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婶婶今天没吃药】4 捞回来的刀

 

乙女向 BG 鹤婶 ooc

 

 

有时下流行的穿越以及黑暗本丸元素和部分同人二设

 

 

文笔成谜,放飞自我。

 

 

如果可以接受 请往下看

 

 

简短的说明:这真的是一个欢脱向的文,以及基友p图上瘾,下一章的镇楼已经定好。

 

 

 

 

 

 

 

 

 

 

 

 

 

 

 

1

 

审神者站在打开的时间通道前迎风流泪。

 

居然没有刀告诉她超过一个月不出阵就会被停职观察。这就相当于拿了工资不干活,吃了大餐不给钱,睡了美人不负责。咳,最后一个比喻划掉。

 

羯罗这家伙,最后一段日子到底在搞什么鬼嘛!

 

面对赶来通知的狐之助,她都没胆去看身后排排站的刀剑男士们。

 

正常出阵是要带着刀才行的,这点就和游戏一模一样。但她身后的刀显然没有想跟她一起去刷图的,不过他们想她也不敢,重伤出阵会有大新闻的。

 

想到要被停职,她感觉自己胸口的伤又要痛了。虽然这边的停职不知是个什么处理,但应该也是滚回家里等被辞退之类。

 

她鼓起勇气回头,就见那些刀……等下,为什么他们身上的伤还在啊?不是说去手入修理了吗。

 

“审神者大人,您难道没有刀了吗?”狐之助歪着可爱的脑袋出声催促。

 

审神者大人深吸一口气,她冲回屋内怀中抱着一物飞速跑了回来。

 

谁说她没有刀了。

 

“我带这把。”

 

夜色中,她将手中太刀平举在身前,步伐坚定。

 

审神者缓缓握住刀柄,用力抽出。冷冽的光泽从双手中流泻而出。鹤丸国永的刀身上是小乱纹,月光打在上面,雪一般的透亮。她为之惊叹,不愧是刚出炉就能闪亮如镜的太刀。想来当初的五条国永见到他时也被吓了一跳吧。

 

自从鹤丸将本体留下后,她还从未拔刀出鞘。前不久还在抱怨刀身太重。现在,手中这沉甸甸的分量却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勇气,帮她驱散了所有的恐惧和不安。

 

狐之助显然对这把失去灵力的太刀十分怀疑。

 

“这是我未婚夫家的刀,他的就是我的!”不管是不是,先蒙混过去再说。

 

狐之助接受了这个回答,于是问道:“那请问您要去哪个年代。”

 

“图1-1。”审神者丢出了早就想好的答案,图1地图比较短,一共就三个战斗点,其中一个还是沟。

 

狐之助没有说话,看着她的眼神似乎带上了探究。

 

审神者反应过来,这里并没有图123的说法,于是改口:“维新,函馆。”

 

说完就跟着狐之助迈入了时间通道,临走她突然回头冲本丸众刀剑咧嘴一笑,如晨曦中在路边悄然绽开的无名花朵,抖落夜露,逐渐舒展枝叶。

 

“一期啊,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去捞个弟弟回来。”说完就转身离去,身影逐渐消失在了那个变化莫测的通道之内。紧随其后的,是一个白色的身影。

 

鹤丸国永的目光自审神者从屋里取出太刀后就再没有离开过她的周围。他就看着她的表情从惊惧逐渐平静下来,甚至在抽刀的瞬间,嘴角还带上了笑。如果她手中的刀是别的他可能不会有任何反应,但这把刀……是鹤丸国永啊。那个让她露出这样表情的是鹤丸国永啊。他无法形容此刻在心中涌现出的情绪,他只知道等他回过神来,一脚已经迈进了时空通道。

 

2

 

审神者在到达目标地图后发现了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游戏界面的1-1就是个绿油油的小地图,把上面的点踩完就自动回家。但现在在她面前的可是实景地图,茂密丛林中让她怎么去分辨子午丑卯。好在这个地图是白天,不然夜里更吓人。

 

函馆是土方岁三战死的地方,就像那个让她怒不可遏的加州清光折大队一样,这里敌军的名字也是简单粗暴——幕末改变函馆方面土方战死阻止队。如此耿直的起名方式让她对游戏的敌方智商一直抱有怀疑。这简直是等着人去打。顺便一提,这个地图如果带上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还能收个充满玻璃渣的回想。

 

审神者在林子里漫无目的的走,游戏里第一个点就一条路,连骰子都不用丢。她只能凭感觉瞎来来了。很快草丛里就传来了不详的声响,她握着刀,小心翼翼靠过去。就见两把和游戏立绘一模一样就是更加动感十足的敌短一扭一扭得朝她冲了过来。

 

由于这个图是初始教程地图,这边的敌军也是相当友好,一刀一个。嗯……

 

审神者抱着怀中太刀在林间小路夺命狂奔。不要开玩笑了好伐,它们打起自己来那也是一刀结束的呀。

 

她是没计算过婶婶的机动跑不跑得过敌刀,总之等四周平静下来后她基本也就瘫在地上动不了了。这个身体体力也是有够差的,跑了才几百米肺就像要炸了一样。想她死前,那可是轻轻松松五公里都不带喘的啊。

 

看来这个审神者是法系输出,她在心里记好笔记。

 

等她好容易站起来,就见一旁的沟渠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她定睛一看,那不是一把短刀吗?她把太刀插在腰间,扒着路边的树根伸手去捞,也没时间细想为什么这边会有一条这么大的沟了,她现在急需召唤出一个刀剑男士来帮她摆脱困境。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短刀捞了上来,难题又来了。这把刀,她只知道这是短刀。不过她盯久了,居然能看到刀鞘上隐隐浮现出了刀纹?看来这个身体点的都是被动技能,她这样安慰自己。

 

现在有刀纹可以认了,但她功课没做足,认得的就那么几个,一时间愣是没想起来。

 

“前田藤四郎!”

 

“秋田藤四郎!”

 

“小夜左文字!”

 

“爱染国俊!”

 

“今剑!”

 

她扶额叹息,早知当初她就把这些刀的刀纹都给记下了。然而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给她吃。

 

啊……说道药。

 

是了,药研。她怎么能把这个享有废婶制造机、本丸男友力等多项荣誉称号的药总给忘了呢?

 

药研藤四郎,因其主之一的畠山政长要切腹却怎也划不开腹部,却能轻易贯穿药研而得名。他继承了吉光刀的优良传统,被视为忠诚护主之刀。

 

可惜,无论他是否在本能寺之变中被烧毁,现今都已不再存在。

 

审神者握着短刀的手在那抖啊抖。博物馆都见不着的刀啊,婶婶的福利也太好了吧!

 

“药研藤四郎!药哥,药总!”她激动了,捧住短刀就是一阵乱摇。

 

她得想想该用什么咒语比较好,好像还有巴拉拉能量没试过,因为太羞耻了没好意思在屋子里说,现在荒山野岭也没人会听到,干脆试试看呗。

 

其实就在审神者说对名字的那一刻,她的面前就有一个透明的影子正在逐渐凝聚成形。那是一个黑发紫眼,穿着粟田口家制服的稳重男孩。就见他半跪下来,伸手将自己的本体握回,别在腰间。

 

“没错哦。大将,我是药研藤四郎。我和兄弟们就都有劳你多多关照啦。”

 

审神者的视线是这样的,从小腿开始往上,停在大白腿这块移不开了。想到以后还会遇到更多这样的情况,她在一瞬间连自己的处境都抛之脑后,满脑都是一张张的真剑立绘(极化版)。

 

“大将,敌人来了。”药研藤四郎突然抽出本体,摆出了迎战的姿势。

 

审神者自然而然得想要跟着拔刀。药研藤四郎立刻压住她的手。

 

“战斗的事就交给我吧,大将还请在我身后好好看着。”

 

1hit!

 

这些短刀啊,明明身形是还个孩子,却也用那纤瘦的身体在战场上穿梭,稚气末褪的叫喊,其气迫似毫不亚于其他刀种。

 

1-1的敌刀只有两把,药研藤四郎对付起来不会吃力。只是按回合制你来我往的机制来看,若不能一次解决,恐要徒生事端。

 

药研藤四郎没有刀装,万一被打成轻伤……没法跟一期一振交代不说,就本丸那负伤情况来看,说不定连手入材料都没。

 

她这面苦恼着,那边的药研藤四郎已经解决了一把敌短。就剩下脇差了。

 

药研藤四郎虽对战斗方法了如指掌,但对于刚被唤出的付丧神来说,他对于自己的身体的操控度远不及敌刀来得熟练。

 

那脇差很灵巧,抓住了攻防的间隙就直扑药研而去。幽绿的光华一闪而过,两个缠斗的身影各自退开。

 

药研藤四郎腿上挂着血迹,显然吃了不小的亏。可敌脇的骨甲同样也有破损。

 

平分秋色。

 

审神者的心提到了喉咙口,果然还是回合制,拼速度的命。真要是危急时刻了,大不了她给药研当个人肉刀装好了。

 

她看着脇差抢先一步,自己也立刻跟上。但脇差突然掉转方向径直朝她扑来。

 

脸T啊!这个身体果然是个脸T!对刀剑自带嘲讽命中1000%!

 

人一旦陷入惊慌就什么都干不成了。她现在就是,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大脑一片空白。有手有脚愣是杵着不动。

 

脇差来势汹汹,可另一道身影也紧随其后。药研藤四郎弓起身子,猛然发力跃到脇差上方,于空中一个旋身,手中短刀寒光闪现。

 

下一秒那脇差已被钉在地上,被刀刃生生穿透。看这冲力,若非有刀镡阻挡一定整把没入。真是就如他会心一击时所说的。

 

“连刀柄一同将你贯穿!”

 

脇差化做黑气消失,药研藤四郎经此一役,对人身的操控熟练度似有所上升。

 

“刚才很危险,大将可不能再这么乱来了。我会担心的。”

 

面对如此男友力的话语,审神者仿佛看到了天堂。

 

但她对天发誓,她虽是有意想当人肉刀装,但这次之所以能成功真的是她这个身体自带的拉仇恨技能在作祟啊!

 

“人肉刀装?”听闻解释,药研藤四郎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做为刀,保护主人才是我的职责。大将可别抢我工作啊。”

 

2hit!

 

审神者看他说得这么认真,就想摸摸他的头。手刚一抬就被握住。

 

药研藤四郎将审神者护到身后,左手紧握本体。

 

难道还有刀?这里的1-1和游戏有所不同?

 

“是太刀……一把。”药研飞速完成了索敌。

 

“太刀……?!”审神者傻眼了。这个专门用来单刀刷花的地图居然还有太刀!这可怎么办,Lv.1的短刀和神秘太刀单挑,输贏立现!

 

“好像,跟了挺久。刚稍许靠近我才有所查觉。”药研藤四郎让审神者等在原地,自己则朝气息传来的地方一路摸了过去。

 

审神者等了很久有些焦急,就在她快坐不住时,树林里终于传来了脚步声。一高一短两个人身扒开灌木走了出来。

 

一位是药研藤四郎,另一位居然是鹤丸国永。两人就像刚经历了一场战斗,身上衣服都沾染了不少灰尘。尤其是鹤丸国永,白衣显脏不说,他头发里还插了几根树枝。

 

审神者第一反应,1-1有这么难打?第二反应,为什么鹤丸国永会在这里。第三反应,鹤丸国永倒底相当于游戏中的Lv.?。

 

“大将,我们刚把敌方的本阵给干掉了噢。”药研藤四郎说完不顾鹤丸国永的阻拦解释了下现在的状况。

 

原来鹤丸国永在岔路选错了道,也就是俗称的沟了,然后拖着出现的敌刀×2,原路折回去了王点,所以药研去的时候王点共有4把敌刀。于是他们以鹤丸国永为主力,把图里的敌军一窝端了。

 

“厉害了我的刀。”审神者强忍住笑,但这依旧解决不了鹤丸国永头上插着的树枝。

 

“这个的话……”药研藤四郎说到一半就被捂住了嘴。

 

鹤丸国永面露不悦得盯着审神者:“一会时空管理局就会来接我们,这把刀你准备怎么办。”

 

审神者拍开他捂住药研嘴巴的手:“什么怎么办,我说了要给一期带弟弟回去的。”

 

她把药研藤四郎拉到一旁,摸摸他的脑袋以示安慰:“想说什么就说,等咱去了6图让他哭着叫你爸爸。”

 

药研藤四郎毫不犹豫得摸了回去:“大将,可不能把我当成小孩哟。”

 

3hit!

 

不过……审神者发现,自己这身高,很微妙啊。药研在公式书上的身高是153,他能轻易摸到自己的头也就意味着——

 

“卧槽?我变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我为什么到现在才发现视角不对!这该死的反射弧!”

 

药研藤四郎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审神者崩溃捶地的样子,并且,他还发现,身旁的鹤丸国永见了她这样,一直黑成锅底的脸居然亮堂了不少。

 

“有病就得治。”鹤丸国永一把把她从地上拽起来,就像拎一只小鸡。

 

“药研!揍他。”审神者挣脱不能,她死前可是165的身高啊,为什么现在贫胸依旧,腿还被砍了?!这让她还怎么和小短刀玩举高高!

 

药研藤四郎看向鹤丸国永,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他可是跟了大将一路,怕你遇敌才想先去解决敌军。迷路后又怕你直接去了敌方本阵,立刻勿忙返回。之后我就和他一起来见大将了。”

 

审神者受宠若惊,她看着鹤丸国永露出了一个标准的痴汉笑。

 

鹤丸国永将审神者丢回地上:“瞎猜。我只是来找手入材料。”

 

审神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本丸资源的确吃紧,且不像游戏中那样会自动恢复。但是……

 

“我知道你手入心切,但这个图是没材料可捡的,下次去别的吧。”

 

鹤丸国永直到他们回本丸前都没有再和审神者说过一句话。

 

3

 

审神者在回到本丸后算是知道鹤丸国永问她那句话的意义何在了。而他对在地图中捞到了新刀没有任何反应,甚至十分冷漠的原因她也一并得知了。

 

一期一振看到她身边的药研藤四郎后所表现出的不是兄弟见面的感人场景,他就像是被什么催促着一样拔出刀,对审神者挥了过去。

 

短刀不擅正面迎敌,可现在已经入夜。药研藤四郎竟硬生生接下了这雷霆万钧得一击。

 

4hit!

 

刀刃相接的余音回荡在本丸中。

 

一期一振与药研藤四郎同时向后退开一步,四目相对间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愕然。

 

“一期哥?你要对大将做什么。”药研紧了紧手中的短刀,有些摸不清现在的状况。

 

一期一振欲言又止,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恶狠狠得瞪着被护在身后的审神者,一向温润的神情在此刻完全崩坏。

 

审神者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种表情。蜜色的双眼微张,瞳孔收缩,失了血色的唇无法抑止得颤抖着。

 

单单愤怒不至于此,这是恐惧。是羯罗给予的噩梦。

 

审神者轻轻拍了拍药研的后背:“没事的,这里就交给我吧。”

 

因审神者而起的事,就让审神者来解决。该好好工作了。

 

审神者绕过药研藤四郎,直面一期一振。从怀中取出一面小镜,举过头顶,镜面正好照出了他的脸。

 

一期一振看到了自己在镜中的表情,手中紧握的太刀,随着第一根手指的松开,刀尖向下,插入地里。

 

原来,一直以来,他的表情竟是这样的吗。居然让弟弟们看到了这样的自己。

 

一期一振看着那不断颤抖的小小镜面,呼吸渐渐平稳下来,他拾起本体收回鞘中。就见那小姑娘早把头偏到一边,紧闭住眼,不止双手,全身都吓得发抖,完全就是等死的模样。

 

审神者没迎来想象中的痛苦,终于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就见一期一振还盯着她呢,但刀已经收了回去,警报解除。

 

“药研只是受了轻伤,没伤到骨头。”审神者只当一期一振是担心弟弟的伤势。说完她为了不被砍又加了一句。

 

“这次事出突然,不得以才在战场召唤他。下次再有新刀我一定会先带回来再召唤,给了刀装再出阵……所以,别砍我啊!”

 

“带回来,是要做什么?”一期一振面无表情得问道。

 

这个问题把审神者问倒了。她是说,因为这算是个收集游戏所以她目标全刀帐?还是说,6图短刀是爸爸,没他们打不过。算了……她还是说点与游戏无关的吧,不然又要被当成深井冰。

 

“我千辛万苦捞到的刀,我当然要带回来了。”

 

一期一振深吸一口气:“我是问,带回来后,是要做什么。”

 

审神者终于可以用关爱的眼神看回去了。

 

“练到满级后放本丸养老等极化啊。”她说完就被同样的眼神关爱了下。于是她干咳一声。

 

“就是说。”她说完按住了药研藤四郎的肩膀,声音洪亮,“我要将他培养成爸爸,然后再进化成祖宗。到时候别说敌军是太刀,就算是大太刀都能一刀切。”

 

药研藤四郎似乎有点了解这个审神者的调调了,他很给面子的把头一点:“定不负大将期待!”

 

5hit!

 

药研藤四郎才来没多久,审神者就觉得自己不停地被他会心一击,粉色的那种。偏偏他说的每句话还都十分正经,与她满脑的邪念形成了鲜明对比。她觉得自己的心灵需要净化。

 

她拭去眼角不存在的泪水,两眼放光得看着一期一振:“振哥,您能让药研当我的近侍刀吗?”

 

听闻此言,一期一振才缓和下来的面色又沉了下来:“不行。”

 

这倒是意料之中。审神者表示理解,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而一期一振也觉得这个对话十分不妥,但不妥在哪里又说不出来。药研藤四郎作为当事人则默默表示:婶啊,你叫我当近侍刀是不需要问我哥的好不啦。

 

审神者觉得该切入正题了,她叫住了准备离开的一众刀剑问他们为何不去手入。

 

“你会吗?”鹤丸国永的反问让她十分惭愧。

 

“不应该是你们往手入室里一躺,就可以了吗……”她说的时候几乎不敢抬头。

 

一期一振跟着鹤丸国永一起做了个扶额的姿势,他摇了摇头:“这个不用你管。”

 

审神者不依不饶:“可你们这都大半个月了都没修好。”

 

和泉守兼定早已等得不耐烦,见审神者还欲追问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不关你的事。”

 

审神者终于准备好好干活,却遭遇如此打击,她自然不肯退缩。

 

“朋友你搞搞清楚,你们都是我的刀好吗。不管我事那管谁事?”

 

“谁是你的刀了?!你才应该搞搞清楚。这间本丸、这里所有的刀,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他上前一步,以绝对的身高优势俯视着眼前那个烦人的小姑娘。

 

谁知这个小姑娘也上前一步,仰起头,跟他四目相对:“哦豁,那你们干脆把我赶走好啦。”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也就是羯罗,可是货真价实的审神者,这点她从药研出现一刻就确认了。她虽然还是不懂怎么运用灵力,但好歹也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始。

 

这些刀现在不逼她辞职,也不逼她走,就说明他们想要维持现状。至于为什么没有刀要跟着出阵那想必是为了让她认清她才是弱势的那一方,别想蹬鼻子上脸妄想逆推。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干,应该就如一期一振所说,他们只想要一个提供灵力的存在,这个存在是猫是狗都无所谓。而她不会灵力,不懂战斗,于是她成了除阿猫阿狗外的最佳人选。

 

和泉守兼定一时语噻,只能怒目相向。

 

审神者有个毛病,那就是一跟别人对视就会笑场。于是她噗得一下,吹起了和泉守兼定的刘海。

 

和泉守兼定的气势在那一瞬间完全消失了。眼神也不复先前的犀利,他难以置信得看着笑翻的小姑娘。继而僵硬得回头看其他刀。

 

鹤丸国永继续幸灾乐祸,他巴不得全本丸的刀都感觉到他当初的复杂心情。不过……

 

他松开了握在刀柄上的手,短刀的行动在夜里还真是十分灵活啊。居然能先他一步挡下那击。

 







下章预告【请不要相信






评论(44)

热度(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