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入戏太深】1 成年后的魔法少女实在是太羞耻了吧

乙女向 BG 鹤婶 ooc

 

 

有时下流行的反穿以及反派元素和部分同人二设

 

 

文笔成谜,放飞自我。

 

 

由于女主开始并不是审神者,所以是有名字哒。

 

 

总体概括:喝个烂醉的大龄中二病在小巷中遇到了抢劫犯,胡乱念出咒文后一把太刀从天而降,刹那的寒光照亮了她死鱼般的双眼。面对从天而降的付丧神,她泪眼朦胧得吐出了七色彩虹样的马赛克。

 

 

这就是我们的女主角和来自200年后的付丧神初次相遇的场景。

 

 

 

如果以上均可接受,那么。

 

 

 

 

 

 

 

0

 

面对各地频繁出现的谜之溯行军,管理局下达了抹杀指令。

 

这些溯行军和在战场上遇到的所有敌军都截然不同,他们也有一位类似审神者的存在跟随出阵,就连战斗的方式都和刀剑男士无二。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们的审神者就像是被诅咒了一样浑身都爬满了漆黑的裂痕,声音也异常沙哑。

 

池田春日遇到的就是这样一支敌军。

 

1

 

空旷的战场上有风呼啸而过,云层在空中飞速移动,不断吞吐着那轮淡红的新月。

 

敌军的样子很不对劲,虽然全身都被黑雾包围,但模样明显和溯行军有所不同。行动间甚至可以从他们身上看到刀剑男士的影子。

 

他从黄昏开始追击,中途也斩杀过不少敌刀,但对方却没有丝毫减员的样子。好些被一度斩杀的敌刀,居然可以被敌审重新召唤出。而且就他们行动间的默契来看,重新召唤出的就是原来被斩杀的那把。

 

太刀的战斗力在入夜后明显减弱,鹤丸挥刀堪堪挡下敌太的一击,随后有箭矢破空而来将敌太逼退。物吉贞宗来到他的身边,小声将池田春日的命令传达给他。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在听到审神者指令的他转头看向被敌刀护在中间的敌审,动身的瞬间脸上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笑容。

 

就见他在山姥切国广和大和守安定的掩护下直接冲入敌阵的最中央,萤丸凭借大太刀的力量优势强行突破最后防御,将敌审暴露在了鹤丸的攻击范围之内。

 

灵活的鹤披着白色的羽织,轻巧绕到敌审身后,只是还不待他有所行动,敌审的身侧猛然出现数把敌短,每一把都将刀刃对准了他。与此同时,另外一支敌方打脇队拦住了他的退路,将他和其他刀剑男士隔绝开。

 

敌审偏过头去看他,继而勾起了半边嘴角,双唇微翕,无声得说了什么。

 

鹤丸看着那双漆黑的双眼,只觉得有一股寒意从背后冒出。

 

“喂喂,这也太作弊了吧。”

 

池田春日的指令很奇怪,他让鹤丸突围后假意露出破绽,趁敌审松懈之际去取她佩戴的手链。他照做了,但没想到对方居然还能再召出一队敌军,这让只带着六把刀剑出阵的他们立刻处于劣势之中。

 

很快,鹤丸便在敌刀接连不断的攻势下节节败退,洁白的羽织之上沾了不少血液,一时间也分辨不出那些是他的,哪些又是敌军的。

 

情况越来越糟了。刀剑男士们的战线被突如其来的打脇大队冲击得几近崩坏。

 

池田春日没有再下任何指令,只是与他们一同挥刀杀敌。

 

鹤丸作为近侍刀,他知道能让池田春日如此孤注一掷,那个手链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面对一群短刀的追击,他仓促中直接翻上了敌刀的战马,他紧握缰绳假意要强行突围,却在最后关头调转马头朝敌审冲去,他用腿勾住马背,直接伸手去拽敌审的手链。

 

他身子探得太过,甚至没能来得及重回马上。

 

那一瞬间他看到敌审的身边出现了一位敌太,面对朝自己袭来的利刃,他先是手上用力拽下手链,而后在空中一个转身将本体太刀挡在身前。

 

刀锋堪堪擦过敌审的衣袖,被打落的纽扣落在地面之上,继而被马蹄带起的尘土掩盖。

 

在手链被夺走的那一刻,所有敌刀的行动都停了一瞬,就像是被突兀得按了暂停键,继而全部朝着鹤丸挥出了刀刃。

 

敌审的气息变了,带有不详黑色的灵力陡然高涨起来,青白色的火焰从四肢开始朝她的全身蔓延开。

 

敌审也不用刀具,直接伸手去掐鹤丸的咽喉。

 

就在刀剑破坏这四个字出现在鹤丸眼前的时,他没有迎来想象中的痛苦。他只觉得有一只冰冷的手从脖子上缓缓向上移,圆润的指腹划过皮肤,轻轻描摹着他脸颊的轮廓。

 

那一瞬间他看到了敌审的神情,和之前那份稳操胜券得淡定不同。这一次敌审的眼中充满了他无法理解的痛苦。

 

“鹤丸,干得好!”池田春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疑惑,鹤丸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羽织中哗啦啦掉出。那是厚厚一堆纸符,很快有风在身下涌出,带着明显不属于战场的气息。

 

在手链被取下后,敌刀的行动缓慢了不少,攻击也没有先前得那般凌厉。但敌刀多为夜战优势刀种,战况对池田春日他们来说依旧十分不利。尤其是被敌军完全包围的鹤丸,救下他的方法只有一个……

 

“审神者没有权限私自开启时空通道,所以我无法控制年代,你自求多福吧!”池田春日说完,鹤丸的身下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风洞,其后隐约可以看到影影绰绰的霓虹灯光。随后一个被白纸包裹着的御守便也被丢到了他的怀中。

 

一时间狂风骤起,而敌审的灵力似也到达了极限,敌刀们一个个就像是断线得傀儡一般倒在了地上,唯一不同的就是那位一直站在敌审身边的太刀,那太刀周遭的黑雾逐渐稀薄。

 

在鹤丸掉入通道之前看到了一双金色的眼瞳,如满月高悬在夜空。

 

很熟悉。

 

2

 

在另一个时代,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爆出一连串的闪电,照亮了某条不起眼的小巷。

 

小巷中是一位被几位抢劫犯逼入死路的倒霉少女。她名叫一条弦羽,在久违的同学会上,各自讨论工作后突然情绪崩溃然后喝了个烂醉。等聚会结束各回各家后已是深夜,电车地铁全部停运,至于计程车。已经家里蹲了快半年的她哪有钱叫车啊!

 

她靠在水泥墙前,虽然酒精麻痹了她的大脑,但也撑大了她的胆。她强忍着腹部的不适,突然站直身子,面色沉沉得望向那几位混混模样的小青年:“你们看,天都在愤怒哦。”

 

她需要营造出一种自己很牛X的气势,俗话说对于流氓的方法就是比他更加流氓,他摸你大腿你阉他jj。

 

老天很给面子的劈出一道闪电,刹那的光让她的咸鱼眼泛出了诡异的光泽。

 

好吧,这并不管用。就算有场景加成,她也只是一个弱智女流。面对步步逼近得小青年们,她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在酒精的作用下,沉寂了许久的中二魂突然爆发。

 

就见一条弦羽对着空中的闪电高举起手臂,在陡然吹起的风中大声吼道。

 

“你们听好了,我的全名是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Teammate smasher。在烈焰中诞生划破黑暗黎明之刃哟,回应我的意识,来到我的面前吧——!”

 

坚定的呼喊响彻夜空。

 

在她头顶之上的万米高空中,有道银光急速朝下坠落。那是跨越了两百年时间的太刀——鹤丸国永。

 

刀身因空气的摩擦而迸出一连串火花,继而破开云层落在一条弦羽的跟前。巨大的冲力带起了狂澜,一下子将两边的人都震退。

 

也不知过了多久,空气终于安静下来。漆黑的小巷中,太刀深深插在地面之中,纤长而优美的刀身在夜色中散发着冰冷的微光,一时间,周围的时间仿佛以刀为中心停止了似的。

 

弦羽摸着被气劲削出的斜刘海,在心脏猛烈的跳动中发现,漫画中的桥段果然都是正确的,主角都是被逼到极限后才能开大。她咸鱼的人生就在这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宣告终结!

  1. 她恨不得奔走相告,恨不得狂喜乱舞。

 

对面的小混混们正好处于痴呆状态中,她只要拔出这把刀就可以成功反杀……

 

她以一个极度优雅的姿势握住了刀剑,然而后极度不雅得在那撅着屁股使劲拔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对面的小混混见了她的窘态后显然还是觉得比起命来金钱更加重要。

 

面对步步逼近的歹徒,一条弦羽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如此绝望是什么时候了。她仿佛已经看到了人生的走马灯,看到自己成了明天新闻的头条,就连下辈子当什么都开始考虑。

 

“等等——!”在雷声停歇的间隙,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高空之中有衣袂被吹得猎猎作响,她抬起头,正好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不偏不倚得掉入一旁的垃圾箱中,然而从里面传来了恼火的声音。

 

“池田你这家伙……这笔账我记下了!”

 

沉沉夜色中,就见一个人影趴着垃圾箱的边缘从里面站了起来。闪电带来惨白的光,照亮了鹤丸此时那张沾满了鲜血的脸。

 

鹤丸见到人十分高兴的,他需要了解自己到底被丢到了那个时代中,这样也好跟池田春日联系,在不需要当番的日子里美滋滋等待救援。

 

他露出了友好得笑容,对最近的人伸出了还沾着敌军血液的手。然后抖落肩膀上挂着的方便面残渣:“那个……”

 

“啊——鬼啊!”

 

“死人啦!”

 

然后付丧神见识到了人类跑速的极限。

 

3

 

“等下——!好过分啊……付丧神可不是鬼怪。”鹤丸显然不知道自己现在样子配合笑容显得有多狰狞,他一边抱怨一边爬出垃圾箱。

 

另一边的一条弦羽也终于拔出了太刀,她掂了掂分量,满意得点了点头。当她路过那个身上充满了各种气味的白衣人时面色僵硬了一瞬。

 

“那个……能请你保密吗?”她醉醺醺得举了举手中的太刀,完全忘记了从天而降这件事,“今晚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吧,毕竟我年纪也不小了,突然变成魔法少女什么的自己也没做好心理准备。我也不准备拯救世界,所以不要告诉别人哦。”

 

“不是……那个……”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一条弦羽眯起眼,盯着鹤丸的脸看了许久,突然对他深深鞠了一躬:“感谢你及时出现救了我的钱包,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我身上没啥值钱的……就让我用诚挚的感情来……”

 

说到一半她突然面色一变,然后飞奔到墙边。

 

“呕——”七彩的马赛克从她口中欢快涌出。

 

鹤丸神色复杂得看着那个歪斜的背影,并且深深觉得,这份感情太过沉重,他承受不起。但他当前迫切得需要一个可以沟通的人类。

 

于是等一条弦羽吐爽了,在那边擦嘴的时候就听身后有声音在问她是不是要将这把刀带走。

 

刀?她想起了手上的太刀,她其实觉得这刀太重有点嫌弃的。但作为她成为魔法少女的证明还是得扛回家的,说不定还能召唤个漂亮的小哥哥出来,然后展开如少女漫画般粉红的故事线,嘿嘿嘿。

 

“要带。”她说完就又觉得胃里开始翻腾起来了,只是大惊大喜最伤神,她两腿一软直接瘫了下去。

 

朦胧中似乎有人把她给扶正,然后说:“那你也得把我一起带回家。”

 

听到这样的声音,她强撑着抬起头,对上一双金眸的时候,她“咦”了一声。

 

“今晚的月亮……是满月吗?好美啊。”




↓大概是这样的【。】





要开始尝试最不擅长的现代paro了




评论(30)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