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清水

后还饿的话就吃吧

周更 随喜关注/红心/蓝手 不强迫

本命鹤丸 过气透明写手 偶尔会写其他刀婶 刀剑不吃腐(绝对不吃,划重点)

刀糖混杂 基本可以从标题名中看出

第二行只是我在傲娇【。】

【物似主人形】12 樱上幕帘

乙女向 ooc 一期婶 


没有文笔,放飞自我。


精简、轻松、唯一的雷点大概就是这篇的女主角是个无铭刀的付丧神吧【望天】但我依旧执得让她叫审神者


因为我根本找不到比审神者更适合当主角的名字(理直气壮)


【物似主人形】1 你好

【物似主人型】2 再见

【物似主人形】3 战损

【物似主人形】4 重伤

【物似主人形】5 入坑

【物似主人形】6 好梦

【物似主人形】7 温水

【物似主人形】8 外出

【物似主人形】9 错乱

【物似主人形】10 回忆

【物似主人形】11 记忆



有敏感词,所有会有神秘符号。

 

 

1


审神者觉得有某种软乎乎的东西在脸上来回扫动,起初还算温柔,到后面力度就逐渐增加。这让她想起了五虎退的那几只小老虎,初见时还不熟络,贸然抱起的结果就是软圌绵绵的几爪拍上脸蛋。


“审神者大人——您快醒醒。”狐之助压低嗓子后的声音,她险些没听出来。让她清醒过来的反而是审神者这三个字。


她立刻想到了那个奇怪的溯行军,或者称之为暗堕刀剑更加切贴一些。只是她无法从外貌和特征看出对方是哪把刀。


审神者一睁眼便是狐之助那张高清无圌码的大花脸,她一副被吓到的模样也吓到了小狐狸。


狐之助后退了好几步才将事情的始末说清。本丸的近侍,也就是一期一振担心审神者的安全,但刀剑男士的灵力来自于审神者,很快就会暴露,加之他已经答应让审神者独自旅行,故而选择了折中手段——让狐之助隐蔽气息一路跟随,定时定点汇报审神者的行踪。


在发现她被溯行军打圌倒后一路尾随,终于趁着守备交替的时候成功潜入。


顺带一提,狐之助最后发给一期一振的消息是:审神者绊倒了一个同僚。


审神者:“……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我跟另一个同僚跑了。”


狐之助赞美道:“可不是么,可惜这边和本丸的联系突然中断了。我怀疑是溯行军做了什么手脚。”然后它摇着狐狸尾巴,警惕得四下张望了一阵。


“趁溯行军没注意这边,我们赶紧逃吧。”


审神者这才发现自己被困成了一个麻袋,和另外几位昏迷中的同僚们一起随意丢在草丛里。她现在灵力耗尽不说,还手无寸铁。


好在狐之助捡到了审神者被丢在半路的怀刀,用嘴艰难的拔圌出刀鞘后顺利割断了绳子。重获自圌由后审神者看了眼还在昏迷中的同僚们,陷入犹豫。


小狐狸咬着她的裤腿催她:“您可没力气背着他们一起逃走啊。”


就在此时其中一位同僚突然发出了一声呻圌吟,那是个年纪不大的男孩,他反应很快,刚睁眼就弄清了状况,并且向审神者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审神者自从被正太模样的暗堕刀剑打伤,性格中因为家中短刀而生的那一丢丢正太控突然就不药而愈。可是男孩那被五花大绑的模样实在是我见犹怜,她最终还是带着男孩一起跑了。


也不知他们到底是幸圌运还是不幸,溯行军在检非违使的搜查下无法在这个时空打开通道,所以狐之助才有机会将审神者救出。但是,他们的行踪一旦暴露,面临的将是两方敌对势力的夹击。


男孩跟着审神者跑了小半夜脸不红气不喘,一边跑还一边观察四周,时不时给出逃跑建议路线,让他们一行得以在黎明将至之前顺利逃离溯行军的视线。


2


在稍作整修后,男孩对审神者表达了感谢。


狐之助趁着两个人类休息的时候,立刻向管理局发出了救助申请,然而全部都发送失败。由于审神者的年龄基本都会停留在入职的那一刻,所以无法从外表判断男孩到底有多大。他的确帮了大忙,但在敌友未明的情况下,这种过度的沉着冷静只会让人背后发凉。


小狐狸看着真正的十六岁少女,也就是自己的审神者那副别人对她示个好就把人划分到友军范围的模样真是操碎了心。


它默默给本丸发了条“审神者要被同僚拐走了”后便走到审神者跟前。


“当务之急应该先找到回本丸的办法,此处像是受到了溯行军的干扰,无法顺利开启时空通道。我们再往远处走一些吧?”


男孩对狐之助的提议表示赞同,并且对狐之助说:“我是7035号本丸的审神者,登记名是立花直秀。”


狐之助搜索了下脱机信息库发现的确有这么一号人物,并且发现他已就任整整七十五年,是个名副其实的老正太。


只是不等审神者自我介绍,暗处突然传来了一声轻笑,并且这个笑声还挺耳熟。随黎明光线从树丛中圌出现的正是与审神者在桥下有过一面/拳之缘的暗堕刀。


暗堕刀已经无需隐藏自己的外表,面前那个短刀体型的刀剑付丧神周圌身都被笼罩在不详的黑雾之中,只有抽圌出的本体上环绕着微暗的雷光。那是一把与他身高极度不符的长枪。


叼有苦无的敌短从他阴影中游走而出,虎视眈眈得将空无一物的眼眶对准了两位审神者。


审神者刚抽圌出怀刀将男孩护在身后,就听男孩低声说:“我们的灵力都还未恢复,不易硬拼。”


审神者也知道这个道理,但人家未必肯放他们走。


就在此时,狐之助突然窜了出去,尖细的声音在此刻显得格外可靠:“这理由我来拖延时间,请两位审神者大人尽快逃离。”


两位被点名的审神者对视一眼,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请两位放心,我的责任就是保护审神者大人。”小狐狸说完便将脖子上的铃铛扯下,丢给审神者,“这是可以打开时空通道的道具,在离开被溯行军控制的区域后就可以正常使用。请赶紧离开吧。”


说话间那些溯行军就像被关进了透明盒子一样,不断击打着看不见的空气墙。


立花直秀见敌军的攻势越发凶猛,当机立断,拽着审神者就朝树林深处跑去。


审神者想要回头去看看自己的狐之助,却只能看到满眼的墨绿。


金色的天光逐渐浸染整片树林,不知不觉间他们竟又跑回了河道边上。在落樱如雨的美好春景中,审神者又看到了那位暗堕刀。并且在瞬间预感到了即将听闻的噩耗。


“狐使已经殉职了,我很感动哦。”暗堕刀只身一刀,他看着面露戒备的两位审神者突然笑了起来,“两位何必如此紧张,我也只是想再要一位审神者罢了。”


“不用猜测我到底是哪把刀了。你们的管理局给我的名字是枪甲稀有度5。是在战场上折损的武器。”暗堕刀摆出一副大圌圌boss决战前想要谈心聊天的模样,“就像刀剑男士需要审神者的灵力才能显现一样,我们也需要灵力。但是叛入我方的审神者实在是太少,灵力根本不够用,所以我们只能出来自己找了。能见到你们,我真的很开心哦。”


面对暗堕刀诚恳的邀请以及殷切的目光,两位审神者毫不犹豫得选择了拒绝。


而后暗堕刀就如每一个被挑战者激怒的boss一样企图用武力来决定一切。金底的枪爹在速度上占有绝对的优势,眨眼间就已来到审神者的跟前,手中长枪高举,就要刺下。


手无寸铁的老正太,立花直秀见状立刻打出一个结界,继而挡在长枪之前。


“逃吧,女士优先。”他说完便将审神者朝后推开,那个结界就像被纸糊的一样,顷刻间就和立花直秀一起被捅了个对穿。


说起来立花直秀前不久才开玩笑似的说:“我就是想来看看毛利藤四郎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大阪城都开放几十次了,我还没见到。哦……抱歉,我给你剧透了。不过你也快了,记得调整好心态,反正一期很温柔,捞不到也不会把你怎样的。”


现在,那个鲜活的生命就在眼前消失。


审神者记得在她初次出阵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只是那时一期一振带有御守,加上她的全部灵力才转危为安。


立花直秀倒地的声音轻不可闻,但在审神者听来无比沉重。


审神者对上了暗堕刀被虚无填满的双眼,她觉得自己的内心深处,某个被刻意压抑的感情开始重新复苏。第一次上战场时,她很害怕,甚至不敢面对这些青面獠牙的怪物们,她看着自己的刀剑们毫无畏惧的冲进那面刀枪剑雨中,就很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如此拼命呢。


后来她知道了,他们是在保护她。保护她这个畏畏缩缩,一见敌军就软了双圌腿的无能人类。


难道她从那时开始就完全没任何长进吗?


审神者突然伸手握住刺入立花直秀身体中的另一段长枪,想要借此封圌锁暗堕刀的行动。


暗堕刀用力抽圌出长枪,锋利的刃直接划破了审神者的手掌,然而即便在剧痛之中,那只手也没有松开。就见她用嘴咬住刀鞘,抽圌出了怀刀,也不用任何技巧,只是拼尽全力得朝前一刺。


暗堕刀发出一声凄厉的悲鸣,直接松开本体朝后跃开,声音沙哑得说道:“现在也好,过去也好,总是有人因你而死。”


审神者刚将立花直秀安放在地,听闻这句话动作陡然僵硬在原地,她难以置信的看向那个儿童模样的暗堕刀,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还记得你的爷爷吗,他审神者当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卸任呢?”暗堕刀说话时候依旧没什么表情,反倒是审神者,每听一句都仿佛被利刃刺伤一样,面容渐渐痛苦起来。


“你忘了的话,我可以提醒你一下。因为某个小孩子说自己要当审神者,但那个小孩实在是没什么天赋,肯定无法按照正常程序入选,他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卸任,让那个小孩成为下一任审神者。”


暗堕刀捂着不断渗出鲜血的伤口,逐渐倒在了地上,他声音开始虚弱,但依旧说个不停:“白川又一原本是刀匠,他有一个弟弟,是第一期入选的审神者,但是弟弟因为同僚叛变而死。所以他主动找到了管理局,并立下重誓,永远和溯行军战斗下去,不死不休。但是因为你的关系,他永远都无法为自己的弟弟报仇了。”


白川又一从来没有跟审神者说过曾经的事,甚至就连自己辞职信上写的也是: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可惜暗堕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她已无心判断了。因为对方只用一句“到头来,你和那个男人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啊。”就让一切反驳都显得苍白无力。


“成为审神者也好,战绩是片区第一也好。你其实只是在害怕吧,害怕成为累赘,害怕成为无用之物,害怕再次被抛弃——”


“你其实并不喜欢战斗,也很讨厌学习。但你为了不被抛弃,只能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完美的审神者,完美的恋人。但我知道,你也知道……在这幅皮囊之下的,是个如何虚伪的人。”


溯行军擅长玩弄人心,他们会用尽全力蛊惑审神者让他们加入自己的阵营,尤其是那些心中存有执念的人更加容易受到影响。


这是管理局在每位审神者入职时就会告诫他们的话。


但更怕的是,审神者们明明知道这一点,却还是会被他们的话语所影响


看到眼前的审神者面上露出明显的动摇后,暗堕刀终于露出了笑容:“你难道不想让白川活下去吗?你难道不想将年幼的自己从那个男人身边救出来吗?如果不是在他的教育下长大,现在的你会是怎样的呢?反正你一直对刀剑隐瞒自己的事,也是想要忘记那段过去。不如直接亲手改变一切如何?”


审神者的眼中闪过一丝向往,但怀里的铃铛猛地圌震动起来,将她从虚幻的妄想中拉回现实。


身上的血迹早已干透,黏糊糊的凝成一团。她握紧受伤的手,用疼痛让自己清醒,在听暗堕刀说了那么多句后,她终于找到了能够自信满满说出的一句话:“抱歉,教育我的并不是那个男人,而是本丸的刀剑们。”


“我的确没有任何天分,也不喜欢战斗。但我更加讨厌别人因为我的无能而受伤。”她朝暗堕刀走去,行动间就像有无形的枷锁从身上逐渐脱落,“痛苦也好,悲伤也好,那些过去也是我的一部分。”


这一刀直接对准了暗堕刀的咽喉。


鲜血飞溅中,暗堕刀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万幸,我还有改变的机会。我不会再逃避了。”


3


“本丸的刀剑啊……真是怀念呢。”原本死去的立花直秀突然重新站了起来,身上的血窟窿不知何时已经愈合了,他笑嘻嘻得对一脸惊悚的审神者说,“真是失策,没想到你居然用我的尸体战胜了五酱。对了,五酱就是刚才那把枪的爱称哦。”


审神者的大脑还处于混沌的状态,但在看到立花直秀握住暗堕刀断裂的本体,并且开始注入灵力后突然理解了暗堕刀所谓的再要一位审神者是什么意思。


眼前的立花直秀居然就是暗堕后的审神者。


“本来只是想要刺圌激你暗堕,没想到起了反效果。五酱也很意外吧?”


说话间原本消失的暗堕刀居然再次出现在了立花直秀的身边,并且在先前战斗中受的伤全都消失了。反观审神者,连夜的奔波让她满身狼狈,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一把无法变成付丧神的祖传怀刀。


“如果你当时没有救我一起的话,说不定真会被你成功逃掉。万幸……你的刀剑们似乎没有教你如何防备陌生人。”立花直秀说完身后就出现了一个扭曲的空间,在萦绕不绝的黑气中,一队溯行军从中走出。


“乖乖跟我们走吧,审神者大人。”他一副胜券在握的傲慢。


面对这场毫无胜算的战斗,审神者的心情却平静了下来。她听着立花直秀用来嘲讽她而叫出的称呼,仿佛找到了自己该做的事。大概人这种生物,就是会被各种称呼所困住的存在吧。


“不如你晃一晃脑子?”她看着刀鞘上翻涌的怒涛,摆出了短刀们教过她的战斗姿势,“如果有水声的话,我就乖乖跟你们走。”


这大约是审神者短暂的就任期里最惨烈的一场战斗了,暗堕审召唤起溯行军就像是不要玉钢一样。到最后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击杀了多少敌军,又被砍伤了多少次,她只是心痛怀刀翻滚的刀刃、被侵蚀的刀身和破损的刀鞘。


最终她破开重围,来到了立花直秀跟前,先是用一手的血糊了对方的双眼,再将那个装好人的坏小孩一拳打趴在地。


“我一直在想,我的怀刀万一以后有了付丧神,因为没有名字自卑可怎么办。”她看到身后有影子在逼近,“多亏了你,我决定叫她审神者切。这是我引以为豪的护身刀。”


她将所有的灵力都注入到怀刀之中,用力刺下,直到刀柄都没入立花直秀的后心口才停下。与此同时,她听到了来自身后的风声,那时刀刃在被挥舞后切割空气的声音。


人大约在死前都会经历一段十分漫长的空白期,她觉得周遭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她看到了樱瓣飘落的轨迹,那些粉圌白色的小花被风推着朝她涌来。记得那是就任当天,刀剑们在庭院中的樱花下举办了庆祝的酒席。


在那片柔和的天光中,她看到了樱与幕之间那个拥有水蓝色头发的付丧神。在短刀们的簇拥下,一期一振笑得十分温柔,他对着审神者伸出了手:“主殿,欢迎回来。”


“很遗憾,我可能回不去了。”


在回忆的世界中,她看到审神者露出了一抹释然的微笑:“对不起,我尽力了。”


宁静祥和的数秒后,这份记忆中突然涌起了极大的悲伤,那是足以令人窒息的绝望和悔恨。只是那并不是属于审神者本身的情绪,而是她手中那柄伤痕累累的、被命名为审神者切的武器所产生的情绪。


随后,傀儡丝线牵引着她回到现实,等睁开眼后她还沉浸在那份悲痛之中。面对一期一振急切的目光,她不知如何开口,只能将大致情况简略说明了下。末了,她垂下头:“对不起,我没有看到最后,记忆断开了。”


一期一振刚想开口询问她伤口情况,就见她激动地跟人偶说:“能不能再来一次,我觉得马上就可以知道真相了!”


和前次不同,人偶拒绝了审神者的要求,并且表示溯行军马上就会追来,必须尽快送他们回到本丸。说话间紧了紧手中的傀儡丝线,审神者立刻觉得自己的腰上传来一阵刺痛。原来在她进入回忆的时候,人偶已经将她的伤口缝了起来。


“傀儡丝是我的灵力,在你们回到本丸后就会消失,她的伤口也会重新裂开,需要尽快带去手入。”


既然对方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审神者也不好继续纠缠。她总觉得这份记忆中断的十分突兀,就像有人在阻止她,不让她知道完整的真相。但人偶婶和他们是初次见面,而且还救了他们,实在是没有理由那么做。


唯一和人偶有过交流的只有那只信号奇差、掉线成瘾的狐之助。


在步入时空通道后,审神者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将狐狸揪出来狠狠审问一顿,让它把知道的事全部都说出来。


可能是她龇牙咧嘴得表情太过明显,一期一振以为她是伤口痛,于是将她打横抱起。


审神者受宠若惊,一动不敢动,简直觉得连心跳得快点都会冒犯对方。她红着脸,低声说道:“其实……不怎么痛了。”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请不要再逞强了。”


在时空通道昏暗的光线之中,审神者和那双蜜色的眼瞳四目相对。


一期一振显得十分担忧,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眼中有责备,但又不忍责备。


审神者敏锐得察觉到了他的异样,照理说一期一振应该是最在意自家主殿安危的,但听了回忆中的所见所闻后却表现得十分平静,仿佛对于那份断裂的记忆毫不在意。


“人偶小姐跟你说过什么了吗?”审神者只能这么猜了。很可能人偶小姐将回忆中的事情都告诉了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没有回答,眼中诸多情绪飞速闪过,让人目不暇接。他看着审神者,欲言又止,最终什么都没说。


沉默间,时空通道已经走到了尽头。


本丸已是入夜,然而山顶的天空却是一片赤红。那颜色浸透了周遭的云层,带着冲天的热量和火星朝着夜幕之上招摇而去。


本丸被溯行军袭圌击了。


这个念头刚在脑中闪过,一期一振和审神者就同时做出了决定。


“您在这里——”一期一振才将审神者放下,话没有说完就被打断。


“我拒绝。”审神者见一期一振大有找个树洞就把她丢进去的意图,立刻抛弃了羞耻心直接死死抱上一期的大圌腿。


开什么玩笑,他们两个人一个重伤一个中伤,现在还玩落单的那不是去送人头的吗?!


一期一振估计拥有人身这么久,头一遭被抱大圌腿,顿时整个刃都惊了。最终他还是没能战胜审神者的缠功,将她一起带上了。


他们并没有从本丸大门进入,而是选择了跟溯行军一样的办法——翻圌墙。


普一落地,审神者就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连忙扯着一期一振躲到房屋后方,指着那个在火光中的人影说道:“蒂花之秀!他应该被主上杀掉了才对啊……”

 

 

再不更新我怕是要被打死_(:з」∠)_


标题名来自一期一振的花札牌面


图片来自游戏ff14某个副本





评论(20)

热度(52)