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药婶】你可曾听见(一发完结)

乙女向 ooc 同人二设


窥屏设定来自游戏:点点男友


时代差预警 我个人觉得不虐






药研藤四郎记得,他跟审神者的相遇是在一个春天。那时候本丸的樱花树都成了一排秃头,就和那方小小的屏幕后看到的一模一样。看着两边相似的景色,恍惚间就模糊了两个时代的界限。

 

锻刀炉的烈火还在身后轰鸣,狐之助早早就举好了刀派牌和提词板在脚边乖巧得蹲着。作为初始刀的山姥切国广正抱着一箩筐樱花瓣,就等他就位。

 

“每次都要这样吗?”他问。

 

小狐狸甩了甩尾巴:“我就示范一次,之后就由你们自己来做。”

 

不知道狐狸肉好不好吃。

 

如此想着的药研藤四郎在樱吹雪中读出了自己的台词,并对那个浮空的半透明屏幕摆出了商业性微笑。

 

就听对面传来一声惊呼,接着有个柔和的女声认真得将他的名字重复了一遍。

 

然后另一个声音笑呵呵得说:“哦,初锻是药哥啊。他很苏的。”

 

药研对于那个年代的词汇并不了解,但从语气来看,这应该是褒义词。于是他欣然接受。

 

屏幕突然暗了一瞬,再亮起来后他就见到了他的审神者。一个眉眼柔和,笑起来十分可爱的小姑娘。

 

他对屏幕说:“今后请多指教啦,大将。”

 

对面并没有回应,审神者依旧笑盈盈得看着他,然后屏幕一转,满院的秃头樱花树。

 

“然后该怎样呢?”审神者如此问道。

 

“你出阵之后就可以捞很多新刀,然后选个最喜欢的让他当近侍就行了。”

 

于是药研藤四郎成为了近侍,直至今天,他依旧是近侍。

 

……

 

他们的审神者来自过去,是生活在2015年的普通人类。

 

时空管理局为了招聘更多审神者加入战斗,他们所在的世界被做成游戏投放到了那个时代。一切指令都经由这个小屏幕来下达,然后狐之助负责投放他们专用的灵力补充剂。

 

只要审神者登录游戏,近侍就可以在主屋内透过屏幕看到那边的模样。当然有时候主屋内的也不止是近侍,每把新刀到来后的第一件事就跑到这来见一见自己屏幕后的审神者,然后感慨一句“科技改变生活”。

 

审神者喜欢药研,这一点全本丸都知道。小姑娘经常举着自己的手机跟住在一起的其他姑娘炫耀似的说这是她的近侍,她的男朋友。

 

对此,药研面对同僚那些玩味的目光,只是推了推眼睛表示自己也很喜欢大将。接着行驶特权,毫不脸红得接住了审神者隔屏送来的一个飞吻。顿时屏幕两边都是一片哄闹。

 

近侍除了出阵一直都住在主屋,审神者的各种模样他基本都见过。哭的笑的,甚至暴跳如雷的,不知自己一举一动都被看在眼里的小姑娘几乎是毫无保留得展现自我。

 

她会半夜三更抱着pad一边追剧一边指挥他们出阵,然后忘记退出游戏就在被窝里睡着。这时,药研会静静看着她的睡颜,跟随她的呼吸调节自己的,仿佛真的就睡在她的身边。她也会缩在椅子上吃泡面,嘴里还不忘叫着先打枪爹啊宝宝们。

 

她不知道,屏幕那头的光忠都恨不得将她的泡面全部丢掉。还宝宝,还打枪爹呢……

 

随着她就任时间的增加,付丧神们有时候可以在她登录游戏后去那边的世界逗留,直到她关闭游戏,只是没有灵力的小姑娘根本看不着也摸不到他们,偶尔觉得那边有风了,估计也想不到是短刀们在夏天为她打扇。或是他们的大哥努力想要遮住她小吊带下面的一片风光。

 

管理局禁止付丧神在那边的世界使用灵力,或是做出任何会被那边世界的人,尤其是审神者发现他们存在的事。所以付丧神们每次去都小心翼翼不敢乱跑,干的最多的就是围在电脑边上津津有味得看着出阵同僚们的帅气表演,还会冲屏幕得瑟几句。

 

“这个投石是砸坑里了吧哈哈哈。”

 

“加油啊,兼桑!”

 

“我赌一杯酒……誉是太郎太刀的,嗝儿。”

 

“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

 

群情激昂之中,只有江雪在一边为碎掉的刀装们默哀。

 

很多时候药研都觉得,审神者并不是将他们当成普通的游戏数据来对待。

 

她会在活动之前笑着说“要开始地狱出阵模式了哦,我很非的。”,会准备很多金刀装,会给每把刀都佩戴御守,就连轻伤都会被塞进手入室。甚至会不厌其烦得回复那些在她听来只是千篇一律的台词,每次的回答都不一样。

 

药研看到审神者跟好友在聊天框中激动的说:药哥爆真剑了啊啊啊——好帅!这个腿,这个腰!

 

行吧,她喜欢的话,那就多爆几次好了。男子汉大丈夫,打个赤膊又有什么。

 

“又爆真剑了!可恶的枪爹!!药哥你好歹躲一下……”

 

行……安全第一。

 

“哇——我家药哥闪避max啊!”

 

听着这样的声音,药研一个手滑,又抢了队长用来升级的誉。

 

……

 

很快审神者大学毕业,踏上迈入社会的第一步。在经历了艰苦的实习期后,她用拿到的第一份工资给药研买了御守·极。

 

时值就任二周年,趁本丸刀剑在大广间喝的不亦乐乎之际,药研独自穿过屏幕,看着趴在一堆文件资料上睡着的审神者,默默褪下自己的白大褂,想给她轻轻披在肩上,但才一松手那衣服就穿过她的身体落到地上。

 

浅眠的小姑娘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什么,蜷了蜷身子。

 

药研伸手想去拂开她脸上的碎发,手也穿了过去,仿佛……不,他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就是一个不存在的虚影罢了。等准备回去了,就见自家的兄弟们一个个都在主屋外面探头探脑。

 

乱藤四郎用口型说:“再待会呗”

 

五虎退也跟老虎们一起望着他。

 

“对啊,还早呢。”鹤丸国永突然从短刀们后面探出头来,把他们吓得摔进了屋子。就见他举着酒盏,从屏幕那边递了过来,接着人也钻了过来,对后面抬桌子的大太刀们招了招手,“快,这边已经十二点了,你们还能闹5个小时。”

 

面对愣住的药研,一期一振笑着解释:“二周年,跟主殿一起度过吧。不过在此之前,鹤丸殿你过来下,我们好好谈谈。”

 

乱藤四郎从地上爬起来,冲面露慷慨赴死之色的鹤丸国永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药研,赌上你极化的尊严。可别让他跑了哦。”

 

趴在桌上的审神者对屋内那场热烈的追逐战全然不觉。只是轻轻勾起嘴角,似做了个好梦。

 

……

 

“不动行光——你到底在哪里!”压切长谷部在活动地图的终点扯着嗓子大叫,然而四周依旧没有发现新刀的踪影。药研在屏幕上看到,审神者在表格上表示进图次数的108后面敲上了没出两个字。

 

109次的时候,他们一路无沟冲进了王点。药研也在队伍里,抽空看了眼屏幕,陡然瞥见审神者似乎都要哭了。

 

“哈哈哈,爷爷我还是更喜欢小姑娘笑起来的样子啊。”三日月宗近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对着一边的大树劈出一刀,冷光闪现在空中划开一道月牙。

 

在树上喝到半醉不醒的不动行光屁股还没着地,就被长谷部驾着胳膊给压到了屏幕跟前摆好pose,药研负责举刀派和台词板,山姥切国广跟鲶尾藤四郎负责撒花,剩下的萤丸负责赞美三日月宗近。

 

屏幕前的审神者眼泪才刚出来,就给这突如其来的欧给笑了回去。

 

看着他们突然侦查爆表提前完成活动指标的模样,狐之助默默将审神者只是看视频看哭了的事给憋到了心里。

 

都说正式工作后人会变得成熟起来,但他们的审神者似乎一点没变。看着她在部门集体出游前一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模样,一众刀剑简直操碎了心。

 

“真的不用带便当吗?”烛台切光忠一副心有不甘的模样。

 

“被管理局发现要被处罚的。”山姥切低声说道,“至少她不吃方便面了。”

 

接着又说到了万一审神者在旅游中开了游戏由谁去陪同的问题。

 

药研推了推眼睛,这种问题还需要讨论吗?就算需要,本丸目前可是只有他一把极化刀啊。

 

他跟审神者走在山间小道上,看着石阶从山顶一路延绵而下,在半山腰的瀑布旁轻声告诉她小心脚下,最后拍合照的时候他似模似样得站在审神者身边冲镜头微笑。反正普通人类看不到付丧神,就算有什么鬼影,也会被当成灵异照片处理。

 

他还试着去牵起过审神者的手,一如既往得穿了过去。

 

山里的空气有些潮湿,石阶的上还长有青苔。审神者脚下突然踏空,朝前倒下。

 

药研下意识就对她张开双手,想要将她接到怀中,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人影穿过了自己的身体,毫无阻碍的,就像是扶上了无法倚靠的水面。

 

审神者是被一位男同事给接住的。

 

药研看着他们久久没想起来松开的双手,不断在内心重复着没摔到就好,即便如此,这自我安慰也没起到什么效果。

 

等回过神来后,审神者已经走出很远,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总觉得这风突然也变得可以穿过他的身体,带着山里的凉意从胸膛里透了过去。

 

……

 

审神者最近工作很忙,药研基本每天都陪她熬夜到凌晨。对此,刀剑倒是无所谓,但人类的身体是受不了的。

 

药研透过屏幕可以看到审神者嘴里含着温度计,躺在床上眉头紧皱。她身上压了好几床被子,脸都被捂红了。

 

这种时候还开游戏,真不知该夸她是敬业还是甘地。

 

“头好痛。”她对着手机屏幕,闭着眼睛,如梦呓般说出这句话。

 

药研坐到她的床边,看着她痛苦的模样,想到了那次的无能为力,突然就将管理局的警告抛诸脑后。

 

三日月都说过,她还是笑起来最好看。所以稍许用一下灵力也没有关系吧,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

 

药研用灵力为审神者减轻痛苦后就准备离开,然而身后突然传来一句话将他死死钉在原地。

 

“等下。”

 

他僵硬得回过头,就见审神者掀起眼皮,对着他所在的地方伸出了手:“不要走。”

 

药研掐了掐自己的脸,在确定不是做梦后,立刻握上了那只手。这次没有穿过去,而是真真切切得握住了。能感受到温度,能够感受到轻轻的颤抖。

 

都说人在半梦半醒之间可以见到怪力乱神,不知道审神者现在是不是这个情况。床上的小姑娘在他重新坐会床边后就睡着了,一动不动得模样十分乖巧。

 

药研为她掖被角,把她额前的碎发撩去耳后。然后就这样静静握着那只手,就像是在内心想了无数次的那样,脱去鞋子,在她的身边侧卧下来。

 

他将审神者的手贴近自己的心口,小心翼翼珍惜着这如吉光片羽般的奇迹,隔着厚厚得被子与她对卧而眠。

 

等到第二天一早,他睡眼松懈得坐起身后审神者已经起床洗漱,等待他的只有狐之助。

 

回到本丸,毫无意外得被禁足一个月。

 

“从下个月开始可以吗,我想等到大将痊愈。”

 

狐之助面对如此执迷不悟的讨价还价,自然是选择拒绝。

 

所幸药研依旧是近侍,可以通过屏幕得知审神者的健康状况。

 

审神者在被灵力治愈后,第二天就能活蹦乱跳了。此刻正在跟好姬友分享她的梦。她说在难受到快要死掉的时候,好像看到有个人影坐在自己的床边对自己伸出了手,然后头不痛了,眼睛也不痛了,整个人都轻松起来。

 

“如果梦里的人是药研就好了。”她托着脸,一脸期待。

 

是他,真的就是他。

 

药研很想大声说这根本不是梦,但所谓的奇迹,真的是只有一瞬吧。

 

面对一期一振责备的眼神,他笑得坦然极了:“一期哥要是看到大将当时的模样,也会这么做的。”

 

“药研……”对面的兄长皱起了眉头,欲言又止。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生于不同时代的他们,就连触碰都是个天大的难题。然而即便如此,在双手交握的时候,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温度,他想,如果将自己的心意也传达出去就好了。

 

仅此而已。

 

……

 

付丧神也会做梦的,但和大部分人类不同,他们能够清晰得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他们会记住梦里和现实不同的细节,防止自己沉沦其中,不再醒来。

 

在药研藤四郎的梦里,季节一直都是春天。本丸内的秃子樱花树们一个个都变得毛发茂密枝繁叶茂,小风一吹,满院都是它们飘落如雨的粉白花瓣。

 

他牵着审神者的手一起穿过幽深的树林,跨过山涧的清泉,沿着长满青苔的石阶拾级而上。等能看到本丸了,月牙正好翻过山顶,光影相依,就如站在樱花从中的他们。

 

他会轻声呼唤审神者的名字,而审神者也会用记忆中的声音轻轻应答。

 

如果除去梦醒后心中那份恍然若失的空虚,这是个十分恬静而悠闲的美梦。

 

药研问过狐之助如果刀剑男士跟审神者谈恋爱会怎样。

 

小狐狸的回答还挺人性化的:“这属于个人隐私,管理局不管。但……”它眨了眨眼睛,“这边……最好不要吧。”

 

事情一旦有了开始就会有结局和后续,就算是戛然而止、杳无音讯那也会被归于失败的行列。

 

对于审神者的私服他们一向是不做过多评价的,但最近就算是再直男审美的刀剑男士都看得出,自从上次的旅游后,审神者穿裙子的几率明显高了很多,在发型和妆容也有更多的研究。

 

今天是乱藤四郎陪他一起去现世,穿着内番服的兄弟开玩笑似的问道:“药研,真的没关系吗?”

 

药研记得自己是这么回答的。

 

“就算大将遇到了危险,我也没办法保护好她。如果她能找到真心喜欢的那个人,那个人又能给她想要的,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说起来那时候他是什么表情呢,为什么乱会突然摸他的眼角。

 

“药研,你知道她的名字的吧。”

 

他笑着反问:“谁不知道呢?”

 

审神者就任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宿舍,那些书本上,电脑用来交作业的文件上,哪个没写着她的真名。

 

乱的嘴角彻底垮了下来:“你别后悔哦。”

 

审神者最近很少出阵了,就算开着游戏也只是停在本丸界面,去忙别的事,偶尔看向屏幕时,眼中依旧带着初见时的影子。

 

药研呆在主屋内,在那个属于近侍的位置上,静静笑着。

 

……

 

本丸的季节可以随审神者的心意更改,但时间的流逝是跟现世同步的。等审神者登出游戏,本丸的时间就会停止。

 

药研已经记不清那个屏幕多久没有亮起来了,本丸的时间永远停留在了某个夏天。

 

他现在已经住到了主屋之内,偶尔还会梦到满山的樱花,梦到在樱吹雪中回眸看他的审神者。有时候将他叫醒的是一期一振,有时候是乱和其他兄弟们。但从来不是那熟悉的游戏登录提示。

 

有时候也会有其他刀剑来主屋守着那块屏幕,某一天,他被三日月宗近摇醒,一直黑沉沉的屏幕上出现了转动的樱花标识。

 

“去吧。”三日月笑着将他推了出去,然后在屏幕面前理了理那身靛蓝色的狩衣,侧过身子摆出了看板郎的招牌姿势。

 

本丸的刀剑们从聚集到了主屋外,都在问审神者的情况。

 

三日月宗近看着屏幕从暗到亮,白色的礼堂毫无过渡就这么出现在了屏幕之上。

 

他面色不变,眼中新月弯弯,一如此刻屏幕对面审神者面上的笑容。

 

“她……很好。今天的她,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三日月宗近如此回答。

 

药研已经跑过去了,想要叫回来也来不及了。事实上,这个屏幕通道十分方便,只要穿过去立刻就能到达审神者的身边。

 

地上铺着白色与金色的地毯,两边盛满了粉与白的花朵。他回过头去,就见审神者身穿白色的婚纱捧着鲜艳的百合花朵从对面缓步走来。夕阳的光线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照到她的身上,镀出了一圈柔和的光,神圣中又带着转瞬即逝般的脆弱。

 

药研藤四郎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然后走到了她的身边,一路陪伴,直到将她送到地毯尽头的男人身边。

 

审神者在笑,笑得十分开心,眼中流光溢彩,仿佛缀满繁星。

 

这就够了吧。

 

他在内心问自己。

 

如果她能找到真心喜欢的那个人,那个人又能给她想要的,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所以这就够了。

 

……

 

审神者很少会梦到自己的刀剑,或者说她很少记得自己做过的梦。

 

在某一天,她的梦中出现了一位黑发紫瞳的短刀,那是她的近侍,药研藤四郎。

 

药研端正的跪坐在她的面前,除去武器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少年。

 

是的,药研在威逼利诱狐之助后,硬是让对方说出了进入审神者梦境的方法。

 

他看着一脸惊讶的审神者,突然就笑了。

 

她终于可以听见他的声音了,可以叫她不要熬夜,不要吃垃圾食品,走路要注意脚下,不要贪凉将空调开到最低。甚至还可以跟她说“跟我走吧”。

 

然而她已经找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算说了也只会让她感到困扰吧。

 

“请原谅我背着大将调查了那个男人,他是个很好的人。”

 

他其实有很多话想要跟审神者,想要告诉她,这也许是最后一次见面了,请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想要说,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很想跟她在同一个时代相遇。带她去看本丸怒放的樱花,带她去看夏夜的萤火,在本丸刀剑们的起哄声中告诉她:我也喜欢你。

 

只是,话到嘴边,却没能说出口。

 

“能遇到大将,我和本丸的同伴们都很高兴。我会永远等着大将的。”

 

说完他便结束了灵力的连接,甚至都不敢去看审神者的表情。

 

本丸的时间被停留在了秋日的黄昏之中,药研看着橘色的云霞从西边荡开,在夕阳的柔光中合上双眼。

 

……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这次是被鸟雀的鸣叫声吵醒的。

 

本丸的樱花又开了,玄关处传来了短刀们的欢呼声,他听到了兄弟们的抱怨和撒娇,也听到了三日月宗近笑着说甚好甚好。

 

他穿过那一片樱吹雪,春日阳光刺的他有些睁不开眼。

 

正门处站了一位穿着和服的女性,她朝药研这边望了过来,眉眼柔和,笑起来十分可爱。

 

“要开始地狱出阵模式了哦,我很非的。”

 






至于为什么没有神隐……

温柔如他们的话,怎么舍得呢。

看着三周年新图结果想到这个的我大概没救了 




评论(35)

热度(272)

  1. 音落喝完清水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写的真好,赞美太太 @喝完清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