我的香飘飘。但奶茶热量太大了我是不会吃的,我还是改成蔬菜色拉吧。

 

鹤丸国永:……我感觉这个回答有点问题。

 

审神者:那我是你的什么呢。

 

鹤丸国永:你是我的刀♂鞘啊。

 

审神者:笑面青江,自己去长谷部那要求半年的马当番!

 






讲座原梗为长谷部与涉谷凛友情出演的防火公益广告



下一章会不会亲呢w







评论(27)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