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有缘·上】与君初相识(2)

鹤婶乙女向  OOC

 

 

 

文笔喂狗游戏背景 

 



如以上均可接受,那么请往下滑动。手机用户请往上滑动。



上一章请走  →   与君初相识(1)


1

 

再过几日就是池田神社的秋日祭了,审神者忙得整天都见不到影,本丸事由均让小判代劳。院子里经常可以看到一个纸人轻飘飘得和小短刀们一起玩耍,或是听到这样的声音。

 

“等下,岩融,那个不是被单是小判!”

 

“一期哥,小判姐姐掉到水里去了!”

 

“没关系,那个是被单。”

 

“大将回来了……大将呢?”

 

“……”

 

“……”

 

“呜哇——主公大人掉水里了!”

 

出阵也难不倒小判,指令都会写字传达。战斗时,她会把自己叠成小小一片然后呆在队长的肩上,不过最近找到了更加合适的地方——鹤丸国永的兜帽。

 

某日小判跟短刀们一起晒被子的时候,五虎退突然冒出一句:“主人好久不回来了。”

 

离他最近的小判动作停了一瞬,然后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

 

“主人什么时候能回来呢。”五虎退说完就见鹤丸国永正依在木桥上朝这边看,那对金色的眼微微眯起,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

 

就见他慢悠悠走了过来,停在小判身后,然后说:“是啊。我们的审神者现在在做什么呢?”

 

小判被吓得皱了起来,发出一阵纸片特有的声音,引来鹤丸国永一阵大笑。

 

远在池田神社的审神者也是猛地一抖,连带着对面的两位访客也被吓了一跳。鹤丸国永在不知不觉间完成一场三杀。

 

“春日,这个掉色巫女真的没问题吗?”说话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他年纪轻轻眼睛下就有了浓厚的黑眼圈,就像是得了某种怪病。

 

而被叫做春日的男人则有着一张与年龄不符的娃娃脸,他全名池田春日,目前在管理局就职,也是一名审神者。

 

“对待前辈应该用敬语吧。”池田春日温顺得笑。

 

“池田叔叔,这个掉色巫女是未成年?”

 

池田春日的笑容带上了愤怒标记:“不要以为你是我上司的儿子,我就不敢揍你哦。”

 

然后他转向审神者,简略得说明了下来意。近来审神者失踪事件频发,溯行军也形迹可疑,而怀疑的对象则是比池田家还要古老的神山家,池田春日卧底多日今天算是回本部报告。他原以为这件事很快就能解决,没想到背后的水比想象中的更深,所以来神社查阅古籍。而身边这位看上去病怏怏的小孩是管理局高层的儿子,叫做伊葛怀仁。

 

“一个坏人。”审神者重复了一遍。

 

“是怀——仁!”小孩将怀字拉长,恶狠狠得纠正读音。

 

“小孩来干嘛。”审神者对于被称作未成年还是有些在意的。

 

池田春日从怀里取出伊葛家的家纹:“近来有一队身份不明的溯行军频繁袭击审神者,管理局人员参与迎击后,在现场发现了对方遗落的伊葛家家纹。你最近出阵也要小心些。”

 

伊葛怀仁听到这里冷哼了一声:“伊葛家自从被妖异诅咒后分裂为两派,代代短命,所有尸体都会被当场烧毁。几百年前有一位家主在继任前突然失踪,尸体至今没有找到。这个人的嫌疑最大。”

 

池田春日问:“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伊葛怀仁冷哼一声:“这些事只有家主才能知道,这个掉色巫女占卜那么灵验的话,不如算算我什么时候能够成为下任家主啊。”

 

审神者听后突然起身来到伊葛怀仁的背后,不由分说便握住他的手沾了杯中的水后在桌上画了起来。她速度极快,伊葛怀仁还没看清她写的什么那些水就已四散开来。

 

伊葛怀仁终究还是个孩子,毫无防备被死死制住难免有些紧张。他见审神者面容严肃,又听闻她曾经被凶灵上过身导致性情古怪喜怒无常,不由自主得就对这个色素极淡的巫女产生了畏惧感。

 

只能说传闻不能全信。

 

审神者面无表情得对着这个就如被班主任暗中观察的小孩子说:“等你家老一辈都成佛后就轮到你了。”

 

伊葛怀仁措不及防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个半死,他满脸通红,也不知是气得还是给呛的。

 

这说的好有道理,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审神者见他这样似乎开心不少,于是跟他说:“你会被求而不得之物困扰,日益消瘦,最后信奉玄学,鬼哭狼嚎。”

 

小孩一定就怒了:“我不信!你快说清楚,我得不到的东西是什么!”

 

审神者不愿意透露更多,毕竟占卜这种事本来就不能作为人生的基准,说的太详细反而会改变他人的命运:“反正只是变秃而已,又不会死。”

 

伊葛怀仁将信将疑得看着她,终于学乖了没有把心里那句江湖骗子给说出来。小孩装得再老成内在也终究是小孩,没有得到自己理想中的结果便坐不住了,催着池田春日去找文献。

 

审神者从怀里摸出一个御守递过去:“这是结缘御守,说不定可以拯救你。”的头发。

 

伊葛怀仁把她的手连同御守一起推了回去:“这世上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我才不需要你这假御守!”

 

池田春日把伊葛怀仁推到一边,十分郑重得说:“巫女大大,请给我一个恋爱御守。一定要是你亲自加持过的,这样比较灵验。”

 

审神者看着那张神情恳切的娃娃脸,然后说:“既然是春日先生的要求,我会亲手制作的。”

 

“感激不尽!”

 

伊葛怀仁冷冷说道:“你到底是去卧底侦查还是去假公济私。”

 

池田春日回答得十分认真:“没有办法,我眼光太好,一下子就相中了关键人物。”

 

连小孩都知道他这句话很有问题。

 

“朋友,这明显是你人品欠费好吗。喜欢的人是敌方Boss这种狗血情节马上就要发生在你身上了啊。”

 

池田春日全当没听见:“你个小孩懂什么,拿好你的御守一边去。”

 

伊葛怀仁想到这个占卜就来气:“这一定是那个矮子故意瞎说,做不得数!”

 

矮子?

 

审神者喝茶被呛,淡如琥珀的眼冷冷盯着伊葛怀仁远去的背影。

 

不生气,不生气。反正他将来会被揍得很惨,呵呵。

 

2

鹤丸国永今天也追着小判想要给她画脸,还说东方有种妖怪叫做画皮,她要是愿意就每天都让她换身行头,享受多彩人生。

 

原本躲得好好得小判不知为何突然开始咳嗽起来,白花花的脸上立刻就多了一道黑色的墨水印。

 

出阵时三日月宗近骑在马上笑眯眯得问肩膀上的小判:“怎么了,小判。今天不待在兜帽里了吗?”

 

小判撇过脸露出上面的黑杠。

 

再看鹤丸国永,笑容中带着隐隐约约的小抱歉。

 

“喔——在置气呢。”三日月宗近会意,随后将式神从肩上取下小心翼翼得放上马首。映有新月的双眸遥遥注视着远方出现的时间裂缝,随着脇差报告侦查结果,他双腿一夹马肋朝前冲去,腰间太刀出鞘带出冷冽光华。

 

“那么,开战吧。”

 

侦查失败,队形不利,但战斗依旧赢得毫无悬念。随着最后一个溯行军被打倒,众刀都翻身上马准备继续前进。然而战马却踌躇着不肯向前,想必是动物的敏锐让它们先一步察觉到了前方的危机。

 

是观测还是前进,甚至是先行撤退呢?众刀都等着小判下决断。

 

只是他们没等到小判做出决定,倒是见她瞬间化作正常大小,飞速划出结界。与此同时,大量溯行军凭空出现,缠绕着黑紫色雷电的刀刃毫不留情得朝她劈来。

 

两股灵力在空中对抗,迸出火花,最终以大爆炸收场。

 

刀剑们挥开尘埃,就见小判已不知去向,他们一个个着急的四下张望,忍不住在心里埋怨:审神者真是的,为什么要用纸当式神,既然叫小判为什么不用黄金呢,纸多容易破。

 

鹤丸国永找得尤其认真,几乎要把太刀的侦查力挖掘到极致。

 

功夫不负有心刃,他终于在某根树枝上找到了小判。

 

式神纸做的衣服已经有些破烂,带着焦黑的痕迹,那张沾了墨迹的大白脸对着溯行军的方向,口中吐出了审神者的声音。

 

“妈的失策,纸币太轻了。”

 

在确定小判就是审神者的那一瞬间,鹤丸国永说不清自己内心的感受。只觉得除了知道小判没事的安心感外还混杂着难以言喻的喜悦,这喜悦就像即将破土而出的嫩芽,在他的心上戳了一下。

 

小判在树上挣扎了许久,奈何被卡得太好,毫无作用。眼看着溯行军就要卷土重来,她终于对着鹤丸国永伸出手,憋出一句:“我下不来了。”

 

真是有趣啊。

 

鹤丸国永觉得自己大概不正常了,在这种紧要关头居然闷笑出声。他挥刀将小判周围的枝桠砍去,然后伸手接住了那个悠悠落下的纸人。

 

纸人明明没什么分量,抱在怀里却仿佛重逾千金,用点力吧怕皱了,不用力又怕直接从怀里溜走。

 

他觉得纸人轻飘飘的胳膊绕住了自己的脖子,宽大的衣袖落在自己背上,那是一种极其温柔的声响,就像是花蕾绽放时的声音,也像是叶片悄然在枝头舒展。

 

至此,心头的嫩芽在又戳了一下后终于冒头。

 

审神者下来后说,这次的溯行军有些古怪,实力强劲暂且不说,就说那出现的方式简直是早有埋伏,单靠小判已经无法应付,她会亲自过来。

 

说完小判就变成了小纸片回到他的兜帽中。

 

刀剑男士就是为了与溯行军战斗而被召唤、显现于这个时代。他们化身为刃,以己做盾,和审神者一同保护历史。


溯行军从何处来,他们又为何要改变历史,他们的背后是否也有个类似于审神者的存在呢?

 

相信这些谜团终会有解开的时候,但现在,他们必须继续战斗下去。

 

一队队员是本丸出阵最多的刀剑,随着太郎太刀雷霆般的一击,原本胶着的战局顷刻间便形势明朗起来。太刀突破重围直捣敌腹,终于将敌方队长斩于马下。

 

但随着裂痕再一次出现,从中走出的居然是一个人类,或者说有着人类外表,但却被溯行军气息侵蚀的人类。他的身后除了溯行军之外,还蹲着一只黑猫。

 

刀剑男士们交换了下目光,在那人类迈步的瞬间便与他拉开距离。

 

那人类身上穿着和溯行军相仿的铠甲,丝丝缕缕得黑气在他周围缠绕纠结。他不高,除去面上那些碎裂状的痕迹,依稀可以看到是一位样貌清俊的少年,顶多就十五六岁的模样。

 

但他心狠手黑,也不知是随机点名还是有意为之,出现后便直冲鹤丸国永而去。速度极快,眨眼的功夫就已抽出怀刀来到了近前。

 

三日月宗近本意是想缓一缓他的冲劲,却不想刀锋所过砍到的竟只是虚无的黑气。

 

再看鹤丸国永,就见他气定神闲得站在那边,眼底嘴角皆是胸有成竹的笑意。风吹过,掀起他白色的羽织,那里的小纸片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他们的审神者。

 

审神者伸出两指在空中划出九字,每画一笔都能感受到灵力的波动从中传出。她战斗时会将长发高束脑后,宽大的衣袖也用绳结扎好。衣服依旧是一身素白,是无色也是此刻最醒目的颜色。

 

如果除却她脸上的墨水印子的话。

 

九字并没有画完,那个人类就停了下来,他看着审神者然后说出了两个字,这声音很轻,就像是残魂发出的喟叹。

 

“鹤见?”

 

审神者听后面色一变,连带着那些划出的九字也黯淡不少。


人类在九字的结界后看了她许久,可能是太久没说过话,他的声音十分沙哑:“你不可能是鹤见,却为何有她的灵力。你是谁?”

 

审神者没有回话,手腕转动间面前的九字直接变成了网,将人类兜在正中。

 

“你怎么会这个……说起来这个还是跟我学的。”人类制止了溯行军的攻击,也不知他做了什么,那张网突然就碎裂开。而后他摆出了跟审神者一模一样的姿势,飞速在空中划出了九字。

 

漆黑的灵力在四周散开,却又在充斥视野后突兀消失。与之一同不见的,还有那些凭空冒出的溯行军和那个谜一般的人类。


这些溯行军应该就是池田春日所说的审神者袭靣击事件的元凶,但却因为这个她从鹤见的记忆中学到的咒而放过了她,这其中会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那句跟他学的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认识池田鹤见?


3

在回到本丸后,审神者默默将脸上的墨水印清洗干净,然后带着负伤的刀剑们去手入。

 

等轮到鹤丸国永了,审神者努力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但面对那位付丧神时候底气依旧虚了下来:“难得有机会,我想问一下……你既然已经把小判当成我了,为什么还要追着小判瞎胡闹?”说完就埋头给刀打粉。

 

鹤丸国永将她局促不安的样子看在眼里,便逗她:“因为你每次见到我就跑,话都不跟我说,我只能去找小判了。”

 

付丧神大人把自己说得自己可怜巴巴,弄得审神者一下子粉打太多,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我没有……我不是。”审神者往后缩了缩,又缩了缩。

 

鹤丸国永猜想,要不是小判用尽了灵力正在修复中,她恐怕又要变成那个大白脸式神了,说不定还会在脸上装一个哭泣的颜文字。

 

明明被挂在树上时还爆了粗口的,明明还用小判的纸片手扯过他的脸。

 

鹤丸国永哭笑不得,战场上的那个审神者跑哪里去了,快还给他。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发现了的?”鹤丸国永忍住继续逗她的冲动,不然等会就要自己手入了,没有审神者灵力的加持,他得在这里面待上大半天呢。

 

审神者说:“你特意告诉小判那包糖里有隐藏的超辣口味,提醒她别分给短刀,却没叫小判告诉我。偶尔小判的身体在战场上受伤,你都会盯着我同样的地方看。我想……你虽然听我解释了跟式神的关系,但依旧在用自己的方式寻找答案。”

 

鹤丸国永边听边点头,然后朝前探出身去:“不过邀请小判去万屋,去街上,都是因为见不到你本人啊。你说喜欢我,却让我跟纸片人谈恋爱,那我只能跟小判胡闹啦。”

 

审神者皮肤很白,所以害羞的时候特别明显。就见她低下头,两抹淡淡的红浮现在脸颊之上。

 

鹤丸国永觉得短刀们画的那些颜文字十分传神。而偶尔在战场上暴露些许本性的审神者,真是十分的有趣,有趣到令他想要看到更多的程度了。

 

笑的样子,生气的样子,无奈的样子,吃瘪的样子,当然最想见的还是她看着自己时,嘴角会浮现出些许笑意的样子。安安静静的,乖乖巧巧的,偶尔也会从嘴里冒出一句:妈的失策。

 

“我说的对不对?”鹤丸国说得很轻,就像怕把审神者吓跑。

 

不过审神者的回答却出乎意料,她说这话时面上羞怯未消,眼中却带着一股执拗。

 

“你喜欢我吗?”

 

简简单单的几个音节组成了一段不长的旋律,这个问句就像是天生带着某种力量,将身为付丧神的他和本体刀剑彻底分开。

 

喜欢这两个字对于刀剑来说十分陌生。付丧神和刀剑最大的不同恐怕就是这具有血有肉、会伤会痛、和人类相同的身躯吧。这具身躯会将他们曾经不能理解的喜怒哀乐通过各种方式表现出来。

 

例如在听到这个问题和潜意识中浮现出的答案后,鹤丸国永会觉得心跳开始加速,呼吸变得急促,连带着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开始升温。

 

审神者将他神色的变化看在眼中,嘴角不受控制得微微上翘,继而又被刻意压下。

 

她说她曾经险些被另外的灵魂占据身体,那时流入自己脑中的记忆太过鲜明以至于她开始分不清哪些事是自己经历过的,哪些又是不属于自己的。那个灵魂的名字叫做池田鹤见,是在百年前用自己身体封印了妖异的人。池田鹤见性格乖张,喜怒无常,并因一身的白经常被误认为恶鬼凶灵,遭人诟病。

 

为了不继续被鹤见影响,审神者不得已下只能将鹤见的记忆封印起来,但有些习惯还是被影响到了,战斗的时候尤为明显。意外的,鹤见居然是一个喜欢出阵、喜欢战斗,闲不住的人。

 

“你喜欢的是哪个我呢。战场上的,神社里的,还是小判那样的?”

 

鹤丸国永说:“我喜欢那个从树上正正好好掉到我怀里的。”

 

成为陪葬品后本以为会在黑暗的坟冢中永不再见天日,就此腐朽折断,却被人从墓中盗出。几经辗转后被供于神社,以为从此再与人世无关。可能命运就是想要跟他开个玩笑给他惊吓,还不等他修个清心寡欲便再次被带回悠悠众生之中。后来被献给天皇,在馆中一呆便是百年,他想这回刃生终成定局了吧。结果呢,他成为了刀剑男士,以付丧神的身份回到了战场。

 

兜兜转转,几经波折,他骑在小云雀上,呼吸着古战场弥漫着硝烟的空气。

 

刺目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羽织,他嘴角勾起,眼中带笑——刀剑终究还是属于战场的。

 

既然未来无法被预料到,那就顺其自然走下去,谁知道在最末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呢。比起那些身为刀剑的日子,现在周围的每一处风景都值得他去仔细观赏。

 

当失去灵力的小判从树上掉下的时候,他并没有刻意去接,甚至在砍断树枝的时候还在考虑,万一没有接到的话审神者会不会摔疼,纸片又会不会再被吹远。

 

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呢,鹤丸国永至今也没法说明。

 

那个时候只要起一阵风,也许他就接不到了。又或许他只要再往后一步,纸片人就会掉到地上。谁能想到他只是张开了手,就接了个满怀呢。

 

顺其自然的惊喜才最难能可贵,也最能打动刃心。

 

“既然你这么问了,那我也想确认一件事。既然这里存在多个本丸,那你喜欢的是鹤丸国永这个名字,还是我呢。”

 

审神者将本体太刀递还给他,却没有立刻松手。

 

“我喜欢跟我结缘的你,就算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个鹤丸国永,我也只喜欢来到我身边的你。”

 

四目相对间,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答案,于是相视一笑。

 

就像一切都恰到好处,就像在一个正确的时间,我抬起眼时发现你也正好在看我,你的眼中交织着明暗变化的光线,在我心头刻下了最美的画。于是故事就这样开始了。简简单单的,没有波澜壮阔也没有艰难险阻,一切仅仅只是因为我遇见了你。









当本命看到你在写他的乙女文会有什么反应呢


答案是↓




鹤丸: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一个字都看不懂。



与君初相识(3)








评论(1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