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希望能够治愈到找到我的你

惊讶 这个简介居然可以输入500多个字

【我还尸骨未寒呢】1 一个失忆而流落战场的婶

乙女向 鹤婶 ooc 有大量同人二设

 

婶婶战力惊人。手撕金底五花枪,臂上能跑大太刀。

 

仿佛无所不能(别信)

 

也许会有恋爱的酸臭味。游戏背景。非穿越。不搞笑。有暗堕,不适描写。一个比较中规中矩的黑暗本丸。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就想试试第一人称。

 

如以上均可接受,那么请往下。

 

此处为重点提示:虽然是鹤x婶,鹤丸却出现得比较晚。以及不定期更新。

 

标题的手癌让我痛不欲生

 

 

1

 

我于一片黑暗之中,每日三省吾身: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第一个问题,我是一个名叫审神者的审神者。

 

第二个问题,我应该在我的黑色本丸之中,对,不能叫黑暗本丸,是黑色本丸!颜色的色!

 

第三个问题,我要睁开眼看看为什么把我捅死的那个哭得比我还厉害。

 

我还尸骨未寒呢!不许哭丧!

 

我睁开眼后发现我正躺在加州清光的怀里,他正急匆匆得在那叫刀匠去喊狐之助,然后低下头想要看看我到底死没死。结果我们四目相对之下,他吓得松开了手,我摔回了地上。

 

我哀怨得看着我的初始刀,伸手指了指我胸口上插的匕首,他这才猛然惊觉重新凑到我身边担心的问:“现在该怎么办?”

 

我也很想知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在他惊愕的视线中坐起了身,我胸口的匕首虽然插得很深,但我却没有流一滴血,甚至没有感觉到疼痛。当然,我也没有死去。

 

我跟清光说:“不愧是粟田口的短刀,太锋利了以至于都没有让我出血。只有这一个解释了,五虎退这一刀捅得特别好,可能穿过了我的所有内脏还没有伤到血管。我准备给他一个誉。”

 

好吧,清光请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也知道这个理论是站不住脚的,但我现在也不敢拔刀,一想到我以后可能要把这个插心口的匕首当做胸针带着到处跑我就有些喘不过气。

 

加州清光可能是一把对主人生死比较敏感的刀,我看着他就差哭出来的神情也十分愧疚。于是我握住了他的手,安慰道:“没关系的,刀柄还在外面,以后给你挂风衣,挂包包。”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可能被我的平静影响了,转而去看那个缩在锻刀房角落低声抽泣的暗堕版五虎退。他试着叫了下新同伴的名字,然后小短刀抬起了满布泪痕的脸。

 

我和加州清光的呼吸同时一滞,原来暗堕中的刀流出来的眼泪是血红色的。

 

2

 

锻刀炉的火明明灭灭,在一片漆黑的小房间里,白发的小孩子留着满脸血泪抬起头。这个场景怎么看都像是恐怖片。然而我的样子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漆黑黑,胸口还插了把短刀。

 

我其实还没来得及消化我的真·初锻刀是一把暗堕刀的事实。于是我小心翼翼得朝他走了过去,他抱着自己的小老虎们哭得更厉害了。

 

是啊,这才对嘛。五虎退在短刀中也算是十分温和了,实在不像是能够一刀捅死审神者的孩子,现在哭起来了反而更像是我印象中的他。我停在了安全范围之中,我蹲下身子尽可能与他同一高度,据说这样会让对方没有压迫感从而放松下来。

 

“那个,退酱啊。”我的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爱称,于是我就用上了,“你有什么委屈你就跟婶婶说,婶婶给你上刀油。嗯……或者你想吃面汤也行。”

 

五虎退靠着墙壁没有说话。我想了想可能坐下来还是太高了,于是又往前趴了下。然后我和加州清光一起叫了起来,我胸前的匕首它……它在慢慢的往外面掉!!

 

我一动不敢动,就怕这刀是正好堵住了我的血管,一旦掉出就山洪暴发。我看加州清光的手绕了过来,连忙高声劝阻:“别别别,别再给我捅回去,万一线路不对我还是得死!”

 

于是加州清光也跟我一起玩木头人,僵在地上成了雕塑。刀匠迈着小短腿跟狐之助赶了过来,小狐狸看到五虎退就急刹车停了下来,然后刀匠追尾了。于是小狐狸撞了一下我的屁股。这一个小小的震动就像是蝴蝶颤动的翅翼,波及了我的全身。我胸口的短刀终于哐当一声掉了下来。

 

我听到加州清光倒吸一口冷气,我还听到了五虎退抽泣的尾音。但能听到就说明我还活着,我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然后发现破了的只有我的衣服,我的肉还好好的。

 

我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好像不是人类。

 

我和加州清光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疑惑。良久我拍拍衣服正坐回去,对在场所有生物说:“大家当无事发生。”

 

我捡起了五虎退的短刀,爱不释手得看了好一会才递还过去。五虎退接过本体却没有收入刀鞘,而是横在身前戒备得盯着我。我想试着用阻止加州清光暗堕的方法来治愈下这个孩子,但他根本不让我靠近。

 

我看着他的背都快把墙壁给顶穿,我只能举手投降:“你有什么愿望你就说吧,我尽量满足。”

 

五虎退这才开口:“请您不要再让一期哥继续出阵了。他已经……呜。”

 

我缓了一会才意识到他说的是谁:“但。”我这一个但字才说出口,面对的小短刀身上就出现非常可怕的变化,他周身的暗堕在加剧,甚至就连脸上都出现了那些骨骼标志。

 

“果然不行吗。”

 

我能听出他声音中的不安和害怕,但他脸上的表情却在渐渐变冷。他举起手中短刀朝我冲来,露出单目在空中划出一道紫光。

 

“疼的话,要说出来哦。”明明应该是善意的话语,现在听来却带着抖S的意味。

 

我让加州清光不要出手,免得再被暗堕传染。我自己则伸手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在冲力下倒在地上。可能他的本体又捅到我了吧,但这是我现在唯一可以触碰到他的时候了。五虎退显得很惊慌,想要退出去,但我SSR的头衔也不是白叫的,怎么会在比力气上输给小孩子。

 

我将灵力注入他的体内,希望能让他逐渐脱离暗堕。但我的手都要酸了,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狐之助在一边出声提醒:“这是自愿暗堕的刀剑男士,光凭灵力是无法帮他恢复的。若您执意不肯下处置决定,就请用其他办法帮他复原吧。”

 

这还能有什么办法!我搜索了下脑内资料,得出结论——用爱发电。

 

我的脑中闪过了五虎退本体刀的样子,在心中的爱意满溢出来时,轻声对他说:“虽然我现在没有你哥哥,但以后我一定会把他给你带回来的。”毕竟那可是粟田口吉光一生中唯一一把太刀,我就是摸不到我偷偷看两眼也好。

 

怀中的五虎退逐渐停止了挣扎仰起头来打量着我,于是我也松了手臂的力道。就见他的眼中又流出了血泪,滴答落在我脸上。我默不作声得把他的脑袋按回了我怀里,在确定这个眼泪可以养颜之前我不想被糊一脸。

 

“一期哥,同伴们全部都……”小短刀在我怀里低声抽泣,我心有不忍,但那个刀柄实在是硌得慌。我出声提醒后,他立刻爬了起来,抱着老虎们畏畏缩缩得坐在一旁。

 

我接过加州清光递来的餐巾纸擦了把脸,我转头去问狐之助:“我还有锻出正常刀的希望吗?”

 

狐之助眨巴着眼盯了我半天,这才缓缓开口说道:“您的情况并无先例,但若是想要新刀也可以从战场上带回。”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的意思是这种奇葩情况难道不应该上报管理局吗?!

 

听了我的话,狐之助惊讶得站了起来:“若是管理局知晓了这个情况,那这位刀剑男士就要被强制处理了。若是您想要这样做的话,也不用自愿挨刀了吧。”

 

我又要无言以对了,只能说狐狸不愧是狐狸,它早已敏锐得察觉到了我的内心。

 

五虎退听后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但不断颤抖得双肩已经暴露出了他的不安。

 

若是溯行军我可以毫无顾忌的一枪捅死,但是还未完全暗堕的刀剑男士却还有复原的希望。我看着全息屏上五虎退的立绘和自我介绍,又看了看眼前这位低声呜咽的孩子,无声叹出一口气。

 

我的刀不该是这样的,至少不该觉得他们的婶婶会伤害甚至放弃他们。

 

加州清光也在等我作出决定,和五虎退不同,他望过来的目光很平静,里面透露着对我的信任。能得到这样的回应,让我忍不住露出了诈尸后的第一个微笑。

 

对嘛,刀与主之间,是需要相互信任的。我们共用灵力,共同进退,互为对方的盾与剑。

 

我对五虎退伸出手:“欢迎来到我的本丸,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奔小康吧。”

 

五虎退的手上还带有一些深紫色的骨刺,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伸出的手到了一半又怯生生得停了下来。

 

我明白不能太心急,而且他这样搞得我的手也僵在了半空。我别无他法只能喊了一声“Give me five!”跟他击了个掌。然后准备带他去熟悉下这个黑色本丸,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忘了什么。

 

五虎退叫住了我:“那个……我的刀。”

 

我恍然大悟!对了,他的刀呢。我连忙在地上找。

 

加州清光忍无可忍得拍了拍我的肩膀:“别找了,还插你肚子上呢。”

 

气氛一度很尴尬。我看着照理说应该已经把我切腹的短刀久久没有动作,反正我自己是不太敢拔的。我求助似的看向了清光,他疯狂摇头,刀匠和狐之助也退开老远。这些家伙真是,又不是拔他们自己身上的刀干嘛这么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我恨铁不成钢得转过身去,准备让退酱把自己本体拿回去。

 

可能是我动作幅度太大,肚子上扎着的短刀又被我给甩出去了,划出一道妙曼的弧度后落到了五虎退的脚边。

 

最后,五虎退硬生生被我蠢笑了。

 

3

 

因为狐之助担心刀剑的暗堕会传染所以五虎退被安置在了空房中,那个地方被灵力隔开,只有我可以进入。我给他送换洗衣物的时候顺便问了一下他口中的同伴们和哥哥的事,其实不问还好,问过之后发现,我那两刀完全是白挨的不说,甚至还是代别人挨的。

 

照理说只要是锻刀炉出来的刀剑男士,对他们来说眼前的审神者便是他们获得人身之后的第一位审神者。但是五虎退不同,他有前任审神者的记忆,并且那位前任婶还不是好人。但可能是因为又进了一次锻刀炉,他的记忆只有一些零星的片段,还把前任婶的样子给忘了,以为我就是那个前任婶。所以见到我后就很大方地给了我一刀,怕我继续伤害他的同伴们和哥哥。

 

我真的是委屈得不行,我要闹了。

 

但面对一个哭着狂说对不起的小短刀我只能很大方的安慰:“没事,婶婶不疼。”然后气得把他房间的地和墙壁擦得闪闪发光。从暗堕回归光明的路要从一个光明的房间开始,为此我甚至在智能手机的内置商城买了一堆光明牛奶准备每天给他喝。

 

等处理完这些事已经是深更半夜,我躺在漆黑的被褥中精疲力竭得闭上了眼。

 

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候来弄明白我这个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刀捅进去就连个基本的口子都没有,开挂也是要遵守基本法的。

 

我试着用菜刀割破手指,发现有血也会痛。我在沉思中也撞到过柱子,头也会痛。这说明我的痛觉系统是正常工作的,只有那些会杀死我的攻击才会像无效化一样没有任何感觉。请原谅我没有勇气切个手臂什么的,我爱我身体的每一部分,除了飞机场。

 

想通这一点后我兴奋了很久,这个发现大大保障了我在战斗时的存活率,还有什么比不会死更大的挂?很抱歉我之前说我遇到了后妈,现在看来简直比亲妈还亲。

 

这份感动一直维持到我的小脚趾踢到桌角,我疼得昏天黑地,血槽直接清零。谁撞到小脚趾就会死啊!而且为什么会疼?因为是被疼死的?!

 

这什么奇葩设定!后妈!妥妥的还是后妈啊!!

 

我掏出手机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我的导师,因为贫胸之谊,我们在婶婶交流软件上加了好友。很快导师就回话了,那是一段语音,她大笑着表达了对我的同情,背景音中似乎还有很多刀剑男士在拼酒。

 

“你就不能给我提些建议吗!”我差点摔了手机。

 

于是导师又说明天让她家的刀给我带个好东西过来,能当个护身符用。于是我怀着美好的期待陷入了梦乡,对了,不知为什么我从来不做梦。

 

第二天一早,手机就把我吵醒了。加州清光已经装戴整齐在门外等候,见我出来了便用大大的微笑治愈我。我强忍着抱住他本体刀的冲动,也给了他一个略带扭曲的微笑。然后他也不说什么了,十分熟练得把刀塞到了我的怀里。

 

系统,快给我弹个提示:审神者进入樱吹雪状态。

 

我把五虎退从灵力结界中接出,准备等导师的快递到了就带他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简称——出阵。

 

导师的快递来得很快,那一位刀剑男士甚至都没有骑马。他是乱藤四郎,但是是极化后的乱藤四郎,他坏笑着把包裹递给我后便离开了。嗯,那个速度,绝对比马还快。

 

我拆开后发现那是本小册子,封面上歪歪扭扭的攻略二字还有股墨水味,一看就是不久前新加的。跟册子一起的还有两个制作精美的御守,加州清光见了后噗得笑了。

 

他说:“这是安产御守哦。”

 

面对他调侃的视线,我把其中一个递了过去。

 

“要给我吗?”他有些惊讶。

 

我回答道:“虽然我不会让你们受伤,但难保发生意外。好歹也是个御守,聊胜于无。”

 

见加州清光十分宝贝的把那个御守塞到了怀里,我满意得点了点头。

 

然后我把另一个给五虎退,小短刀显得有些惊慌,连连推脱。最后我没办法只能挂了一个在他老虎的脖子上。接着我们就打开时空通道去了战场,我怀里兜着那个小册子,不知为何,心里莫名得感到安心。

 

可以说这是我第一次出阵,因为锻出溯行军的打击让我一直都没有出过本丸。现在我们脚下这个绿油油的地方就是函馆,也是小册子中说的图1-1。

 

智能手机明明什么都可以做到,但就是不能显示这里的道路情况,所幸小册子上面有一个简易到变形的地图,还亲切得告诉了我哪里是Boss点。

 

加州清光和五虎退跟我一起是没有出手机会的,所幸有个补刀系统让能让他们练练手。其实我也不想直接去捅敌刀的,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有一个直觉告诉我,这些敌军在后期会让我的刀们疯狂爆真剑。

 

一路上,我在树上捞到了把打刀,又在路边捞到了把短刀。我哼着小曲走在林荫小道上,这两把刀被我紧紧抱在怀里,生怕摔了。

 

五虎退突然拉住了我的衣袖,小心翼翼得指了指一处的草丛。加州清光也停了下来,看得出他对那里也十分在意。我想把刀他让他抱着,自己好去查探。他拒绝了,并且表示作为一把刀他的职责是保护好我,机动拼不过我没办法,但这种事情就让他来完成吧。

 

他和五虎退一高一矮挡在我的身前,看着他们的背影我突然觉得有什么暖洋洋的东西从心里涌了出来。

 

加州清光突然咦了一声,继而扒开了草丛露出了后面一位瑟瑟发抖的小姑娘。那小姑娘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她穿着政府提供的审神者制服,并且满身都是血。深的浅的都混在一起,就像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厮杀。

 

她抬头见了我就开始哭,无助得就像是受伤的小鹿。问她姓谁名谁,从哪里来,一概不知,只是摇头。

 

但其实这些都不是大问题,大问题是:每个审神者进入的时空都是不同的,为什么她能到我出阵的时空中来呢?

 

 

 

 

 

 

 

 

 

一个无聊的采访日记。

 

——请问你觉得审神者是个怎样的人呢,你的回答也许会对她的身份谜团有所帮助。

 

加州清光:好像昨天问过了。

 

——随着剧情的发展,相处时间的加剧,你的回答也会有所不同的。

 

加州清光:我的答案还是昨天那样啊。审神者真的很厉害,在那种状况下还能为了不让我担心而做出各种搞笑的行为。

 

——好吧,我差点忘了。她一开始就把你的好感度刷满了。

 

 

 

——五虎退准备怎么回答呢。

 

五虎退:我的想法和加州先生一样。主公为了让我不再哭泣而牺牲了自己形象,我很感动。

 

——你有没有想过她本身就是那样。

 

五虎退:是吗……不,不知道。但是,主公很厉害。能只用一击就把出现的溯行军全部捅穿。不知道是不是也能把老虎……(抱着老虎不说话了)

 

 

 

 

 

——请问审神者你对这样的回答有什么看法呢。

 

审神者:你昨天不是问过了么。

 

——你等我把上面的话复制一下。

 

审神者:慧眼如炬啊。

 

——您脸真大。

 

 

 

——对五虎退有什么看法呢。

 

审神者:刀鞘的样子很特别,捅人也超锋利。

 

五虎退哭泣状:对不起……

 

审神者:懂得道歉的都是好孩子,我会让你摆脱暗堕的。

 

——不如想想如何摆脱那个神奇的锻刀炉。

 



上篇传送门在镇楼之下↓







0 一个追求内心平静的序 


评论(43)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