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我还尸骨未寒呢】11 如果世界因他们而变美好

乙女向 鹤婶 ooc 有大量同人二设

 

婶婶战力惊人。手撕金底五花枪,臂上能跑大太刀。

 

仿佛无所不能(别信)

 

也许会有恋爱的酸臭味。游戏背景。非穿越。不搞笑。有暗堕,不适描写。一个比较中规中矩的黑暗本丸。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就想试试第一人称。

 

如以上均可接受,那么请往下。



Ps:我们还是老样子,十三章完结吧。进入完结倒计时了哦~



目录

0 一个追求内心平静的序 

1 一个失忆而流落战场的婶

2 我又一次找到了内心平静

3 一个死去而念念不忘的婶

4 然后她喂了我一嘴馊狗粮

5 看名字就知道是坏人的审

6 俗话说过人生何处不相逢

7 俗话还说有缘千里来相会

8 先我一步抢掉登录名的婶

9 旗子是真的不能到处乱插

10 十一个字的标题真的难编






1

 

可能是由于先前殴打伊葛怀仁的视频被流传出去的关系,总之导师家的三位极化短刀居然也知道了眼前这个粉毛熊猫眼是fen婶,从而赌上了自己祖宗的尊严一路追着狂打。

 

伊葛怀仁某个部位的伤可能还没好,战斗时很多动作都十分僵硬,完全没有了一开始的悠闲劲,只剩满身狼狈。

 

“不许欺负一期哥!”极化乱藤四郎是打得最狠的,而且他们带得全部都是远程刀装。完全可以轻松跟伊葛怀仁周旋而不被那些烟雾蛇近身。

 

我看着有趣,就录了个小视屏发给我的导师。不出二十分钟,她家另外几位粟田口的极短也都赶了过来。这下伊葛怀仁终于尽显劣势,看向我的眼神几乎都要喷出火来。我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继续拍摄我的视频:“这些祖宗不是我家的,我管不住啊。”

 

看来我揍伊葛怀仁的视频导师也看过,见他来我本丸立刻雪中送炭温暖人心。

 

然后家里的一期一振强忍着笑容走了过来,一本正经的跟我说:“主殿还请先去用餐,这里由我来帮您拍摄。”

 

我嘱咐:“这次手可别抖。”

 

他立刻掏出全套摄影工具,说这是极短们昨夜一起带过来的,一定能够拍出大片级的效果。于是我十分放心得给鹤丸国永安排手入去了,就听伊葛怀仁在那边怒吼:“你别忘了昨天是怎么回本丸的!”

 

他不说还好,他现在一提这个事我越想越是奇怪,好端端的他就像是在那边候着我一样,联想他和那位9333有过交流,让我怀疑昨天的大事件他是不是也有参与其中。

 

不过很快手机又传来了消息,伊葛浩忍居然也来了,看消息提示是来发放补偿物资的。这个选择也有意思,一个是亲自开门,一个是全员迎接。这两兄弟果然是一家人。

 

这哥哥都找上门来了,总不能让人家一进门就看到自己弟弟被一群小短裤群殴对不对。于是我让极短们把人赶去中庭,动静小一点,不要被伊葛浩忍发现。

 

伊葛怀仁被往里撵,经过我旁边时恶狠狠翘起大拇指往自己脖子上笔划了一个杀的动作,我全当没见着,带着长谷部开门去了。

 

伊葛浩忍果然带了很多资源,一边招呼人往里面运一边用无比官方的说辞致歉。末了他还顺便摸出崭新的手机交给我,说先前手机的远程操作功能已经完全作废,这是新发行的2.0版本,增加了很多实用功能。

 

当我问起他之前的bug处理得如何了,他却说由于先前大量的数据混乱,管理局的存底资料已经尽数损坏,能抢救下来的也无法作为参考。

 

这是完全不了了之了啊,后面我问他伊葛晴笛是怎么找到我的,他显得十分惊讶,随后表示自己是伊葛家的零灵力派,对于妖异的事是完全管不着的。总之将自己和整个事的关系都撇清了。

 

整个过程中他的面色都异常平静,就跟他那身毫无褶皱的西装一样,只有在听到伊葛怀仁告诉我备用的时空通道时,他的表情才有了那么片刻的动容。他似被浪子回头感动,又像是老来得子满脸欣慰。我分不清这个人话里的真真假假,只希望他就如他的名字那样是个好人。

 

等把他送走,我险些将伊葛怀仁的事忘了,跟鹤丸国永在手入室腻歪了好一会才把这事想起来。等我们慢悠悠去了中庭,就见一个变成了两个,伊葛晴笛不知何时居然找了过来,帮着伊葛怀仁一起对抗极化短刀们。

 

我见这两位伊葛都没真正出手伤刀,只是一味防御,突然又想放置一会了。可惜伊葛晴笛一见到我立刻就抛弃了怀仁转而朝我扑来,我用灵力划开结界,又被破了,看来我的等级一定又有变动。

 

我不跟她硬拼,反倒是把常相司丢了出去,不对,是把用灵力凝聚出实体的常相司丢了出去。伊葛晴笛躲闪不及,这一妖一鬼当即摔作一团,呼痛声不绝于耳。

 

伊葛怀仁已经被短刀们揍了好久,顶着满身狼狈在那边阴测测得说:“你不是想知道另一个你有何目的吗,快让他们停手。”

 

2

 

会客室中我与他二人面对面端坐,当中隔着一方茶几,袅袅水汽之后伊葛怀仁正神色阴郁得盯着我。他嘴角垂得很低,从长谷部关上门后便一言不发。

 

“你这黑眼圈是又修仙了还是被打出来的?”我打破了此刻的静谧,说完就收到了他一记锋利的眼刀。我见他又要拿出烟杆,立刻就举起了禁烟的牌子。

 

他面上肌肉抽搐了许久终是恨恨放下了手,他问我伊葛浩忍来干嘛的。

 

我如实相告,就听他冷哼一声。我心里奇怪这明明是亲兄弟为什么提到对方一个是阴阳怪气一个则是情深义重,这样不太好,他们中肯定有一个是在作假。问题就是我该相信哪个?

 

伊葛怀仁面对怀疑时充分表现出了一个坏人应有的强大心理素质,他勾起单边嘴角,指了指小镜的位置:“我要偷你手机实在太方便,根本用不着玩这么大。你以为那面小镜子是怎么从别人本丸落到远征路上的,它自己有腿不成?”

 

小镜……他这指的难道是常相司么?回想起伊葛怀仁初次露脸的场合,我顿时有种万千神兽在心中奔腾的卧槽感。

 

再说起先前问常相司等级的事,她一开始那句没有变,现在想来竟也是十分不对劲的。照理说这三个字算不上大,但也绝对不小,刀剑男士对Lv不敏感,但作为现代人/鬼的常相司又怎么会注意不到。

 

“我应该把这666让给你。”我不甘中也带着服气,没想到伊葛怀仁早就挖好了坑等着我往里边跳,在我身边留下了自己的鬼。

 

那么他现在是不是要发扬反派那过河拆桥的精神,所以才把常相司供了出来?

 

“真是太让阿妈失望了!”我借着激动的劲一拍桌子,然后偷偷换了个坐姿,拯救下自己麻木的腿。我问他到底提出了怎样丰厚得条件才能让常相司答应为他做事。

 

伊葛怀仁将我的动作看在眼里,但是忌惮我在桌上的手,只能偏过头去尽力隐藏眼角的讥诮:“不过是些你做不到的事罢了。”

 

这我就不服了,我上可手撕金五花枪,下可打得检非帮我一起捞刀。除了眼睁睁看着我家刀受伤,我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你没法为她改变历史。”伊葛怀仁伸手摩挲着茶杯的边缘,然后沾了些水用灵力在空中画了个诡异的符号,很快常相司的身形就从中缓缓出现。

 

此时的她比我召唤时要显得更加像个真人些。常相司飘在空中,漆黑的眼只是直勾勾得盯着桌上的茶。她听着伊葛怀仁诉说她的愿望,从头到尾没有开过口。

 

鬼是人变得,有人该有的一切贪嗔痴恨,她看到了在屋内的爱刀,上面的伤痕和血迹让她彻底慌了神。

 

她想要改变的历史不是自己的死,也不是爱刀变回本体的结局。她选择了掐断一切的源头,她希望自己从来没有当过审神者。

 

我默默听伊葛怀仁说完,然后说了句一直想说的话:“你若是一直将愈合中的伤口扒开,让它重回血肉淋漓,它就永远都不会好。”

 

常相司不解得看着我,我则默默看向了纸门上映出的背影。刀剑都有经历漫长岁月都无法看开的事,更何况人类呢。

 

常相司这样,是因为死亡让她觉得无能为力,还是死亡让她意识到了许多生前没能看清的事?

 

我喝了口茶,十分不要脸得一甩头发,说:“不就是死,谁还没死过咋的?”

 

伊葛怀仁白了我一眼,但是他很识相的没有把内心的腹诽说出来。

 

常相司说她以灵魂的姿态眼睁睁看着爱刀战斗到灵力尽失,战斗到满身鲜血自己却无能为力,她不想让结局变成这样。

 

但她了解自己,她说她拥有了人类所拥有的一切愚蠢和懦弱,只要见到长谷部就一定会再次重蹈覆辙。喜欢这种感情是无法克制住的,只要她还是审神者就无法停止对恋人的爱意,

 

所以想要掐断自己的所有念想,彻底远离审神者这三个字。

 

她倒真是会划重点,还好她没有去治水,不然一定玩蛋。我找不出任何词句来劝她回头是岸不要背叛组织,只能干巴巴得说:“你也说过常相司在见到了压切长谷部后才变回了常相司,如果你就这样一切重来,你还是谁呢。”

 

她似是早就想好答案,回答得十分干脆:“就算我什么都不是,就算死在常相家也好过留下他一个。早知道他会如此痛苦,我就不该被私心所惑。”

 

我没想到她都变成鬼这么久了还在纠结这个问题。

 

“还记得我们在你家遇到了异变的溯行军吗,刀剑男士跟它们接触后就会被感染暗堕。”就像那些从我家锻刀炉跑出来的暗堕刀男一样,基本都是遇到了脑回路清奇的审神者,什么重伤出阵,去刷破碎语音都是比较常见的,甚至有因自身原因需要离职,临走之前居然带着全部刀剑一把把去战场碎刀。所以我一直猜想,这些刀被感染暗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fen婶。

 

也不排除初次获得人身后所要面对的那些复杂感情,让他们一时间没能控制好自己,被暗堕气息中所蕴含的各种负面感情趁虚而入。

 

其实我当时就很奇怪,为什么常相司家的长谷部战斗了那么久都没暗堕。在问过我自家的长谷部后,那个答案我听得是眼眶发热。

 

于是我把长谷部叫过来跟常相司说:“你这个牛角尖钻得太深,我决定让我家的五条杠来回答你。当然也不光是他,所有的刀都可以回答你。”

 

长谷部一直候在门外,对屋内的对话自然也全部听了。就见他拉开纸门,正襟危坐,将背挺得笔直。这些刀最让人意外的地方便是,他们的眼瞳就像是那进行保养过的刃,明明看尽人间百态却依旧通透到令人深感羞愧。

 

长谷部嘴角带笑,温和的声音掺杂着院中枝叶轻晃得簌簌声响:“任何人都不能更改主的命运,包括我自己。如果我有幸见证主的一生,定不会让任何人去改变。这是作为武器,更是作为臣下的本分。”

 

常相司听后红着眼眶嗖得一下回了小镜,很快就听有断断续续得呜咽声从中传出。时下室内一片亮堂,伊葛怀仁不知何时又偷偷摸出烟杆,紫色的烟雾缭绕,和杯中水汽一同轻飘飘散开。

 

长谷部坐到我身后开始用那个禁烟的牌子把飘过来的二手烟给扇回去,伊葛晴笛也闲不住了,鼓起腮帮子又把烟给吹了回来。

 

“加油啊,争取造个龙卷风出来。”伊葛怀仁冷冷看了他们一眼,又将视线落回我身上,确切的说是我头顶上。他说话也是很直接,“你现在就66了,晴笛单手就能捏死你。”

 

长谷部准备拔刀的同时伊葛晴笛也伸出了利爪,气氛一时间变得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我默默把茶几搬到一边,别打坏了这些准备用来召唤莺丸的老古董们。然后十分大方得张开了双手:“那动手吧,我们改天继续聊。”我就不信伊葛怀仁冒着被揍的危险亲自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多死一次。

 

他暗绿色的眼盯了我许久,我仿佛能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各种死状飞快闪过。最终,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们单独谈。”

 

谈什么,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

 

如果我这么说的话应该会全文完结吧……伊葛怀仁为表诚意把晴笛请了出去,我被他目光所迫,也让长谷部到外面等候。

 

伊葛怀仁这家伙怕谈话被偷听还亲自设下了结界,我笑他烟抽多了,就连灵力都带着紫色。他听后嗤笑一声:“这是政府新开发的灵力补充装置,我伊葛家的后代但凡有灵力都要免费提供给那只大妖异当零食吃,不额外补点尸体这会都成精了。”

 

“那为什么你们家族无论是不是灵能力者都有黑眼圈?”我一直以为这个是过度操劳、太过热爱工作导致,看来并非如此。

 

“张口就问别人家族辛秘?”他突然锐利起来的眼神让我下意识咽了口口水。没想到这黑眼圈居然也成了辛秘,那我熬大半月的夜是不是也能加入伊葛家族,我连名字都起好了,伊葛贺初。

 

伊葛怀仁对于我这玩笑似的加入申请显得十分震惊,连烟都忘了抽。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获得了我这个强大无比的战斗力而内心激动情不能自己,眼瞅着他就要把烟杆往鼻子里塞,我偷偷摸出手机开启摄像功能。

 

可惜这家伙反应很快,一见我摸手机就反应过来,然后挡摄像头,我只能拍到他伸过来的爪子。啧,真可惜!

 

伊葛怀仁甩了甩头似乎要将什么画面从脑袋里清出去,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一偏头正好见我满脸惋惜,他提起的一口气立刻卡在喉咙口。我见他喉结滚动了好久,才将这口气艰难咽。等这一系列动作结束,他才又恢复了那个目空一切的样子。

 

他的肤色在黑眼圈的衬托下显得十分苍白,整个人明明是春天的配色,但散发出的气息却阴郁得让人不想靠近。

 

伊葛怀仁用烟杆敲了敲桌子,见我将视线转向他后才慢吞吞开口:“曾经有一只妖异因伊葛家而死,驱使妖异的那代家主被妖异死前的怨恨反噬,并下了诅咒。从这之后,伊葛家的后代只要拥有灵力,其灵力就会变成疫病在身体内慢慢扩散开。”

 

说到这里他突然换了个坐姿,学着我的样子把腿盘起来,放松了腰背整个人都要瘫不瘫的,似乎一阵风来了就能把他送上天去。他大概觉得这个姿势挺舒服,连带看向我的眼神都没先前那么锐气逼人。

 

“死去的妖异怨念不散,据说被僧人超度,但诅咒却没有消失。这期间历代家主都对此无能为力,只能在病痛的折磨下死去。直到有一天在山中发现了晴笛。她和当初的妖异是同一个种族,可是她那时尚且年幼,无法解开诅咒也不知解咒的方法。所幸她当时饥饿之下直接吞噬了家主的大半灵力,而家主也发现灵力被吞噬掉后,身体的状况好了很多。但灵力是会慢慢补充的,所以这几千年来我们一直养着她,时不时就将灵力给她,只希望缓解下病痛和死亡到来的速度。”

 

伊葛怀仁说着还不忘呵呵冷笑,接着话锋一转直接切入主题:“另外的你,她在某一天找到了我,或者说是找到了伊葛家。她提出的条件很有趣,说可以改变这段家族史,但作为交换我们得为她提供帮助。她需要更多的溯行军,但溯行军是什么呢?是暗堕之后完全失去了神格和理智,空留一个躯壳的刀剑男士。去哪里找?找不到,就自己造。”

 

伊葛家作为管理局的高层能提供哪些帮助呢?例如打开时空通道让异变的溯行军通过,从而使得更多刀剑男士被暗堕感染。又例如发行一个可以远程操控却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灵力手机。

 

要让刀剑男士暗堕并不容易,但成为了付丧神后他们也有了感情,有了自己的意识。这些东西没有砥石玉钢那样坚不可摧,还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一如刀剑要千锤百炼方能铸成,要熟悉自己胸膛里多出的那颗活蹦乱掉的东西也需要同等漫长的时间。

 

神明为何都生性寡淡、无欲无求呢?也许他们一开始也并非如此,而是活得太久,将一切都看淡了,对一切都麻木了。

 

刀剑男士作为刀的时候所经历的事,在他们成为付丧神的那一刻都随着那些樱花瓣啊在身边一块疯狂涌出,直接冲垮那道冰冷的钢铁大坝也不无可能。

 

只是他们并没有忘记自己是刀,用自己在漫长刃生中的所见所闻来迅速消化这种变化。他们谨言慎行,克己奉公,俨然一副自律自戒的模样。至于他们内心到底如何看待自己成为了付丧神拥有了人身这件事,恐怕只有同为刀剑男士的同伴才能知道。

 

总之他们的岁数比人类要大得多,若不是真正触及到内心的某个点,是不可能轻易暗堕的。

 

我不是刀,我不理解刀的思维和想法。如果要说他们更加接神明还是人类的话,我恐怕会选择后者。倒不是因为私心作祟主观判断,而是他们既然会哭会笑,拥有人类拥有的一切感情,从这一刻他们早已不再是单纯的武器了。

 

八百万神明有多少是人类创造出来的就不在此一一枚举。人类是很有意思的,他们无法真正用神明的方式去思考去行事,所以他们创造出的神明也会带有人类的美好期待和愿望。很难说这些付丧神没有受到各个时代遗留下的传说逸闻的影响,从而在某些方面特别的人性化。

 

3

 

“所以你答应了那位9333的要求,成为了一个教科书般的fen婶?”

 

伊葛怀仁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而他也的确笑出了声:“我只是答应她帮着管理本丸罢了,至于fen婶这个称呼嘛,我并不觉得我的行为有多过分。为了获得自己想要的,去牺牲一些其他的,这种行为有错吗?我今天不和你讨论这个,我只是单纯得来跟你讲一下家族史而已。”

 

“先说好,别想用你悲惨的家族史打动我。我是一个敬业的婶,坚决反对改变历史。”我见他有给自己洗白的倾向,立刻表明态度。

 

却不想他以看傻子的眼神看了我许久,反问:“我什么时候要改变历史了?”

 

那他铺垫了这么多家族史是要做什么!来我这浪费茶水浪费时间?他难道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悲惨的横死命运而和另一个我达成了互助协议吗!?

 

“我又不是管理局的人,我能帮她什么了?哦……可能是人为的让刀剑男士暗堕。但付丧神是没有那么容易暗堕的,他们更乐意保持自己作为刀剑的尊严而死在战场上。到最后暗堕的只有两把,还都被我刀解了。另一个你很聪明,早就知道这一点,所以锻出了异变的溯行军。有了管理局提供的锻刀资源和时空通道,这些敌军很快便混入出阵地图中狩猎刀剑男士,还可以通过管理局的数据找到那些被抛弃的本丸,袭击留守刀剑男士。”

 

伊葛怀仁开始只是猜测另一个我是暗堕的审神者,但久而久之发现她的目的似乎并不简单。只是明里暗里试探了好几次都无从得知。

 

“管理局下发的手机也是如此,名义上是为了让审神者能够更加安全便利得完成工作。其实是为了掩盖异变溯行军,在战斗中被暗堕感染的刀剑会被当做碎刀bug处理。至于本丸交易这个衍生问题,在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

 

他说得这样云淡风轻,这幅事不关己的样子真是让人不知说他什么好。打也打过了,要骂的话估计他还能将自己那套理论搬出,说一通大道理。最后继续骂我帮刀不帮婶,没有良心。

 

但他作为伊葛家的一员,既然已经跟另外的我达成了协议,现在又为何要同我说这些?

 

“那你到底是帮哪边的?”坏人也得有节操,没有节操的坏人叫hentai。

 

“哪边能赢,我就帮哪边。”伊葛怀仁伸手倒了杯茶,然后推到我面前。见我半天没敢喝,便翻了个白眼,十分不屑得把头往旁边一偏不再看我。

 

他说9333早就将我的存在告诉了他,他也早就知道我们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初次在常相司本丸中见到我时他就做了试探,但很可惜我没发现烟雾的不对劲,甚至对着太刀面露惧色。故而他觉得我太辣鸡,完全不准备理我。

 

这份嫌弃就算是我将他一顿痛揍也没有减轻,甚至还加深了。对话到这里我心里已是十分不快,听听他这话说的,这哪里有点手下败将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把我揍哭了呢。

 

“别摆出这幅表情,我好歹杀了你一次。反观你,就连杀人的勇气都没有,等级还在不断下降。但凡脑袋正常点的人,都不会选择当时的你。”他一句话把我给呛了回去,我瞪着他,嘴巴张开又闭上如此循环数次,我终于咬咬牙,摆手让他继续说。

 

他当时并不知道我能复活,所以是真心实意得想要杀了我,反正我是个凭空冒出来的落魄神明,只要处理了我本丸的刀剑再用我手机对外发个辞职声明就能把这事给一笔带过。至此我们可以发现他真的很坏,连神都敢杀,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伊葛怀仁并没有注意到我的愤慨,继续慢条斯理的说:“直到晴笛被你打败,我才发现,原来你才是继承了主要部分的那一位。”

 

我和9333一分为二,不知为何她的等级竟比我高出那么多,而我记忆全失,空有一身神明级的战斗力,稀里糊涂成为了审神者,直到近期才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

 

“什么是主要部分?”若我真的继承了主要部分为什么我的等级却在不停降低,一开始时也只有惨兮兮的666级。

 

伊葛怀仁似笑非笑得看着我:“你因何而生,我并不知道。我原以为你的等级只会不断下降,但没想到你在和晴笛战斗时却能将失去等级再夺回来。但9333的你,她的等级不会主动变化,只会因为你等级的变化而变化。所以我判断你才是主体。而那个能够让你们诞生的初衷也被你完好得继承了下来。”

 

初衷?我回忆了下当初的帖子,从我那些惨不忍睹的各种私设到最后一层:希望审神者Lv9999永远当个好婶婶,能够带着大家的爱保护好自己的刀。

 

原来如此。

 

 

 

 

审神者为了让大家认真畑当番,特意给本丸最大的三块地起了名字。于是有了以下对话。

五虎退:那个……主公,为什么那些田地的名字要叫,当午,汗滴,下土呢?

乱藤四郎:好奇怪的名字啊,是有什么深意吧?

审神者: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啊。哈哈哈哈。

手机提示:你的好友,一期一振正在飞速接近。

审神者:振哥,有话好说,把三日月的本体刀放下!

 

◇◇

被一期一振用完美笑容拎去找石切丸净化内心污浊的审神者被发了一本经书。过了一个小时,一期一振去收作业的时候。

一期一振:您……说什么?主殿怎么了?

江雪左文字:她突然就哭着跑掉了。

一期一振俯身去看摊开的那一页,金色的墨水正好刚刚描完一个字。

帖子上说:或背面非,或劝人共非,或一人非,或多人非。

江雪左文字:她理解错意思了吧。

 

 

几个小场合


1.互相说喜欢的时候

——请两位互相说喜欢吧。

鹤丸国永:喜欢。

审神者: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应该说喜欢吧?

审神者:可是一想到喜欢,说出口的话就自动变成鹤丸国永了。等下……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重伤了啊!

 

2.演练场加油时候

——各位喜欢审神者说些什么来为自己加油呢?

五虎退:说……说什么都行。

烛台切光忠:帅气之类的吧?

明石国行:国行,不用打了也行,回家休息吧。

加州清光:清光,赢的话这个月都不用排畑当番了哟。

鹤丸国永:什么都不用说,只要她在,我就不会输。


3.晴笛来访的场合

审神者:去去去,别来我本丸。不欢迎情敌。

晴笛:我都说不打人了。不光是你,就连你那只白毛付丧神也是这样。

审神者:如果你不叫晴笛,你叫晓判,肯定都抢着让你来。

晴笛:伊葛怀仁就没这个毛病。

审神者:他个单身狗有什么情敌啊。

伊葛怀仁:你……咳咳,我……咳咳。






评论(33)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