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我还尸骨未寒呢】番外1 一个充满了平静的结局

乙女向 鹤婶 ooc 有大量同人二设

 

婶婶战力惊人。手撕金底五花枪,臂上能跑大太刀。

 

仿佛无所不能(别信)

 

有恋爱的酸臭味。游戏背景。非穿越。不搞笑。


如以上均可接受,那么请往下。



0

 

嗯……你问我审神者今天在干什么?

 

她现在就12岁她还能干什么!自然是扛着枪爹跟刀剑男士们一起为检非违使打工啊。

 

她毕竟是审神者,对刀剑男士实在下不去重手。于是攻击的目标就变成了刀装,得誉的标准也变成了谁捅碎的刀装最多。

 

最近的婶婶交流网上有一个话题十分热门。那就是发现了一个新体型的枪,约摸和萤丸差不多高,比高速枪跑的还快,但是只打刀装且精准度极高。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是不是新型bug时,导师若有所思得摸出了手机。

 

审神者战斗归来,就见手机在那边哔哔哔的响。打开后就见到导师发来了一条信息,问她是不是在当检非违使。

 

怎么暴露的!如果导师都发现了,那么她会被管理局查水表的啊!

 

导师的回复很快就来了:你家的刀掉了个安产御守在我这里,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源氏兄弟最近被检非拐卖了,我活动没出哥哥,你掉一把给我吧。

 

检非这边其实也定期招人的,他们原先的打算是一个检非营对应一个本丸,专人盯梢、包君爆衣。

 

但奈何比起付丧神那样年轻貌美的小哥哥,一群骨骼外露、眼里冒激光的彪形大汉实在是没什么胜算。所以现在基本是一个检非营要同时去怼许多本丸,故而没法做到每个战斗点都露脸。

 

于是审神者跟导师约好地点,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开始了地下交易。审神者除了恢复成儿童体型之外,可能跟依附的事物有关,除了五官之外,她现在头发和瞳色都与鹤丸国永十分相似。导师差点以为她跟鹤丸国永有了女儿。

 

临别前导师突然深情款款的抓住审神者,含情脉脉得说:“你多干几天,我要去7图了,你一定要带着检非寸步不离得跟着我。”

 

于是审神者定了个日期,并且表示其实什么时候都可以的。

 

她的刀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对远征产生了极大的热情,不用出阵的时候老往外边跑,要不是他们还会回来,她简直觉得他们外面有别的婶了。

 

导师看了下日期,然后默默抱住自家鹤的胳膊:“那天520,我要和嫁刀一起过。”

 

看着眼前两位在黑夜中也白得发光的小情侣,审神者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们身后的刀大晚上也带着墨镜。

 

1

 

审神者在离开检非营的时候受到了守海泽诚挚的挽留,小姑娘表示审神者帮她找回了记忆和本丸,还协助了检非的工作,光凭源氏兄弟两把刀实在是不足以感谢。

 

审神者立刻学着导师的样子跟守海泽说:“据说7图十分可怕,到时候你一定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小姑娘高度领会得点了点头,并且表示审神者要是愿意随时都可以回来找她,在她加入检非后首先就是找领导主动要负责审神者家的本丸。

 

问起她怎么会想要当检非的时候,她打开了随身携带的背包,里面是一大堆刀镡,从上面斑驳的血迹来看应该都是她之前本丸刀剑的。

 

“管理局将我本丸的事故一笔带过拒不承认。为了不让自己加入溯行军,我在加入检非后一直带着他们。”守海泽将背包抱紧,“我们想保护的终究只是自己所知道的历史罢了,我想要保护住自己和他们相遇的历史。也许无法让他们回来,但我不能让自己成为他们的敌人,令他们失望。”

 

审神者带着满腹得感慨和感伤回到了自己的本丸。

 

好几个月都没人打理的本丸,地上尽是积尘败叶,让这个本就黑漆漆的地方变得更像是鬼屋。当然比起这个她更加烦恼的是别的,她的衣服是守海泽给她定制的儿童版巫女服,标准的红与白。但是等进了自家大门后,衣服上的白色立刻逐渐变深,最终成为了全黑。

 

这真的是太丧失了,看来要让这个本丸恢复正常还需要很长时间。当天她就召唤出了源氏兄弟,叫髭切的太刀笑眯眯地看着被鹤丸国永抱在怀里的审神者,看着他们相同的发色和眼瞳:“哎呀呀,难道这是你的女儿……?”

 

弟弟膝丸立刻提醒:“兄者,自我介绍。”

 

“嗯,你的名字,我记得好像是叫……”髭切思索了一会,在弟弟期待的目光中把话说完,“名字什么的,对我来说无所谓啦。”

 

“兄者——!”

 

审神者当晚困极,召唤完后就睡了,这个身体当真和小孩子一样,不能熬夜。她睡得甘甜,鹤丸国永却陷入了深深的忧愁之中。好好地妙龄少女突然变成了孩子,还被新刀误认为死自己的女儿。审神者为什么心这么大,还能睡得着喂!

 

之后信浓藤四郎来了,他看着小孩一般的审神者,又看了眼抱着她的鹤丸国永:“大将是……是你的女儿吗?”

 

鹤丸国永懒得解释,自暴自弃得点了点头。

 

单纯又善良的小短刀立刻追问:“那她的母亲呢?”

 

鹤丸国永面对眼前那双清透的大眼睛,突然起了玩心。就见他低下了头,神色黯淡下来,飞快开启了悲情感染模式。

 

“她的母亲在骗走了我专一的心和纯洁的身体后,说自己是天上的小仙女总有一天要回去的。在生下她后就走了,然后遭到天谴,掉到地上摔碎了。”

 

信浓本来听着觉得这是个很凄美的爱情故事,但是摔碎了是什么鬼。于是他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碰审神者,直到一期一振问起才将这件事说了。然后就见温柔笑着的兄长大大摸出本体刀拉上纸门走了出去。

 

2

 

众刀最近很惆怅,审神者做日课的次数越来越少,出阵的积极性也不高,整天都看着漆黑的衣服摇头叹息。

 

终于有一天,审神者做出了重大决定,她说她要去玩隔壁的换装游戏,那里有数不清的漂亮衣服,红的绿的彩虹色都有,她已经受够了穿黑衣的日子,她的婶生不能如此黯淡无光!

 

长谷部首先表示了自己的愤怒:“到底是哪个游戏这么不知羞耻,竟然敢勾引主上!一定要压切掉!”

 

加州清光其实也有跟着审神者一起玩过:“是一个美少女靠搭配衣服拯救大陆的游戏,十分流行。”

 

鹤丸国永想了想:“她的外貌既然会根据附身的事物而有所改变,那我们给她多找一些这样的东西不就行了吗?”

 

刀剑男士们一合计,对啊,要玩换装游戏在本丸玩就好了嘛。

 

审神者其实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但没想到刀剑男士们都当真了。

 

于是第二天一期一振就带着自己的弟弟们取下了衣物的某一部分递到了审神者的跟前。

 

“主殿,您要尝试一下吉光派的出阵服吗?”

 

审神者对短刀们闪闪发光的目光实在是没有抵抗力,于是挨个附了过去,到最后短刀们玩得兴起,就连内番服都让审神者穿了个遍。

 

乱藤四郎看着眼前发色和眼瞳颜色都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审神者,惊奇不已:“好神奇,真的会改变啊。”

 

于是全本丸的刀剑都参与了这个活动,但可能给出的都是小件的关系,审神者的体型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歌仙……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那个是挂画……不,再风雅的屏风也不行。”

 

“清光……指甲油年代不够久远,我附不上去啊。围巾的话可以考虑。”

 

“小判的话也有点……”

 

“不不不,光忠,那个锅子虽然很古老了,但我不想变成灶神啊。”

 

审神者在这一天内变来变去,就连三日月宗近都笑着问:“小姑娘,要不要试试看十二单?”

 

“所以你们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审神者最后又附上了鹤丸国永的刀纹,穿上了那件鲜红的衣物。

 

也不知为什么,只有附在跟鹤丸国永相关的物件之上时,她穿的才是自己的衣服。其他时候都会跟相关的付丧神有所关联,例如粟田口的军装、清光的高跟鞋和左文字一家的袈裟。

 

听到这个问题的鹤丸国永将她搂到了自己怀里,垂首在她耳边低声抱怨:“因为我对这衣服印象太深,都融到刃生里去了。你可要好好补偿我才行,所以……赶快长大吧。”

 

最后的尾音跟付丧神轻柔的吐息一同拂过审神者的脸颊。

 

审神者红着脸喃喃自语:“是啊,还要结婚呢。”

 

3

 

审神者在变回正义的伙伴后给自己报了一个正正规规的培训班,希望自己能找到一个正正经经的教练。然而等导师那熟悉的身影走向讲台,听着那个熟悉的故事时,她还是没忍住将喝了一半的水喷到了前桌的背上。

 

于是前桌转过身来,顶着浓郁的黑眼圈恶狠狠得瞪审神者。

 

审神者好不容易把气顺过来,一抬头差点又被呛到。她伸出颤抖得手,难以置信得说道:“伊葛怀仁,你真是阴魂不散啊。”

 

伊葛怀仁见了她这个熟悉的语调和五官也被恶狠狠吓了一跳:“连女儿都有了?!”之后也不知他怎么了,面色突然一变,连被喷水都不管了直接告病回家。

 

等审神者再次见到他时已是在战斗训练课程上,审神者的武器是木质的长枪,伊葛怀仁则是木刀。他们大概天生八字不合,每次都正好轮到他们对战。

 

审神者愁苦得看着伊葛怀仁:“我知道你不想跟我打,但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半遮半掩得捂着你的……臀部。”她思索很久才憋出这两个字。

 

伊葛怀仁被点醒,恼羞成怒之下居然破天荒赢了一回。他把审神者按在腿上,显然要报先前被打板子的仇。

 

教练劝解:“算了吧,她还是个孩子。”

 

同行学员也纷纷表示:“不要这么粗暴。”

 

这孩子可是能手撕高速枪,打得检非都绕道走的恶魔啊。

 

看着凭借那张萝莉脸开始装可怜的审神者,伊葛怀仁觉得自己活了这么久从没这么委屈过。

 

“你是不是又准备当审神者了?”面对恶魔这样的质问,伊葛怀仁避开了那双充满质疑的目光。

 

他点起烟,低声说道:“我觉得那些刀还挺有趣的,想要多了解了解罢了。”在审神者的逼视下又补充了一句。

 

“不当fen审,我会把他们当成……刀剑男士来对待的。”

 

“你要改邪归正啊?”

 

“我什么时候邪过了?”

 

“你这样没有悔意是锻不出振哥哒。”

 

“我可是欧皇,跟你这种非洲人不一样。”

 

伊葛怀仁说完还没到一个月他就阴沉着脸,带上了一大堆慰问品请走了审神者本丸的欧皇小姑娘。

 

审神者在走廊上笑到打跌,然后被短刀们拉去了后院。黑色本丸在刀剑们的努力下逐渐变得符合季节了,五月最后的几天,廊下的紫阳花开得正欢。

 

刀剑男士们聚在光秃秃的樱花树下,等审神者来了鹤丸国永立刻掏出手机刷刷刷狂点几下,就见四周的景色立刻变了样子。枯枝抽出新芽,地面重回整洁,有鱼从池塘跃起,飞溅出的水花在三月的阳光下泛出一串晶莹的光泽。

 

那些樱花树也在顷刻间爆出了大片粉色,一丛丛、一簇簇就争先恐后得爬满枝头,风一吹就散开漫天樱瓣。

 

短刀们拉着审神者站到树下,笑着围了上去:“主公主公,这是你一直想看的樱吹雪!”

 

乱藤四郎神神秘秘的说:“您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审神者一脸茫然的看着那群排列整齐的刀剑男士,说实话她还真的没在意过今天是什么日子。

 

作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走了一出来,伸手对审神者比了一个大大的爱心:“今天是520,虽然我们对你不是恋人之间的喜欢,但是我们想让你知道,我们会一直都陪在你身边、喜欢你哦。”

 

鹤丸国永也走了出来,他目光遥遥望向审神者:“我对你是恋人的喜欢,比恋人更加喜欢。”

 

审神者傻傻愣愣得站在漫天的樱色之中,短刀们也跑到了队伍之中,笑着对她张开了手。常相司出现在她身后,把她朝前推去。

 

审神者一步步朝前走着,不知是不是花瓣迷糊了视线,眼前景色突然就变成水汪汪得一片。

 

之前她问过守海泽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出阵地图中,守海泽回忆了下说她被推进时空通道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只是不知为什么她遇到的是审神者还并未9333,但这样可以解释那些从审神者锻刀炉跑出来的暗堕的、半暗堕的刀剑男士了。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他们太应该来找到她了。

 

很久之前,她一直以为她是在拯救刀剑男士们。但其实被拯救的那位是她才对。

 

就连死亡都无法获得的内心平静居然在这三月里的春光中找到了。

 

她是什么,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都不重要了。她是这些刀剑男士的审神者,只要不忘记这一点,她就不会再迷茫了。

 

樱花树上的赏花一直都是经久不衰的习俗,等夜色弥漫,弦月落上枝头,在花丛之间挂几盏灯更显美好。

 

也许审神者这一生要经历许许多多惊心动魄的战斗,会有无数次死里逃生的庆幸,但正是因为那些凶险万分的战斗才使得这难得日常更加弥足珍贵。

 

等夜色渐深,刀剑男士们也都喝得尽兴了便收拾了东西各回各屋,当然时间不早是一方面,树下那对腻歪的小情侣才是最主要的。不能当电灯泡这个道理他们还是知道的。

 

鹤丸国永倚在树下,洁白的羽织上落了不少樱瓣,他看向身边的审神者,为她拂去发上的落花:“我原以为刃生漫长,但在你遇到你后却觉得每一天都太过短暂,稍不留神就在眼前溜走。不知觉得就在想啊,要是能一直一直都在一起该多好。”

 

审神者今天也不顾儿童不能喝酒的规矩,抿了几口。现在她的脸上泛着薄红,就像是樱色印了上去。

 

她说。

 

我也想跟你一直一直都在一起,我从没想过自己能够从死亡中回来。

 

我想了很久都没找到原因,现在我知道了。那是因为你啊。

 

再喜欢上你之后我才成为了我自己,是你让我找到了自己。

 

只要我还存在,我就会一直一直都喜欢你。比恋人更加喜欢。

 

鹤丸国永凑到了她的跟前:“现在吻你,会不会犯法啊。”

 

“不会,你情我愿,没人看到。”

 

八重樱漫开,微暗的烛光之下,两人的身影逐渐靠近。不知是哪位刀剑按下了快门,将这一瞬间留存到了永恒。

 

 

 

 

 

 

 

 

 

 

 

 

 

 

 

后记1

 

本丸中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件,上面画了一个熟悉的五芒星还用一个圈圈包起来。

 

审神者打开一看,原来是隔壁某个游戏请她去当式神。

 

“开什么玩笑,我至少也得是SSR,只给我当个N卡算什么!不去!”

 

好吧偏题了,我们进入下一个。

 

 

 

后记2

 

鹤丸国永在看电视剧的时候突然抱怨:你看看人家,离别的时候都会留下个糖果什么的,好给别人一个念想。你怎么就什么都不留给我。

 

审神者:事出突然,我也没想到要留给你什么呀。

 

鹤丸国永:好像糖果的出镜率很高,为什么?

 

审神者:一般都是方便随身携带的东西吧,或者是主角/配角喜欢吃糖。

 

鹤丸国永:那万一对方喜欢吃的是乌冬面或者是猪排饭怎么办?或者离别时候掏出章鱼烧塞到了对方手里。

 

审神者:那这样吧,如果我当时从衣袖里掏出了鹤丸国永特制的饭团当临别礼物,你吃是不吃。吃的话舍不得,不吃的话又会变质,所以要给易于保存的。

 

鹤丸国永:如果是我特制的饭团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临别了。

 

审神者:嗯,好。

 

鹤丸国永:(*/ω╲*)你套路我。

 

 

 

后记3

 

审神者加了守海泽的好友,不过守海泽不喜欢打字,所以基本都开视频。

 

审神者:你们检非违使的老板是谁?

 

守海泽:现任的是伊葛川朔。

 

审神者:好吧,既然是传说那肯定是个风一般的存在了。

 

守海泽:他和兄弟伊葛谜为了历史产生了分歧,一怒之下伊葛川朔就加入了检非违使。

 

审神者:这个套路怎么有点熟悉。

 

 

后记4

 

审神者突然表示想要开个车。

 

鹤丸国永:现在是深夜了好吗。很不安全的。

 

审神者:不行,就是要深夜发车的啊。

 

于是鹤丸国永开着摩托车带审神者去兜风了。

 

审神者:要熄灯。

 

鹤丸国永:……

 

然后他们华丽丽得进了医院。

 

审神者对隔壁床的鹤丸国永说:我就是太过相信你的车技才会这样的。

 

鹤丸国永:说好的真车呢。

 

 

后记5

 

据说伊葛怀仁就差一期一振就能全刀账了,他最近沉迷各种玄学都无果。审神者觉得他快要暗堕了。

 

 

 

 

 

 

 

 

 

今天是520,我用ALL520锻出的是清光小天使所以写个清光的小段子w

 

 

 

嗯,为了和审神者区分,就用第二人称吧。

 

 

 

加州清光今天也请你为他涂指甲油。你买了最新的印花钢板,觉得自己可以做出一个超级漂亮的美甲。

 

“普通的就行。”加州清光的回答出乎意料。他看着你惊讶的表情,勾起了嘴角。

 

暗红色的眼中光华流转,眸中只有你一个人的影子:“如果太精美的话,战斗时就会因担心剥落而小心翼翼。所、以、啊,为了全力保护好你,普通的就行哦。”

 

 

 

 

 

 

 

 

 

不行,我要再玩个最近流行的梗。嗯,甜版的。

 

 

 

鹤丸国永将自己的本体刀和自己摆在了审神者的面前,板着脸问她:“我,还是刀。选一个。”

 

审神者:“因为我很优柔寡断,所以还是两个都要吧。因为我优柔寡断!”

 

鹤丸国永带着本体刀起身离开:“优柔寡断的审神者两样都得不到哦。”然后在审神者快要哭出来的目光中,很没出息得坐了回去。

 

“好好好,刀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终于在520结束之前赶出来啦~关于那个假车,嗯_(:з」∠)_我有罪。等我下一个番外努力一下。不要期待,嗯。





最后,笔芯❤爱你们


评论(30)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