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我还尸骨未寒呢】10 十一个字的标题真的难编

乙女向 鹤婶 ooc 有大量同人二设

 

婶婶战力惊人。手撕金底五花枪,臂上能跑大太刀。

 

仿佛无所不能(别信)

 

也许会有恋爱的酸臭味。游戏背景。非穿越。不搞笑。有暗堕,不适描写。一个比较中规中矩的黑暗本丸。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就想试试第一人称。

 

如以上均可接受,那么请往下。



久等啦~给各位送上爱的小心心❤



目录

0 一个追求内心平静的序 

1 一个失忆而流落战场的婶

2 我又一次找到了内心平静

3 一个死去而念念不忘的婶

4 然后她喂了我一嘴馊狗粮

5 看名字就知道是坏人的审

6 俗话说过人生何处不相逢

7 俗话还说有缘千里来相会

8 先我一步抢掉登录名的婶

9 旗子是真的不能到处乱插



1

 

我就这么把找上门的晴笛给打趴了,并且将她丢在家中。

 

不知道夜里管理局开不开门,我又能不能顺利进入时空通道回到本丸。

 

大概我今天出门真的没看黄历,管理局内灯火通明,工作人员在其间来回奔走,对我们这两个穿着睡衣还满身是血的人都没空顾及。

 

好容易抓了人来问,才知道由于数据混乱导致手机远程操控系统出问题,已经有审神者表示自己进入了其他人的本丸,并且可以通过手机指挥这些不属于自己的刀剑男士。

 

现全部手机皆已经被切断信号,时空通道也被强制关闭,所有刀剑男士都收到在本丸待命的通知。而审神者也收到了警告文书,若是对其他本丸过度干涉,视其严重性可能做出毁灭性处理。

 

我低头看手机,果然看到狐之助带着几个刀装在画面上土下座。我现在完全失去了和本丸的最后联系,完全不能掌握事情进展。

 

管理局的反应倒是很快,只要手机瘫痪,刀剑男士自然不会接受别家审神者的命令。但也不排除极个别心里变态,仗着自己灵力高就冲到别人本丸那啥啥啥的,例如伊葛怀仁这种。

 

我现在急着回本丸,但时空通道又在紧急抢修。我很想知道,这种重要的东西到底有没有备用的!

 

我用电脑登陆了审神者聊天软件想要找一找我那个家里蹲导师,过了很久她才发来回复:我在本丸,一切安好。有事起奏,无事滚去睡觉!

 

我当然知道她一切安好啦!因为她不知为何用不来灵力所以根本没法用灵力手机,一直以来她都用着她坚挺万分得若姬亚跟我交流,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她说起这件事时那疯狂的笑声。

 

我问她能不能去我本丸看看我家刀好不好,很快她传来了一张图片。极化的药研藤四郎在我家屋檐上拿着手机自拍,本丸内一片寂静,看不出有任何异常。

 

导师:我派了三位小祖宗过去给你看家护院,我把药哥的id号给你,你们加个好友自己聊,我睡了么么哒(づ ̄3 ̄)づ╭❤。

 

然后她的头像就黯淡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极化药研每隔五分钟给我发一次的全景照片。

 

又是一张图片传来,是同田贯正国和山伏在后院修炼。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平静得让我意外。极化药研说由于时空通道已经强制关闭,故而本该出阵的二队只能在本丸待命,但手机系统崩溃所以他们暂时先歇下了。后面还给传来好多刀剑男士们休息的照片。

 

我跟鹤丸国永去了伊葛浩忍的办公室,他果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坐在沙发上、好久不见的伊葛怀仁。他见我来了一口烟呛在喉咙口,好半天才吐出来。回想初见时他那嚣张到不可一世的模样,当真是有些恍如隔世。

 

他这段日子大概过得滋润,就连眼下的黑眼圈都淡了不少。他给了我一个白眼,便不再理我。

 

“你哥哥呢。”我问他。

 

他爱理不理得睨着我,等我举起手才僵硬得回答:“不知道。”

 

以为我会相信么,我眯起眼又靠近了几步,他似是被我打怕了,自暴自弃得把烟杆一丢:“爱信不信,比起找他,不如仔细想想自己是什么东西。”

 

这是在骂我吗?!我转头看向鹤丸国永,就见他若有所思得盯着我头顶,我想我的等级大概又发生了变动。

 

“现在是233。”鹤丸国永说。

 

好了,只有我原来的三分之一了。我突然觉得哪天醒来变成了Lv0的初心者也不奇怪。

 

“你身上有妖气,那只妖异被你干掉了?”伊葛怀仁话锋一转,摇摇晃晃得站起身,冲我走来,“这里有备用的时空通道,你要不要用。”

 

我狐疑得看着他:“你为何要帮我?”

 

他哼了一声:“被你从别人嘴里问出再杀回来的话,可是要再将我揍一遍?”

 

原来如此,他倒是很明白。面对威胁,自家兄弟卖起来那也是毫无心理压力。

 

备用的时空通道就在书架后面,也是个标准的暗门。我偷瞄了眼启动密码,心下一惊,是9333。

 

时空通道很快就打开了,比起管理局前面那个大的,这个就像是缩小简约版。我有些怀疑这个东西到底能不能真的把我带回本丸。

 

“怕什么。你是审神者么,总要回去那个世界的。”伊葛怀仁冲我挑衅一笑,继而又将目光定在了鹤丸国永身上。我连忙把他那诡异的小眼神挡下,十分戒备得望了回去。

 

“若是别人我会说,人总归是要和人在一起的。但既然是你,我就换一种说法吧。”伊葛怀仁拿回烟杆在手中漫不经心得把玩着,紫色的烟雾在他周遭环绕不定,像极了那些挡在我与真相之间的迷雾。

 

伊葛怀仁的眼神有种锐利得感觉,仿佛能把人从里到外都细细剖析一番。但他看清了一切,却又不肯明说,反而喜欢看着你在那些真真假假的虚实中撞得满头是包。

 

他说:“总有那么些存在是无法决定自己命运的,因为她们就连自己的存在都无法决定。”

 

窗帘为什么是蓝色,因为窗帘就是蓝色的。然而特意让人去解释,就能说出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说辞。我现在就是这样,不停得在想他这句话。

 

2

 

就如伊葛怀仁所说的那样,我和鹤丸国永顺利得回到了本丸。我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把他们全部叫醒,只是再三感谢那三位极化小祖宗。

 

我说天色已晚,他们不如明天再回去,今晚就在我这歇下。

 

极化平野十分尽责得说:“我们会为您守夜到天亮,这也是主君的希望。”

 

短刀们……果然都是天使啊!

 

虽然他们再三让我放心,但我依旧彻夜难眠。9333、伊葛家族,以及这场时机正好得数据混乱事件,这三者之间一定有什么阴谋。

 

很快我就知道了原因,手机弹出药研发来的消息,说本丸大门口来了一个人。然后传来一张图片,可能拍得十分匆忙,故而有些糊了。但我还是认出了那个人影,因为实在是太熟悉了,那人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本丸的蜡烛突然都自己亮了起来,包括我房里的。鹤丸国永早已经换了身出阵服,此刻他握紧本体皱眉道:“召集全员了。”

 

我拿回长枪,深呼吸三次后方才拉开纸门:“该来的总会来,我终于能知道自己是谁了。”

 

本想直接出去露个脸,鹤丸国永却拽着我趴在屋顶上和极短们一同暗中观察。亲爱的鹤,大晚上,你看不清的吧……

 

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世界上真的会有人跟我长得一模一样,我原以为见到后我会觉得亲切甚至觉得心生好感,但事实上这只会让人毛骨悚然。

 

面前的审神者不止长相,就连身高,说话时的语调,包括走路姿势都仿佛跟我一个模子里刻出来那般。也难怪我家的刀们没有在第一时间把她认出,不然的话……该多可怕啊,想想就让我冷汗直流。

 

但就算再相似,总会有刀会察觉到,例如她自己曾经的那位。

 

三日月宗近站在原地,嘴角带着营业用的微笑,目光不冷不热得看向那位审神者。继而越来越多的刀剑发现了异常,加州清光惊疑不定得看着她头上。我也伸长了脖子去看,却只能看到空气。

 

鹤丸国永告诉我,她头上的字已经变成了9766,离9999越来越近了。

 

全体迎接变成了全体戒备,面对全刀43振得拔刀相向,不知这位审神者是何感想。其实我的心情也很复杂,这另一个我显然过的十分滋润,一身红白巫女服干净平整,面上妆容精致服帖,还在眼角描了些许朱色。与我这黑漆漆的锻刀服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位审神者在被质问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时,她说:“我的刀在这里,自然得要回去。”

 

说话时候她看的是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只是笑着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继而说道:“不要欺负老爷爷记性不好,我已经不是你的刀了。”

 

审神者也跟着笑:“不认我的名字,那不如来看看灵力?”说完她的周围便起了风,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以她为中心飞快扫过了整个本丸。继而我的目光与她对上了,她没有说破,只是冲我眨了下眼。

 

这秋波我怕是无福消受,当即别开眼去不再看她。同样一张脸放在别人手里就这么的气质超然一颦一笑皆是桃花满开。

 

还是那句: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等风停了,三日月宗近面上的表情和周围所有刀包括我都一模一样,是震惊,彻底的震惊。

 

就像世界上不会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这世界上也不会有一模一样的灵力。但这个审神者的灵力偏偏和我完全一样,除了比我强上数倍之外,完全能说是一个人。

 

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令我内心崩溃。

 

三日月很快就镇定下来,半阖着眼,睫毛纤长垂下遮住眸中情绪:“我是被这里的小姑娘召唤出的刀,既然你们灵力一样那就更好办了。”

 

审神者有些好奇:“怎么办?”

 

“横竖都是一样的灵力,我选择呆在这里。”

 

我沉浸在被天下五剑选中的荣光中受宠若惊,还没来得及将这一刻载入婶生,就听那老爷子面对审神者的疑问慢悠悠来了一句:“快递还没到。”

 

我气得从屋顶上掉了下去,好在身手敏捷平安落地。

 

本丸的刀剑本来还勉强能合上的下巴这下彻底掉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审神者出现在他们面前,这个场景一定会成为他们漫长刃生中值得细细回味的一笔。

 

我的短刀小天使们都朝我围了过来,就连小夜都朝我挪了好几步。

 

导师家三位小祖宗就在我掉下来的屋顶上和鹤丸国永一起待机,在众刀的包围下,我只觉得自己好像又变强了些。

 

对面的审神者笑得十分明媚,她对我说:“好久不见。”

 

我问她好就是多久,她想了想,说:“不记得了,刚才只是寒暄。”

 

她还说:“早知道你能回来,我也不带束胸了。戴着怪难受的。”说完从衣领里拿出了什么东西,在掌中燃起火焰上烧成了灰。

 

3

 

她有着36D的傲人尺寸,面对那美好的曲线,我发现我似乎输得一败涂地。别说那些打脇太不知如何安慰,就连短刀们看向我的眼神都充满了心疼。

 

啊……真是够了。我穿过群刀的包围,伸手捏上了她的胸,掌下柔软得触感告诉我,这不是假奶。

 

明明哪里都一样,为什么非要在这种地方搞特殊。上天是对我有什么不满?

 

她任由我袭胸,带着“我理解”的笑容,我见她没有拿手机,也不绕圈子直接就问:“数据错乱是不是你干的好事?”

 

她承认得倒是干脆且毫不脸红:“我只是用灵力连接了下总数据,没想到造成了系统崩溃。”

 

但当我问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时,她却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看着我,仿佛再看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但我拒绝这个好友申请。

 

“你到底是谁?”我已经折腾了一个晚上,实在是不想这么干耗下去。

 

她指了指自己的头顶,回答了我三个字:“审神者。”

 

我跟她说我也是审神者,别拿这个搪塞人。她却说:“我跟你一样,除了审神者之外,再无其他身份。”

 

“那我又是谁?”这个问题真是奇怪得很,我不知道我是谁,还得一本正经得去问别人。

 

她指了指自己:“你是我,我是你。我们是一样的。”

 

我拒绝接受这个回答,她只是浅浅得笑,继而我心口一凉,却是她用手穿透了我的胸膛。意识溃散之前我清清楚楚得听到她在那边说:“慢慢想,好好想。我先走了。”

 

我的世界归于一片黑暗,继而大量的信息涌了进来。

 

2015年刀剑乱舞这款游戏问世,以其精美的立绘和其后蕴含的各项历史吸引了无数玩家蜂拥入驻。就和所有当红的游戏一样,它有庞大的经济市场及无数同人二次创作,人气几度冲向第一。

 

但好景不长,很快各种【】刀新闻传出,审神者们义愤填膺,只恨不能亲手掐死fen婶。加之最初的【】刀bug,审神者们对此类新闻简直深恶痛绝,甚至到了只要看到有人说自己【】刀便群起而攻之。

 

一开始我并没觉得有什么关于自己的线索,到后面却恍然明悟。

 

这是个十分玄妙的故事。

 

不知何时,在一个奇奇怪怪的网页上,有人发了一个帖子,帖子上面说:如果有一个完美无敌的审神者,大家觉得会是怎么样的呢。

 

这个水贴在沉寂了很久后突然迎来了回复高峰。

 

有人说等级必须是9999,必须要手撕五花抢爹。有人说还要能够单挑减肥,让它们再也打不到刀男。

 

——那必须是个欧皇,全刀账!

 

——那还有什么意思,必须是非洲人,不能歧视非洲人。老酋长也有追求完美的权力!

 

——武器得是枪爹,见了敌军就捅几下。

 

——排这一层,必须用枪。让敌军也尝尝这滋味。

 

——排,得是枪。

 

——排枪。

 

这一层一共被排了接近五百次。

 

——你们都在说战斗力,难道没人说爱刀吗?

 

——这个必须啊,不爱刀还怎么算是完美的审神者呢。

 

——爱刀还是爱付丧神?

 

——完美的审神者不需要谈恋爱,爱本体刀就行了。

 

——哈哈哈,说得好。排!

 

——排,不许谈恋爱!我们都没得谈呢。

 

排排排就知道瞎排!我对本体刀的痴汉属性原来都是你们害得!

 

——我只希望这位审神者能够怼死fen婶,见一个揍一个,打得他们再也不敢碰游戏。

 

——如果能顺便解救下fen婶的刀男就好了。

 

——真的会有这样的审神者吗?

 

——多祈祷祈祷就有了吧。

 

——日本的八百万神明好多不都这么来的。

 

——那就每天都过来水几发好了。

 

明明只是个水贴,居然真的水出了一个小小的神明。神明没有神龛,只是在帖子里漫无目的的闲逛。

 

——我觉得她得是贫乳,贫乳即是正义。

 

——不,必须有36D。

 

——既然是战斗系的,要那么大得胸干嘛,不怕跑起来扯得痛么。

 

——坚持巨乳。

 

——排贫乳。

 

原来飞机场也是因为这个,我简直欲哭无泪。

 

——感觉头上顶着审神者三个字会超好玩。

 

——然后再加上等级,哈哈哈!

 

——有趣,这样很好。但不如让她自己看不见,不然照镜子很难受的。

 

——说得别人看得见不难受似的,要看见就都看见好了。

 

看来最终还是选择自己无法看见的人多点。

 

——我觉得她必须有外挂,例如不会被杀死。因为我们对刀男的爱也是不灭的。

 

——但也得有弱点啊。

 

——小脚趾吧,撞到了就会死哈哈哈哈哈。

 

——不能死,她会复活的。

 

这个楼盖得挺高的,一直盖到了9999层。最后一层的人说:希望审神者Lv9999永远当个好婶婶,能够带着大家的爱保护好自己的刀。

 

后面有人回复,肯定要爱啊,这个游戏就是用爱发电的,不然就这ppt早不玩了。

 

神明一开始是怎样的,神明自己也不记得了。直到有一天,被撕的fen婶也怒气冲冲得盖了一栋楼。出乎意料之外的,回复数也异常的多。其中不乏去骂去喷的。

 

神明从原来的一个变成了两个,她们都是审神者,却是不同的审神者。

 

可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恶的一面是没有底线的。也可能是敌方势力太多强大。最终我的等级是666,而她的则是9333。

 

失去了那部分等级的我也失去了本就不多的记忆,从零开始,在一个非洲人居住的小屋子里苏醒,继而一步步成为了审神者。就如同他们所说的那样,我的武器是长枪,我能手撕敌枪,打哭检非。

 

但我为什么可以锻出敌军和暗堕刀男呢?是划分善恶的那一刻出了什么偏差?我猜,因为我们的灵力是相同相通的。

 

等我再次活过来时已经第二天正午,就像我曾经预想得那样,恢复记忆的我其实并不快乐,并不满足,自然也不会找到内心的平静。

 

刀剑男士们围坐在我的身边,他们说我倒下后,另外的审神者就离开了,他们没人拦得住。我说:“拦不住得好,你们打不过她。我也打不过她。”

 

说完我又躺了回去:“我需要静一静。”

 

最后屋子里只剩下我跟鹤丸国永了,于是我跟他讲了这个倒霉神明的故事。说到一半,欧皇小姑娘冲了进来,这才一日不见,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透明了。

 

没有办法的,无法得到回应得信仰本就是个虚无缥缈的存在。尤其是锻刀,最终看得依旧是脸。许愿、还愿,玄学、公式,看火看水丢绘马,这一切的一切更像是一场rp的交易,你给我欧洲刀我就信你,不给就拜拜。

 

难怪我的信仰不能给她,毕竟我也是一个过气小神,比起高天原的那些家伙,我更加接近妖怪才对。

 

小姑娘哭哭啼啼得坐在我对面,我也不知怎么安慰她。

 

她说:“人类真是讨厌死了,随随便便让我诞生,又随随便便把我抛弃。不该这样的,我明明都那么努力了。”

 

欧皇小姑娘大概真的是委屈极了,居然大吼一句:“我要堕神,我要成为妖怪!我要成为非洲老酋长!我要保佑所有非洲人都锻出欧刀!”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报复社会呢。结果干的事情不还是一模一样么。”

 

她握起小拳头:“不一样的!非洲人那么多,几率总归大一点的。”

 

这话说得,非洲人会哭的。感情她之前为了工作效率只接受欧洲人的供奉啊!啧啧,真是神不可貌相啊。

 

我把她丢了出去,然后跟鹤丸国永说:“综上所述,除了喜欢你之外,其他的东西好像都是让别人设定好的。”

 

鹤丸国永却笑得异常开心:“太好了,这样说来,你是喜欢我胜过喜欢我的本体刀了吧?”

 

他成功把我还在酝酿中的感伤扼杀在了摇篮中。

 

我瞪着他:“是谁当初跟我烧脑细胞说,我就是刀,刀就是我的?”

 

鹤丸国永显得十分无辜:“我只是不想让你老是对别的刀抱来抱去而已。”

 

难怪……难怪,我家的小可爱们每次自觉上缴本体刀的时,我刚在内心犹豫要不要抱,鹤丸国永总会溜溜达达得从我眼前经过。

 

原来……

 

“你早就对我图谋不轨!”我简直想要狠狠拍自己的大腿。

 

“是人也好,是神明也好。”他一边说一边朝我靠近,我起了玩心,跟他一路进退直到被堵在墙角。

 

他看着我,目光灼灼:“有什么关系呢,在我眼里,你就是我喜欢的样子。”

 

鹤丸国永现在就站在我面前,我想往左他就伸手把那边的路给拦了,很快右边也被他伸手拦住。被困在双臂之中,就像是被抱住一样。那身白色的羽织遮蔽了我的视线,让我眼里再无其他。

 

“我想你抬下头。”鹤丸国永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他边说边屈起手臂缩短距离。

 

这句话和先前在手入时的差不多,只是这一次我们的距离比上次近了不止一点。我如他所愿得抬起了头,我很喜欢在鹤丸国永的眼中寻找自己的影子,虽然模糊到看不清,但依旧十分喜欢他看着我的感觉。

 

这一次他闭上了眼,洁白的睫毛给下眼睑投下浅浅的暗影。他的鼻尖擦过我的,继而嘴上传来了温热的感觉。那是柔软的、又有些干燥的另一张唇。我能感到他温热的鼻息喷洒在脸上,被强制放缓了节奏、小心翼翼的。

 

唇上被轻轻摩擦,有些痒,我习惯性得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兴许是正好扫到他的了,引得他一下子勾起了嘴角。

 

大概我这个行为就像是打开了某种开关,初次恋爱的付丧神突然灵光闪现,继而用自己的舌头将我的推了回去。柔软相覆,竟是说不出的暧昧。最终他眼角含笑,直接咬上我的舌尖,趁我萌生退意的时候乘胜追击,加深了这个吻。

 

唇与唇辗转厮磨,两舌交缠,无声诉说情意。

 

这吻得大概算是深的了吧?等两人分开,我感到有还未来得及吞下的液体从嘴角流下,继而被他舔舐干净。接着他的唇从嘴角开始一路摩挲着向下,动脉搏动处稍作停顿。

 

“原来不止我的心跳得厉害。”他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揽上了我的腰背,身子与我贴在一起,膝盖也抵在我双腿之间。若身后不是墙壁,应该就能顺势倒下。

 

由于先前用的是一瓶沐浴露,我已经分不清空气中那淡淡的薄荷味是自己的还是他的。细碎的吻已经到了颈窝,我突然闻到了一丝血腥味。鹤丸国永先前与伊葛晴笛战斗时候所受的伤,因为一连变故都没来得及手入。

 

我轻轻推了推他的肩,问他伤口有没有事。却被一把握住,然后移到他胸口处,他声音有些沙哑:“不如你自己看?”说话时牙齿有意无意得在我锁骨上轻轻擦过。

 

好呀,很好,对于这种要求,我求之不得。当即用空出的手将他轻轻推开,等双腿自由后直接将他绊倒,毫不客气得将他压在身下。

 

我在他惊讶的视线下笑得合不拢嘴:“你壁咚我,我地咚你,礼尚往来方能长长久久。”然后就开始纠结他的腰带到底要怎么解,我仅剩不多的节操告诉我一定要理智,第一次就把别人衣服撕了实在是太过禽兽。

 

要优雅,不要污。

 

但可能我优雅过头到男主角都看不下去了,他终于决定自己动手。眼见美好的肉体在我面前逐渐展露,朋友们,我的心情那是相当得激动!这一天我等了多久啊——

 

然而我仿佛被什么F开头的神秘组织设下了诅咒,被无视了很久的手机突然弹出一条语音播报:审神者伊葛怀仁想要加您为好友,请问您准备何时同意?

 

什么叫何时同意!管理局果然是叫伊葛管理局么,都没有拒绝选项的!果断无视!

 

但是手机居然不停得在那边用电子音重复这个问题,再好的气氛都被毁了个一干二净。

 

我只能调出选择界面,上面有两个答案,第一个是立刻同意,第二个是马上同意。这特么有区别么!我恼火得随便戳了一个,就听伊葛怀仁气急败坏的声音从手机里面响了起来。

 

“你赶紧给我出来,叫你家的刀别追着我打了!尤其是一期一振和那三把极短!!”

 

 

 

 

 

 

 

 

审神者:那个,导师家的药哥……

 

极化药研:您请说。

 

审神者:你们遇到异变敌军的话是怎么处理?

 

极化药研:打一波远程之后,逃。大将已经好久没出阵了,天天在家研究杂交水稻。

 

审神者:冒昧问下你们的财政是如何处理的。

 

极化药研:大将前几日把神山的地皮卖了,一夜暴富。

 

 

 

❤❤

 

鹤丸国永:我觉得一直在偶像剧里面学习恋爱姿势是不对的。

 

审神者:他们一定不会说要涂润唇膏。

 

鹤丸国永:不,他们都是借位,没有参考价值。

 

笑面青江:可以去看看欧美的剧啊。

 

审神者:你顺便再领半年的畑当番,正好干满一年吧。

 

笑面青江:哎呀,你以后肯定会感谢我的嘛。

 

 

 

❤❤❤

 

审神者:导师,我发现我好像不是人。

 

导师:这么巧,我也不是。

 

常相司:我曾经是,但现在也不是了。

 

晴笛:这有什么,我也不是。

 

欧皇小姑娘·堕落版:“大家都不是,你说给谁听啊。”

 

伊葛怀仁:你们聊,我先走了。

 

 

 

❤❤❤❤

 

一个拿错的剧本

 

鹤丸国永:不如你自己看?

 

审神者瞬间冲到他的本体太刀之前仔细查看了起来,边看边夸个不停。

 

被丢在一边的鹤丸国永突然悟出一个道理: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同理可得,付丧神最大的敌人也是“自己”。

 






同情的眼神大概是这样的








评论(38)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