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物似主人形】4 重伤

乙女向 ooc 一期婶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


精简、轻松、唯一的雷点大概就是这篇的女主角是个无铭刀的付丧神吧【望天】但我依旧执得让她叫审神者


因为我根本找不到比审神者更适合当主角的名字(理直气壮)


【物似主人形】1 你好

【物似主人型】2 再见

【物似主人形】3 战损



久等啦~一样都写好大纲了,不会坑哒♥



1

 

管理局所建立的本丸处在时空的缝隙中,只要审神者呆在本丸内,就不会衰老。契约十年一续,理论上可以永远签下去。但在过了人类寿命极限后便再也无法去战场以外的地方,违约得代价就是魂飞魄散。

 

本丸的审神者其实是第二任,第一任是她的爷爷。她的爷爷与其说是审神者,倒不如说是刀匠,因为一期一振就是他亲手锻出来的,为此刀匠差点离丸出走。

 

老爷子在第八十年的时候就卸任了,外貌也在一夜之间从壮年男性变成了白发老人。接下来的十年他拿着养老金满世界去浪,在九十岁高龄的时候寿终正寝。之后就由他的孙女,也就是失踪的审神者继承了本丸。审神者跟着老爷子来的时候只有六岁,刀剑们一直等到老爷子去世后才让她接任,一来是出于对前主的尊重,二来是签约后身体年龄就会停止生长,六岁的孩子就连马都没法自己跨上去。

 

“永远的十六岁,好羡慕啊——”本丸新的新刀,审神者切,以下省略为审神者,她发自真心得为管理局这个设定疯狂打电话。

 

“咳。”乱藤四郎在一边提醒她不要随意打断,然后继续道,“白川爷爷,就是主公大人的爷爷,有一把自己锻造的怀刀。这把刀之后成为了主公大人的护身刀,至今,也有百年了。”

 

说到这里他湛蓝色的双眼突然盯住了审神者:“你有联想到什么吗?”

 

审神者被看的压力山大,完全没能开动脑筋,于是胡乱答道:“这刀也成精了?”

 

周围几把成精的刀:“……”

 

一期一振嘴角的笑容挂得十分艰难,他的目光落在审神者腰间的短刀上:“虽然模样已经面目全非,但您出现的时机和正巧和九十九这个数字对应起来。这样也能够说明管理局为何将您送来了这座本丸,因为您本身就是主殿的刀。”

 

难怪在她的梦里,女人的声音是从她头顶传来的,她梦到的就是自己还是刀时的记忆吗?

 

老天保佑,还好她没说自己就是那个失踪的审神者这种话,不然简直尴尬到再也不敢出现在人前。

 

只是他们都能百分百肯定吗?!尤其是一期一振,他主殿的怀刀都被严重损毁了,更别提本人会伤成什么样子了。说是战死都不为过。

 

“现在只是猜测。”一期一振看上去并无异样,一直都是理智在线的模样。

 

五虎退说大老虎很容易就接受了审神者,可能是因为她身上有主公大人的气息。

 

乱藤四郎说她的衣物和粟田口的有些相似,因为一期哥的关系,主公大人很喜欢这种款式。所以作为付丧神的她,自然也会带上主人的喜好。

 

骨喰的回答简短又精辟:“火锅。”

 

审神者默默咽了咽口水,原来自己这个吃货属性也是随了主人来的。那句话咋说来着的,物似主人形。

 

所以一期一振当初同意她进入本丸,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吗?因为她和那位主殿十分相似?虽然有点微妙,但总体来说这应该事件开心的事?

 

“不是哟。”乱藤四郎似看穿了她的小心思,毫不留情得戳道,“你的性格和主公完全不同。主公她啊,是一位温柔又坚强的女性,你就连手合都会腿软。”

 

审神者听了如此凶残(中肯)的评价,差点玻璃心发作。好在秋田藤四郎及时来圆场:“总之,我们现在有了灵力支援,一点点解除结界,帮助这位……审神者切小姐找回记忆吧?”

 

对,没错。当务之急就是找回记忆,这是安身立命之本,是撩刀逆袭……她不能绿了自己的主公。

 

重来哈。

 

等找回记忆的那一天,就是她咸鱼翻身之日!

 

但,鉴于她的真实身份还在猜测阶段,她还是要补一句:她就不信自己的记忆里只有一期一振洗澡的背影,一定还有其他令人脸红心跳的事!

 

“我有什么实战经验吗?”审神者眼中亮起了期待得小星星。她的主人既然是审神者,又是怀刀,一定超能打吧。为了留下来,她得好好表现。

 

五虎退揉着自己的帽子,小声说:“主公用怀刀给一期哥削过护身符。”

 

对不起,看来审神者切这把刀,注定要粘锅了。

 

2

 

审神者放弃了战斗,她选择了更加光荣的道路,那就是:成为付丧神背后的女人。

 

她在没有轮到自己去巡视的时候就在刀鞘上恶补战斗相关的知识,她觉得自己这么高的侦查必须用在正道上,奈何那几个阵型实在是太难记了,她一个人在那凹了半天都没能看出个所以然来。

 

乱藤四郎正好侦查回来,被她吓得不轻:“那是什么……新的体操?”

 

“鹤、翼。”院子里的审神者正在努力把自己弯成半圆。她看的投入,完全没注意到前方就是台阶。

 

一期一振似乎轻轻说了什么,但是此时突然起了风,乱没能听清。他只看到自己的兄长朝那个即将脸着地的身影走了过去,接着张开双臂将审神者接到怀中。

 

乱藤四郎恍惚间以为一切都回到了那个美好的午后,尚且年幼的主公大人抱着一大叠资料摇摇欲坠得从外廊经过,眼看前面就是台阶了,一期一振居然用超越长谷部的机动将她给抱了个满怀。

 

记忆和现实仿佛重合到了一块。乱藤四郎猜,一期一振想说的应该是:真像。

 

当然,只是行为。性格方面截然相反。

 

审神者在倒下的瞬间抱着濒死挣扎的心胡乱伸手一抓,甚至都想好了遗言,也就是所谓的破坏语音。但等待她的既不是冰冷的大地也不是破碎的未来,而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您没事吧?”头顶上传来了一期一振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一下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并且本能得想要碰个瓷,赖在这个怀里不再起来。更要命的是一期一振完全没有抽手离开的意思。当然,如果审神者可以开下上帝视角就会发现,人家不是不想离开,而是被她抱的太紧,想走都走不开。

 

一期一振之前也有暗中观察过这位新同僚,但像现在这么近却是第一次。严格来说,怀里的小姑娘也是位九十九岁高龄的付丧神了,但此刻却表现得就如同人类儿童,涨红了一张脸,手足无措到泫然欲泣,想看他又不敢看他。

 

“一……期。”小姑娘说话时候一直在小心翼翼得观察他的表情,见他沉默立刻将全名补上,末了还会加上先生。

 

被称作一期一振先生并不是第一次,管理局那些工作人员经常这么叫他。只是小姑娘这么叫完全是因为怕他生气啊。加之刀剑多少会随了主人的性格,所以一期一振先生现在的心情十分微妙。

 

审神者就见他在沉默老半天后突然做了一个扶额的动作,把她吓得恨不得立马来个360°的土下座。

 

果然才见面第二天就来这么个少女心的桥段太快了点。她虽然觉得自己吃了豆腐美滋滋,但豆腐这明显就是不开心了吧。

 

正当她想着如何缓解此刻尴尬的场面时,一期一振终于开口了。

 

“您很害怕我吗?”

 

什、什么……?

 

审神者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了,但对面诚恳的眼神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怕,一点都不怕的。一期……一期一振先生很温柔。很好,真的很好。”她肚子里有一大堆赞美,但话到嘴边却只能说出很好这一个词。

 

一期一振在听到她的回答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那真是太好了。”

 

审神者自然不知道他为何而笑,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猛然跳空一拍。甚至一个激动,差点飘起了樱吹雪。

 

目睹一切的乱藤四郎十分无奈得叹了口气,将沉浸在美好幻想中的审神者给拍醒。

 

“敌袭警报了哦。”

 

讲真,他从半途中就侦查到了在墙角鬼鬼祟祟的溯行军了,相信骨喰和其他兄弟们也都发现了。之所以一直不说就是想看看新刀小姐啥时候发现,结果吧,这两个刀一个忙着自责一个忙着痴汉,根本无心战斗。

 

3

 

当审神者看到一群漆黑黑的赤膊大汉时,先是被他们射出青白色激光的眼睛给震慑住,再是折服于他们搭人梯翻墙入内的精湛技艺。接着面对那些沾满深褐色不明液体的武器,她的腿又有些站不住了。

 

而且为什么大家都看着她呀,太有压力了喂!有地洞吗,她想要钻进去呜呜呜。

 

秋田藤四郎小声提醒道:“该侦查了。”

 

原来是这样!她如梦初醒,赶紧开启侦查数值的正确使用方法。

 

溯行军看似只有表面一排,但还有其他敌短和敌脇躲在暗处伺机而动。若是被表象迷惑很容易就让大家陷入困境。他们只有六个,但敌方至少有十六个。

 

她倒是全部都看到了,但是一紧张就忘记那个阵型叫啥名字了。

 

“那个……侦查结果是。”审神者没有察觉到自己话语中的颤抖,满脑子都在想要怎么把阵型表达清楚。突然她灵机一动,用手比了一个“C”。

 

五虎退点了点头:“鹤翼。”

 

现在是白天,故而主力是身为太刀的一期一振。就听他跟乱藤四郎说:“新人就拜托你了。”

 

“哎?!”乱藤四郎怪叫一声,在意识到现在没时间抱怨后,便将审神者拉到自己身边,“一会碍手碍脚的话,我可不会管你哦。”

 

审神者也似模似样得拔出本体,就见刀鞘上蓝光一闪,她立刻叫道:“有一波远战!”

 

话音刚落就听一连串箭矢破空之音,空中数个小黑点快速朝他们袭来。乱藤四郎先是往旁边一闪,然后骂了声“糟糕”又站回了审神者身边。同时铳炮声接连不断,其中还掺杂着刀刃碰撞的兵戈之声。

 

审神者被乱藤四郎护在身后,除了肩膀上的擦伤外,基本无损。她还来不及看四周的情况,战斗已然开始。

 

由于四下尘土还未散去,她只能分辨出几个模糊的背影,以及朝他们游走而去的敌短们。她感觉身后有劲风袭来,立刻抱头蹲下。

 

烟尘被扫开,她抬头时正好看到乱藤四郎朝自己冲来。一直如少女般甜美可爱的脸上已经沾了不少血迹,嘴角那抹冷笑就像是在无声诉说杀意。

 

他身姿灵活得在敌军中穿梭,由于是短刀,所以必须躲开那些可怕的利刃,必须冒着最大的危险和敌人战斗。出了任何差池都无法挽回。

 

乱藤四郎经过身边时,她看到了被甩出的鲜血。眼前突然闪过远战时的种种,她这才惊觉自己终究还是拖了后腿。

 

乱为她挡下攻击,还带伤战斗,同样都是短刀,她也应该可以战斗才对。

 

如此想着,审神者抱着姑且一试,不行就装死得心态用本体挡下了敌短刀的一击。只不过她没注意到,那只敌短不是紫色的,而是有点绿。

 

一瞬间,她听到刀身的悲鸣从身体里传来。腰背处仿佛是多了一道足以将她分成两半的口子,整个人痛的都说不出话来。

 

身边的气泡就和她的视线一样都是一片血红。

 

重伤了。

 

完蛋了,衣服会破的。

 

“不要——你这个hentai!H!涩情敌短!”

 

女孩子在这种时候总能发挥神秘的力量,就见审神者当机立断,直接用刀鞘砸向了敌刀的脑袋,就听咔嚓一声,蛇头上的骨头裂了一块。

 

乱藤四郎作为再次目睹全程的付丧神,在这一刻居然分不清这一裂到底是敌短身体受损,还是被骂hentai这个极大的精神创伤造成的。

 

无论如何,这可是连极短都无法一刀切的超硬原谅色敌刀啊。

 

女孩子果然很厉害呢,乱藤四郎如此感慨。

 

 

 

 

 



评论(1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